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丽收五六万“好处费”只是中间人,中国体育圈乱象丛生“根”难治

全运会的裁判打分乱象,羽毛球在伦敦奥运会上的消极比赛,举重在选拔制度上的人员内定,中国体育圈频频出现的年龄门……

2014-11-05 10:15 来源:体坛周报 0 36271


摘要:俞丽被带走,据说已从辽宁方面拿到了“如山的铁证”,这肯定与文婷姐妹怒斥裁判不公有关。据内部人士称,当时俞丽作为中间人收了五六万“好处费”,但是她并未直接参与打分和裁定结果。


近日,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向国家体育总局反馈巡视情况,谈及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围绕赛事的行业不正之风反映突出,赛事审批和运动员裁判员选拔选派不规范、不公开、不透明;比赛违背公平原则、弄虚作假,破坏赛风赛纪现象比较严重;赛事开发经营混乱,缺少必要的规范和监督;总局直属单位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权力高度集中;干部兼职普遍,利益关系复杂。而且,巡视组希望总局在两个月内完成整改;总局随后开会传达相关精神,并暂时冻结了系统内的人事变动。


巡视组的话音未落,就有媒体爆料称游泳中心前花样游泳部主任俞丽被带走协助调查,原因是其涉嫌通过操纵比赛、收受贿赂。此外,关于全运会的裁判打分乱象,关于羽毛球在伦敦奥运会上的消极比赛,关于举重在选拔制度上的人员内定,关于中国体育圈频频出现的年龄门,关于网管中心出现的赛事承办与经费去向问题,关于总局下属中心举办的赛事如龙舟和自行车比赛等,都或多或少引起了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


1、五六万元祸及俞丽


在中央巡视组对总局存在的主要问题公开后仅仅一天,就有传出游泳中心前花样游泳部主任俞丽因涉嫌受贿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对此,记者联系游泳中心内部人士时,对方均三缄其口,不愿多加评论,但外界不免把此事跟去年全运会上四川花游名将蒋文文、蒋婷婷的退役风波挂上钩。


当时,文婷姐妹输给了东道主辽宁队的组合黄雪辰/吴怡文以及广东组合刘鸥/罗茜,尤其对于金牌得主的得分,文婷姐妹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在资格赛跟决赛采取同样动作且发挥并无明显区别的情况下,决赛中却多得了2.2分。因不满裁判打分,文婷姐妹拒绝领取铜牌,同时举报当值裁判,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役,称“这是运动生涯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不过,俞丽以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花游部部长的身份表示,不认同蒋氏姐妹对裁判的质疑,更不可能对该场比赛进行重新打分和排名。


现在俞丽被带走,据说已经从辽宁方面拿到了“如山的铁证”,这肯定与文婷姐妹怒斥裁判不公有直接关系。据内部人士表示,当时俞丽作为中间人收了五六万“好处费”,但是她并未直接参与打分和裁定结果,只是作为牵线搭桥人,她也很难把自己撇清。与此同时,也有人对俞丽被带走感觉可惜,一方面是因为俞丽本人很和善,另一方面,为了一点点“好处费”把自己搭进去实在不值得,希望她真的只是去协助调查。


说到俞丽被带走的铁证来自辽宁,就不得不说一下在辽宁举办的第12届全运会。全运会对于相关领导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政绩工程,据内部人士透露,当时辽宁省体育局的每位局领导手中都握有数额不菲的预算,用于疏通各种关系,目的就是确保辽宁代表团在金牌榜上的位置。


文婷姐妹对裁判不满的主要原因,就是东道主选手黄雪辰/吴怡文的得分被打的太高,与实际表现不符。这其实并非辽宁全运会独有,此前山东的第11届全运会、江苏的第10届全运会等,均出现众多有争议的判罚以及匪夷所思的场面。


如何能让全运会在公开透明的氛围内进行,并非一个俞丽就能彻底解决。


2、举重王牌难逃干系


事实上,俞丽并不是一个人单独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据传和她一起被带走的还有举重队的一位王牌教练。


作为中国奥运代表团的梦之队之一,举重队一直是金牌大户,但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却因为人选选派多次受到质疑,尤其是湖南与湖北在女子48公斤级与女子53公斤级的名额之争,无疑是举重队人员内定、缺乏透明度的缩影。


按当时的奥运选拔赛成绩,48公斤级冠军是湖北的田源,而53公斤级冠军是湖南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李萍。但当时网络有传言说“田源是双性人”,最终她意外出局,48公斤级由湖南的王明娟取代;而湖北方面认为,田源不去伦敦,就必须再给湖北一个参赛名额,举重队最终决定由一名湖北籍运动员来取代53公斤级湖南的李萍。


举摔柔中心主任马文广曾表示:“53公斤级奥运选拔赛冠军是纪静,这个奥运名额就属于湖北。湖北体育局认为周俊近期练得比纪静好,我们只能尊重他们的意见。”——所以,出现了周俊从网上得知自己入选奥运的消息,堪称国际玩笑!


结果,顶替田源的王明娟夺得48公斤级金牌,而周俊在53公斤级比赛中三次抓举都未成功,以没有总成绩创造了中国女举自2000年参加奥运会以来的最差成绩。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闹剧——伦敦奥运期间,体坛周报就以“人祸”为封面标题,直言举重队在伦敦落败的原因不是没有人,而在于高层的决策出了问题。


而举重队的滑铁卢并不仅仅是伦敦,在上个月结束的仁川亚运会上,尽管举重队总教练陈文斌亲自挂帅出征,但成绩也不尽如人意,尤其女队仅收获2枚金牌,着实让人感到惊诧。也许,随着选拔的透明和公开,才能让举重队重现梦之队风采,才能让中国的诸多优势项目保持长久的活力与竞争力。


毕竟,涉及名额之争的不仅仅是举重队,中国的不少优势项目都牵扯到这个问题,而在牵扯到地方体育局利益时,不仅是体育局的领导会出面斡旋,甚至有些省份的省委领导都会出面做工作。这些事儿,只能随着该教练的处理结果而水落石出了。


3、羽球赛风为何不肃


对于俞丽出事儿,很多人都认为她不过是巡视组抓到的“苍蝇”,她背后的“老虎”另有其人。话里话外还会波及她的老公刘凤岩,毕竟刘凤岩在退休之前是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而乒羽项目作为中国奥运代表团的两支梦之队,为国家赢得大量荣誉的同时,也因为自己的优势太大,而在国际大赛以及国内赛场传出过“让球”丑闻,虽然事后都不了了之,但多少还是影响了这些项目在球迷中的形象,刘凤岩作为直接领导,也不能说对此毫无责任。


比如2004年雅典奥运会乒乓球赛场,男单半决赛王励勤输给王皓,就有媒体分析称当时王皓对柳承敏胜多负少,更有望在决赛中获胜,所以王励勤不得不让球,可惜王皓输给柳承敏未能夺冠;同样是雅典奥运会,羽毛球女单决赛张宁击败代表荷兰的张海丽夺金,但有人透露,因为张海丽在半决赛中击败了龚睿那,所以教练组决定在另外半决赛中让周蜜让球,好在最终张宁顺利夺金。


乒羽项目出现的最大闹剧,当属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羽毛球女双的消极比赛:为了避免在淘汰赛中过早遇队友田卿/赵芸蕾,于洋/王晓理在和韩国组合郑景银/金荷娜的比赛中消极应战,最终以0比2告负。事后,世界羽联取消了包括于洋/王晓理在内的四对选手参赛资格——令人诧异的是,中、韩、印尼一共8名选手被世界羽联处罚,但总局却只是批评不见处罚措施,中心的相关领导与主管教练也只是批评与致歉。


在巡视组进驻总局期间,还收到不少关于乒羽中心某些教练的投诉与举报,这里面不仅涉及赛风问题,还牵扯到一些利益分配并未按照国家的政策处理。这些,不能不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要把中国奥运这两个旗帜性项目中的“污点”洗掉。


4、网事催生管办陷阱


首先被外界传出有问题的是游泳中心,但游泳中心暴露的问题并不是最多的。比如巡视组在进驻体育总局不久,就到网管中心了解情况,发现了不少难以解释的事儿。


比如,深圳在今年承办了多项网球赛事,看起来好像并无不妥,但有消息称,是当地承办其中大部分赛事的某企业给相关有决策权的两位领导在市中心分别赠送了一套住宅,加上与他们关系不大的一些赛事也正常举行,最终导致这么多赛事集中在同一年落户深圳。而且,2014全国青少年网球总决赛就在深圳举行,比赛期间许多天气温都在30度以上,高温甚至让有些孩子出现中暑反应,不得不退赛——既然参与比赛的还都是些孩子,为何不选择更适合的季节与城市呢?


不仅赛事审批让人质疑,在运动员与比赛的监管上,网管中心也并未做到尽职尽责。还是以青少年比赛为例,存在不少超龄事件,有位父亲就向记者抱怨,自己的孩子12岁,在北京跟欧美同龄人的对抗中能做到横扫,但在跟外省市的同龄人比赛时完全找不到北——他在事后一问,才知道这些孩子的实际年龄已经是十五六岁了,自己的孩子怎么赢?


此外,关于李娜与彭帅缺席亚运会的背后,也是另有玄机。本来体育总局给网管中心有数额巨大的专项资金,用于运动员的教练、治疗等,但这些资金并未落实到运动员层面——有领导把后勤保障等内容承包给外面的一个公司,当然,该公司的负责人与该领导是老相识了,其间的猫腻不言而喻。所以,当相关经费真正落实到运动员身上时,也只剩下了十之一二,怎么能保证运动员有最好的竞技状态和最好的医疗保障?


所以,外界盛传有网管中心领导被迫提前退休,应该也不是空穴来风;而中心有财务人员目前在配合做进一步的调查工作,也从侧面说明这里问题不少。


5、总局裙带急需整顿


不仅是总局下面的项目中心出现问题,巡视组对总局的一些领导也有一些意见。


据调查发现,有不少局级领导干部的亲属都在系统内任职,处级领导干部的家属在系统任职的也不在少数;尤其是体彩中心,因为效益好,想进这里的关系户也就最多,成为所有中心的一个典型(彩票中心一共几十人,但总局相关领导的关系户就有20多人);而总局的几位领导,也不乏在下面各单项协会等兼任主席或者副主席职务的,累积起来也有三四十项之多,属于严重超规。


亲戚任职,难免有裙带关系之嫌。而有些领导的亲戚朋友不在系统内任职,但会在外面开设公司,承办该领导有权力敲定的一些赛事、商业开发或者其他活动,裙带关系同样一目了然。与此同时,这些裙带关系能否真正为运动员跟教练员服务,能否真正落实推动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能否真正去为全民健身做排头兵,却都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而总局领导兼职过多,精力有限,难免也会力不从心,不能在每一个岗位上都发挥自己的作用,还在客观上造成人际关系复杂,处理事情难免会有漏洞,给了某些人违规操作可趁之机。


最近体育圈热议的话题就包括取消赛事审批,而在总局下属的中心中,社体中心组织的中华龙舟大赛,自剑中心举办的环中国自行车赛,牵扯到的一个明显问题就是收费办赛事,但收费并不透明。


如果相关比赛要在具体城市落地,那就需要付出每站几百万不等的费用,但可以因人而异。如果再考虑到领导的裙带关系或者外面公司承接,这些费用入账堪称混乱,究竟是进了协会、进了公司还是进了个人的腰包?都不透明!


而在举办这些赛事时,单项协会与总局某些人也有利益结合的地方,比如某赛事组织者就曾经把接近200辆高档自行车(每辆都价值不菲),送给了总局机关的某些个人用以私人使用。


此外,为了取得成绩,某些项目中心还会更改运动员的年龄,像此前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就因为改年龄(1986年1月23日改成1983年1月20日),导致国际奥委会剥夺了中国代表团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获得的女团铜牌。体操改大年龄是为了更早参赛,杨云就曾公开承认改年龄,只是证据不足只被国际体联警告处罚;而江钰源跟何可欣曾被美国媒体曝出年龄造假,但对方无法提供有效证据。


而有些项目运动员会把年龄改小,以便在青少年比赛的竞争中拥有优势,以前主要发生在足球篮球等项目中,近年来已经少了很多。说起足球,不得不提及前足协副主席谢亚龙,就因操纵比赛、收受贿赂而锒铛入狱;前足协技术部主任李冬生,也因受贿、贪污被判刑。


这都是前车之鉴,值得所有体育从业者深思。其实,就像高层对体育总局提出的要求:提高从业干部的素质,遵守体育行业的规章制度,恪守体育精神来发展体育产业,遵守体育本身的规律。如果真的做到了这些,那何愁中国体育真正的春天不会到来呢?


体坛周报原标题:曝俞丽作中间人收五六万好处费 她后面还有谁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