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重振体育雄风

对于仍在实行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的中国来说,俄罗斯体育事业的成功,具有非常现实的借鉴意义。

2014-11-20 13:55 来源:迟野 慈鑫 中青体育 0 38785


对于仍在实行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的中国来说,俄罗斯体育事业的成功,具有非常现实的借鉴意义。苏联实行了几十年的“举国体制”,在苏联解体后很快冰消瓦解,这也使得俄罗斯的体育事业一度陷入混乱。但历经20多年的阵痛和转型后,俄罗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体育发展道路,并重新确立了自己世界体育强国的地位。本报记者专访了莫斯科体育文化与体育大学校长卡林金·弗拉基斯拉夫·维克多维奇,他告诉我们,“举国体制”在俄罗斯的瓦解,除了苏联解体这个重要原因之外,还存在哪些自身问题,俄罗斯体育转型过程中最主要的经验教训是什么,以及俄罗斯体育当前的发展使命,与“举国体制”时代相比,发生了哪些变化。

 

苏联时期,在“冷战”的意识形态背景下,苏联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团在政治、经济、文化和体育等各个领域都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激烈角力。竞技体育作为和平时期最能调动民众情绪的项目之一,更是作为一种政治工具,被赋予了很多额外的意义。卡林金说,这也是“举国体制”在苏联长期存在的基础。如果按照“唯成绩论”,“举国体制”确实成就了苏联在竞技体育领域的“霸主地位”。从1952年至苏联解体前的1988年,苏联共参加了18届夏季和冬季奥运会,其中14次获得金牌榜第一名。

 

不过,如同中国竞技体育的锦标主义泛滥,大多数运动员退役后谋生困难,群众体育难以同竞技体育协调发展等诸多问题已经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一样,在苏联时代,举国体制的种种弊端也暴露无遗。卡林金指出:“‘举国体制’的精髓就是‘精英化’和‘唯金牌论’。在‘举国体制’的保驾护航下,体育部门可以不受任何监督地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去追求金牌。苏联将国家运动员分为健将级、一级和二级运动员,并按不同级别发放工资。为了争夺奥运金牌,国家利用垄断的、不受监督的权力,集中财力和人力,选拔培训运动员。”许多苏联人在上小学的时候曾接受过体校教练的选拔,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少年体校,部分运动员从少年时期开始,就在国家的培养下日以继夜地为金牌而努力。

 

举国体制的弊端正体现在“精英化”和“金牌论”上。卡林金说:“首先,国家资源是有限的,体育经费也是有数的,如果集中用于培育精英运动员,普通国民的体育锻炼自然会受影响。其次,运动员培训低龄化,文化教育也跟不上。除少数顶尖运动员外,苏联有很多普通运动员,在退休后因为没有文化,没有一技之长而谋生艰难,其中部分人还因运动损伤落下了一身疾病。第三,因为举国体制形成了一个精英运动员、金牌教练和体育官僚三位一体的利益集团。在‘唯金牌论’的大趋势下,金牌给运动员和教练带来了巨大名利,给体育官僚带来了政绩,也为体育领域的腐败提供了条件。除此之外,‘举国体制’完全依赖于政府财政支撑,一旦国家的经济发展遇到困难,体育事业和相关领域的发展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1991年12月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体制发生了根本性变革,当时的执政者和民众,对于苏联时期的各种政策都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举国体制”自然也受到了“毁灭性”打击。

 

俄罗斯撤销了苏联时期的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改由俄罗斯奥委会负责竞技体育管理的全部职能,体育体制完全推向市场化管理。

 

但对于早已习惯了“举国体制”庇护的俄体育事业来说,这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剧烈变革,也造成了很大动荡——在撤销了国家体委后,俄罗斯竞技体育管理陷入一片混乱,加之国家经济发展陷入困境,许多运动员和教练员各方面的待遇得不到基本保障,结果不仅导致大量体育人员外流,也极大地降低了青少年投身竞技体育事业的热情,这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苏联时期“举国体制”打下的基础,动摇了俄罗斯体育发展的根本。

 

经过了近10年的阵痛与反思,俄罗斯在1999年恢复了国家体委,重新将体育管理划归到政府体制内。但这并不表示恢复了“举国体制”,卡林金说:“现在的俄罗斯已经不存在所谓‘举国体制’,但却是政府主导体育事业的发展。”

 

2003年,俄罗斯总统普京首次举行俄罗斯总统体育委员会会议,普京在会上强调:“体育成绩能够促进一个民族的发展,体育成绩已经成为我们国家的名片,但体育委员会不应只重视竞技体育,因为大众体育是竞技体育的基础,振兴大众体育才是体育委员会的头号任务”。 卡林金表示:“政府推行的‘大众体育’政策,受到了社会和国民的积极拥护。俄罗斯在近几届奥运会上的表现,虽不及苏联时期辉煌,但也已跻身世界体育强国之列;虽然在夏季奥运会的金牌总数上,与中国和美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奖牌总数一直名列前茅,这说明俄罗斯推行的‘大众体育’政策取得了很大成效。”


苏联时代的“举国体制”虽然在俄罗斯被完全废除,但并不是没有留下任何遗产。广泛分布于俄罗斯城市和乡镇的青少年体育学校体系就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并在政府大力推进大众体育和青少年体育的背景下得到强化。

 

“保留这个体系的原因是,许多运动项目的黄金竞技时期均在人类的青年时期,从青少年开始进行系统培训,有助于在黄金竞技年龄取得更好的成绩。”卡林金表示,“但是,现在的青少年体育学校很少有封闭式管理,大多数青少年运动员都在放学后或假期里进行训练。俄还出台了专门的法规,以保障运动员的文化学习。”这些都是与苏联时代的青少年体育学校完全不同的管理模式。

 

俄罗斯青少年体育学校也不再单纯为选拔和培养竞技体育人才服务,大量喜欢体育运动的青少年也可以在体育学校参加训练,即使他们不会成为顶尖运动员。根据2009年出台的《俄罗斯联邦2020年前体育发展战略》,2015年,专门体育教学机构就读学生占6岁~15岁少年儿童人群的比例,将达到35%。

 

卡林金认为:“目前,俄罗斯的体育发展,同美国成熟的群众体育、校园体育和职业体育产业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是,俄罗斯正在摸索自己的体育发展道路,这条道路有效平衡了‘精英体育’与‘大众体育’的发展比例,将政府主导与市场化进行了有机结合,并将权利与义务重新划分并且下放,形成了良性发展的环境。”


原标题:俄罗斯找到重振体育雄风之路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