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足商业化发展的困境

2015女足世界杯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中国女足的队员在球场上不断拼搏,而她们过去的辉煌与发展现之间的对比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2015-06-09 10:20 来源:好奇心日报 文/Jeré Longman 0 31350




禹唐体育注:

2015女足世界杯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中国女足 的队员在球场上不断拼搏,而她们过去的辉煌与发展现之间的对比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以市场化为基础的运动往往偏向于男性,而忽视了女性。


埃德蒙顿,阿尔伯塔电 – 1991 年,中国举办了首届女足世界杯,2007 年再一次成为东道主。在 1996 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和 1999 年的女足世界杯上,中国都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当时大放异彩的女足明星孙雯,与美国的米歇尔·阿科尔斯(Michelle Akers)被一并列入 20 世纪最伟大的女足运动员。


不过,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大的国家,它的女足的黄金时代已经逐渐远去,2011 年的女足世界杯和 2012 年伦敦奥运会都没能进入最终决赛圈。本周六,2015 女足世界杯开幕,开场比赛中,中国女足对战东道主加拿大。如今的中国队已不再是亚洲最强,在世界上的地位也不复往昔。


官员和教练列举的衰退原因也是多种多样。刚刚起步的其他亚洲国家纷纷在女足上加大资源投入,慢慢赶超了上来。日本是女足世界杯的卫冕冠军,澳大利亚也在亚洲组比赛,排名在中国之前。朝鲜也是一样,不过今年的世界杯因为兴奋剂丑闻而被禁赛了。


中国有着 14 亿人口,但女足选手却少得可怜,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长期重视对能拿奖牌的精英体育选手的培养,而忽视了大众草根体育。

根据中国足协和亚足协的数据,中国 12 岁以上的注册女足队员只有 6000-7000 名。不过官方认为,实际的女足选手数量应该有其四到五倍,不过就算是 100 倍,比起美国1700 万的女足选手数量,也是不值一提的。


“这是其中的一个问题,”执导过 1999 年美国女足队的托尼·迪西克(Tony DiCicco)在2004 年曾拒绝过中国国家队的邀请,“他们都没有足够的选手可以用来挑选。”


此前的明星选手孙雯认为,在独生子女政策及竞争激烈的教育体系下,父母都不愿意让孩子多接触体育运动,不过现在政策变得宽松一些了。


“这对于父母来说可是个大问题,”孙雯在上海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她现在在上海足球管理中心,主管技术与青少年足球工作。“要是你有四五个孩子,那或许就能说‘好吧,我将要支持其中一个孩子成为一个伟大的运动员’,但要是只有一个孩子,这就是个大问题。”


另一位前明星运动员范运杰说,很多学校也不太支持推动体育运动,部分原因是担心受伤。


“在独生子女政策下,孩子们被过分保护了,”范运杰在郑州接受电话采访时称。她现在此从事河南省的大众和青年足球的发展工作。“父母和学校都担心小孩因为从事体育而受伤,他们都不愿为此负责,不想因此而陷入麻烦。

不管在体育竞技层面还是政治层面,中国女足的下滑以及男足的平庸,都是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的屈辱。


如此不堪的局面令中国官方最高机构的官员们十分关注,其中还包括狂热的球迷、国家主席习近平,他曾表示,希望中国男足可以再拼进世界杯,希望有一天中国能举办世界杯,当然最后还要赢得世界杯。不过目前的状况是,男足国家队在世界上的排名是 82 位,仅在 2002 年参加过一届世界杯,三场小组赛颗粒无收。


“中国国家队目前在国际赛事上的成绩并不理想,”范运杰说,“这深深伤害了球迷的感情。大家都抱着很大的希望,但总是很受伤。”

2009 年起开始的系列改革,在去年年底开始发力,政府将足球作为中国学生体育课程的强制项目,试图在 2017 年前推广到 20000 所学校,以此逐步提高男足与女足的水平。


中国必须克服“瓶颈系统”,并“必须发展振兴中国足球,确保我们体育强国的地位”。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政府改革组在 2 月份的一份声明中这么说道。


随着早期强势的中国和挪威逐渐式微,在过去的 25 年里,美国、德国、瑞典成为女足竞技的领头羊,一直保持优势地位,这项运动现在已经在全球流行开来。2015 年的女足世界杯从 16 支队伍扩到 24 支,自 2000 年以来,全球女性参与足球的比例也提升了20%。


“就像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也是早期将资源和关注投入到其中的国家,”美国足球联合会主席及 FIFA 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成员,苏尼尔·古拉蒂(Sunil Gulati)说,“对于很多国家来说,形势已经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孙雯说,在中国,现在一些年轻的女性选手在被邀请参加国家队时甚至是拒绝的。


她又说道:“现在大环境全然不一样了。我们还是运动员那会儿,这是一个重要的荣誉,为此会感到非常自豪。”


现在的运动员“知道足球不能一直踢下去,”孙雯说,“她们不能只专注于这个,不过要想成为顶尖球员,你就得心无旁骛,一门心思扑上去。”


孙雯说,近几年发展模式向西方学习商业赞助,政府财政支持也相对减少,这让女足项目大大受挫,推广更加艰难。


她还说,青少年足球、中国女子职业联赛的质量及教练的可用性都因此受到了影响。据新华社报道,2001 年到 2011 年这十年间,女足国家队频繁更换主教练,多达 11 次。


美国密苏里大学中国体育专家苏珊·布朗内尔(Susan Brownell)表示,去年 12 月,中国最受欢迎的足球评论家批评了女足顶尖选手所在培训中心的伙食及其他条件,部分原因出自经营这家培训中心的私企。


“考虑到男足是中国商业化最成功的运动,而女足的衰落正是由于中国足协对这项运动缺乏关注,公众也缺乏兴趣,以市场化为基础的运动往往偏向于男性,而忽视了女性。”布朗内尔在邮件里说。


汤姆·拜耳(Tom Byer)是美籍顾问,他将在今年夏天给 5000-6000 名中国体育老师培训,提升足球水平。他说,在小朋友们小的时候提升技术技巧比瞎踢更重要。


拜耳说,亟需对足球进行文化变革,不管对校长、老师还是家长都是如此。他计划通过电视、智能手机和平板的应用将这条信息传达给大众,漫画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中国“当前 6 岁以下的孩子有一亿,”拜耳在东京接受电话采访时声称,“如果有百分之一的家庭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学会怎么养育孩子,就将是一个转折点。”


本文转载自好奇心日报,原标题:2015女足世界杯:中国回来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