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Voice】鄂媒讽政协委员:脑筋短路, 武当也要走出去

两会关注:严惩挪用彩票资金;大公体育:刘翔沦为大众施虐行为的受虐者;道教协会会长:武当也要走出去;鄂媒讽政协委员“市场化是罪魁祸首”论。

2015-03-06 14:50 来源:禹唐体育 0 53057


两会关注:严惩挪用彩票资金+发行教育养老彩票

政协委员石文先:加大对贪污、挪用和滥用彩票公益金的问责力度。“天量资金不应成为‘糊涂账’,彩票资金也不能成为少数人觊觎的‘唐僧肉’。”3日,全国政协委员石文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石文先认为,当前我国彩票监管体制存在多头监管、监督缺乏、形象日衰等问题。同时,应强化审计监督,以审计监督中发现的问题为导向,加大对贪污、挪用和滥用彩票公益金的问责力度。


人大代表沈志刚:建议设立“养老彩票” 应对老龄化。 “如今中国已经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完全靠政府投入养老存在一定的困难。我建议可以设立养老专项福利彩票,像体育福利彩票那样,为养老事业提供社会力量的有效补充。”全国人大代表沈志刚3日对记者表示。


大公体育:刘翔沦为大众施虐行为的受虐者

刘翔是执拗的,直到现在他还不肯说出“退役”二字,说出来就解脱了,但他情愿继续煎熬,继续作践自己。刘翔是人性良善的鉴别器,他创造的成语是“前恭后倨”。相比于感恩,仇视总是更容易,人们背叛了刘翔,也背叛了曾经的自己。真正把刘翔推到风口浪尖的恰恰是体育总局、田管中心的相关领导,两次奥运伤退赛前都未提前预警,赛后都未公开内情,蔑视公众知情权,挑战公众忍耐力,让老百姓感觉被忽悠了,以至于激起民愤。刘翔拒绝单飞、拒绝退役,所以就只能苦撑着,受官员的摆布,受大众的奚落——是不屈的承受者,还是苦逼的受虐者,功过是非任人评说。


道教协会会长谈少林澳洲分寺:武当也要走出去

全国政协委员、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李光富在谈到少林寺在海外建分寺的消息时称,武当也要走出去,更强调传统文化的内涵。国政协委员、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李光富:少林寺发展得早,是年轻人喜欢的外家功。武当也在逐步往外走,以太极拳、养生为主,通过办班朝美国、泰国、韩国、新加坡、俄罗斯发展。但更强调传统文化的内涵。


教育部:姚明提案与学校体育改革思路完全一致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5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姚明提案与学校体育改革的整体思路是完全一致的。“姚明的提案跟我们学校体育改革的整体思路是完全一致的。因为我们学校体育改革强调体育课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让学生能够掌握一到两项运动技能,并且这些技能将来能够伴随他们终生,学生的运动技能不断提高也会让他们有锻炼的积极性。上海已经进行了实践,姚明也是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所以他的提案应该讲是非常有针对性的。而且我觉得这应该成为我们学校体育改革的一个方向,对于提高体育课的效率、提高学生的体质健康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王登峰说。


鄂媒讽政协委员“市场化是罪魁祸首”论:脑筋短路

为足球而开放国籍,听上去似乎有些小题大做,拿鸡毛冒充令箭,但终归不失为一条抄近道的办法。相比之下,另一位政协委员的意见,便不只是让人脑洞大开,而是脑筋直接短路了。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表示,中国足球上不去,市场化是罪魁祸首。想当年,国足成绩还过得去,市场化之后,球员富了,没心思练球了,足协也不太好管了,从此一落千丈……段委员的中心思想,一言以蔽之,足球和男人一个德行,有钱就变坏。可不管坏不坏,若开出的药方,是让每个人都变回原来的穷光蛋,恐怕不只男人不愿意,连他们的另一半都不干。


阿隆索:我是阿隆索,希望日后能成为一名F1车手

根据西班牙日报(Spanish daily El País)爆料,西班牙车王费尔南多-阿隆索在F1测试赛发生撞车事故后因脑震荡曾出现失忆症状,他失去了近20年的全部记忆,醒来后认为现今是1995年。记者在阿隆索苏醒后询问他是谁,工作是什么。而阿隆索的回答让人震惊:“我是费尔南多,是一名卡丁车手,希望日后能成为一名F1车手。”阿隆索显然不记得他参加F1赛后的事情,更不会记得他曾经两次随雷诺车队夺得车手总冠军。


申花赛前喜获赞助 董事长:沪上德比需平常心

今天,申花宣布三菱重工空调成为球队的赞助商,后者名字将印在申花球衣的背后。对于媒体和球迷们而言,最关心的还是新赛季中超比赛,尤其是申花首战就对阵申鑫。对于这场德比战,吴晓晖表示:“无论同城德比也好,其他比赛也好,就是一场普通的比赛,希望教练团队以及我们的球迷,能够向对待每一场普通联赛一样,去认真对待,全身心投入比赛,争取好成绩就可以了。至于其他,我不想给队员增加压力。我们既重视德比,也会力争保持一颗平常心。”


FIFA开始新一轮反腐 新任调查官:没人能干涉我

据英国BBC报道,新任国际足联道德审查委员会首席调查官科尔内尔-博尔贝表示,在针对国际足联展开的反腐斗争中,“没有人能够干涉我的行动”。博尔贝表示,”我根本不会听任何来自国际足联的命令,谁都不行。我将根据现实情况,自己决定是否应该启动一个调查程序,是否公开调查结果。我是一名完全独立的国际足联官员,否则我不可能,也不会做这份工作。没有人能够干扰到我,不管是国际足联执委会,还是其他什么人。”


本文为编辑内容,素材来源:大公、新浪、网易体育等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