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不知道咋融资?有钱不知道咋花?体育产业就是要这样玩!

体育产业是事关国民幸福感的事业,也是追求经济效益的生意。看看打得一手好算盘的浙江人怎样节流和开源,即便谈不上“开脑洞”,也总有借鉴之义。

2015-05-04 08:30 来源:新华网 文/沈楠 0 73391


禹唐:

体育产业是一座金矿不可否认,但如何在市场环境下玩好体育产业是一个难题。没钱怎么办?有钱了又要如何花?融资难的问题要怎样解决?“精算”的浙江人是如何搞好体育产业的呢?


体育产业是事关国民幸福感的事业,也是追求经济效益的生意。看看打得一手好算盘的浙江人怎样节流和开源,即便谈不上“开脑洞”,也总有借鉴之义。


没钱怎么办


民间多巨贾,并不意味着地方财政也家底雄厚。在传统意义上的“穷山恶水”之地,政府要满足群众最基本的健身需求,都不是件轻松的事。


黄国平是龙游县体育局局长,这个14万人口的县城从来没有综合性的体育运动中心。在文化局工作了12年的老黄执掌体育局之后很快看中了老城区中心的闲置粮仓,决心在这里复制“798模式”。这地方有包括15个仓库在内的20多栋房子,占地面积相当于6.5个足球场,可以“多快好省”地打造一个容纳10多个项目、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的全民健身综合体。从县政府手里成功争取到仓库群的老黄风风火火地开始了二次“创业”,最重头的室内游泳馆已经改造完毕并于4月开始运营。


徐根明是遂昌县大柘镇党委书记。这里以山地丘陵为主,是茶叶重镇。就在这万亩茶园之间,他们发现了绝佳的运动场地。政府投入260万元,对只有一人宽的采茶道进行拓宽和修整,建成一条20公里的山地自行车道。这里很快成了附近自行车俱乐部的热门场地。以此为示范,他们期望民间资本接手改建,并指望这些蜿蜒起伏的自行车道能连通茶乡新的致富路。


务实是浙江商人的突出特点。方晓东是伊思佳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这家成立于1994年的户外装备制造商有着和大多数本土服装企业相似的发展路径——从贴牌加工开始逐渐发展自主品牌。尽管已经是地方知名企业,但他们并没有一掷千金的资本。


方晓东把自己的目标设定在城镇乃至农村市场;他也深知做全国性扩张的风险,因而要“步步为营”。相对于市场占有率,他更津津乐道的是“体验先于消费”、直营店和俱乐部同步的营销理念,以及委托张江高科技园区几个“海归”开发的“互联网+”产品。


和方晓东相比,温州人朱绍共从事的是更靠近体育产业链条顶端的经纪服务业,但生意却更不好做。用朱绍共的话说,这十年“砸锅卖铁”,运作2011年阿森纳中国浙江行的时候,他把家里房子都抵押了,还曾有4个月发不出工资的窘境。虽然去年的营业额达到创纪录的接近2000万,但利润只有不到10%。在眼下刚刚解决资金压力、做赛事仍然要准备亏本,而经纪业务尚在投资阶段的情况下,这家叫“风云体育”的经纪公司未来盈利的重点是体育旅游。虽然这并不是欧美成熟体育经纪公司的普遍业务,但朱绍共说,至少这属于纯市场行为,做不做得好全在自己。


有钱怎么花


9亿元相当于2013和2014年淳安县地方财政总收入的34%。用这么一笔钱,淳安县历时两年沿国家5A级景区千岛湖修建了140公里骑行绿道,并将逐步配套30多个驿站。


值不值呢?2006年,在湖边骑行的大约3000人次,2013年环湖骑行达到20万人次,去年跃升为32万人次。对于一个志在增加“过夜游”的不发达县来说,更丰富的旅游项目意味着更丰厚的旅游收入。


胡新成经营着一个两块牌子的企业——千岛湖自行车俱乐部和骑行旅行社,依托这条骑行绿道,他今年同期的接待量已经有三到四成的增长。他参与组织的千岛湖骑游大会,虽然最高580元的报名费在全国属于较高层次,但1000个左右的名额还是远远供不应求。


沈力行是平湖九龙山度假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他所服务的九龙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去年的营业额大约有6亿元,整个度假区已投资80亿元。尽管公司多年来的主要生意是旅游地产,但因依托度假区开设了赛马、马术、高尔夫、游艇等多个高端体育俱乐部,成为浙江省内唯一一家有体育产业相关主题的上市公司。


沈力行说,自从海航成为第一大股东并主导运营以来,公司的发展思路正在从房地产向旅游运动休闲转型,从单纯的高端运动俱乐部向兼顾山地车、户外拓展、铁人三项等相对大众的项目转型。究其原因,他总结道,一是市场的压力,二是经营者的觉悟,三是政策的推动。简而言之,就是看中了运动休闲业的可持续性和政策利好。对于转型之后能有多大“钱景”,他说,自有股民用股票来投票。


融资办法多


融资无疑是体育产业发展的重要环节。民间资本雄厚的浙江在这方面自有一些心得。


前文提到的粮仓改建全民健身中心,龙游体育局长黄国平就采用了两种不同的融资模式。其一是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针对改造费用相对较高的游泳馆,由企业通过招投标程序获得改造和经营权,政府投入100万,企业出资500万,完成后以亲民价格开放。


对于改造成本相对低廉的其他场馆,则采用加盟模式。每个仓库收取两年3-5万的加盟费,免租金,体育局负责外围装修,加盟商按专业要求进行内部改造,并获取全部经营收益,但体育局会提一些要求,比如场地一半低收费培训,另一半免费开放。


在山地占到九成的遂昌县县城,体育局局长占跃灵采取了更大胆的方式。为了把“白袜子进黑袜子”出的煤渣运动场改建成现代标准田径场,解决有地没钱的问题,以老占的主意为蓝本,县政府增加了这一地块的使用属性,出让给开发商,按照各种约定指标和严格的设计要求由开发商出资建造了一个一层商铺、二层标准田径场和足球场的体育商业综合体。之后,政府用略少于土地出让金的数额回购了体育场所有权并负责管理运营。


尽管尚需严格规范和约束,但至少对遂昌县城居民来说,这一下子解决了没有好的健身条件和没有大型购物中心的两个问题,生活和锻炼都更加方便。


在杭州,健身连锁企业总经理缪亮和国家级运动员屠柯枫于一年前共同创立了浙江万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1万,其开发的“运动世界”服务平台成为去年浙江省体育产业专项引导资金支持的唯一一个互联网项目。就在上个月,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对其增资6000多万元并收购35%的股权,这也是该企业的第一笔体育产业投资。


据浙江省体育局体育经济处主任王振璋介绍,除每年5000万元左右的专项引导资金之外,今年计划设立5亿元的体育基金,其中政府方面通过体育局下属的国有公司出资20%,其余为社会资本。和引导资金属于无偿资助不同,体育基金将寻找优质项目进行股权投资,在占股分享收益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帮助那些有潜力的项目融资。


浙江省体育局副局长许小月预计,政策的引导、政府的支持未来将撬动几千亿资金涌入浙江的体育产业领域。


对政府来说,要做的是搭建平台、规范市场、平衡社会和经济效益,而对企业来说,考验“钱商”的时候到了。


原标题:没钱怎么办,有钱怎么花——管窥浙江体育产业“生意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