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轮滑滑出体育新产业

除了大良首次“政企合办”省轮滑公开赛,很可能今后延续该合作模式外,大良轮滑协会已提出轮滑运动应向体育产业方向发展建议。

2015-01-30 13:00 来源:南方日报 0 46821


高速滑行、跳跃、旋转,这些轮滑、滑板等极限项目技巧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经常能够看到,不过今年上半年顺德人有望在自己家门口借助专业设施炫出同样难度。目前大良也是顺德首个极限运动主题公园正在太艮路与桂畔路交界处施工,最快今年7月份就能交付使用。


“我们粗略估算,现在顺德玩滑轮的人数超过10万。”大良轮滑协会会长谷汝生表示,顺峰山公园的场地虽然平整,但不是很适合推广轮滑等极限项目,一个专业的极限运动主题公园可以让选手更好的发挥,还不影响其他人。


实际上,如今的轮滑项目在大良已不单是简单的民间运动项目:除了全国最大的轮滑生产厂家(在大良)已与大良街道首次“政企合办”省轮滑公开赛,很可能今后延续该合作模式外,大良轮滑协会已提出轮滑运动应向体育产业方向发展建议,尽快举办一场涉及场地建设、人才培养、企业支持的轮滑产业发展讨论会,已得到多方认同。


为建主题公园请北京专家


几台挖土机日前正在太艮路与桂畔路交界处东北侧施工,作为顺德新城滨河公园体系一部分,很多市民并不知道这里要建大良也是顺德首个极限运动主题公园。


据相关信息显示,该极限运动主题公园地块呈长条状,长度260米,最宽处约65米,最窄处约30米,总面积约9600平方米。公园内包括极限运动场地近950平方米,其设计参考了广州、佛山等地的极限运动场地:搭配了U形槽、碗池、滑道等设计,适用于单车、轮滑、滑板等极限运动。除了为极限运动爱好者提供活动空间外,还搭配阶梯式休息平台。


“这个主题公园怎么修,当地轮滑俱乐部以及其他极限运动组织提供了很多建议,我们最终确定按照国际级极限运动室外比赛场地规范来修建。”谈到极限运动主题公园,顺德区国土城建和水利局大良分局副局长唐洁表示,因为场地要设计弧度,要安置专业的器材,这方面国内有经验的施工队很少,为了保证施工质量,特地到北京找了专家提供可行性方案。


“我们也参考过国内一些极限运动公园,他们用了钢材,一段时间后就生锈,所以需要考虑其他材料。”唐洁称国内生产极限运动匹配器材的厂家不多,目前正在尽力解决技术难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快7月份就能交付使用。


轮滑人群增加为市场提供先机


2014年大良顺峰山公园举行了“千人”轮滑巡游;同年5月省轮滑公开赛首次选定在镇级单位进行,1500名选手在大良为了梦想秀出真我。


“我们有非常好的轮滑群众基础,每周末顺峰山公园内进行轮滑锻炼的人就非常多,而且顺峰小学成为中国轮滑运动示范学校后,除了二年级全员参加轮滑培训外,其他年级也设置了轮滑培训班,他们小学的轮滑队,每逢大型假日举行表演,学校都会抽出精英参加轮滑表演项目。”谷汝生已经从教师岗位退休,现在他每天脑子里装的都是跟轮滑有关的内容,如今培训大批、称职的轮滑教练员成为他主要工作。


轮滑运动到底给谷汝生以及他的团队注入了什么魔力,以致他们要大规模推广呢?“极限运动都是年轻人参加,尤其是从小学习的话,可以培养他们吃苦、勇敢、自理能力,因为轮滑项目肯定会摔跤,而且每次脱掉、穿戴、保管轮滑护具就是一次自理能力锻炼。十年前创办协会时,成年组中,女性轮滑会员占比只有10%,现在已经提升到30%。”


谷汝生等人的努力首先在家人身上得到了展示,他的孙子一岁多刚学会走路就接触轮滑项目,如今快五岁了,已经去北京鸟巢参加过表演赛,并在花式表演上拿过名次。“他刚学会走路一段时间我们就诱导他学轮滑,而且小孩重心低,摔倒了也能很快爬起来。”


当然谷汝生还培养了一些得意弟子,在顺德一中实验学校就读的黄安琪参加轮滑训练已有七年,如今在国际大赛“速度轮滑”中拿了三个奖项。而曾经的国家轮滑队队员霍嘉铭,去年与全世界15名轮滑选手在青奥会上“献技”达半个月之久。


不过谷汝生有一个远大的想法,就是他们这样的“草根俱乐部”如果与产业合作的话,能实现“双赢”。“国家已经提出了体育产业概念,我们也可以响应,比如我们已经研发出一些轮滑高科技辅助器材,像轴承和轮子,如果有企业帮忙的话,实现产业化也未曾不可。”


谷汝生称,如今市场上轮滑产品档次拉的相当大,霍嘉铭所使用的顶级轮滑轴承一套就要3000元,是普通产品的十多倍。如果是最普通的轮滑,一个轮子才一元,而要买最好的轮子,一个就是三百元。“如果我们轮滑人口数继续增加,市场继续扩大,那联合珠三角其他区域轮滑协会,在顺德办一个‘轮滑培训学校’都是可能的。”


产业巨头大力支持轮滑公开赛


在2014年省轮滑公开赛上,作为全国最大轮滑生产商的广东森海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拿出价值3万多元,共计200多件轮滑产品,以大大低于市场价格进行现场销售,而销售所得款项作为善款捐给大良慈善会。


“所有义卖轮滑场产品两个多小时就卖光了,感觉到顺德当地轮滑人口数是相当庞大的。”广东森海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林姓负责人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大良人,为自己亲朋好友,为自己家乡人做些贡献会很高兴。“获悉政府要举办相关赛事,当时就准备了一批产品,希望通过参与活动,能让顺德的青少年离开电视,感受轮滑魅力。”


“轮滑其实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民间体育项目,我到浙江海宁了解市场,当地已经举办了十多届具备国际水准的轮滑比赛,已经带动了当地相关产业链发展。虽然如今企业产品以外销为主,内销只有15%,但是如果大良乃至周边地区轮滑人口上涨,肯定会让我们考虑如何调整产品销售范围。”该负责人表示,如果把顺德轮滑市场以及配套基础做好,轮滑就不仅仅是产品,还会成为当地一个新品牌,成为地区符号。


轮滑产业能否成为顺德“新名片”


在过去的十年中,1300公里外的江苏昆山一直是顺德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两地为了争当全国县域综合实力排头兵位置,在每一个方面都互相较劲。


如今两个城市已到了经济转型期,需要寻找下一个经济爆发点。这时的昆山把打造体育产业作为城市经济转型、改善民生重要措施之一。


“昆山成功获得2016年汤尤杯羽毛球团体赛举办权,也成为全国首个获得国际羽毛球顶级赛事举办权的县级市。”2014年6月,当时昆山市体育局副局长陆美萍向顺德“客人”介绍体育产业发展状况时,自豪的提到此次赛事开销初步估计不用耗费当地纳税人一分钱,可完全由社会资本承担。


如今体育产业在昆山不仅使赛事水平提升,更重要的是上升为绿色产业,成为城市新名片。昆山市政府打造的锦溪体育产业核心区总投资超过了2.5亿美元,2013年,昆山市体育产业总产值已经达到201.17亿元,增幅8.7%,体育产值增加值达到40.23亿元,其中主营业务超亿元企业达到36家。


反观顺德,虽然拥有龙舟等体育活动项目,体育发展尚未上升到产业高度来关注。在该区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体育事业描述只提到了人均体育用地面积、社区体育公园等建设目标。


客观来看,轮滑项目因为其场地受限小等特点,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和参与人数远超过龙舟项目,此次大良打造极限运动公园,是否会成为撬动轮滑相关产业奠基石?


原标题:小轮滑欲滑出体育新产业

文/南方日报记者 尹辅华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