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唐专访】足球改革后的转播权市场观察——体奥动力总经理赵军访谈录

4月2日下午1点,我们来到了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军女士的办公室,就重金购入中国之队的全媒体版权做了专访。作为国内一家非常有实力的体育公司的高管,赵总却显得十分平易近人。

2015-04-03 15:45 来源:禹唐体育 0 49707


足球作为第一运动,在中国的关注度不言而喻。近年来,随着社会各界对足球的重视程度提高,以及足球改革的不断推进,足球市场也开始呈现出一片新的气象。2014年10月,中央提出了在2025年把体育产业发展成一个5万亿产业的计划,到了2015年3月,足球改革方案又在中央深化改革会议上被正式提出。就在3月27日,足协宣布经过两轮谈判,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在招标中获得了中国之队未来四年的全媒体版权。而体奥动力的异军突起也预示着中国足球转播权市场的一场巨大变革即将来临。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竞标的最终价格可能在5000万-8000万之间。那么体奥动力究竟是怎样的一家公司,他们又为何会不惜重金购入中国之队的版权呢?带着这个问题,我们专访了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赵军女士,对我们的问题做了一个独家解读。


禹唐体育(以下简称“禹唐”):“您好,赵总!”

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军(以下简称“赵军”):“你好。”


禹唐:“我们知道最近国家在足球改革上下了很大力气,而赛事转播权的放开也是改革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对于这样的改革,您感受到这改革前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呢?”

赵军:“在我来看,这其中最大的变化可能来自于中国足协本身。老实说,在转播权放开之前,足协对于转播权的分配是有很多顾忌的。如果不把版权给主流媒体,恐怕就会有人对他们产生一些非议,所以到头来许多版权的价值无法完整实现。但是现在国家放开了政策,足协也就敢于把自己核心的资源拿出来公开招标。而招标的结果大家也心知肚明,肯定是在大家的追捧之下,转播费用大涨几倍。而且比起以前,什么比赛都要去求着媒体转播,变成了静等客户上门求购。足协以后可以放开手脚了。由于足球大家关注度很高,所以足协以前也很难做,大家总是把他们放在显微镜下看,所以转播权的市场化对于足协来说算是一个解脱吧。而对于体奥动力来说,可能就是我们获得了更多机会吧。”


禹唐:“这次改革可不可以理解为中国整个足球版权打破垄断的开始呢?”

赵军:“其实这也是外界对于此的一个误解。实际上,在此之前中超、中国足协杯、超级杯、东亚四强赛甚至是前年恒大征战世俱杯都不存在垄断的问题,比如说我们体奥动力就是从中超元年代理中超版权的,中超的转播从各地卫视,到新媒体都是早已存在的。可以说,中国之队不是第一个,而恰恰是最后一个足协放开的版权。而且可以想见,等到今年中超版权合约到期的时候,对于这块蛋糕的争夺又会是一场血战。”


禹唐:“这次可以说是足协第一次对版权完全放开,中国足球的版权市场也进入了一个跑马圈地的时代。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体奥动力花了大价钱,拿下了中国之队的版权,这个是基于什么样的一个考虑呢?”

赵军:“这可能是我们一贯的对中国足球的关注使然吧。就像我刚才提到的,中超自2004年到今天,以及2011年足协杯的重新开办后至今,2009年之后的亚洲杯、亚冠、东亚四强赛以及世俱杯一直都是我们在做。可以说除了中国之队以外,都是我们在做,中国之队是我们在整个版权拼图中的最后一块儿。我们不敢保证我们会一直拿到这些版权,但我们知道中国之队是我们唯一没有运营过的项目。现在有机会,我们当然会有想法。而对于我们的成本,我认为既然是竞标,出高价是极其正常的。虽然最后的出价还是要高于我们的预期,但是还是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而且现在中国足球正在越来越热,况且又有新媒体的崛起,中国队成绩正在稳步上升。我们也有信心通过自己的运作保证在未来能够盈利,而且我们的投资方—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对我们同样有信心,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禹唐:“既然体奥拿到了这个资源,就一定要把它分销出去,那么体奥在分销当中,是否会有自己的侧重呢?在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中,公司又有怎样的权衡呢?还是完全按市场的来,谁出钱多就卖给谁呢?”

赵军:“实际上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在国家队的项目上来说是并不冲突的。我们在和电视台以及网站私下接触的时候,人家也说,我们根本就不把对方当做竞争对手,真正去渲染气氛的都是那些想要借机炒作的第三方而已。双方各有所长,而且更重要的是,双方的受众并不一样,观众交集很小。包括央视和地方台的关系其实也差不多是这样。从数据上来看,单就国家队的比赛来说,网站的访问量和电视还是没法比的,双方的竞争并不明显。观众们还是有收看电视的习惯,这是一个太长时间形成的习惯了,因此我们在中国之队这个项目的分销上还是会以扩大传播平台为主。”


禹唐:“您也知道,现在国外很多重要赛事,比如英超的转播权就是拆成若干的包裹,然后分别拍卖,咱们会这样做么?”

赵军:“这个肯定不会。当时招标时,我们陈述的理念就是国家队不是只有中国男足,而是一个涵盖7个梯队的总和。国家队的价值一部分就是去带女足和青少年队的价值。如果把中国国家队剥离了,其他的怎么办?我们那样做的话,恐怕足协也不答应,也就做不长久了。所以我们肯定是捆绑着卖,不然有些观赏性低的比赛,就没人播了,我们在考虑投入和产出的同时,也会考虑足球整体的发展。”


禹唐:“您对在中国推广付费电视和网络直播的前景怎么看?”

赵军:“我觉得付费这个在中国目前行不通。如果北京的球迷因为付费,看不到国安的中超比赛,或者中国球迷看不到国家队世预赛,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其实付费对于我们来说很简单,只要把一些比赛的所有收视口都关掉,不花钱你就看不到,这就行了,但是我们绝不会那么做。而且从很多其他赛事在中国推广付费的经验来看,基本上是失败的,那么做我们也赚不到钱。”


禹唐:“现在有一种论调说,原来版权是央视垄断现在体奥买了版权,变成了体奥垄断,换汤不换药,你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赵军:“我觉得垄断这个词,只能出现在某个平台上,比如某个网站或电视台拿到了独家转播权,他们独享这个转播权,不分销给别人。但我们不是平台,我们是在平台方和版权方之间的一个机构。所以说我们拿了版权不但不会形成垄断,还会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通过一个资源整合的优势,把所有项目都做大传播效果最大化的前提下回收成本、实现盈利。”


禹唐:“最后我们再来谈一下央视,您觉得在转播权放开之后,央视的位置会有什么变化呢?央视会变成一个普通的竞争者么?还是会比其他人都有点特殊性?”

赵军:“我从来不认为央视所谓的垄断,央视也有一些苦衷,他们也要受制于许多其他的力量,有时候还会受人非议,有些赛事不是他们不播,而是要受到整体的需要而要放弃一些赛事。而在这次改革之后,央视也没有排斥这样的结果。许多项目,比如说NBA、德甲、意甲,在二十年前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它的收视和球迷都是央视培养出来的,而那个时候中国的互联网和地方电视台影响力有限,可是近几年以后,那些国外赛事带着自己的球迷转投其他媒体,央视也并没有因为这个情况而怎么样。这次招标,央视也是作为普通竞争者去的。所以我觉得,一味的指责央视是不对的,时代还是需要一个这样的角色的,而现在市场化了之后,央视变成普通竞争者也很正常。但有一点,央视还是有很多优势,比如人员的素质、技术水平、和许多赛事的关系、庞大的收视人群等等。目前是市场竞争的正常现象。谁不希望自己更强呢?主要手段是正当、合法的,你就不能把央视排除掉,不然还叫什么市场竞争呢?”

“当然有一些比赛确实比较特殊,比如世界杯、奥运会,央视依旧会把控在手里。不过这些资源确实比较大,眼下让央视放手很难,而且国内的其他媒体要承载这样的比赛,确实也不太容易,毕竟在许多方面上,他们与央视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个我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吧。而且换那个其他的电视台和网站,有了这样的资源也不会舍得把它拱手让人吧。但是央视也有自己的问题,可能先前资源拿的太容易,许多中国之队的比赛并没有太多的包装,有的没有跟进,有点懈怠,这个问题确实有。”


禹唐:“谢谢您能够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采访。”

赵军:“谢谢。”


禹唐观点:1、对于世界上较为成熟的联赛,比如英超,NBA来说,转播权收入与比赛日的收入,赞助收入等同为球队最为重要的收入。而有了这些资金,俱乐部才能在青少年培养,草根联赛以及球迷上倾注更多的精力,今年英超联赛便拨出了10亿英镑的专项资金,用于这些方面。而对于中超来说,由于转播权收入却一直十分微薄,这样让俱乐部往往有心无力。而在转播权市场化之后,我们更加有理由相信,球队将会对青训,草根更加重视,俱乐部去企业化经营也会变得可能。

2、对于国家来说,转播权改革可以说是简政放权政策的又一次集中体现。由此可见中国对体育改革的决心之强。

3、此外,版权的市场化还将激活更多新媒体,并提升传统媒体的活力,一定会形成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共荣的局面。

4、在市场竞争中,一定会有更多实力的经营方、资本方、人才介入到这个领域,加快促进体育产业的发展。

有了上面的这些因素,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足球乃至整个中国体育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禹唐体育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