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商业绑架的武术,可还回得来?

中国武术协会常务委员、国家散打队总教练、陕西省体育局武管中心主任张根学担心“武术会被商业绑架,而且越走越远”

2014-12-03 13:00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0 55495


中国武术协会常务委员、国家散打队总教练、陕西省体育局武管中心主任张根学(左)担心“武术会被商业绑架,而且越走越远”


“我们应该继承的是前辈武术家的尚武精神和武德,而不是一些糟粕,否则会把武术引向歧途。把武术神化得无边无形,弄得我们自己都不认识,到头来戏法变漏了,最终糟践的还是武术。”张根学已记不清自己曾多少次公开驳斥武术神功。


作为中国武术协会常务委员、国家散打队总教练,张根学还兼着陕西省体育局武管中心主任,负责省武术协会常务工作,他平常遇到的武术问题更多:“有些武术社团审批时,提供的材料都说传承至今十几代,一代代掌门人是谁谁,那就查呗,资料没有的就查当地县志。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批过,时代变迁,能一代代连贯传承的几乎没有,包括少林寺,1949年至今的都续不上,何况其他。武术就是武术,练武之人不是演戏的,也不是小说里的人。”


家谱都烧得差不多了,哪里还有门派?


“足球热那阵子,足球学校不是遍地开花吗,都一样的。只是武术有些特殊性,讲究传承,所以有些武校就想着自己的出身问题,怎么也得有个门派吧,有门派就得有一代代顶门大弟子。结果各式各样的流派、掌门人出来了。”西安某文化传播公司副总樊小奎,年轻时曾在赵长军武校进修数年,近几年因为从事文化行业,经常要接触武林中人。“越是德高望重的武术家,越是低调,以前我们拜访马振邦等大家,从来没有听说什么神功秘笈,没有那些虚的。”


因为练过几天,遇到武林中人樊小奎都客气几分,但对于那些名片上印掌门人的“大师”,樊小奎很不以为然,“很多流派都是金庸、古龙武侠小说里的门派称谓,实际上并不存在,哪来的掌门人呀。再说,传统武术是有南北一些传统流派,可都是传人,哪里有什么掌门人。1949年到改革开放,运动不断,破四旧搞文革,家谱都烧得差不多了,哪里还有门派?当年拍《少林寺》电影时少林寺想找几个僧人都难,何况别的门派?”



对于近些年传说中的武僧、隐僧和武林秘籍,樊小奎说,“拥有几大门派的武林江湖那都是小说演绎和电影讲故事,要是硬说有武林江湖,也只是一些人参加商业演出串场子的说辞。”


华商报记者试图联系几位当下的“掌门人”采访,但无论是昆仑派掌门人周金生还是南武当掌门人都联系未果。“天山武林大会后,媒体报道得太多,闹得江湖里也有一些门派之争,相互挤对。”行内人士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管昆仑派在金庸武侠小说中名气很大,但年近八旬的周金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自己就是昆仑派的创始人”。周老先生自称年轻时做过保卫干事,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青海开武馆教太极拳和八卦掌,后来创立“昆仑派”成了掌门人。


白义海,自称崆峒派第十一代掌门人。前几年靠一把“乾坤风流扇”参加多个武林大会,可除了知道自己的师父,门派前九代掌门人姓字名谁却从不透露,原因是“师父死前没说。”至于“峨眉派”和“青城派”等门派,情况也大抵如此。


“老白前几年就说了,要找人开发崆峒派的制药秘方,他们的药方很多,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秘方属于保健品,不像药品审批严格,推广一下应该没有问题。”接近白的知情人士说,从少林寺药局之后,很多掌门人开始参与药局秘方这个行当。


对于今年8月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宣称的将举办世界武林大会,西安练武之人老范也打听了,其中除了表演和对练对打还有研讨会,“还没有说具体时间,或许会参加。不过少林寺武僧自己都不参加对打,我们就更不会了。”采访中,多位掌门人很是羡慕少林寺的武僧团,“他们做得好,俄罗斯国庆,他们都去国外表演了。”


过度商业化,花几千元学了套“舞术”


“所谓的各大门派只有小说里有,现实中没有这些东西,都是噱头,绝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商业利益驱使,杜撰历史和流派。”尽管对当下武林江湖很困扰,张根学更担心“武术会被商业绑架,而且越走越远”。


说起近年的武术过度商业化,许多武术工作者认为是忧心于当下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离谱的事情越来越多:“旧社会拜师父练武,给师父送钱的很少,更多是师父倒贴接济帮扶。现在很多人开武馆或做活动,动辄说自己徒弟多少,国内国外的,收费标准是多少,这成何体统?传统的武德哪里去了?”



前些年,找国家队教练担任武馆教练或者顾问的事很多,张根学也收到很多邀请。“如果你是普及武术做公益的,哪怕收个场地费,我都敢应承,找我们去充门面、招生赚钱的,我们去那算怎么回事?”


因为在省武术协会担任领导职务,每到换届前,不少武馆老板都会找张根学公关,“无外乎就是想当个常委、委员,好给武馆增加些正统成色。”对一些商业机构推动的民间武术比赛,省武术协会也绝少参加。“一百个人参赛能有一百个奖,性质完全变了”,张根学说。现代商业社会,传统行业和商业的结合本无可厚非,但一些武馆和培训机构早已沦为赚钱组织,甚至一些寺院也在商业开发中面目全非。“少林寺所在的嵩山附近,有40多家武校和武馆,大多名字里有少林或嵩山,一些拜师学武的人也难辨孰优孰劣,有的一年培训费16800元,跟卖家具定价方式都一样。还有按一套拳或一套兵器收费的,几个月学一套拳就得四五千元。其实都是常见的拳术套路,四五个月花几千元学了套舞术,有什么用?”


陕西省武术协会一位副主席说,还有武馆在海内外招生,“喜欢宣传自己有多少个洋弟子,最关心的是经济效益。”


对于国内一些武师违背常理的表演,武术工作者也十分头疼。“前几年有位石家庄的太极拳女大师,号称隔人发功,视频很多人都看见了,那也太滑稽了。现在搜索也能搜到某掌门人自称练成隔山打牛绝技,看过都知道破绽百出。”


樊小奎讽刺这些表演都是在给武术界增加“正能量”,“无非是推介景点或者寺庙,可过度商业渲染,最后副作用都落在武术身上,滑稽荒唐的背后是糟践武术。”


武术散打与国外搏击高手有明显差距


武术起源已经很难考证,但世界范围内武术多被认为起源于东亚。实际上,以徒手和器械打斗的肢体对抗,在世界很多区域自古就有,只是称谓各不相同,有的称拳击,有的叫格斗、柔术、泰拳等。英法等国在十六世纪曾广泛将器械武术统称为“科学和艺术”。相比国内传统武术套路,世界范围内散打相似度更大,只是裁判法尺度各不相同罢了。



张根学更希望看到武术的大面积推广,而不是某拳种的演练人数庞大或武馆报名者众多。因为要给国家散打队选苗子,他多次去过河南登封的武校,“很多武校是培养演员的地方,正规的武术职校不多,选苗子很艰难,好多地方花架子太多。”


最近十多年,专业武术运动员选人很难——身体强壮的专业苗子越来越少。“身高、力量、速度、肺活量这些基本指标,出色的青少年比例越来越低,在校学生近视率很高,这让选人没有以前那么多选择余地。”


在全运会等大赛中,武术分为传统套路和武术散打两个大项。“武术套路比赛,中国肯定最强,历届亚运会和北京奥运会,我们用金牌证明了。在武术散打这个项目上我们还在往上冲,因为规则不同,散打专业运动很少参与国际自由搏击等比赛,双方实力有差别,这也是客观存在。”


作为国家队散打总教练,张根学坦承,“我们现有队员和国际顶尖自由搏击选手差距明显,不是短时间能追赶上的”。


那些“神功”渐渐会没有市场的


百多年前,孙中山提出强国强种,并大力提倡尚武精神。1917年4月1日《新青年》毛泽东发表《体育之研究》,开篇便说“国力衰弱,武风不振,民族之体质日趋轻细,此甚可忧之现象也”。意思都是说,国家要强大,民族要振奋,武术可以起到很好的应有作用。



对于传统武术中那些数百年积累的套路,张根学说,“中国武术现在分传统套路和散打技击两种,其实自由搏击的技击中,很多战术就源于传统套路,前人的智慧已经把这些都归纳总结了,借鉴也就理所当然。传统武术套路看似单练,实际很多招式来自以往的对打,只是抽象了,这才是传统武术博大精深所在,绝不是什么神功。”


“将武术正本清源,也有利于大家理解和学习武术。在冷兵器时代,侠以武犯禁,武术被限制是因为政权统治的综合考量,毕竟武术那时在作战等方面还是有很大作用。历史上一段时间重文轻武,结果在国家抵御外敌入侵时明显力不从心。如今我们重新考量武术的社会功能,更看重的是强身健体。”


除了专业的武术竞技比赛,最近张根学和同事们正在研究传统武术的校园和社区推广工作。“武术是一个很好的体育项目,对场地和器材要求简单,跟学广播体操一样,一个人带领多少人都能练习,还不需要音乐。我们希望有更多正规的武术教练和老师,来向青少年和群众推广武术。”


张根学说,“对我们来说,不是要争论什么,而是实实在在做事。我是一个武术工作者,那就是传播和推广一个真实的武术,而不是推波助澜搞什么神功。中央的文艺座谈会精神其实大家都懂,我觉得这也不仅仅是文艺范畴,至少大家都说文体不分家吧,体育也是这样的,一些糟粕的东西是要被遗弃的,那些神功也会渐渐没了市场的。”


功夫是什么?就是时间


“武字怎么写?止戈为武,能做到这一点除了强大的实力,还有德行,这才是武术的根本。”张根学说,武术起源归根到底是人类生存与外界搏斗的技能积累和传承。“很多传统武术套路中的动作和路数,都是源于生活,或是狩猎中有可能出现的动作,或是个体冲突中的动作和反应。归根结底,是人创造和积累了武术,并最终相互交流流传下来,所以说没有什么神功,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在30多年的武术学习和教学训练中,张根学和同事们也会遇到一些自诩某某拳“掌门”或多少代传人的,但顶多是拳种介绍之类的礼节性接触。“真正习武者没有这些虚的东西,说的都很简单,自己练的是红拳还是长拳。练拳是强身健体,不是争胜斗狠。所谓的尚武精神,也更多强调的是自身修炼、自强不息,这个弯我们一定要转过来。”


对于国内不时出现的水上漂、一指禅等神功,张根学笑言:“我当过兵,在平静水面上系上一排胶合板,不就是微型浮桥吗,在上面跑几十步就是水上漂?本身就是个娱乐。现在一些人这样做,还说是武术神功,根本就是哗众取宠。”“我们常说的功夫是什么?就是时间。长时间练习,自然而然的身体强壮,动作敏捷,攻击能力和抗击能力都提高了,明显区别于一般人,这就是功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不是说你很厉害,几下就把铁棒磨成针了,而是长时间的做一件事,把它做到极致”。“就像今年8月第二届夏季青奥会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看训练时讲的,尚武的核心并非是击倒敌人,而是战胜自己。往小了说,就是强健身体、改变精神气质;往大了说,就是重塑民族性格、增强民族凝聚力”。


原标题:过度商业化最终糟践的还是武术(图)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