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Voice】邹市明:我会卷土重来;姚明呼吁关注提案本身

邹市明:我会卷土重来;拳击专业人士:邹市明攻击不够,缺少重拳,心理紧张;媒体:贪恋体制内让邹市明错过成为千万美元拳王的机会。

2015-03-09 14:50 来源:禹唐体育 2 40601


邹市明:我会卷土重来

周六晚间,邹市明挑战IBF蝇量级拳王争霸赛失败,输给泰国拳王阿泰•伦龙。

邹市明说,一场失利,是职业拳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拳击的赛场就是这样,这就是人生。虽然今天争夺金腰带没有成功,但我相信,这是我新的开始,”邹市明说,“拳击是这样的,我们中国人也是这样的。我会重振旗鼓,卷土重来。”


拳击专业人士:邹市明攻击不够,缺少重拳,心理紧张

陕西省拳击协会执委、裁判委员会负责人俞智敏:“罗奇教练制定的战术,是让邹市明初期消耗伦龙体能,然后在后面的回合中爆发突防拼拳,但是没想到邹市明很多时候以严密的防守防住了对手的出拳,自己却不主动打反击。”邹市明的拳头“昨天出人意料地举了起来,可是却只防守不进攻了。”

拳击选手杨飞:“其实双方的有效打击都不多,这时就要看选手在比赛中对进攻的掌控能力。整场比赛邹市明都没有一记令人印象深刻的重拳,甚至连刺拳都好像挠痒痒一样,这能给对手带来多少威胁,能给裁判带来多深印象?”

俞智敏:“邹市明还是有些紧张,罗奇教练的战术安排毋庸置疑,但邹市明毕竟在职业拳击上还是个只有5场经验的‘年轻选手’。”


媒体:贪恋体制内让邹市明错过成为千万美元拳王的机会

《大公网》:“瞄准树梢的人必定没有弯弓对月的人射得高。邹市明并非没有抱负,但他的抱负太迟了。2004年雅典奥运后,著名职业拳击推广人唐金找到邹市明,许诺他像泰森一样名满天下,但上级用洗脑般的手法,让邹执着于那块奥运金牌。2008年北京奥运后,唐金捧着百万美元的支票来游说邹市明,邹真的打算出走了,但领导要求必须再干四年。业余拳击和职业拳击是两项完全不同的运动,转职业越晚,需要对抗的肌肉记忆就越多,职业前景就越黯淡……”

“邹市明是不幸的,体育官僚荒废了他最美好的10多年光阴;邹市明是幸运的,大国崛起的中国有望超越美国成为拳击第一市场。”


姚明:在办公室写不出接地气的提案,望大家更关注现在的委员提案

《京华时报》采访姚明,问是否能给其他委员一些建议,让提案更有效。姚明说:“好的提案未必一年之内就能做好,不要斤斤计较今年有没有提案,重要的是质量高不高。除了自己调研以外,各方面沟通也很重要。比如我们和教育局是有沟通的,也形成了共识。提案要接地气,仅仅坐在办公室里写确实是挺难的。”

另外他表示大家应该更关注委员现在所做的事情:“我希望大家更多的去关注我们担任委员之后所做的事情,关注担任委员之后所做的提案质量、方向以及发出的声音,而并不是过度地在意过去做了什么,因为毕竟在政协这个舞台上我们应该以更严肃的态度去面对我们要做的事情。”


姚明:外援不利CBA发展并不绝对,也要考虑市场效应

国际篮联秘书长帕特里克•鲍曼在谈到对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的看法时曾坦言,外援在关键时刻掌控球权,不利于CBA今后的发展。姚明表示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是联赛的发展也要考虑市场效果。

“一个联赛的健康发展应该去考虑很多问题,比如比赛的精彩程度和市场吸引力。这个市场包括海外的市场和本地的市场。体育里面也是有情感因素的。人是和与自己更有共同语言的人更容易去建立这种情感的纽带。”“当然我知道鲍曼先生说的更单纯一些,是从纯粹的竞技水平上来说的,但是从整个联赛的社会效应来看,我们应该更多元化地去看待这个问题。”


欧洲独立报告:自行车运动员仍然广泛使用违禁药物 

自行车独立改革委员会(简称CIRC)经过一年的调查发表了长达227页的报告。指在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多年间,自行车运动的监督机构——国际自行车联盟(简称UCI)——对一些顶尖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的行为进行包庇。美国前自行车名将兰斯•阿姆斯特朗协助了此份报告的一些调查工作,他在其夺冠的所有环法自行车赛中均服用违禁药物,被美国反兴奋剂组织终身禁赛;他在1999至2005年间赢得的7个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头衔也全部被剥夺。报告称:一名“权威自行车专业人士”相信,自行车运动员人群中有90%仍然在使用违禁药物,另一个人则估计这个比例是20%。


本文为编辑内容,来源:新浪、网易、凤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2人参与,2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