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 | 两个“独裁”的民主机构的不同命运

当今的世界体坛中,有两个“独裁”的体育组织,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两者的命运却大不相同。

2015-08-04 16:41 来源:禹唐体育 0 37730


最近,随着布拉特宣布不再竞选国际足联主席,普拉蒂尼、郑梦准等早已“觊觎大位”的人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对国际足联主席之位发起挑战。虽然无论是国际足联内部,还是舆论界一直存在关于布拉特的争论,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谁最终能在明年2月的大选中获胜,都将终结布拉特对于国际足联长达18年(1998-2016)的“独裁统治”。


在地球的另外一端,国际奥委会作为世界上唯一能和国际足联等量齐观的体育组织,却在迎接着自己的一个“节日”,国际奥委会第128次会议。上周五刚刚公布北京成为2022冬奥会举办地的国际奥委会,这几天依旧继续在吉隆坡进行会议。


而反观国际足联,即使到了上个月布拉特正式宣布不再竞选时,还闹出了遭人扔钱的丑剧。曾经权势熏天的国际足联,今天却成了众人眼中的一个笑柄。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机构,一个“内忧外患”,一个却“其乐融融”,让人不禁扼腕。


但如果我们试图看清这两个机构,我们就不难发现两者之间还是有着许多共同点的。比如两者的总部都在瑞士,基本都把持在欧洲人的手里,成立时间相距也不过10年(奥委会1894,国际足联1904),但实际上这两个组织之间还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独裁制”。



当然我们说的“独裁制”并非是指协会的领导可以完全操纵中间的所有事务,进而随心所欲的下达命令,并掌握一切大权,而是指在领导任期上的规定。因为无论是国际奥委会还是国际足联,两家同时明确规定主席可以连选连任,纵观两家协会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有许多人都利用这个“规则漏洞”连续执掌大权十几,甚至几十年。比如布拉特就当了18年国际足联主席,而他的前任巴西人阿维兰热更是从1974年当到1998年,掌管国际足联长达24年。无独有偶,国际奥委会中也有很多人长时间在位,比如中国人最为熟知的萨马兰奇就是从1980开始担任主席的,直到2001年宣布北京获得08年奥运会主办权后才隐退,前前后后担任了21年主席;奥运会之父法国人顾拜旦先生更是在主席的位置上坐了29年(1896-1925)。


现代社会,随着西方政体的演进,更多人熟悉了有限任期制。比如美国总统就只能连任两届(战时除外),为何在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中人们却更习惯让主席连选连任呢?


其实这一制度在早期并不存在。就那国际奥委会来说,第一任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由于主办地的原因,被给与了希腊人维凯拉斯,而他也在1896年雅典奥运会结束后就卸任了主席,进而交给了顾拜旦。而当1900年巴黎奥运会结束后,当顾拜旦想要将使命交给美国人斯隆时,却遭到了国际奥委会委员们的拒绝,对此他们给出的原因是,国际奥委会如果经历频繁的高层人事变动会对整体的运作十分不利。从此国际奥委会确立了连选连任制,而作为较早建立的协会,国际奥委会制度的确立也成为后来建立的体育单项协会的范本。至今世界上大多数体育单项协会的制度仍旧为连选连任制。但怪就怪在,同样是连选连任制,国际足联却在清廉程度上远远不及国际奥委会。原因何在呢?


要解释这个问题,其实我们还要从两个体育组织的掌握的利益说起。奥委会作为一个非盈利机构,其属下的比赛仅仅是奥运会,青奥会,残奥会,特奥会等各级奥运会。掌握的权益最大也就是冬夏季的奥运会,且由于定位原因,她要做的更多的是普及体育等公益性质的活动。要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奥运会并不盈利,所以奥委会在更长的时间里更像是一个公益组织,甚至慈善机构。这样的机构保持长期的稳定显然非常重要。


而国际足联则不同了。作为一个单项组织,并借助足球强大的号召力(毕竟奥运会很多比赛没有多少人关注),其盈利能力实际上比奥委会更强。巨大的利益之下使得许多国家的足协开始结盟,并聚集起来支持某个人。比如现在的布拉特,尽管腐败官司缠身,依然可以在选举中胜出,就是这么一个情况的反映,这样的情况在奥委会中就比较少见。


说了这么多,我们其实并非要臧否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的是非,而只是想说明当今时代组织的发展变化。因为事实上,在奥运会利益逐渐加大之后,许多腐败问题也曾经开始困扰国际奥委会。


有人说过,公司要独裁才能保证效率,而国家要民主才能保证稳定。可见在不同类型的组织中,组织方式是要发生改变的。现在,国际足联的性质已经随着自身的发展发生了巨变,在这个时候,如果组织模式不进行调整,恐怕不论换了谁当主席,结果都不会太好。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