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体育与教育被做成“单选题”,中国冰雪运动人才该如何培养?

冰雪运动在中国进入热潮,而“体教结合”的实施正从一定程度上打通运动员职业生涯的“进”、“出”两头。

2015-07-22 16:13 来源:新华网 文/王君宝 卢羡婷 0 20019


禹唐体育注:

背景与张家口的联合 申奥 带来了中国的 冰雪运动 热潮。但在这股热潮的背后,我们更应该看到我国冰雪运动人才的“寒冷”一面——“出口”少,“进口”堵,一方面优秀运动员的培育越来越难,另一方面,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窄。这都是我们需要正视的问题。那么,目前我国冰雪运动人才的培养现状是怎样的呢?在这新的契机之下,又该如何培养冰雪运动的 人才 呢?


近年来,由于文化教育缺失,及其衍生出的退役出路窄等问题,黑龙江省冰雪运动项目生源呈现下滑趋势,人才储备缩水,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训练效果,阻碍了优秀运动员的培养。而在申办冬奥会和国家出台体育产业相关促进文件的背景下,冰雪运动在中国也进入热潮,而“体教结合”的实施正从一定程度上打通运动员职业生涯的“进”、“出”两头,缓解冰雪运动的人才培养阻碍。


体育与教育的“单选题”


每年7月到次年4月,10岁的李爱君都要跟随教练,从老家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来到条件更好的哈尔滨训练,期间文化课的学习只能以在当地非系统化的集中补课来解决。


作为中国冰雪运动的大后方,索契冬奥会中国代表团一半以上的运动员出自这个省。而在这里,大部分的小运动员都不得不因为追求训练条件而处于“半辍学”状态,面对体育与教育的“单选题”。


索契冬奥会速滑冠军张虹的助理教练王丽娜介绍,文化教育一直是运动员职业生涯的“短板”,他们多数都在十四五岁就不上学了,而在此之前即便是哈尔滨本地的或留在省内各地市训练的孩子,上午文化课下午训练的模式也很难保质保量。


黑龙江省冬季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副主任孙军告诉记者,许多运动员因为只上半天课,训练后回到学校跟不上,不仅影响教学进度还降低了学习兴趣。王丽娜说:“如果是中途不练了,很少有孩子再考虑上学,即使有也学不进去,因为文化课基础已经没有了。”


此前,集中补课作为解决在哈尔滨训练的运动员教育问题的方法,已持续多年。曾多年为这些运动员补课、现任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办公室主任的王晓影深有感触:“那根本不系统,教学内容不科学、教师参差不齐,而且孩子一旦增加训练就无法保证课时。”


文化知识成为训练短板


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校长高淑萍曾为来自全省各地的9年级及其以下运动员进行过一次基本知识的摸底考试,结果令她感到忧虑:“几十名9年级的孩子,数学最高分才25分,个位数很多。”高淑萍还曾让35名6年级运动员写一句最想对老师说的话,结果只有7个孩子能够写出一句完整的话。“有的孩子说‘希望老师做我的父母’,其中‘希望’写成‘希忘’,有的写‘我想当世界冠军’,把‘想’字的‘木’和‘目’对调了。”高淑萍说。


黑龙江省体育局局长郭铭玉表示,很长时间以来专业运动员作为特殊群体有其特殊贡献,但受到运动队训练比赛模式的影响,要将他们纳入普通规范教育中有一定的困难,然而没有完整高质量的基础教育会影响到运动员的长远发展,进而对今后体育的发展带来很多不利的影响。


郭铭玉举例说,良好的文化教育、思维和智能的提升也是运动员取得佳绩的重要因素。许多体育工作者表示,运动员知识储备的多少可以决定对科学训练的理解能力,是充分吸收训练精髓的重要因素。


孙军表示,许多运动员出现问题的根源就是文化素质较低。而衡量一个运动员优秀与否,不仅要看成绩,还要从道德、品格、谈吐等方面综合考量。


“过去以体校为荣,现在去田间地头挖人”


采访中,记者发现教育缺失对冰雪运动项目发展的不利影响已经显现——文化知识的短板让运动员退役后出路过窄,从而导致许多家长不愿让孩子从事冰雪项目训练。


郭铭玉告诉记者,这些年黑龙江省冰上运动项目在招收人才方面遇到了一定困难。黑龙江省体育职业学院推进办公室主任杨永生说:“过去以体校为荣,现在去田间地头挖人。”


王丽娜介绍说,许多运动员由于多年文化课缺失,如果在进入专业队之前放弃训练另谋出路,往往很难有好的发展,而即便是成为专业运动员,如果无法取得国家级冠军赛及其以上比赛冠军,在工作安排上就得不到照顾,多数都是“一次性买断”,拿着一些钱退役。


“有的人去上大学,但跟不上混了几年依旧什么也不会。”她补充道,“假如目前在业余体校的是10个运动员,那么能上中专的也就四五个人,这其中能有1个人进入专业队就不错了,这样的独木桥让很多孩子中途就跑了。”


王丽娜表示,很多家长担心孩子的出路,导致生源匮乏越来越严重。王晓影透露,2011年她负责补课的仅速度滑冰项目小运动员就有近600人,而2014年底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项目加一起才有400人。


齐齐哈尔市体育局副局长于贵富告诉记者,以滑冰和冰球为例,当地的运动员并不好找,“过去选队员是有选择,现在没有选择,原因就是前景不好,我们冰球一队的队员,流失一部分去南方教滑冰,一个月一两万,不走就2000多的工资”。


此外,于贵富告诉记者,当地很多学校担心学生安全问题,孩子的体育课并不多,冰雪运动也仅有几所学校开展,而齐齐哈尔并未将冰雪运动纳入升学考试,因此青少年冰雪运动开展举步维艰,“就算考,家长也认为体育考试是多余的,意识不到体育在人才培养中的重要性”。


为基础教育保驾护航


2011年9月,哈尔滨市正式批复了黑龙江省体育局及哈尔滨市教育局成立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的申请。两个单位利用黑龙江省冰上训练基地旁闲置的兴隆小学,创办了由教育部门负责师资和教学,体育部门负责训练保障的学校,2014年10月28日,这所在全国为数不多的在形制上真正“体教结合”的学校正式成立。


校长高淑萍介绍,学校目前共有三百余名学生,涵盖9个年级,采取上午上课下午训练的模式,黑龙江省体育局提供训练场地。每周文化课25个课时,与普通中小学基本一致,所有学科按照大纲基本开满,但教学难度和标准会适当降低。


黑龙江省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兼任该校副校长的孙军介绍,由于学校教育资源有限,他们从全省16个地市的业余体校招收有两年以上冬季项目训练基础的学生,并明确其注册、代表、奖励等权利归原地市输送单位。


高淑萍表示,由于学生学业水平差异很大,因材施教成为学校成立初期的教学宗旨。“我们不以学业考试作为评价,不让孩子去完成高深的数理化课程,而是以讲座方式让孩子知道什么是力、什么是电。通过游戏先让孩子走进课堂,再让孩子坐得住,最后才是知识的提高。”她说。


此外,高淑萍介绍,课程设置上学校增加了做饭等有利于提高学生自理能力的课程,针对女孩进行茶艺等修养训练,设置演讲课程提高表达能力。“冠军毕竟是少数,我们不只为冠军服务,希望每一个孩子都有所收获。”高淑萍说。


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办公室主任王晓影透露,现在还有上海,甚至韩国的运动员表达入学的愿望。


职业教育打造“一条龙”培养模式


黑龙江省体育局机关党委副书记蔡秀丽介绍,哈尔滨冰雪运动学校的学生在经过九年义务教育后具备发展潜力的可进入省体校继续从事体育事业,而资质稍差的学生则可以正常考取高中,而无论哪一种出路最后都可以进入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完成“一条龙”式的发展路径。


黑龙江省体育职业学院推进办公室主任杨永生介绍,建校计划2010年启动,今年4月23日教育部正式备案通过,5月4日开始正式招生。学校首期设运动训练(冰雪方向)、体育服务与管理、康复治疗技术等六个专业。杨永生表示,建校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运动员就业问题。


“在竞技体育塔基的孩子往往出路不好,完成体育专业培养任务后,将来怎么办是我们关心的,适逢体育产业文件下发,需要服务型人才。”杨永生表示,目前学校已经和业内的60多家企业对接,定向输送毕业生。


采访中,黑龙江省体育界人士纷纷表示,如果能承办冬奥会,对冰雪人才培养的作用会很大,过去冰雪运动局限在东北,影响力和百姓参与度不是很高,通过冬奥会能让更多人参与,提升冰雪运动的影响力,届时将对冰雪服务业人才产生巨大需求。


孙军表示,这种体教结合的学校一所完全不够,陆地运动、雪上项目面临同样的情况,也都需要这种学校来为运动员提供发展基础。


“北冰南展”实现全国性人才选拔


在广西南宁,一座冬天没有雪的城市,一个真冰滑冰场的出现,点燃了无数南方孩子的滑冰梦。从第一次踏上冰面,到参加北京2013年亚洲滑冰邀请赛,南宁女孩伍若云只用了3个月,“我以前从来没见过雪,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冰刀’上,还能参加比赛”。


对于南宁的许多小朋友而言,滑冰梦的起点在2012年9月1日,南宁冰纷万象滑冰场开张营业,填补了南宁乃至整个广西冰雪项目场地的空白,吸引了众多喜爱滑冰的南方人。


冰场管理部助理总经理荣居定说,目前冰场已注册学员有3000多人,长期活跃的学员有300多人。冰场聘请了国家花样滑冰队退役运动员董慧博担任教练,与冰场自培的11名本地教练一起开班授课。


在董慧博看来,刚起步的南方滑冰运动前景大好。“南方的小朋友和家长对冰雪运动的喜爱超出我的想象。在南方,学滑冰以培养兴趣和锻炼身体为主;北方则以专业训练为主,要求比较高,参与的人数少。”


“南方孩子身体素质好,协调能力强,要成为世界冠军不是没有可能。”董慧博说。8月10日在青岛举行的2015年亚洲冰上邀请赛,冰场将派出36名学员参赛,而去年只有8人参赛,学员的数量和质量都在提高。


在国际大都市上海,冰上运动也正在流行起来。据介绍,目前上海有大小冰场11片,社会化俱乐部5家,吸引了百余名国家队的退役运动员来这里从事冰上项目的普及和推广工作。


除了既有的“北冰南展西扩”等推广项目,中国奥委会还在落实申冬奥“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计划。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官员任洪国说,北京申办冬奥会若能成功,一定会加快冰雪运动在全国范围的推广进程,让更多南方人能够享受到冰雪运动的乐趣。而不断扩大的群众基础将为人才选拔提供更大的空间。


本文转载自新华网,原标题:出路窄导致人才储备缩水——中国冰雪运动人才培养调查一

原标题:人才培养迎机遇——中国冰雪运动人才培养调查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