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国足球“最好的时代”

变革之中,中国足球是否存在挑战?如何进一步丰富赛事盈利模式、提升产业活跃程度?

2015-05-24 09:20 来源:企业观察家 文/杨百会 0 54517


禹唐体育注:

一纸足改方案让中国足球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已经有大批赞助商与投资商瞄准了中超联赛与中国之队,中国足球的商业价值正在被挖掘与重视,似乎,中国足球的春天就这样来了。


3月17日,备受期待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简称“足改方案”)正式出炉,在这份共有7000余字、包含了50条改革措施的方案中,足协改革、联赛改革、国足建设、青训体系、球场建设、中国联赛足彩等都涵盖其中。这也意味着,中国足球即将步入史上发展的快车道,中国足球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春天。


那么,这份“足改方案”能给中国足球带来哪些变革和机遇,以及变革之中是否存在挑战?如何进一步丰富赛事盈利模式、提升产业活跃程度?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足协何去何从


《人民日报》体育部主任记者汪大昭作为中国足协20名执委之一,在“足改方案”的制定过程中提供了很多意见和建议,因此他对“足改方案”出炉的过程有着比较详细的了解。对于这一被他称之为具有“更强战略性,宏观决策作用”的“足改方案”,也有着自己的认识。


据汪大昭介绍,此次“足改方案”经过了一个很长时间的准备期,“大概有10个月的时间,有关工作组在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大面积调研,征求各方意见。整个调研工作是非常严谨和扎实的。在征求我的意见和建议时,相关人员反复多次跟我谈话,最长的一次甚至超过了5个小时。随后才是起草,形成多达几百页、40多万字的草案。然后再次征求意见、修改,修改完之后反馈回来再次征求意见,然后才形成文字稿报到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在职业联赛改制方面,“足改方案”要求建立具有独立社团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理事会,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联赛,合理构建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体系。中国足球协会从基本政策制度、俱乐部准入审查、纪律和仲裁、重大事项决定等方面对理事会进行监管,派代表到理事会任职;理事会派代表到中国足球协会任职,参与有关问题的讨论和决策。


在“足改方案”的50条具体内容中,足协改革是汪大昭最为关心的内容。“在中国足球的发展过程中,一个能够良好行使职能的足协是非常重要的。足协从来都很重要,只是它原来的功能和职责没有充分地发挥和体现出来,这是因为一些体制和机制上的障碍。我觉得这个方案出台后,这些障碍依然存在着,还需要社会方方面面一起动手,来将这些障碍搬掉。”


如今,中国足协已经取消行政级别,中超公司总经理刘卫东也明确表示自己已在去年辞去公职,“已不是足管中心的一员了,现在全职在中超公司从事工作”。


可以预见,改革方案出台后,中超联赛将会迎来更多资本的注入,作为联赛的管理者,中超公司也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中超公司36%的股权属于中国足协,64%属于16家中超俱乐部。这样的股权架构让中超公司的体制改革变得异常困难。


关于中超公司在全面改革中的走向问题,刘卫东依然充满纠结,他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管中超公司怎么变,中超联赛怎么变,解决的是一个在协商、决策、执行和最后监管中的一个综合性平台问题,所以现在说不好具体哪个方向。”


中超的尴尬与前景


足球是体育第一运动,足球赛事也是中国赛事体系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中超作为中国足球的第一联赛,其发展水平和赛事规模直接与中国赛事整体水平挂钩。目前全球最好的足球联赛非英超莫属,每年总收入在500亿元人民币左右,赛事转播收入占据了很大的比重,约有30%。而中超联赛目前的赛事转播收入目前只有区区3600万元。这既是一个让人惭愧的成绩,也是一个存在着无限潜力的上升空间。


现在中超公司面临的一个主要困难是如何大幅提高经营收入。虽然他们在2014年收入突破4亿元,但是只给每家俱乐部1000万元左右的分红,这对俱乐部而言,只是杯水车薪。随着“足改方案”的颁布,中超公司和各俱乐部迎来了足球彩票和转播版权两个突破口,中超公司总经理刘卫东和江苏舜天俱乐部总经理刘军,都对此作出了各自的解读。


“中国体育彩票跟中国体育价值似乎是无关的,这是我从当时甚至到现在的一种强烈感受——我们的体育彩票都在猜欧洲联赛,猜NBA,反而同我们自己的体育品牌赛事没什么关系。”刘卫东说,“如果中超开彩,或者其他体育项目开彩,最大的一个好处,是会带来球迷或体育迷对这个项目的黏合度,然后带动整个人群数量的增长。所以中国体育彩票一定要跟我们的体育赛事关联起来,来增加项目的收入,增加观众的参与。”


对于转播版权,刘军算了一笔账:“中超联赛每一家俱乐部每年都是上亿元的投入,约为2亿元到5亿元甚至更高,但是每年我们投入的来源,可能跟国外发达成熟的联赛相比有很大差距。像NBA,它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转播权收入、商业赞助以及门票和球迷产品,转播权收入基本上超过1/3,有的能到40%或者50%。目前因为中超公司一年的版权收入有4000多万元,中超公司的收入是4个多亿,版权收入占整个中超公司的收入只有1/10。分到16家俱乐部就更少了,满打满算两三百万元,但在这方面还有额外支出等成本,像信号制作等,所以在版权上我们的收入是零。这一点如果突破,会是一个很大的增长点。”


目前我国体育赛事的价值是被严重低估的。以中超为例:中超一年有240场比赛,转播收益一共为3600万元,平均每场只有7万元。这相比每集500万元的热播电视剧《红高粱》和《武媚娘》,差距过大,但是实际的内容质量并不可能存在如此巨大的反差。


银华基金副总经理封树标保守预计:“5年内,中超的赛事转播收益能达到英超的1/3,约为45亿元人民币;10年内,中超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联赛。”封树标直言,“未来,中超将拥有全球最好的球员、最好的教练、最好的投资者。我可以信心十足地说,资本市场十分看好中超前景。”


江苏省体育局副局长刘彤认为,还应从打造品牌赛事方面入手。“虽然我国各项体育赛事层出不穷,但是成功的品牌赛事并不多见,因此如何打造品牌赛事将是今后应该关注的重点。而如何发展、打造品牌赛事离不开赛事运营模式的突破,在这一领域我们首先要依靠赛事运营机构的发展,也要做到与外部资源联合实现跨界整合,同时也需要好的策划咨询公司来结合地域文化进行品牌营销和推广。”


足球的“粉丝经济”


中国的足球市场存在着巨大的潜力,根据网易体育发布的《中超商业价值报告》显示,2014年,中超各俱乐部总收入突破20亿元,创下了历史新纪录。但在著名风险投资人、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看来,这样的发展速度依然太慢了。他预测,足球市场即将迎来巨大的变化。


“其实中国过去十年什么东西都涨了,就是体育市场、足球市场没有涨,或者涨的幅度不够。十年前我们投华谊兄弟的时候,中国的电影票房也就10个亿,今天已经超过500亿元,如果加上游戏、动漫,整个规模超过1000亿元,所以电影市场是发展很快的。”汪潮涌说,“在体育、文化、娱乐这方面,随着整个社会家庭收入的增加,大家对娱乐和健康的需求其实应该发展得更快。”


汪潮涌认为,足球改革方案出来以后,在足球市场会出现一个巨大变化。“由过去的大企业尤其是房地产企业介入为主,转变为金融资本、政府资本等多元介入。政府资本主要是在场馆方面和教育、学校方面的投入。金融资本未来会在创投、股权基金、二级市场方面介入。”


汪潮涌还提出更加大胆的想法,他的互联网运营足球模式,很有可能颠覆整个中超联赛的商业秩序。


“门票卖不出去什么钱,赞助也是毛毛雨,所以我觉得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中国足球其实最有价值的是几亿级的铁杆球迷,只要是球队踢得好,球迷是非常疯狂和有黏性的,也是非常能够互动和有价值的。


基于此,“我可能跟他们私聊,比如我作为基金,把中超所有的门票包了,然后免费送给全国的足球粉丝们,让他们抽票,像抽奖一样,每一场球赛都可以免费。这样我就有2亿到4亿级的用户和粉丝,然后去做互联网经济。”


“这可能是未来有希望的一个模式。淘宝2.5亿的用户,在资本市场上给它的价值估值是2000亿美金。如果2000亿美金相当于我们全国足球的收入,中超现在一年是4亿到5亿元收入,那这相当于好几百年的收入了。所以我觉得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足球未来的发展,是有戏的。”


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也认为:“从市场的角度看,扩大足球人口,扩大体育人口,是中国体育发展的根基,是普及的根基,也是提高的根基。”


另外,“整个中华民族正在遭遇非常严重的健康危机,而足球,正是化解这一危机最好的工具。”


“我们在学校开展足球,是为了下一代人的健康。中国孩子现在跟日本人比起来,只有体重上的指标比人家强,其他的全比人家弱。体重上我们超重,身高、肺活量、肩宽等都不如日本、韩国,这是中华民族的危机。要扭转这个局面,就要加强小学的体育运动,而加强小学体育运动最有效的手段是足球,这就是为什么中央要抓足球的逻辑。因为在小学开展足球是最容易的,也是最容易引起孩子兴趣的事情。只要踢球的孩子多了,我们的足球水平也必然会上去,也必然会人才辈出。当然,踢球的人多了,我们的市场就大了,如果说真是像方案说的,有5000万人都在踢球,一年得踢多少双鞋,穿多少套衣服,需要多少个足球场,需要多少人来服务?所以扩大规模必须是第一位的,规模扩大了就什么都有了,足球普及了,市场也有了。”


本文转载自企业观察家,原标题:足球的春天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