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放长,校园足球不必大跃进

放眼世界,足球发达国家,无疑对青训发展非常重视,这也使得我们在推进足球改革中有经验可循。当下如火如荼的校园足球,需制定长期发展规划。

2015-04-16 13:55 来源:华西都市报 0 45739


禹唐:

随着国家足球改革计划的推行,全国各地发展校园足球的热情空前高涨。而之前有外媒评价称,中国足球正进入大跃进时期。不可否认的是,任何体育项目包括足球,都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放眼世界,足球发达国家,无疑对青训发展非常重视,这也使得我们在推进足球改革中有经验可循。但是无论是欧洲足球强国,还是近几年在亚洲成绩显赫的日本,在足球方面取得的优异成绩都是基于长期的足球振兴计划。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觉得我们的眼光还要放长远一点。”在足改的热浪下,行走于校园和足球圈10多年的成都市足协青少部主任刘刚,是第一批表态要冷静思考的。作为成都市青少年足球的直接“掌门人”,也是事情最多的“业务员”,刘刚有些感慨地说,20年规划看起来很长,其实很短啊。


窝在成都市体育中心角落的三层“小白楼”最近很忙,就在记者踏进去之前,教育局的几位工作人员刚刚走出去。被周围几十层高的酒店、饭店和高楼四面拥抱,成都市足协的这座小楼确实有点“寒碜”。二楼办公区的墙上,贴满了照片,“这是张一诺、张修维,这是向柏旭……”刘刚指着照片上的娃娃说,“这几个都是我们这儿出去的。”10年,从10所到31所校园足球不能盲目扩张“。其实,这条路我们已经走了十多年了,从校园开始进行青少年足球培训。”刘刚的办公室有些凌乱,沙发和绿色植物的空隙已经被一大堆标有“装备”、“成都”、“小心轻放”的纸盒子占领。从这些纸盒,你可以感受到这位主任每天应对的工作有多琐碎。


“2005到2006年之间,我们就挑选了10所学校作为重点示范足球小学,当时将重心放在小学的原因很简单,树苗苗小才更需要浇灌。”随后的十年中,成都市足协向这10所小学投注大量的人力物力,“培训足球老师,提供装备、设备,工作非常细致,要求也很严格。”刘刚说,市足协当时对这10所小学的抽查模式很严苛,“我们要求学校排的课表要标出哪些体育课是上足球课,然后我们拿到课表不定期地突然袭击。”所幸,这些足球重点小学没有辜负大家的信任。


 “2012年中国足协搞了五大城市示范,成都就是其中一个。”2014年底,成都足球的重点小学达到了31所,“我们没有盲目地挂牌,而是抱着宁缺毋滥的心态在选择学校,没有去一味扩大数字,要做就要做好,让足球真正在这些学校生根。”这31所学校里,还保留了几所最初和市足协合作的示范学校,走过10年,这些学校已经有了深厚的足球氛围。“长期或不定期地会接受市足协的培训,学校校队常年在市区比赛获奖。”足球,是一种教育手段校园足球的目的是教育人。

   

足协并没有迅速地扩张的另一个原因是,在他们眼里,开展青少年足球的意义并非为了竞技成绩,而是为了教育。“小学的足球教育其实很简单,我经常对体育老师们说,只要你们是一名合格的教育工作者,就一定是一名好的足球老师。“刘刚认为,在小学阶段开展足球运动目的,不是提高竞技成绩,不是培养优秀国脚,而是为了教育人。


“足球课可以教会孩子们灵敏度、观察能力和协调能力,我们更看重足球是一种教育工具,而不是竞技运动,搞校园足球的目的,应该是通过这项运动来教育人。”说到这里,刘刚有些得意地笑了,“踢足球的娃儿,站出来气质都不一样,哎呀,你看那些没有运动过的,真的一看就知道差距。”


欧美国家和国际主流教育观点里,球类运动是体育项目里对青少年情商、智商开发效果最好的。“团队意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包括观察能力,娃娃在球场上要分析判断,球咋个传,传哪里,这是一项需要情商、智商和体力的运动。”比起书本上的静态知识,把孩子们放到学校里踢足球,更能锻炼孩子吃苦耐劳、协作忍让的品质。“帮助娃娃形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很多品质对孩子们来说都是终身受益的。”


出路,打通大学这一关

足球学校模式并不可取

过去十年,校园足球仅仅是刘刚工作的一部分,青少年足球除了在校园普及以外,也包括竞技。“普及之外,我们会定点追踪回访那些优秀的、有潜力的苗子。”这部分有天赋成为职业球员的孩子们,市足协和教育局的一个“体教结合项目”让孩子们找到了通路。


“比如到了升学阶段,我们就要给家长做工作,让他们到我们的学校去踢球学习。”刘刚口中“我们的学校”就是成都市足协和棠湖中学外语实验学校合办的足球班,从2005年8月到现在,又是一个十年。


比起普通的高三学生,这些半职业的足球少年更自立,更会照顾自己,也更有主见。“别的不说,我们学校的孩子,到了十六七岁根本不需要操心去哪儿,他们也会想得很清楚,是去踢足球走职业道路还是读大学,他们很清楚自己的目标。”


其实,放眼全国,已经有不少俱乐部花费重金搞了足球学校,刘刚说自己多年和体育老师、学生、家长接触的感受是,封闭式的足球学校并不一定利于青少年的成长。“我接触过一部分足球学校出来的孩子,不夸张地说,他们的目光都没那么灵性了,为啥?那么小的娃娃离开父母和家庭,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踢球,真的对娃娃们好吗?”


去过很多足球发达国家考察的刘刚说,国外的青训营很少是住宿制,招收孩子的原则也都是“就近原则”,“把这个地区踢球踢得好的娃娃集中起来,课后培训,最多一周就几次。”

   

事实上,很多青少年足球工作者都认为,校园足球的基础是小学,但顶端应该是大学。“要把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和大学的出路打通,才会有更多的家长、娃娃选择这条路,不然,很多娃娃到了初中,迫于升学压力就去学奥数、英语了。”刘刚说,他在一线基层看到的数据更可怕,“90%的娃娃到了四年级后就没有踢球了,五六年级就有压力了,更不要说初中、高中。”


它山之石

日本的百年规划法国的青训调整

2008年,记者在日本神父宫体育博物馆见识了赫赫有名的“足球百年规划”——1950年日本足协提出百年足球振兴规划,其中50年的节点要办世界杯,100年的终极目标是夺得世界杯。2002年韩日世界杯算是完成了50年目标,2011年日本女足摘得世界杯冠军,从某种考核标准来说,百年伟业已经提前完成了。


抛开近两年来日本队的低迷,日本足球确实是亚洲最好的成长模板。时光回放到1998年,日本足球还不算个菜,不需要上全主力的中国队也能在东亚运动会上2:0轻取日本队。然而,就在那个我们随意轻取的年代,日本足球开始崛起,当然,他们的第一步依然要回溯到1950年,依然是从青少年抓起。


“他们的足球课也是百分百普及,孩子们很小就上课了,课外也有足球活动课。”刘刚去日本考察过,感触最深的是,孩子们对足球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是快乐的,而家长对孩子们的支持,也是发自内心的。“一个年龄段的比赛,比如U12,也就是小学阶段最高水平的比赛,日本全国的队伍有8000多支,算算参赛人数接近10万。”一个年龄段就有10万足球人口,日本的足球普及让亚洲其他国家有些胆颤。“家长们、亲朋好友去观看比赛的那种热情,和世界杯差不多,还有全国直播,非常有氛围。”从对待小学比赛的态度,可见日本对足球的喜爱和重视程度。


同样,在法国和德国这种足球发达国家,也依然经历过青训足球的阵痛。“1998年法国拿了世界杯、2002年拿了欧洲杯,法国足球的辉煌根源在哪里?在25年前!”刘刚说,法国足球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经历过低谷,法国足协开始思考调整青训营。“他们将青训年龄调整到了5岁,也就是说5岁可以接受足球训练,5至12岁成为一个年龄段,而在以前是6到13岁。”一岁之差对于教学内容也有调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技术和体能的比重是50%,现在技术的比重占到了80%。”


不难看出,即便是足球发达国家,在青训阶段也是磕磕碰碰不断摸索,因为青少年是个脆弱的阶段,这个阶段的足球教育和训练更要小心谨慎。


文章原标题:校园足球需百年规划 日本足球是亚洲最好成长模板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