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上演舆论场的大逆袭

国人对国足的期待一直存在,而且随着国足最近十年来在亚洲沦为三流,期待反而变得更强烈,有时候它变异成谩骂和嘲讽,但没有变成遗弃。有时候,爱和热情会沉寂,但也容易重新被唤醒。

2015-01-16 11:10 来源:南方都市报 0 54256


两连胜之后,中国男足从国人那里得到的欢呼声出乎意料,亚洲杯之前中国男足还是痰盂,现在突然变成了英雄,这种舆论上的反差本身就是一个新闻事件。这种突然180°的扭转也证明:国人对国足的期待一直存在,而且随着国足最近十年来在亚洲沦为三流,期待反而变得更强烈,有时候它变异成谩骂和嘲讽,但没有变成遗弃。有时候,爱和热情会沉寂,但也容易重新被唤醒。


新闻背后的新闻,还是中国队赢了。早有人说过,中国队在亚洲杯输球不是新闻,赢球才是。所以王大雷扑出点球是新闻,他身后那个告诉他扑左边的球童史蒂芬·怀特成了新闻人物,这孩子在训练场边被中国媒体吓到了。中沙之战后,进球的于海在赛后混采区被每一个架起的摄像机镜头截停,同样的话题说了一遍又一遍,足足停留了半个小时,最后在新闻官的一再催促下才上了球队大巴。


中乌之战,吴曦的凌空垫射成了新闻,孙可抽出的死角成了新闻,中国队两连胜之后凭借对赛关系占优提前一轮锁定小组第一出线,这是中国足球自2004年以来最大的新闻,上一次的大新闻,倒不是亚洲杯夺得亚军,而是世预赛上因为少算了一个进球而无缘十强赛,黑色幽默。这一次,佩兰的翻译赵旭东情难自控地用表情和动作尽情宣泄,连他都成了媒体聚焦的对象,尽管他只是新闻里的小角色。


中国队两连胜,幸福之后,确实有一种炸裂的感觉,这狂欢式的景象,像压抑太久之后喷薄而出。这跟足球这个项目有关。中国女排沉寂了好多年,但去年世锦赛杀入决赛,关注远不如男足杀进亚洲八强夸张;中国男篮这两年尽遭滑铁卢,但总归我们一直是世界大赛的常客;乒乓球年年包揽世界冠军,偶尔一次失败是新闻,但人们不当一回事。足球在中国受欢迎,而中国人对国家民族概念又敏感,被欺压那么久,所以中国队承担的远不只是球迷的审美需求这么简单,它几乎是大国崛起里的一部分,所以就关注度而言,它甚至比跟我们切身相关的养老金制度改革要高得多。


虽然看起来有些夸张,但放眼世界,竞技体育成为社会最热点,倒还真是一个正常现象。亚洲杯在澳大利亚进行,但澳大利亚第一运动是橄榄球,公共体育频道总是不停播放橄榄球比赛画面,报纸上每天都是大篇幅的橄榄球报道,每个城市的机场,都能看到商店里挂着其橄榄球国家队球衣在售。我们眼里的狂热,对他们而言只是正常生活。


美国人不是不爱国,但平时他们不关心什么国家队,更关心家门口的球队,他们把观看体育比赛视为一种习惯,所以当科比的得分超过了乔丹,那就是这个国度的大事。橄榄球超级碗比赛进行时,一半美国人会守在家里看电视,就像我们看春晚一样。那是他们的正常生活。泰国人,一张综合性日报里,竟然会留几个体育版大篇幅报道欧洲足球。一个非发达国家,哪有那么多功夫来讨论万里之外的欧洲足球?伟大的《纽约时报》缩编了,但总编迪恩宣称还要增加体育报道?如果我们觉得奇怪,那是因为奇怪的是我们自己。


习近平最近在会见亚奥理事会主席科威特人艾哈迈德亲王时说,体育运动在中国是一项神圣的事业。这是官方态度,尤其在中国,官方态度对社会有巨大的引领作用,官方态度有好有坏,但这次这个态度是对的。身体是神圣的,健康和运动是神圣的,更高层次的竞技审美当然也是神圣的,而当这种竞技审美融入到公众日常生活,或者上升到国家荣誉高度,那就是大事。


一个往上发展的社会,体育必然会扮演它该承担的角色,而不可能被挤到边角,所以国足的受宠不意外。“神圣事业”里中国男足的成绩,不会如养老金制度一样决定生活的质量,也不会如范冰冰硬挤出的双乳一样勾人眼球,但这项运动里所包含的能体现整个民族的体质、智慧、精神、气质,也许才更可一斑见全豹。看上去,我们关心的只是比赛的胜负,但我们关心的远不是胜负。


原标题:国足上演舆论场的大逆袭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