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当票价涨了之后

辽宁本溪男篮,因为球队官方的一纸“涨价令”,霎时间变成了众矢之的。这场涨价之后又是CBA怎样的现状?

2015-03-23 18:00 来源:禹唐体育 1 31460

涨价后,球迷们依然排队抢票


昨晚的辽宁本溪体育馆,在主场球迷的众目睽睽之下,北京队以8分的优势击败了辽宁队,在客场加冕了CBA总冠军。四年三冠的伟业让北京队更有底气说建立自己的王朝,但在我们看来,本场比赛前场外发生的一场闹剧,似乎对于整个CBA的意义更加重大。


3月20日,也就是总决赛第六场比赛前的48小时,辽宁男篮官方宣布提高票价,原有的网上发售门票一律退票,所有观众必须按新票价购买。面对着几乎翻倍的新票价,许多球迷都选择了忍痛加价。虽然如辽篮自己所说,他们没有18000人的大球场,但是这样的“突然袭击”还是让他们增加了280万元的收入,当然这样的收入是伴随着到场辽宁球迷的哀嚎声赚到的。


在赛后,这样的“趁火打劫”行为自然而然的受到了篮球圈,甚至是社会各界人士的口诛笔伐。央视体育频道新闻更是借用辽篮的声明“我们涨价是为了防范黄牛”,调侃道“辽篮岂能自己做黄牛”。而北京队官方则拿球馆说了事“我们有18000人的球馆,球迷的支持是球员和球队的动力。服务球迷,加油。”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防范黄牛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借口,辽宁队涨价仅仅是为了钱而已,说他们是财迷也不为过。而且临阵涨价这件事在CBA也并非个例,之前邦奇威尔斯,麦迪等NBA球员的加盟都曾让所属球队借故涨价。


平地起价虽然可以让球队“一夜暴富”,但是留下不守信用,见利忘义的骂名显然得不偿失。“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的道理想必辽宁队上下也不是不明白。可这明显是饮鸩止渴的事,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呢?


从理论上分析,之所以“饮鸩止渴”,原因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渴”而忘“鸩”。


而这就要说到CBA球队的收入结构了。与足球的中超联赛一样,由于现状使然,CBA球队很难获得多少电视转播权的收入,大部分球队还是靠出卖冠名权以及地市级政府的扶持而生存,真正自己“造血”的项目恐怕就只剩下“比赛日收入”,也就是门票和其他场内收入了。2010年,中国的CBA球队只有冠军广东队能勉强盈利,靠得居然就是比赛奖金和广东省、东莞市、以及大大小小的广东本地企业的赞助,那一年三连冠的广东队获得了近两千万人民币的奖金,而这笔钱对于广大CBA俱乐部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而CBA的激烈竞争也让各支球队不得不花大价钱引进更好的外援。就拿今年的新疆广汇队来说,球队不但花了重金邀请布拉切等外援,还招纳了刘炜,唐正东等知名国内球员。可到头来却只换得了常规赛第九,无缘季后赛的成绩,这与俱乐部一亿元的年度投入显然是不成正比的,巨额亏损也在所难免。


既然成绩的压力让球队不能“节流”,就要想办法“开源”。可是体制的条条框框和联赛的非市场化却又让增加收入变成了一枕黄粱。加之某些球队由于战绩差带来的票房不济,不但“开源节流”无望,球队还必须面对“釜底抽薪”的窘境。


想要成绩就要花大钱,退出又要受到各级政府,以及体育局等单位的“阻挠”,许多俱乐部都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再穷再苦也咬牙苦撑。这样的现状让许多球队不得不“蚊子再小,也当肉吃”。


我们不想替辽宁队翻案,他们的短视行为不但不会为球队的发展带来任何好处,还可能受到《消费者保护法》的制裁,我们只是觉得如果在这样的现状下,社会舆论还一味的攻击辽宁队的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的。“仓廪足而知礼仪”,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人,要求他去懂得礼义廉耻,是不是有些勉为其难了呢?


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禹唐体育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1人参与,1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