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何时能考出一个林书豪

提及中国的高考体育加分,西方教育家普遍持不理解态度“这都是最基本的运动技能,怎么还好意思加分呢?”

2014-12-18 15:45 来源:大公体育 0 73611


新闻背景:教育部等国家五部门制定的《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发布,在高中阶段获得“重大国际体育比赛集体或个人项目前6名、全国性体育比赛个人项目前6名”“国家二级运动员(含)以上称号”的考生,均不再具备高考加分资格。


提及中国的高考体育加分,西方教育家普遍持不理解态度“这都是最基本的运动技能,怎么还好意思加分呢?”对于不能掌握基本运动技能的予以减分,反倒更符合逻辑,更切中肯綮。


教育部减少高考加分项目的举措深得人心,取消体育加分,也就避免了特长变特权,杜绝了权力寻租,封杀了某些部门的不法财路。近几年媒体曝光的高考加分丑闻,体育造假占据80%以上,运动员二级证被视为“加分神器”,以五花八门的方式大肆兜售,获利者当然是有门路不差钱的考生。


高考体育加分本意是促进“体教结合”,刺激学生的运动兴趣,然而群魔乱舞之下好经被念歪,加分制度沦为了滋生腐败、践踏公平的弊政。


推行“以运动为荣,以不运动为耻”的价值观乃当下中国教育的当务之急,中国高考废除“加分制”,呼唤“减分制”——体育不达标的学生给予扣分。加分制是鼓励体育尖子生谋取奖励,而减分制则是督促所有人不要被惩罚。加分制有名目繁多的加分规定,不容易具体监查;而减分制成绩是硬指标,标准线之下就会损失宝贵的高考分数,堕落成“体渣”。


减分制具体操作应该更灵活、更丰富、更人性化,要求学生至少有一项不错的体育技能,而不是规定800米必须跑多少,铅球必须扔多远。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促进运动多样性与趣味性,尊重每一个学生的个人爱好和选择权,田径、游泳、足球、篮球、体操等等项目,只要精通其中之一,便视为合格。


耐克、可口可乐等美国品牌都赞助过中国青少年篮球比赛,但他们很快发现活动受到了学校和家长的抵触,这来自于中美文化取向和教育制度的巨大差异。在中国,打篮球被视为不务正业,耽误学习;而在美国灌篮高手是校园英雄,会得到老师的器重、家长的支持、女生的爱慕。


畸形的文化课教育导致中国青少年体质越来越差,二战以后日本人平均身高增加了12厘米,而中国人平均身高只增加了4厘米。运动能力也体现在动手能力之上,根据一项技艺比赛调查,一名日本工人能顶五个中国工人,日本人在灵巧度,耐力、体能储备等各个方面都占据优势。


少年强则中国强,校园体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日不落帝国是在伊顿板球场兴起的,美国之霸业是建立在常春藤橄榄球联盟之上的。梁启超哀叹中国是不武之民族,在《论尚武》里写道:“重文轻武之习既成,于是武事废坠,民气柔糜,二千年之腐气败习,深于国民之脑,奄奄如病夫,冉冉如弱女,温温如菩萨,戢戢如驯羊。”


体育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强健体魄,更重要的是磨砺坚韧意识、鼓励团队协作,唤起探索精神。西方列强正是在探索世界的过程里崛起,比如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而把死无葬身之地当做最恶毒诅咒的中国人,自古就没有运动与探索的诉求。             


长期以来重文轻武的恶习使人文弱、促狭、冷漠、阴险,只知道心计与欺诈,丧失了光明磊落、顶天立地的豪迈之情。书店里热卖的是成功学、关系学、厚黑学,荧屏里热播的是官场戏、职场戏、宫斗戏。中国可曾有过一部恢弘的体育电影,可曾有过一本伟大的体育小说?国内体育与文化、与教育是完全割裂的。


在目前的应试教育体系下,推崇“运动家精神”就必须在校园加大体育的权重,创造良好的运动条件,营造浓厚的运动氛围。惟其如此,长久坚持,才可能高考考出一个中国版林书豪。


本文作者:大公体育 杨华 

原标题:中国高考何时能考出一个林书豪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