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体育社交”时代已开启

在这一年里,社交媒体拆掉了许多过往高不可攀的墙。另一方面,体育报道也正变得越来越扁平化、移动互联网化。

2015-01-03 17:00 来源:金融时报 0 21741


一个人或一件事,在一整年的全球运动界中形成的话题效应,常常是有限的。可是在传播方式发生变化后,同一个人、同一件事,有可能如写意山水点墨般,漾荡开去,由一点而渲染成混沌一片。

这或许就是社交媒体的作用,这种作用还在日渐放大。

百米飞人博尔特在2014年夏天来到格拉斯哥,代表牙买加参加英联邦运动会的4乘100米接力。他当然是这项赛事最大牌的巨星,所有媒体都聚拢过来,包围着他,问题一个接一个。

这一群国际记者,代表着各自所任职的主流媒体,问题却和即将开始的赛事关联不多,甚至此前频传的牙买加田径队服食禁药的话题,都少有涉及。摆在博尔特面前的问题,包括他是否会有朝一日加盟曼联俱乐部、他会不会穿苏格兰格子裙、他有没有穿过苏格兰格子裙、他如何看待加扎地区发生的战乱、他如何看待苏格兰独立公投……

乱哄哄的新闻发布会,收尾阶段进入高潮:一群澳大利亚电视台记者包围住博尔特,却放下了手中的摄像机和录音话筒,举起一根自拍长棍,和博尔特亲密合影!一张“我们和博尔特在一起”的selfie自拍照,立即出现在澳大利亚电视屏幕上,好评如潮。

你或许会意识到,体育赛事的报道确实变了,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已无孔不入、无远弗届。这些包围博尔特的问题,或许都还源自依旧控制着资源的主流媒体,但广为流传却发生在社交媒体上。最后那张自拍合影,则是纯社交媒体路数了。绕不开、避不掉的社交媒体。

2014不是社交媒体元年,但在这样一个偶数年的体育大年里,社交媒体对体育的重要性和渗透性,却达到了空前水平。很大程度上,社交媒体定义着我们关注和欣赏的运动人与事,而我们对于运动的参与以及思考,往往又是通过社交媒体汇聚成流,形成滚滚波澜。媒体传播手段的变化、介质的变化,回过头来又影响到运动生活本身。长久以来,内容决定着形式,然而数字化时代,形式开始能够左右内容,一如澳大利亚电视台的博尔特报道。

2014年开年的第一项大赛,是索契冬奥会。从索契机场走出来,我见到冬奥会宣传词,“Hot, Cool, Yours(热的,酷的,你们的)”。这显然是更网络化的口吻。冬奥会闭幕式美仑美奂,充满着俄罗斯艺术元素,但最让全球观众念念不忘的,是开幕式上五环未能完美呈现的事故,它成了全球社交媒体的兴奋点。到了闭幕式,五环先抑后扬,先展开四环,再完全绽放,折射出东道主的幽默感,更是一种社交媒体的回应方式。可以想像,闭幕式能得到多少点赞。

2014是世界杯年。主流媒体的记述里,当然会有德国屠杀巴西的史诗半决赛这样的大事件,不过在世界杯期间,社交媒体上最津津乐道的,却是咬人的苏亚雷斯。社交媒体与主流媒体在对此事的报道上,形成了鲜明对比。主流媒体体现出鲜明的所属社会和民族特点,欧美媒体都站在公正客观高度表示谴责,拉丁媒体则一片同情乃至抗争国际足联的处罚。社交媒体上的报道则立刻娱乐化,各种对“咬人”的恶搞图片或视频病毒性传播,在欧美的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中文的微博微信上,比比皆是。有媒体观察者以此为证,认为“社交媒体不承载媒体道德价值观、没有地域和民族性对立,属于绝对自由主义的无政府状态……”

由于体育事件通常没有那么强烈的政治和民族主义属性,当社交媒体遇到体育,它的这些特性体现得尤为强烈。

体育事件如此被社交媒体包裹,体育人物更是须臾离不开社交媒体。C罗成为第一个粉丝过亿的运动明星,他的许多商业推广都已直接选择在社交媒体上完成。在这一年里,社交媒体拆掉了许多过往高不可攀的墙,让愿意发声者有了门槛更低的发声通道。另一方面,体育报道也正变得越来越扁平化、移动互联网化。随着社交媒体的深度垂直与裂变,未来的运动人与事,还会更不同。

本文来源:金融时报,颜强

原标题:2014开启“体育社交”时代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