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李永波是羽毛球职业化最大障碍

从全民参与度而言,羽毛球仅次于散步、跑步,是国内最热门的体育门类,然而,相比于羽毛球运动的普及,羽超联赛的发展却举步维艰,新赛季的羽超难觅赞助商尴尬“裸奔”。

2014-12-27 18:05 来源:大公体育 杨华 0 40562


从全民参与度而言,羽毛球仅次于散步、跑步,是国内最热门的体育门类,全国羽毛球人口达到2.5亿,每年羽毛球消费总和都是乒乓球的两到三倍!然而,相比于羽毛球运动的普及,羽超联赛的发展却举步维艰,新赛季的羽超难觅赞助商尴尬“裸奔”。


“既然是职业化的羽超联赛,必须要职业化,目前为止我们八一队还没找到赞助商,对于我来讲意义就不大了。”林丹坦言自己很有可能不再参加羽超联赛,事情明摆着,以往八一队可以给林丹开出300万的薪水,但现在球队资金捉襟见肘,庙小容不下大佛。各个俱乐部普遍不景气,就算林丹挂牌,恐怕也没有球队摘得起他。


一方面,羽超毫无生气苟延残喘;另一方面,国羽极端的荣耀和强势。日本品牌尤尼克斯与林丹签订了价值1个亿的代言合同,而民族品牌李宁也把与国羽长期合作看做重要的战略投资。当红国手全部围绕李永波、围绕国家队、围绕金牌战略来转,无故缺席羽超家常便饭,甚至关键的半决赛、决赛,国羽大牌高挂免战牌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说羽超如鸡肋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都是对它的抬举,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可惜的。


一家羽超俱乐部的单赛季运营成本在500万左右,包括场地费、差旅费、薪水、转会费等多项开支,由于鲜有企业慷慨解囊,不少俱乐部都到了解散的边缘。羽超联赛追着企求央视体育频道直播,央视勉强在5+频道安排节目,所以俱乐部指望不上电视转播费进账,至于门票收入更是杯水车薪。


顶级运动员归国家队管辖,普通运动员归地方羽协所有,俱乐部其实是个无用的摆设,对于旗下球员的约束力极其有限。没有独立自主的运营模式,没有规范的职业合同,没有与市场有效对接,羽超联赛听命于国羽的奥运争光计划,只是国羽的附庸,这项赛事本质上与全国锦标赛无异——阵容还不如全锦赛整齐。


羽超联赛也曾重金邀请马来西亚的李宗伟、印尼的陶菲克等名将加盟,但林李大战、林陶大战屡屡临时泡汤,伤了球迷的心。前几年羽超还曾发生过“暴乱”,主队出于票房需要大肆渲染林鲍大战,鲍春来伤退之后,上千愤怒球迷围堵售票口高喊退票。而上赛季,由于李宗伟代言的尤尼克斯与联赛主赞助商李宁冲突,羽超莫名其妙的给予李宗伟禁赛,在世界羽坛传为笑柄。


有媒体披露,企业如果打算赞助羽超联赛,找国羽总教练李永波最管用,李永波才是一手遮天的人物,俱乐部俨然成了国家队的下属机构。李永波倒也理直气壮毫不掩饰,他直言羽超并不是职业联赛,只是为国家队服务的联赛,并不想简单模仿乒超。


羽毛球是球速最快的体育竞技,是运动量最大的拍类项目,具有容易上手、技巧性强的特点,中国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作为世界第一羽毛球强国,完全有条件打造享誉世界的羽毛球职业联赛。然而,乒羽中心“重国羽、轻联赛”的错误指导思想,严重违背国务院发展体育产业的国策,致使联赛积弱难返。


羽超改革应该推翻男单、女单、男双、女双、混双(还有3对3)一起进行的混合团体赛制,因为冗长拖沓的比赛不利于电视转播,而且女双、混双的观赏性也实在不敢恭维。倒不如效仿棋类运动的规则,以个人为单位进行联赛,靠积分多少决定名次,确保林丹、谌龙、以及外援大牌轮轮出场,重量级比赛辅以恰当的包装推广,羽超也会“高大上”起来。


涉及到官员的政绩工程和既得利益,我猜乒羽中心不会有大刀阔斧改革的勇气。若如此,羽超与其继续不伦不类的举办下去,倒不如彻底停办,给球员一个宝贵的赛季休整期。


停办羽超之后,可以尝试创办奖金高、票房高、关注度高的羽毛球商业赛,比如林丹、李宗伟、谌龙等有渊源有恩怨的球星,进行围棋十番棋式的拉锯战,林丹李宗伟巅峰对决看一场少一场,主办者一下子为球迷奉献好几场林李大战,可谓功德无量。


国内羽毛球竞赛业其实是一块大蛋糕,只是在种种掣肘之下,难以挖掘出价值来,可惜,实在可惜。


原标题:李永波是羽毛球职业化最大障碍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