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唐观澜:重归聚焦灯下的中国女足

本届世界杯上,中国女足的上佳表现与她们窘迫的生存现状引发了人们的热议。为何她们得不到像国外女足一样的待遇?而我们又能为她们做点什么呢?

2015-07-02 15:10 来源:禹唐体育 0 49915


禹唐体育注:

中国女足 刚刚结束了本届加拿大 世界杯 的征程。她们的上佳表现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在社会上也引发了热议。与她们的上佳表现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她们窘迫的生存现状。为何她们得不到像国外女足一样的待遇?而我们又能为她们做点什么呢?我们在这篇文章中将对中国女足的现状以及未来做一个较为详细的盘点。

 

中国女足结束世界杯征程,抵京享受鲜花掌声

 

6月21日,中国女足在2015年加拿大世界杯1/8决赛中以1比0绝杀喀麦隆女足,时隔八年再进8强。虽然中国女足在26日进行的四分之一决赛中,以0:1的比分憾负本届杯赛的夺冠热门美国队,第三次世界杯决赛阶段止步八强,但女足姑娘们已经创造了近十六年来中国国家队在世界杯的最好战绩。

 

6月29日傍晚,痴等3小时的球迷终于迎来了心中的“铿锵玫瑰”,中国女足乘坐班机回到北京,在鲜花和掌声中走出机场。队长吴海燕表示中国女足得到了成长,而门将王飞调皮地说:“因为受伤留疤,恐怕我没法穿裙子了。”

 

 

下午3点开始,身穿红色球迷衫的女足粉丝开始在首都机场国际出站口聚集。有趣的是,出征时,每名女足姑娘都收到了一支红玫瑰,寓意“铿锵”。足协专门为球员准备了一大捧玫瑰花。从一支到一捧,中国女足用行动赢得了尊重和褒奖。

 

下午4时左右,足协副主席林晓华、女子部部长陆煜和副部长李飞宇前往机场,他们亲自将鲜花送到女足球员手中。鲜花与掌声的簇拥之中,“欢迎归来,中国玫瑰”的喊声震天。一身便装的队长吴海燕首先亮相:“坐了14个小时飞机,大家一直很兴奋,看到这么多球迷,真的很惊喜。”

 

这支年轻的女足在小组赛战胜荷兰队、打平新西兰队、小负加拿大队以第二名出线,击败喀麦隆队闯进八强,由于本届世界杯扩军至24支队伍,这是中国女足在1999年后第一次闯进淘汰赛第二轮,可以说是十六年来的最好成绩。



中国女足的上佳表现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

 

这样出色的表现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除了国内各大主流媒体纷纷为姑娘们点赞并且报道以外,外媒也纷纷关注了中国女足姑娘们的优异表现。

 

《路透社》撰文称,与喀麦隆一战让人回想起了1999年的那支中国女足:“王珊珊以一记优雅的射门在第12分钟帮助中国队领先,中国女足证明了她们1999年亚军的风采。喀麦隆队攻势很猛烈,面对整体防守出色的中国女足,她们无法获胜。”

 

法新社则恭喜中国女足历史上第六次杀入世界杯八强:“恭喜中国女足历史上第6次杀入世界杯8强,在主帅郝伟被禁赛的情况下,中国女足并没有慌乱,出色地保持了防守和进攻的效率。”

 

而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28日报道,在中美大战赛后,FIFA女足世界杯官方推特发推文,并@了中国足协新闻办的官方推特,称:“中国队有着光明的未来,祝福你们一切都好。感谢你们在世界杯上留下的美好记忆。”FIFA还在该推文的末尾用中文写下了“谢谢”两个字。随后,中国足协新闻办的官方推特也转发了这则推文,“恭喜美国女足,我们非常享受这个夏天的美好回忆。感谢FIFA女足世界杯”

 

 

据某网站的调查显示,多达87%的球迷满意女足的世界杯表现。赛后,中国队主帅郝伟也表示:“我觉得姑娘们做得很好,这个队伍很有潜力,希望这帮孩子能够留下来,走到最后。”

 

与女足姑娘们本次比赛的优异比赛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她们低微的收入与困难的处境。听到中国球员每个月只能拿到三、四千元人民币后,他们都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如果从事女子足球只能让一名球员过上低保之上的生活,那中国女足未来的发展这一大目标就成了无根之水。

 

中国女足生存现状:

 

女足发展最大的桎梏是人才,而吸引更多女孩子参与足球这项运动,如此低的收入显然不行。相当于每个月五、六百美元的收入,在很多人眼里不可思议,其实这还是高估了,因为这是进入女足国家队球员的收入标准。在一些资金不足的省份,某些女球员的收入可能每个月只有800块人民币。即便是像上海这样经济发达地区,女足球员的月收入也不过五六千元。国家队球员还有一些集训的补助和参加国际大赛的奖金,但年收入也很难超过10万。而其标配的餐饮、住所以及训练保障设施等都十分落后。

 

 

而像美国、德国这些发达国家,普通球员一年的收入都在10万美元左右。美国队头号球星摩根更是美国体育品牌的新宠,身背耐克、可口可乐、美洲银行、通用等众多品牌合同,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

 

那么哪些原因导致了中国女足的姑娘们生存状况如此艰难呢?

 

女性竞技运动自身的局限:

 

首先,女子职业运动水平和观赏性较之于男子职业运动仍有较大的差距。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不计身价和外籍球员,男足球员的年薪通常是女足的好几倍。球员收入已高度市场化,从明星球员到主力、替补再到三四线球员,收入差距有若天壤,各球队收入也不相同。同是国家队球员,往往一个男球星的收入就足够给整个女足队发工资——虽然从成绩上看,中国男足在国际上的成绩远不能和女足相比。

 

在以竞技体育为主导而非群众体育为主导的模型下,女足就成了一种纯粹的竞技赛事产品,无法与通过媒体观看赛事的广大体育爱好者形成良性的互动。虽然现在女性的体育爱好者正在不断增加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足球爱好者依然以男性为主。

 

同时,男性体育爱好者需要占据现有的部分时间用来关注女性体育,这在实际操作层面上是非常难的。即使女足的竞技水平达到了进入世界杯决赛的水平,但是除了杯赛以外的绝大多数时间段中,如何通过商业化运营将女子职业联赛更加吸引人则是一个更大的难题。

 

女子职业体育运动的局限性使得国内的体育爱好者们愿意完整观看女子职业联赛的比重并不高。女子职业运动的竞技水平在短期内很难改变,而对其进行资金投入进行商业化包装则很难在短期内获得回报或者说在可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会是负的投资回报权益,因此赞助商们在资金投入上是非常犹豫的。

 

 

资金上的匮乏就引发了一系列“鸡生蛋、蛋生鸡”的故事。就像我们所熟知的那样,没有足够的资金,那么女子运动员的生活水平得不到保障,竞技水平提高遇到局限,青训的新鲜血液得不到补充导致女足后劲不足,这些,就使得女子职业联赛的产业链形成了恶性循环。要知道单靠杯赛的出色表现是远远不够的,就像那些举国体制下非奥运冠军选手们的出路非常艰难一样。

 

中西文化观念差异纵览:

 

其次,我们不得不强调观念上的桎梏对于女子运动发展的强大束缚力。所有的人做出任何举动与选择都离不开固有观念上的影响。英国的经验主义哲学家大卫·休谟有一句名言,“习惯是人生伟大的指南”,套用到这里,人们的固有观念就成了一种桎梏与约束。这在女性参与日常体育运动方面尤其凸显,而这,也是所有女性职业体育的基础所在。如果忽视女性的全民健身参与情况,那么说什么大力发展包括中国女足在内的职业女子体育永远是一句空话。

 

其实,西方也不是从一早开始就强调女性对于体育的参与程度。现代西方大学通识教育的范本——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阐述了一个颠覆性的观念,即“男女平等”,女性要与男性一样条件地参与体操或者说军事训练。这在非常开放的古希腊时期也并不是为大家普遍接受的。在经过中世纪基督教会持久而强有力的保守性思想影响后,女子对体育的参与程度就变得更加低,对”力”与“美”的认可也与今天截然不同。

 

西方对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的压制是那么地久远与深刻,因此其反弹的程度之大也让人十分惊讶。法国大革命催生了第一份《女权宣言》。而在以汉娜·波伏娃为代表的近代女权主义者的动员下,在世界范围内,男女平等都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但在1898年雅典举办的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女子体育运动仍是被排除在外的。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女性解放运动推动下,西方也越来越重视女性对于体育的参与,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大型赛事也都有了女子运动的身影。这股思潮的影响力是那么地强,以至于社会大众对女性平等地参与体育竞技给予了文化上的认可,对女性参与竞技性赛事也给予了发自内心的肯定。

 

西方女性在日常生活中更多地参与体育,通过体育运动获取一个健康的身体和比例更佳的身材。在这之中,人们对于什么是“美”的概念也逐渐进行着改变。发展到今天,如果不去健身房,自然成长的女性很难拥有一个傲人的身材。随着人们对”力“与”美“的概念发生变化,那么对于既有身体的羞耻感就会使得人们更多地参与体育、更多地关注体育。

 

而对于这种文化内容更加认同的人,也是今天中国参与体育活动更多的人。中国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的时间并不比西方晚,两者的文化差异在现在看来更多地是对于怎样的女性更符合一个文化传统的审美,这对于女子运动的开展是非常关键的。中国的传统文化影响至今,人们对于女性最标准的塑造仍然是温婉知性的女性形象,而对于充满运动感或者性感美的女性形象在主流上仍未被普遍接受。

 

说到这里,如果你问什么最能体现一个社会对体育文化的认同程度呢?笔者认为除了以每周两次30分钟以上运动为标准的体育人口数量占比以外,就是精英阶层对于体育活动的参与热情。例如普京、奥巴马经常晒出在健身房或者进行体育运动的照片;而另一边,则不能止于单纯的喜欢。

 

一方面,这与文化观念有关,另一方面,这也与生活条件与受教育程度有关。

 

在西方的女性运动大量展开时,先行者都以中产阶级女性为主,受过更有针对性的女性文化熏陶,也更有时间与条件去参与或休闲或竞技运动。如今在中国,我们也会面对这样的问题,除了文化认同以外,能够获得基本的生存资料,并且拥有足够的时间去进行体育活动或者关注体育活动都是女性运动要开展的重要因素。


 

在这点上,笔者也很认可在6月30日的贵人鸟——虎扑战略发布会上火辣健身CEO徐威特先生提出的一个观念,就是将关注身体作为一种奢侈品,要知道有条件有文化认同但是缺少时间去关注身体,去参与体育运动,去关注体育赛事,这也是一种悲哀。如果对女性运动有文化认同也有条件的这一大批女性却因为经过种种因素的影响,而无法去享用体育这个”奢侈品“,那么中国女性运动潜在的群众基础就更加薄弱了。

 

在文化这点上,如果女性运动的群众基础无法大面积地铺开,那么中国女足是无法从根本性获得生活的保障与更多的社会关注的。单单大力发展女性竞技而忽视更为重要的女性的全民健身,那么女子职业运动永远无法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产业链,说关注女足也就永远是一句空话。

 

青训体系亟待完善:

 

以上这两点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中国女足青训环节的青黄不接。放弃正规的学校,指望着通过职业运动员来维持生计一路上要遇到的苦难一定比我们想象地更多。而中国体校如今的培养模式始终难以调节学训矛盾,体校中对综合素质、文化教育的重视度十分低,若竞技水平不高,那么姑娘们真的很难找到一条体面的出路。扪心自问,你我真的愿意将我们的孩子送上这条路吗?

 

“我也去过很多国家学习,人家孩子们踢球的场地往往是平整漂亮,蓝天白云,我看到了都忍不住想上去踢。但在中国,场地基本上是又少条件又差,上去一踢就把脚崴了,谁会爱上足球呢?” 在世界杯之前的一次采访中,面对新华社记者的问题,中国女足主帅郝伟沉默了一刻。这还只是场地一个因素,除去场地以外,资金、出路、后勤等等问题都围绕着女子青训。

 

另外,如何普及层面让女孩子对足球运动产生兴趣并下场体验也十分关键,例如美国和日本均是在小学阶段就设置足球课程,美国诸多学校更是将足球归纳到“女生运动”范畴,正是强大的校园基础和精英足球的并行轨道,才使得这两国的女足始终位于世界前列。

 

“校园足球是普及层面的,美国有上万名基层教练和200万踢球的女孩子,日本也一样。有了那么多女孩子踢球只是一方面,而要想真正达到职业水平,还需要精英层面的培养。可以说,我们国家在这两方面都还刚刚起步。”孙雯在点评中国女足时说道, “国际足联认为12岁到16岁是培养女足运动员的黄金时期,我们恰恰在这个阶段没有足够的数量和足够专业的教练去帮助孩子们提高,所以,她们的训练理念很糟糕,日后也达不到更高的标准,这就是我们在青训方面的缺失,这一点不补好,中国女足很难再成为世界强队。”

 

说到青训,我们不得不关注一下德国的情况。

 

足球带给德国人的并不全是快乐时光。2000年欧洲杯,德国队3战进1球积1分出局,成为了德国足球最为黑暗的一段时光。这次失利让德国人痛定思痛,大刀阔斧进行改革。

 

实际上,在1998年世界杯后,德国足协已经建立起了初步的青训体系,第一步是向各州足协总计拨款100万马克,用于11岁、12岁球员的培养,然后是投入160万欧元,建立起了120个训练点组成的“支点体系”,挖掘13至17岁年龄段的球员。2000年,足协开始更有力地介入到管理中,将支撑点扩展到了390个。在推出这一系列强硬措施的同时,德国足协也在青训方面投入了大笔资金。自2000年至2010年,德国足协在10年间为青训计划投入了5亿多欧元,平均每年是5千多万欧元,主要用于俱乐部的学院基础建设。

 

 

这一系列措施搭建起了目前庞大的德国足球体系。截止2011年底,德国拥有630万注册球员,平均每13个人中就有一位注册球员,足球的普及程度非常之高。不算德国7个级别联赛涉及俱乐部和各城市名下的足球学校,德国足协旗下的足球训练基地近400个,每个小城市、甚至小镇都有直属足协的足校。现在德国有177000家俱乐部,有13级的联赛。每个周末有多达8万场比赛。这8万场比赛可都是正规的比赛,不包括教学赛等。

 

德国青少年足球学院委员会负责人安德列斯透露,在18支德甲俱乐部中的525名职业球员中,275人来自德国青训体系,比率高达52.4%。成功的青训体系也给德国足球带来了巨大的价值,据介绍2006年联盟总负债达到7亿欧元,但到了2008年,德甲不仅扭亏为盈、还成为五大联赛中最能赚取利润的联赛。英西德意法五大联赛那年总利润额4.02亿欧元,而德甲18队的利润额就高达2.5亿欧元,占五大联赛总利润的62%。

 

在这个庞大体系中,教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根据欧足联的统计,德国拥有28400个持有欧足联B牌照的足球教练,持有A牌照的教练有5500人,持有专业教练牌照的有1070人。正是拥有如此庞大的教练员规模,使得当初德国足协可以派1200名青年教练去指导22000多名11至17岁天赋较好的男女球员踢球。

 

 

德国足协首席教练讲师艾里希介绍说,足协会为每个教练员安排一个专门的时间表,包括训练课程、录像以及到基地培训的时间,在足协内部设立档案库,用科学的方法来帮助各个教练员更系统地指导孩子们踢球。由此,德国针对每个年龄段孩子的特点,有一整套科学的训练方案。

 

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要改变中国青训体系,绝不是这里说说就可以。可以预想到真正实际操作中一定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等着我们去面对与解决。但是从青训做起这一步,使我们不得不做出的改变,就像日耳曼人曾经经历过的一样。

 

更多赞助商的投入带来中国女子体育的转机

 

本次世界杯中国女足杀入八强,中国足协不仅准备了一笔数额丰厚的奖金,而且目标是让半数中国女足队员的年薪能够达到30万元;媒体每天大篇幅报道,从长相到收入无孔不入;一些原本不太关注女足的商家突然排着队要给姑娘们赞助,对喀麦隆队比赛当选最佳球员的长春姑娘任桂辛就获得了当地企业奖励的小汽车,更有商家要奖励给中国女足100万元。很多平时根本就不看女足比赛,甚至连女足主教练是谁都不知道的球迷们,也时不时提起女足。

 

 

中国女足球员庞丰月在接受采访时,对企业的关注和赞助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随着我们逐渐打好比赛,社会上关注女足的还是挺多的,但是我不希望只是因为我们比赛打得好就关注我们,希望社会群体一直会关注女足,因为不是说世界杯打完了,就没有女足了,青少年女足还是需要一直抓下去,希望以后的女足体系会越来越好,这样也有助于以后打出更好的成绩。”

 

在中国女足如今所面对的大环境下,赞助商无疑给女足姑娘们提供了支持与物质支援。除去上述部分因为本届世界杯对女足的关注而愿意资助中国女足的企业与个人外,越来越多的企业也乐于接受挑战,对女子职业联赛进行赞助。拿女超为例,今年4月8日,中国足协和乐视体育联合召开发布会,宣布乐视超级手机成为今后5年中国女足超级联赛的冠名赞助商。另外,本赛季女超56场比赛,将至少转播 30场 。除了网络,各女超俱乐部所在地的地方台也会有直播。

 

 

结语:

 

中国女足乃至职业女子体育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仍然需要更多的关注、更多的投入、更多的时间以及更多的耐心。变革之路漫漫而修远,充满荆棘,但这是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

 

如果这届世界杯上中国女足姑娘们的优异表现打动了我们,那就请我们借着这个契机与热潮,冷静地反思一下我们到底能够为现在以及未来的中国职业女子体育做些什么。如若不然,恐怕对她们的关切只会像西西弗斯的石头一样一遍遍地砸在我们心中但却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而改变,只能由当下开始。

 

转载请注明禹唐体育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