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同生:毛大庆郁亮的马拉松教父

他是中国马拉松教父,他影响了毛大庆郁亮,他说让私奔变成约跑,他是田同生。

2015-02-03 08:30 来源:中国青年报、成都商报 0 35528


田同生:“颠覆手机的不是做手机出身的,颠覆汽车的也不是从汽车起家的,颠覆体育的当然可以不是做体育的,跨出界,才能做出格。”


61岁、当了半辈子“体育差生”的田同生,在体坛玩儿起了“跨界”,还因此成为2014体坛风云人物年度未名人士体育精神奖提名奖获得者。而“跨界”背后,他的身份却有些复杂:国内知名客户关系与品牌管理咨询专家,万科现任总裁郁亮和执行副总裁毛大庆的跑步教练,田同生也因此有了“百马大叔”、“中国马拉松教父”的名号。


“不务正业”从田同生55岁开始。2008年,他参加了企业家王石发起的攀登希夏邦马峰的活动,在海拔8012米的雪山上,7450米的高度让田同生体会到了“极限”,体力不支的他成为10名队员中唯一没能登顶的人,“我意识到,耐力不足是我攀登雪山的最大障碍。”两个月后,田同生站到跑步机上,“我要重返西藏”。


可6年过去了,田同生没有返回西藏,反而满世界跑马拉松,迄今,他已经完成了45个马拉松,1个50公里越野和1个100公里越野,成为60岁以上完成马拉松大满贯赛事的中国第一人。他曾为自己设定了完成100个马拉松的目标,但亲历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后,他“要升级为‘百马推手’,从证明自己很牛到推动100个有影响力的人跑马拉松。”田同生先从企业入手,于是,万科、联想、中国建筑、协信和红豆等数十家企业,在企业高管的带领下,成为田同生第一批“传教”对象。


“活到现在,最怕被边缘化,没人需要你。”好在中国马拉松市场日渐繁荣,让年过花甲的田同生越来越“被需要”,甚至应接不暇。出书、写博客、奔走各地演讲,不厌其烦地回答“跑步时该注意什么?”“没有时间怎么办?”等反映人们对跑步感到“恐惧”的问题,“其实,大家要的就是一个鼓励,很多人关注我,不是因为我跑得快,而是能从我身上看到他们的影子,甚至因为我比他们都弱。”


工作忙,年纪大,体能差,一开始,跑步机上的田同生总感到羞怯,“怕别人说跑得不好”,要是遇上高手“点评”一下,就更没了心气儿。“2008年那会儿,跑步的人还很少,大家停留在围观阶段,我跑得十分孤独、无助和迷茫。”渐渐的,田同生的大肚腩变成了6块腹肌,身边更多人有了跑步的意愿,只是当年自己感受到的孤独和迷茫却随着跑步人群的扩大而有增无减,“很多人想跑又觉得枯燥,所以,现在要解决的问题,不是教人如何跑得更快,而是告诉想跑的人如何迈开第一步。”


“让‘私奔’变成约跑。”田同生的朋友圈里晒马拉松奖牌和公里数的人越来越多,微博中请他答疑解惑的网友也不断增加,他发现,通过跑步建立社交,会让更多的人不再犹豫,“找到合适的人,一起打消跑步时的孤独感,原本的枯燥就会变得有趣,而且和不同的群体一起奔跑,还能扮演不同的角色。”


“跑步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防伤、技术动作、赛前热身、赛后拉伸都很重要。”田同生的“跑步之道”,大多是自己摸索的结果—小区里冷漠的邻里关系、出差时陌生的巷尾街头,都让田同生在回望当年作为初级跑者的自己时,不禁感叹“像我们这样体育不好的人,周围也很难有热衷运动的人,我55年的人脉关系中,竟没有一个能带我跑步的。”


但6年过去,移动终端的飞速发展,让田同生处在“近墨者可赤,近朱者可黑”的时代,“有了微博、微信、APP,时间、空间的阻碍在跑步社交面前正在弱化。”他以6628跑团举例,“每周六6点28分,分散在各地的跑团成员一起出发,完成公里数后天南地北地晒自己训练的照片,然后在网上继续讨论、分享跑步的故事和经验。”若恰巧在同一个城市,相约在某个地点的跑团甚至能担当东道主的角色,“现在很多跑者都是城市白领,避免不了经常出差,通过网络,或许在陌生城市里也能延续跑步的习惯。”


当约跑慢慢成了气候,跑者的层次也逐渐明晰起来。相近的配速、喜欢的线路和跑步习惯,在约跑过程中成了相互吸引的基础,“如果初跑者遇到‘达人’,后者很难体会前者遇到的问题,交流往往像和富二代聊你在北京租房子的苦楚,无法形成共鸣。”而当每个跑步圈子的人共同成长之后,到国内甚至国外组团参赛的氛围也能形成,“马拉松旅游定制的规模化便指日可待”。


“这一切,都是科技和观念对体育的作用。”田同生将自己视为穿梭在金牌体育和群众体育天空下的跑者,“2008年我开始跑步,从金牌体育的高点跑进全民健身的起点,目睹了全民健身放晴的过程。”但在他看来,期盼长久的光亮,只有阳光是不够的,“还不能解决灯下黑”,只有从自己做起,约上朋友,在科技力量的促动下,“点亮身边的小台灯,才能把马拉松真正‘做出格’”。


链接:被田同生改变的他们


毛大庆跑步治好失眠

40多岁的男人,又是企业高管,肩上的压力自然是小不了。“那时候万科执行副总裁毛大庆已经患上了抑郁症,每天只能睡2个小时,要吃6种药。”田同生说,一开始,毛大庆并不接受跑步,他觉得自己跑不下来,可跑了第一天,当晚毛大庆的睡眠时间达到了4个小时。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毛大庆完成了18个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


毛大庆最初并不愿意跑步,田同生是用什么办法说动他的呢?田同生说道:我陪着他跑,边聊天边跑,到了5公里时我说我们已经跑完了,他还不敢相信。其实在国内一个长期存在的误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总让我们使劲跑,越快越好,所以总感觉自己很难做到。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就对了。


郁亮跑步成功减肥

田同生:他现在每天都可以睡5个小时了,还经常跟他以前认识的那些抑郁症病友说,别吃药了,去跑步。郁亮的变化也很大,没跑步前体重已经达到了80多公斤,跑了几个月瘦了25斤,脸都变尖了。我让他们喜欢上了跑步,不仅他们健康了,他们回去让员工跑步,还愿意花钱赞助马拉松比赛,这样就有更多人跑起来了,万科现在有4万多员工,我知道有50%的员工在跑步,其中有1000人左右跑了马拉松。


王石已打算跑一次马拉松

田同生:王石的腰上还是腿上有点儿问题,我记不清具体部位了,不太适合跑马拉松。不过他平时还是会跑步的,一般跑2至5公里这样的距离。他说过他还是想跑一次马拉松,不过具体时间还没有确定。


田同生的“5个100计划”

1、自己跑100个马拉松

2、推动100个企业跑步

3、到100个大学推广跑步

4、到100个城市做演讲推广跑步

5、影响100个有影响力的人跑步


本文来源:成都商报、中国青年报,禹唐体育综合编辑。

成都商报原标题:跑步也是种社交方式 约麻将不如约跑

中国青年报原标题:“跨界”田同生期待“做出格”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