NBL遭遇裸奔——管办分离改革的阵痛期

NBL作为中国第二级别的篮球赛事实现管办分离可以说是改革的先行军。但昨天的一个新闻则表明并未彻底实现管办分离的NBL正经历着改革的阵痛期。

2015-08-20 15:10 来源:禹唐体育 0 22520


禹唐体育注:

前阵子的 NBL 联赛一度引来了外界的关注:一是因为揭幕战上拉萨净土队坐镇主场迎战南京军区队的比赛设立在海拔3658米的拉萨,是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海拔最高的 主场。为保护客队球员,比赛由单节12分钟改为10分钟。尽管如此,客队球员仍无法适应,被换下场后,他们都不停地吸氧。其二则是因为今年七月NBL新赛季实行管办分离,这对于期待改革的体育圈而言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不彻底的管办分离

 

NBL作为中国第二级别的篮球赛事实现管办分离可以说是先于足协的一个改革先行军。但昨天的一个新闻则表明并未彻底实现管办分离的NBL正经历着改革的阵痛期。

 

曾经的NBL作为仅次于CBA的国内职业篮球联赛,拥有着一定数量的CBA老将,可以在CBA需要新军的时候满足一定条件从而升至CBA,因此受关注度一直维持在一定的水平,各个地方电视台的体育频道也会对其进行一定量的转播,于是赞助商虽不多但也不至于裸奔。

 

而今年,关闭升级之门并逐步实施管办分离的变化似乎使得NBL的发展来到了最低谷。在李宁和NBL的赞助合同到期后,李宁并没有选择续约。“球衣没有赞助,一开始准备各买各的,后来有个国内厂商出来算给大家把球衣给解决了,但球鞋还要自己买。”一位NBL俱乐部总经理辛酸地说:“现在联赛用水也没有赞助商,球员打球喝水的费用都要自己解决。”

 

在新的构架下,管办分离的NBL联赛设立了独立法人,之前有7家俱乐部退出联赛从而剩下的9家俱乐部占100%的股权,中国篮协除了派出一名代表和一名律师进入联赛委员会外,没有任何股权。

 

作为试水,每家俱乐部在今年都需要缴纳300万元的运营费,以保证NBL联赛的运营,“NBL搞股份制就是一个试点,早就该搞,投资人有了话语权才愿意来搞篮球。”CBA山西队前老板王兴江如今以郑州大运篮球俱乐部董事长的身份出任NBL公司监事。他表示,投资人应该拥有这个联赛的话语权。


 

作为NBL联赛委员会的委员,中国篮协竞赛部负责人张雄对此表示:“联赛改革的初期阶段,我们还是以一个自愿为原则,不强求,包括以后联赛运营的不错,他们再想进来,我想我们的NBL公司也是持欢迎态度的,但在股本金的缴纳上,可能会有一个提高。”

 

而事实证明了如今也确实只是联赛改革的初级阶段,许多措施仍未彻底落实。通过查找资料,我们可以发现虽然NBL的赛事经营权已经下放,但遗憾的是赛事的组织权仍然还被篮协攥在手中。

 

对此,北京东方雄鹿队的总经理李波表示,“我们认为,篮协其实应该是一个民间组织,他不应该有行政指令,应该以指导为主。真正的管办分离,其实应该把赛事经营权和赛事组织权都下放。”

 

郑州队总经理张北海也谈到了改革措施不彻底所带来的弊病。“还是管办分离不彻底。篮管中心说白了对俱乐部经营联赛没有信心,担心我们管不好这个联赛。”张北海说,“其实我认为,我们这些民营俱乐部,每个管理者都是做企业出身。做生意最关键就是要找到盈利模式。我觉得把全部权力放开给NBL公司,众多成功的商人、投资人是能把这个联赛做好的。”

 

其实我们也不用过多指责篮协在这个事情上处理的不决断,毕竟事情都是一步步来做的,据悉今年九到十月时,篮协就将进一步放开NBL的赛事组织权。那到时候,NBL就要真正迎来市场的考验了。

 

面对市场考验,NBL有何优势点?

 

关于拥有赛事经营权与组织权后的NBL有哪些优势或者弱势,我们或许可以从以下几点来看,权当抛砖引玉。

 

首先,禹唐对篮球项目在中国的普及范围之广,程度之深已经通过之前的文章进行了一定的介绍,想必大家也有了一定的认识。上到总理市长参与、下到村庄办赛,无不体现了这项运动在中国强大的影响力。如今的中国篮球职业联赛除了CBA以外,第二档的NBL自然也因项目本身的火热而更容易拥有一定的群众基础。


 

其次,无论是俱乐部化运营经验、外援引进还是赛程设置,NBL同样不逊于其他职业联赛。而且在人才方面,例如作为NBL新兵的郑州大运队中,担任总经理的张北海此前曾是CBA山西队总经理,在职业篮球圈也浸淫多年。更何况在球员培养上,NBL还曾拥有过如今迈阿密热火的内线顶梁柱——怀特塞德,也是造就了一段佳话。

 

另外,有了自主组织权与经营权的NBL会针对市场需求制定更为积极的策略,无论是增加调整赛程、自主选配裁判、球员自主注册、制定准入制度还是外援政策制定上都可以更加灵活多变而非在篮协的管制下缩手缩脚。各个俱乐部的职业经理人们有充分的空间来发挥自身的能力,将NBL的品牌投向更广的市场。

 

此外,以地方性球队为主的俱乐部设置完全可以满足一些没有职业篮球队但球迷篮球热情又十分高、希望拥有自己本地篮球队的地区体育需求。而这些地区性球队的球市在当地球迷的刺激下会形成一定的产业规模,有了当地球迷的关注后,媒体曝光、赞助商投入、拥有联赛冠名商比之如今就会显得不那么遥远。

 

NBL的发展困境

 

当然,我们也并不能一味乐观地来看待这个联赛,实话实说,NBL发展上的困境同样显而易见。

 

最突出的当然就是如何保障比赛内容足够有看点。相比同样想要更上一层楼的CBA联赛,无论是球员的影响力还是比赛的精彩镜头、激烈场面上,NBL相比CBA都有一定的差距。很大程度上一个联赛的运营情况是与其比赛内容分不开的,所以如何在既定资源下进行调整与发展,就相当考验各个俱乐部的运营水平了。

 

我们要注意的是,管办分离后的NBL并不能自由地发展为另一个CBA。日本国内职业联赛就因为同时存在JBL和BJL两大联赛而违反了国际篮联有关“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顶级联赛”的规则。在经过多次警告后,日本并未按照国际篮联的要求,及时完成两个联赛的合并,国际篮联只能对日本作出了全球禁赛的处罚。

 

因此,在赛事水平上,NBL就面对着这样一个上有封顶,不能威胁到CBA作为国内第一职业篮球联赛的品牌地位的情况,从而不得不处在次一级联赛的局限中。这就使得NBL的俱乐部即使再有雄心也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内施展拳脚。“打铁还需自身硬”,竞技水平被限制后,即使再如何对赛事或球员进行精致的包装,它的品牌说服力都不足以令人信服。


 

而在区域篮球队的选择上,NBL也面临着一些困境。说到底,职业篮球队所在的地区多少还是需要一些经济基础的。而如果是经济发展水平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地区,如东部沿海地区,则基本上都已拥有了CBA级别的篮球队,因此若在这些地区重复设置NBL的球队,那么其影响力发展的空间则是被大大压缩了。

 

但反过来说,若是去那些经济发展水平一般,球迷消费能力较弱的城市中去设立球队,那么经济效应与回报上的局限性也会让俱乐部犹豫一番。总而言之,要寻找到一个城市来设立主队需要很全面的调查与考虑,相当考验俱乐部的执行力与决断力。

 

最后,失去了篮协的支持后,NBL在市场上面对的对手除了CBA外,还有更加可怕的NBA。作为NBA最重要的海外市场,NBA在中国的影响力甚至远远高于英超。从这点上来说,NBL如何在有限的空间中去寻找自身的定位与生存空间也相当不容易。毕竟在中国的投资环境下,愿意花较长时间去培育一个次级职业联赛的投资商可不多。

 

当然就像联赛负责人张雄设想的那样,或许NBL在未来发展足够成熟后,当CBA再次需要球队进入时,不会是像现在一样CBA根据一些标准与条件从NBL中“选择”球队,而是要与NBL去协商,甚至可能要付出一定的金额才能让NBL球队成为CBA球队。

 

从这个愿景上而言,NBL还是相当期待的。若是其运作得足够出色,NBL就会成为中国职业联赛管办分离的一个优秀案例。当然想要实现这样的愿景,就取决于各个俱乐部的运作能力了。


本文部分资料来自广州日报,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