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运动赞助,相爱相杀?

极限运动的最终极限只能是死亡,这种“极限“是否应该合理的定级,如果一项赛事仅受名利、商业调控,势必会走线极端……

2014-12-16 16:40 来源:禹唐体育 0 79448


极限运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这可以追溯到有角斗士和罗马竞技场的时代。如果运动员和冒险家愿意将自己的生命置于这样危险的运动之中,那么好吧,我们很乐意当围观者。然而,观众的这种“围观效应”却产生了一种相对较新的商业思维——对那些愿意铤而走险的运动员的个人赞助。 广告商大把大把撒钱以便能让他们的品牌信息展示在尽可能多的受众面前,然而看到某人死在你眼前,这对于大多数体育观众来说应该是很难忽视, 因此,极限运动可以吸引很多人的眼球。随着大量资金涌向那些敢于冒险的极限挑战者,极限运动和随之而生的赞助已经发展成为一笔很大的买卖。


这种类型的体育运动得到广大受众的欢迎和接受,其运动类型从ESPN的X-Games、攀岩、极限跳伞、赛车、摩托车越野、冲浪或者高空走绳索等等,这些运动都聚集了一批忠实的观众。


ESPN会将X-Games中的每场事故现场那些身上带有赞助商logo的运动员的镜头加以捕捉。全美赛车选手及他们的爱车也一样,从头到脚都被产品品牌武装的严严实实。著名极限运动员Nik Wallenda的每个动作都会通过他与迪斯尼频道签订的独家协议进行现场直播,而赞助商的logo更是非常突出的在每个镜头中显示。观众屏气凝神,在关注运动员的同时,也将相关的品牌牢牢记在心底。


但是如果一个胸前贴有某个企业logo的运动员发生意外伤亡,那结果会如何?


最近发生的一个备受关注的重大极限运动/主流运动灾难便是NASCAR车手Kevin Jr.死亡。该意外事件震惊了赛车界以及更广泛的体育爱好者。这种运动的风险一直都存在,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似乎只有在真正发生不幸之后才更加真实。


然而,一个生产营养棒和蛋白质棒的公司Clif Bar,他们已经和极限运动合作多年的公司,最近主动宣布他们不会再对一些极限运动员进行赞助。在给攀岩运动协会的一份公开信中,该公司的管理层解释了他们停止赞助一些运动员的原因:


“从一开始,攀岩运动就是我们公司基因的一部分。从一年前,我们开始就极限跳伞、走钢丝和担任攀岩这些运动所涉及的问题进行内部讨论。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这些运动一直在不断突破界限, 其现在所包含的风险元素已经让我们公司不愿意再继续与之合作下去了。我们很理解一些运动员认为这种形式的运动正在将该项目推向新高度。但是我们不再感受到能从这些掺杂太大风险的运动中获益,有些极限项目已经不容许运动员有半点疏忽,有些甚至都没有安全保护措施,这对于一个企业而言风险太大。“


尽管该公司最终决定终止与一些运动员的合作,但是该公司仍然会赞助其他项目的90多个运动员。评论家认为该公司在其赞助的选择方面太虚伪。尽管受到这些指责,该公司还是选择捍卫其公司权利,根据公司业务的最大利益来选择赞助与否。


盈利与否并不是这些参与极限运动的选手考虑的要素,因此赞助商撤除赞助资金对运动员并不会构成多么大的伤害。但是, 没有赞助,比赛的转播情况、运动种类等等肯定受影响。在这种状况下,他们极可能会被他们所能选择参与的极限运动的种类所伤害。


当然这只是一种观点,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极限运动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正是因为赞助商的诱惑在暗中推波助澜。极限运动员参与挑战无非就是争名或者逐利,抑或是两者的结合。赞助商通过提供或大或小的资金诱惑或者成名的机会,将这些运动员推向死亡的边缘。赛事组织方当然不想有人员伤亡,他们只是想创造世界上最艰险的运动项目。其目的不一,但其结果是,运动员在单纯追求金钱和名望的过程中将其生命也至于险境。


极限运动的最终极限只能是死亡,但是这种“极限“是否应该合理的定级,如果一项赛事仅受名利、商业调控,势必会走线极端。那么,极限运动什么时候才能经历改革?

本文为编译内容,分别译自Craig Medred& Tor Constantino,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禹唐体育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