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超联赛将至少转播30场开先例,开发女超是适应市场所需

在中国女足迎来了改革和发展的契机之时,女超联赛也时隔4年后重回球迷视野,并辅之以全新的赞助商、全新的包装和全国性的转播。

2015-05-13 08:30 来源:新京报 文/房亮 0 97164


禹唐体育注:

今年女超揭幕战收视率达到0.48%,观赛的球迷达到场均8万人,比之2014年数量增加了160倍。而 乐视手机的冠名卡尔美的赞助 让女超联赛有了发力的资本。此外,本赛季女超56场比赛,将至少转播 30场 。除了网络,各女超俱乐部所在地的地方台也会有直播。这些都是以往女超所没有的,现在,女超归来,她们要带着新的面貌开启新的征程了。


2015年,中国女足迎来大赛年,国家队时隔8年重返世界杯。在中国女足迎来了改革和发展的契机之时,女超联赛也时隔4年后重回球迷视野,并辅之以全新的赞助商、全新的包装和全国性的转播。和以往入不敷出的窘境相比,今年接到千万级别冠名大单的女超联赛正悄然发生着改变。


升降级“新军”1.5个名额有玄机


足协去年成立女子部,有专人制定女足赛制。经过一年时间的调研,足协和全国16家俱乐部开了4次会,并于去年年底启动全面改制计划。“在这个时期,把女足分为女超、女甲,更符合发展要求。”足协女子部部长陆煜说。


4月12日,全新的女超联赛拉开帷幕。按照2014年全国女足联赛的成绩, 16支女足队伍被分为两组。前8名打女超,后8名打女甲。由于广西队赛季初没有注册成功,失去了资格,16支球队变成了15支(女超8支、女甲7支)。


过去的全国成年女足联赛,包括老女超联赛都没有实行升降级制度,还是以赛会制为主。陆煜介绍说,原来无法实现是因为地方俱乐部经费都比较紧张,“有些球队路费都负担不起。”


另外,女足队伍水平参差不齐,改革赛制成为必然趋势。“全国女足联赛第一名和最后一名实力相差太悬殊,比赛锻炼价值不大,这对经费的浪费比较大。”陆煜说,分级之后前8名实力相当,“比赛的质量提高很多,资金利用率提高很多。”


对于升降级名额的设定,足协也费了一番心思。今年女超有1.5个升降级名额,即女超倒数第一名降级,女甲第一名升级;女超倒数第二名和女甲第二名进行两回合主客场比赛,决出“0.5个”升降级名额的归属。“中超16支队降两个是正常的。但女超只有8支队,降两个比例太大。升一个,对下面(球队)冲超的吸引力比较小。”陆煜解释说。


大生意 千万大单让女超“有钱了”


除了赛程赛制,今年女超最大的亮点是“有钱了”。用陆煜的话来说,今年女超有“三个第一”:第一,是有了千万级别的冠名;第二是女超、女甲共15支球队,均用一个西班牙品牌的装备;第三,全国女足各个级别联赛都统一了用球。


在联赛准备期,女超起先没受赞助商的青睐,足协为此备好了1000万资金。“乐视冠名是后来的,当时已经宣布今年施行升降级制度,各家俱乐部在春节前都把名报完了。”陆煜说。


今年2月初,足协效仿中甲为女超的媒体版权、冠名及相关商务权利合作进行招商。据了解,今年参与女足竞标的一共有5家企业,最终乐视中标,拿下女超联赛“3包”的所有权,每年的冠名费1000多万,连签5年。


陆煜表示,开发是必要的,一是对市场的吸引,二是关注度也会提高。过去,中国足协会从市场运作方面的收入中拨款支持女足。“对中国足协来说,就是亏损。既然是拿别的经费来补贴,就不能百分之百地按女足的要求来。”陆煜说。


虽然相比于中超一年1.5亿元的冠名费,女足的赞助差不多缩水至1/15,但这基本能维持女超的整体运营。陆煜表示,联赛的赞助与支出基本能持平,包括比赛的主客场接待、地方安保、信号制作、办公场所租赁等所有开支。


“今年女超刚起步,所以目前还没有一个特别详细的数字。但当时在做招标的时候,也设定了一个标准,基本上按照这个数字就够了。”陆煜说。


新赛制 主客场双循环为世界杯铺路


由于今年是世界杯年,女超刚进行了两轮,就按下了暂停键,国家队队员已赴北京奥体中心集训。各个地方队也没休息,都在联系热身赛以保持球员的状态。


陆煜介绍,由于女足世界杯的原因,本赛季女超赛程没有之前设想得那样长。前世界足球小姐、中国女足的代表人物孙雯认为,这样的赛程设置问题不大,“从比赛的质量来说,(水平)相近的队伍打了,比赛的质量也有所提高。”孙雯表示,为世界杯让路是理所应当,“世界杯上有好的表现,女足才能赢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也会吸引更多的人到现场来参与。”


陆煜表示,除了世界杯的因素,赛程设置也要考虑实际情况。因此,将之前设置的4循环赛制调整为主客场双循环。“现在,全国成年女足只有16个队。要分级的话8对8,比较科学的设置是双循环,各自14轮比赛。”陆煜表示,也可以4循环,但质量很难保障,“比赛中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留给球队调整的时间肯定不够。”


陆煜还表示,虽然赛制调整后场次少了,但足协通过女足足协杯和锦标赛增加了场次设置。“原来锦标赛和足协杯,就是打淘汰赛,每个队伍打下来最多5场比赛。现在是单循环,同名次的再打单循环,这样每个队能打到10场比赛,能用其他比赛的设置来补充联赛的不足。”陆煜说。


工资条 女足队员平均薪水3000元


作为全国女足的传统强队,上海女足本赛季得到大投入。在赛季初的新闻发布会上,俱乐部投资方一次性注入2000万元。在女足球队一年投入2000万,这也创下了纪录。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西女足。因赛季初还没有解决队员的欠薪问题,队员们超过3个月以上没拿到工资。同时广西队也没有固定的训练场所。在青训上,广西队的U18、U16梯队也没有建立起来。因此,足协在赛季初取消了她们的参赛资格。


2000万的投入让上海女足成为“女超恒大”。作为上海女足的“元老”,孙雯表示,从竞技角度来说,一枝独秀是不够的;从比赛角度来说,更有悬念和看点才会吸引观众。“最好是8家俱乐部都能有一个很好的投入,光靠概念是不行的。”孙雯说。


陆煜介绍说,由于赛程缩短,球队开始重视比赛成绩,队员的训练保障,以及待遇也有不同程度的提高。据了解,在俱乐部设立的奖金机制下,有的女超主力球员一年收入能达到30万到40万,但这是少数现象。足协的目标是让一半以上的女足队员收入达到这个水平。


目前,女足队员一个月工资,普遍在3000元左右,一年下来不足4万元。北京女足主教练刘英表示,虽然队员工资水平普遍没有太大的提升,但随着联赛环境的改善,赞助商的加入,大家的生存环境还是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直播间 播30场女超史上头一遭


本赛季女超56场比赛,将至少转播30场。除了网络,各女超俱乐部所在地的地方台也会有直播。“这是原来没有的,电视直播会大大增加女超的关注度,企业赞助也会感兴趣。”陆煜说。


从电视台的统计数据来看,今年女超揭幕战收视率达到0.48%,约有13万人通过电视收看。陆煜认为,虽然数字不高,但与2014年平均一场只有500名观众相比还是要好很多,“现在电视转播了4场,观赛的球迷达到场均8万人,数量增加了160倍。”


据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透露,在新赛季女超前两轮比赛中,北京地区通过转播观看比赛的约有10万人,“能够坐满两个工人体育场。”他认为,从前两轮的收视率来看,女足还是有市场的,并不是“处于一个完全无人喝彩的状况”。“只是在过去的时候,我们缺少认真的运营和开发推广。”刘建宏说。


曾经效力于韩国KW联赛的女足国家队队长吴海燕表示,韩国联赛在转播上要做得更好。她介绍,几乎每场女足比赛都有直播,“比如今天有3场比赛,至少要直播两场。如果电视上没有直播,网上也能看到比赛,联赛官网也会播比赛。”


“难度在我们的预料之中,现在还是口头上喊支持的多,行动的少。转播女超联赛只有几家地方台参与进来。”刘建宏说。为此,他呼吁应该有更高的平台支持女足发展。


说“产品” 女足应借世界杯做好宣传


在女足联赛历史上,“女超”这个概念不是第一次提出。早在1997年,第一届“女超联赛”只有4支球队参加。之后由于关注度低、赛制经常变化,女超联赛一路走走停停。“当时我们也打过主客场,但在市场运作方面还缺乏操盘手。”回忆起1999年女足鼎盛时期的女超联赛,孙雯说。


孙雯表示,目前女超和真正的职业联赛相比,还有很多不足。“我说的不足就是这个‘产品’,包括整个联赛本身的质量、关注度,从市场角度来说还很不成熟。”孙雯认为,现在推出新女超这个“产品”还是稍早了一点,但也是好事。“我们现在有很不错的经济基础,有很多人愿意支持女足,但如果想走可持续发展之路,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琢磨。”孙雯认为,做联赛还是要有商业意识,也需要专业的运作人才。


在市场运作方面,孙雯认为女超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但她随之而来的担忧是:近些年来,世界范围内的女足职业联赛并不成熟。“美国也尝试过,她们那时的环境比我们现在要好很多。亚特兰大队,或者其他队都有一套相对成熟的体育产业运作模式,但不是很成功,我们要考虑这些问题。有些项目不一定非要走职业化这条路。”孙雯说。


在孙雯看来,跟老女超相比,新女超资本更加充裕,而且刚好遇到整个体育产业发展的利好机遇。女足需要利用好这次世界杯为自己“做宣传”,只有国家队成绩上去了,女足的吸引力才会得到根本的提升。“当然,女足也有自己的传统,虽然距离巅峰时期有距离,但还是希望她们好运,能够打进前八。”孙雯为即将出征的中国女足打气。


他山石 美女足大联盟停摆敲警钟


这些年,不少业内人士研究了美国女足大联盟(WUSA)当年倒闭的原因。该联盟成立于2001年,2003年便因入不敷出而倒闭。以孙雯当年效力的亚特兰大撞击队为例,第一年,亚特兰大平均每场有1万多名观众,第二年就乏人问津了。


据资料显示,从创办到停摆,连续3个赛季,大联盟分别亏损了4600万美元、2400万美元和1600万美元。之后在2004年及2005年,两次重启联盟的尝试也均以失败告终。


2009年,美国女足大联盟(WPS)成立,接棒WUSA。第一个赛季走势强劲,但2010年赛季观众人数比首季明显下跌。同时,有的球队在赛季中突然解散,还屡次发生了有球队公开找寻新投资人的“事故”。2012年,WPS在其官网宣布停摆。


孙雯坦言,当时她所在的WUSA“生不逢时”,当时刚好碰到美国经济开始衰退。“体育最终还是要有赞助商来支持的。”孙雯说,“女足其实和男足一样,赞助商如果坚持几年没有盈利,就很难维系下去。”


“中国有一个优势就是还有政府托底,这是和国外不一样的地方。”孙雯说。今年年初通过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里也明确将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作为中国足球发展的中期目标之一。为此,该方案明确要求财政加大对女足的支持力度。


对于女足的现状,陆煜坦言,在世界范围内女足的商务运作确实比较差,这也源于女足运动的基本特点。“所以改革方案提出的大力支持女足发展是非常及时的。”陆煜说。


未来路 明年将引援 日本外教吃香


不管如何,女超已经重新上路。接下来如何发展,足协还在从长计议,陆续的改革措施也会出台。


据了解,足协已经严格要求,通过女超市场商务运作所得的收入要全部用于联赛的发展,剩余的钱要投入到青少年梯队建设、食宿补贴等环节。“具体形式和金额要和十几家俱乐部商量。”陆煜表示,女超前8名会根据成绩差异来分配补贴,并且会有一个基数。


据悉,外援政策也将于明年启动。足协方面表示,会留给俱乐部公平选援的时间,“欧洲联赛都是六七月份结束,八九月份为新赛季注册期,那个时候选外援更合理。”陆煜说。国内运动员自由转会,也将于今年六七月出台相应文件。


同时,足协要求俱乐部在维持基本运转的同时,要在教练员的培训上加大投入。“目前国内老教练员知识结构相应老化,这也要面临升级。”陆煜说。据悉,不少球队已经着手引进外教,浙江队的外教已经到位,而江苏、广东、江西、天津等队也曾通过足协联系外教资源。目前来看,最受俱乐部青睐的是日本教练。


打造精品赛事,加强商务宣传是接下来赞助商和足协要考虑的事情。陆煜认为,女足的推广要走出去,尤其是加强与校园足球的结合。刘建宏则表示,要通过结合女足自身的特质去做新的包装与宣传。


孙雯也介绍了美国的一些经验,“在美国踢球的时候,周末有很多公益活动,每个俱乐部必须参加。足球要有社会责任,同时这也会与球迷建立情感上的联系。”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原标题:女超归来 前途未卜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