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赞助商不是道德优越地质疑刘翔者的正当理由

商业其实并不是罪魁祸首。在没有商业介入的时代,朱建华和李宁也并不能逃过口诛笔伐。区别只在于,赞助商的存在,让质疑者批判刘翔时增加了某种道德优越感。

2015-04-04 17:00 来源:凤凰体育 0 43374


刘翔退役的消息得到了确认,这只悬了很久很久的靴子终于落到了地上。这意味着32岁的刘翔终究无法用一次跑道上的逆袭,来让环绕多年的质疑者闭嘴,在大众的视线中,他在雅典奥运上的伟大与辉煌,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被北京与伦敦两届奥运的退赛所扬起的烟尘遮蔽。


作为一个在直线跑道上真正打败黑人的中国运动员,刘翔职业生涯参加了48次世界大赛,夺得36次冠军、6次亚军、3次季军,但太多人却只记得他退赛的那两次。对于刘翔退赛的判断,是在舆论场上最早撕裂公众的话题,先于韩寒的“代笔”、柴静的“穹顶”,以及豆浆粽子汤圆的甜与咸。


刘翔身处一个极其强调专业性的项目,讽刺的是,他的公众形象,却无不由业余者定义。2008年,田管中心的团队闭塞的信息披露机制,是令公众的期待出现巨大落差的根本原因;2012年,媒体毫无专业素养地放大央视转播中的“预案”,以此暗示退赛系早已确定,却只字不提“预案”本是电视直播的通行规则;很多人质疑刘翔两次退赛之间是做做样子只为广告费,却不知道在这四年间他拿了一次室内世锦赛亚军、一次亚运会冠军、超风速破世界记录,若非罗伯斯违规拉扯,他本能拿到第二次世锦赛冠军。


刘翔是过去十年中国体育界最早的赞助商宠儿,遗憾的是,项目特性和外部环境却决定了这是一个具有更高风险的契约。


一方面,110米栏作为强调瞬间爆发力的短途运动,伤病造成的影响更大,而相比篮球这样一年比赛几十场的商业化的团队运动,以奥运为唯一价值导向的110米栏的成败就在十几秒之间,更容易被丈量和界定——也就是说,运动员更“容易”失败。另一方面,刘翔没有姚明和李娜那样的体制外身份,这意味着大到退役、伤情发布,小到一份商业合同的签订,他都无法完全自作主张,他的竞技团队和比赛团队之间隔着一个田管中心和无数个“冯树勇”,沟通起来也很难顺畅。


可以说,一个110米栏的运动员,其实并不是一个适合长期投资的商业开发对象。但跑道上的冠军太稀缺了,中国受众对于荣誉的饥渴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这是任何赞助商不可能拒绝的诱惑,对于能分别分走15%和20%的田管中心和地方体育局,同样也不例外。刘翔是整个利益链的起点,有太多对他有恩的人,或者对他有权的人,等着他去回报,去背书。把正式退役的时机选择在绝大多数赞助合同到期之后,与其说是怕赔钱,不如说是不想给领导添麻烦。


与刘翔有私交的人都说,在赛场之外,他其实不是一个有很多野心的人。钱当然是好东西,刘翔也确实赚了很多钱,但他的最大目标,始终都是在跑道上证明自己,在上海郊区十数年如一日地枯燥练习,绝不只是金钱就能够催动的。尤其是在北京奥运之后,刘翔憋着一口气要逆袭,后来罗伯斯的拉扯和伤病的反复令他功亏一篑,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如果他真的没有实力,又如何解释两次退赛之间、尤其是伦敦奥运之前的出色成绩?要说退赛是“怕输”受伤是借口,退赛恐怕才是对商业价值的最大损害。至于刘翔事后出具的伤处X光片,不信者恒不信,能奈他何?


作为在跑道上开天辟地的中国运动员,刘翔可以说是中国体育的“盗火者”。但这个盗火者很快就成了“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他身上的国家荣誉和商业利益的压力,虽然也许并未真正改变刘翔自己,但他的个人形象,却注定在这两股巨大的力量的拉扯裹挟之下严重变形。


当然,商业其实并不是罪魁祸首。在没有商业介入的时代,朱建华和李宁也并不能逃过口诛笔伐。区别只在于,赞助商的存在,让质疑者批判刘翔时增加了某种道德优越感,同时也为阴谋论提供了产生与演绎的巨大空间。商业没有杀死“刘翔”,“刘翔”却因商业而死。


作为田径运动员,刘翔的伟大不需要强调与证明,而作为中国社会多元价值观的集纳标本,他的争议其实也不需要再去过多地辩驳和澄清。对于一个刚刚步入婚姻生活、开启一段新人生的男人,誉谤再满身,终究也不过是一个转身之间抖落在地的尘埃。


原标题:质疑刘翔者的道德优越感从何而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