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体育遇上播客:不靠明星效应也能吸引读者

美国《体育画报》近期上线了一系列播客节目。出人意料的是,节目放着数不清的体育明星不请,请的嘉宾大部分都是体育传媒界的幕后工作者。

2015-06-05 16:20 来源:搜狐体育 0 27769


禹唐体育注:

美国《体育画报》近期上线了一系列播客节目,但节目并没有邀请体育明星,而是邀请了一些体育传媒界的幕后工作者。不靠明星效应,节目如何才能吸引读者?


美国《体育画报》近期上线了一系列播客节目。出人意料的是,节目放着数不清的体育明星不请,请的嘉宾大部分都是体育传媒界的幕后工作者。画报播客业务领军人Deitsch在接受采访时坚持不爱明星和八卦。明明是简简单单刷脸就可以的节目,怎么就偏要自找难题呢?


美国《体育画报》将在接下来几个月上线一系列新的播客节目。尽管之前体育画报在这一领域做得并不出色,不过早在今年春天,画报的职员们就开始思考如何利用播客"服务老读者、吸引新读者",高级编辑Richard Deitsch说,"对画报所有的播客节目来说,首要理念是具有作为媒体的可信性和敏锐性。" Deitsch的新节目"SI Media"于5月10日上线,每周播出一次,由Bette Marston担任制作人。这是他对体育播客的新尝试,他同时也把节目内容都放到了自己的Twitter上。


作为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兼职教授,Deitsch 利用自己的播客节目来具体阐释体育新闻如何被完成、发布、播出和收费。他介绍过国际足联的转播合约,揭露了ESPN(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在广播主持人Stuart Scott患癌症去世前的三个月就开始偷偷为他拍摄记录视频。他同样曝光了两个因曾公开对拳击手Floyd Mayweather的家暴史表示不满而被禁止参与报道他和Manny Pacquiao大战的记者的遭遇。


迄今为止,SI Media分为三部分,这保证了其形式的多样化。它专注于对体育记者进行关于这一行业的深度访谈。早期的节目单大部分类似广播节目,但是涉及到的具体广电网络以及领域、风格都有所不同:包括CBS体育频道的Verne Lundquist,NBC体育频道的Rebecca Lowe,还有来自CNN的Rachel Nichols和ESPN的Adam Schefter共同主播的节目,初次登场就已经在云平台上获得4300次收听数。受到邀请的嘉宾的性别比例很均衡,这亦得到了听众的认可。节目中留有充足的空间去涉猎一些娱乐性的话题,不过Deitsch一直试图保持整个节目内容不偏离基本事实。如果节目听起来让人觉得是在把自己的内容生硬地灌入听众的频道中,那么它就会一点都没有吸引力——主持人被逼着做太久即兴演说,这种情况就会发生。而一点小幽默往往可以帮节目走的更远。


当通过Deitsch的研究将记者们如何作出决策、如何一点一点推进报道进展的整个过程展示出来时,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播客这一形式充满了希望。比如NBC的记者Lowe就在节目中详细解析了自己每周是如何紧张地准备报道英超联赛的,CNN的Nichols则生动地讲述了自己被禁止报道拳击手Mayweather和Pacquiao比赛的前因后果,CBS体育频道的Lundquist则沿着历史的轨迹回顾了他做体育访问记者这几十年。结果呢?SI Media现在的日常收听量已经可以让其在这一多媒体领域占有领导地位,而这在当下这个关键时代尤其重要:顶级的新闻机构都在进行大资本投入,以期争取体育新闻报道上的主导权。


Deitsch在接受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的邮件采访时,谈到为什么体育新闻和广播这一传播方式能完美地匹配,播客如何才能成为一个不仅仅是用来吹捧明星的平台,这种新的分众化的传播形式能为体育画报不同类型的读者们带来怎样的收获。(访谈内容编辑略有修改)


Q:你为什么决定开始做关于体育媒体的播客节目?你对这种媒体形式有什么期望?


A: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会经常听着收音机里的体育新闻进入梦乡,这是对我的一种安慰。每当床边有了收音机,我仿佛就进入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世界。一度我认为广播新闻就将是我一生的工作。离开校园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水牛城的一个广播台(WWKB-AM)参与主持体育脱口秀。不过最终我和我的拍档被G. Gordon Liddy和他的节目替换掉了——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过于随性自由了吧。


不管你怎样看待音频,它总是让我着迷。我过去已经在《体育画报》主持过一些播客节目,包括一个让作者和记者们讨论他们自己故事的节目,还有一个关于足球的节目:我确实很享受这些节目。长久以来我想要做涉及体育传媒领域的播客,主要是考虑到我工作涉及到这一领域,我对它有着很大的热情。我又很喜欢音频,我喜欢听完NPR的"On The Media"节目或"BBC World Service"之后的感觉——我感到自己更聪明了。我并不妄想自己的节目能够达到这一水平,但是我希望我的听众们在听完一期节目后能对体育传媒业有些更新的认识。我也希望这能让他们感到愉快,同时把它当成一种值得投入精力的形式。如果播客能成功获得受众,那么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嘉宾们会通过播客来发布爆炸性新闻,那可真是酷极了。


Q:你如何把播客和你的专栏区别开?你看到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么?


A:我理解你这是在恭维。对于播客中的嘉宾,你或者可以亲眼见到他们,或者可以从屏幕中观看他们,又或者是阅读他们的文字。他们有时可以为你所见,有时在幕后制作新闻。我也很乐于在探索一种新的媒体形式(音频)的同时,仍然尝试遵守一些固有的其他媒介形式(如文字专栏)的规则。我所做的一切内容都会包括在整个大主题的范围内,我希望这能成为保证内容品质的一种方式。


Q:你是怎样让播客不仅仅成为推广"体育明星"的平台的?你理想中的访谈是怎样的?


A:好问题。请嘉宾来讲他们的职业生涯确实使播客变成了一个宣传他们自己的平台,这一点无可否认。因此,在这种限制下,完全是靠我个人来把握讨论的话题,尽量迎合听众的兴趣。我会亲自掌控一些比较重要的事项,比如我会亲自选择嘉宾,会亲自确定节目大的准则(而非具体某一个问题),会决定谈话接下来的走向。我总是会站在读者、观众、听众的角度来进行体育新闻的报道,因为他们无法向体育新闻媒体的决策者表达自己的意见。


画报首批的三个播客获得的评价很不错,我觉得听众们已经意识到我们在试图为他们代言。毫无疑问,我一定会被某些媒体组织和机构强制推销一些内容,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不会选择那些只是为了博出镜的嘉宾。事实上,即便不做任何交易,我也有足够可供选择的嘉宾名单。保证播客的节目内容不单纯是由明星效应驱动这一点很重要。我会邀请体育新闻领域的幕后工作者进行访谈。看过我在体育画报 The Mag 或 SI.com上作品的人应该知道,基本上每周我的播客内容都会涉及到幕后的工作人员。和那些并不怎么出现在幕前的媒体人对话,是我在这份工作里最喜欢的部分。


Q:你曾在第一个播客节目中称,这是传媒业一个小众领域的新尝试。对于《体育画报》的听众朋友来说,你责任重大,你具体是怎么定义这份责任的?


A:体育新闻是一个有着特定受众的领域。这个领域里包含的内容不仅有关NFL(美式橄榄球联盟)和NBA(美职篮),其实媒体机构长久以来都低估了这块内容。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像Deadspin这样的网站会出现并巧妙地填补体育新闻报道领域的空缺。想一想:ESPN的明星居然会比大多数美国职业棒球联赛的运动员还要有名!人们更关心谁在电视上为他们报道赛果,谁在收音机里为他们解说赛况,谁在专栏中为他们撰写评论。无论我是在写有关体育媒体、女篮还是奥运会的内容,我对《体育画报》读者的责任都是一样的:准确、公正、敏锐、有趣,绝不胡来。


Q:你能谈谈你的播客是怎么和《体育画报》的整体规划相协调的么?对于播客业务,《体育画报》的规划是怎样的,目前手头上有更大的计划么?《体育画报》播客业务的成功意味着什么?


A:《体育画报》在过去的不同阶段,一直在钻研播客这一领域,也分别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不过现阶段上线的内容终于有可能成为一个固定的业务。我们对此动力十足,也得到了《体育画报》执行主编Jon Wertheim的大力支持——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已经在数以百计的播客节目中担任嘉宾了。几个月来,我们所遵循的纲领一直都是利用播客"服务老读者、吸引新读者"。对所有画报的播客来说,首要理念是具有作为媒体的可信性和敏锐性。目前的节目安排并非是最终定案,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推出一系列新的节目。很明显,评价一个节目是否成功,我们需要参考听众的数目和具体内容的质量。我有很多非常有天分的同事,在音频领域才能卓越。我想听众们会喜欢他们听到的内容,希望大家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本文转载自搜狐体育 文/Anna Clark 编译/郝思斯,文章原标题:当体育遇上播客:吸引读者不一定要靠明星效应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