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球市场烧钱猛于虎,7项赛事没让政府掏钱

在美网后的连续五周,你所能想到的几乎所有当今网坛的超级巨星,都出现在了中国……世界网球地图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赛季”这个名词。

2014-10-23 13:00 来源:南方都市报、体坛周报、中国体育报 0 47283


在美网后的连续五周,你所能想到的几乎所有当今网坛的超级巨星,都出现在了中国……世界网球地图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赛季”这个名词。


中国赛季·城事


20年,足以让一个婴孩成长为翩翩少年;20年,也能够让职业网球运动在中国开花结果。


自1994年正式进入中国以来,职业网球运动在我国已经走过了20年光景,在这特殊的年份里,“礼物”翩然而至——从9月初的香港公开赛开始,到10月中旬的上海大师赛落幕,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共有上海大师赛(ATP1000)、中国公开赛(WTA1000、ATP500)、武汉公开赛(WTA500)、深圳公开赛(ATP250)、广州公开赛(WTA250)、天津公开赛(WTA250)、香港公开赛(WTA250)等多项赛事相继亮相,构成了丝毫不逊于温网系列赛、美网系列赛的夺人眼球的网球中国赛季。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这个时候,国内高水平职业网球赛事还只有上海大师赛、中网、广网三项,但一年之后,网球赛事数量就在我国成几何级数激增!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最主要原因还是在以李娜为代表的“中国金花”的带动下,国内网球市场得到了巨大的扩张和发展,像今年刚刚启动的WTA500赛事,武汉公开赛,其最主要的宣传口号就是“李娜家乡的比赛”,科维托娃、利斯基这些李娜的闺蜜们也毫不避讳地表示,就是想到李娜的家乡看看才参加武汉公开赛。


大,肯定是网球中国赛季的标签之一。别的且不说,单看星光熠熠的冠军阵容就可见一斑:穆雷(深圳公开赛)、德约科维奇(中网)、费德勒(上海大师赛)、利斯基(香港公开赛)、尼库莱斯库(广州公开赛)、科维托娃(武汉公开赛)、莎拉波娃(中网)、里斯克(天津公开赛)……毫不夸张地说,刚刚过去这一个月就是职业网坛大腕巨星们云集的大聚会,无论你走进任何一项赛事、任何一座球场,都能看到你心仪的球星。更加难得的是,明年网球中国赛季的规模还将继续扩大——珠海将承办WTA超级精英赛,这样,算上年初的深圳公开赛,仅WTA赛事,明年国内观众就能在家门口看上七项。


关于中国是否需要举办如此多网球赛事的争论时有耳闻——支持者们认为更多的网球比赛有利于推动中国网球运动发展;批评者们则认为中国虽然人口众多,但网球人口的比例还非常少,市场需求非常有限,办这些比赛根本很难盈利,都是政府的形象工程,花钱赚吆喝,浪费纳税人的钱。


但是这样的讨论在目前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因为比赛已经来了。少则5年,多则15年甚至终身落地。这些比赛都是怎样办的,未来该怎么走,如何真正实现主办者们心心念念的“城市名片”效应,或许才是现在更应该被关注的事。


现象


官办,土豪,中国特色


巨额投入

武汉市政府对于元年武网的投入,“完全是不计成本”——一位武汉当地的网球记者如是说。


所有在中国举办的大型体育赛事,都离不开政府的巨额投入,奥运会、亚运会这样的综合性运动会不说,一些单项的世锦赛、世界杯赛事绝大多数也是当地政府掏钱埋单。网球赛事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高级别的网球赛事,在办赛的初期,如果没有政府的巨额投入,几乎不可能生存得下去。


以今年刚刚落地的武汉网球公开赛为例,这项前身为日本泛太平洋公开赛的WTA超五赛事,武汉市政府仅“抢”来15年比赛租借权,就已经耗资上亿人民币。随后,市政府在东湖的高新技术区画地25万平方米,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建出了一座完全可以承办大满贯级别赛事的现代化国际网球中心,这座被包括WTA工作人员、球员、外国媒体在内都称为“不可思议”的场馆,武汉市政府公开的数据是投资了近10亿人民币。如果再加上首届赛事的各种运营费用,武汉市政府对于元年武网的投入,“完全是不计成本”——一位武汉当地的网球记者如是说。


而在广州的隔壁,一心打造网球城市的深圳,在每年一月已经迎来一站WTA国际级赛事的情况下,又在九月加入了轰轰烈烈的“中国赛季”,首届ATP250分级别深圳公开赛与今年的武网同期举行。赛事运营方弘金地网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驰在赛事期间接受采访时坦承:“这项赛事的投入,我们和深圳市政府是一半一半。”


ATP只在中国增加了一个深圳站,说明跟WTA相比,ATP的男总裁还算理智。WTA在女总裁上任后,受金融海啸影响,在欧美一些传统赛事难以为继的形势下,WTA没有去解决或者是无暇顾及,女总裁敏锐地抱住了李娜这棵大树,并以此为突破口,进军东亚,席卷中国。几十年历史的东京一级赛,被李娜故乡武汉几千万豪租;广州站的级别没变,总奖金被翻倍;深圳、天津和香港,都迎来了当地城市发展史上首站WTA巡回赛。


珠海接班的是保加利亚的索菲亚。比赛有“小年终”之称,这是WTA的创举,因为男子只有年终总决赛(旧称大师杯)。据说珠海政府官员在考察了中国网球公开赛和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之后,当机立断建大球场、搞大比赛。这个“小年终”原来的总奖金只有70万,到了珠海这里,名字改为“超级精英赛”,奖金翻了3倍:215万美元!不算场馆建设和组织、竞赛等运营成本,用WTA超五赛级别的奖金,只请世界排名9-20位的几位球员来参加,值吗?


WTA该庆幸的是,在李娜退役之前就敲定了武汉、天津和珠海。合约在手,有没有赞助商、有多少观众,跟WTA没啥实质关系。中国能抢到这么多站赛事,基本都源自当地政府的投入。“花纳税人的钱”谈论起来甚至能牵扯到贪腐,所以我们只希望,烧钱能烧对地方。


中国的某个赛事,因为经纪人的“专业”,政府花了能够买断赛事的钱却只得到了一些年的租约。中国的有些比赛场馆,建的时候只追求高大上没考虑网球专业性,结果赛前场馆改造又花了几千万。如果这些钱用在鹰眼和飞猫上,能真正为赛事带来“高大上”规格,用在降低门票和观众赠品上,也能真正回馈于民。


除了资金的投入之外,政府政策上的支持同样不遗余力。“市政府拿出了许多市区内的LED屏、公交车车身上的公益广告时段或者位置,给我们做比赛的宣传,这其实也是一种隐形的资金支持;此外比如还发放了专门的通行证,让我们运送球员食物的卡车可以在白天时段通行高架,每天准时从市区的酒店抵达龙岗的赛场……可以说没有深圳市政府财力和政策两方面的支持,我们很难办成这项比赛。”张驰说。


而对于落地较早的几站网球比赛:广州国际女子网球公开赛自2004年-2012年连续九年由广州市体育局主办,直到去年才开始完全市场化运营;同样在2004年开始举办的中网,至今一方面拿着政府的巨额财政补贴,一方面尝试着市场化的运作,坚持10年后,在去年第一次对外声称实现了收支平衡。


就目前来看,能够有勇气喊出“我们没花政府一分钱”办赛的,似乎只有上海大师赛、以及同样在今年迎来赛事元年的天津网球公开赛。但是两项赛事的运营方久事赛事与天津滨海集团的国企背景,让“没花政府一分钱”这句话充满了文字游戏的意味。而骄傲地宣称上海大师赛在举办的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的久事赛事总经理姜澜,也不得不承认:“上海大师赛没有花上海市政府的钱,但在上海大师杯期间,政府是支撑了我们一把的。”而正是这前五年的“支撑”,这前五年市场的培育与球迷的培养,或许才是之后的上海大师赛在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奇迹”的原因之一。


球迷享福

WTA世界排名前20位的球员,有19位都出现在了元年的武网,这是曾经举办了20年的泛太平公开赛也无法企及的盛况。


政府的巨额投入与支持,让元年的中国赛季至少在表面上显出繁荣与成功:穆雷出现在了深圳250分的赛场,然后又一路前往北京与上海;而往年他的行程,是在美网后好好休息三周,然后前往与中网同期的东京,直至10月的第二周才抵达上海。同样在美网后三周内不会安排比赛的小威廉姆斯,出现在了武汉的参赛名单中,实际上,当时WTA世界排名前20位的球员,有19位都出现在了元年的武网(编者注:李娜赛前退役),这是曾经举办了20年的泛太平公开赛也无法企及的盛况。一心期望将男子赛事升级至1000分赛事的中网,虽然迟迟未能如愿,但并不妨碍他们继续把德约科维奇、纳达尔以及今年新增的穆雷邀请到现场;同样,总奖金25万美元的国际级赛事天网,也邀请到了杨科维奇、辛吉斯这样的大腕捧场,天网也是杨科维奇这位前世界一姐今年参加的仅有的两种25万美元赛事之一。


中国特色

武汉市市长唐良智在长江游轮上,与小威进行了一场网球对抗表演;阿扎伦卡则到武汉大学与校长李晓红过了招。


中国赛事在邀请球星上的土豪做派,对于中国的球迷来说算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在家门口,就现场目睹以往只能在电视转播中看到的偶像风采。而与此同时,因为自觉出了钱或者给了力,便自觉是“主人”,所以许多政府官员在赛事中也有许多中国特色的“主人”作派:武汉市市长唐良智在长江游轮上,与小威进行了一场网球对抗表演;阿扎伦卡则到武汉大学与校长李晓红过了招;而在某站比赛的第二个正赛比赛日,更有领导在比赛过程中突然出现在观众过道上“巡视”,现场的外籍主裁一遍遍地提示“Pleasesitdown!”甚至用中文连说了两遍“坐下、坐下”,但领导竟然淡定地对着主裁挥了挥手然后才慢慢离场。外籍主裁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等到领导们离开后,比赛才得以继续。


经验A


政府究竟应该如何支持?


政策支持比一味给钱更能让赛事学会生存


为什么中国各大城市,忽然间热衷于办网球比赛?W TA亚太区副总裁陈述说得很明白:“网球本身是一项非常高大上的运动,再加上从2004年女双奥运夺冠开始,中国的网球市场也迅速发展。同时更迅速发展的,还有中国的城市经济。这些城市需要宣传自己,需要提升形象,需要国际化大都市的身份认同,而网球比赛恰恰是这样一个非常适合的载体。”


赛事一落地就单纯依靠市场太难


因为政府比市场更需要,所以各地政府在举办和投入网球赛上不遗余力。因为政府比市场更需要,所以新落地的赛事想完全依靠市场生存几乎不可能。天津网球公开赛招商部部长姜昱宏承认,在整个天网筹备运营过程中,最困难的,就是去寻求赞助。“天津的网球氛围、网球文化都不理想,许多企业、尤其是国内企业,根本不懂得网球,一说起体育赛事赞助,他们只知道奥运会、亚运会、甚至中超……”姜昱宏说,所以天网元年,只能依靠财大气粗的滨海集团一力承担,从赛事租借每年的100多万美元到每年运营的近千万元人民币,“我们已经做好了先亏损四五年的准备。”姜昱宏说。


四五年或许都是一个乐观的估计。上海大师赛在第二年实现盈利,是因为从1998年起这座城市已经开始举办250分的喜力公开赛,以及其后五届大师杯的推动;广州市体育局有魄力与远见在去年将广网完全交由社会力量办赛,赛事在今年就实现了收支平衡,但仍然离不开之前九年政府办赛培育出的广州网球文化与球迷市场;中网也同样用了十年时间实现收支平衡。京广沪三个网球氛围与商业资本更为敏感的城市尚且如此,新兴的赛事到底需要多久才能摆脱对政府财政的依赖或者实现盈利,也许只能靠等待得出答案。


但政府仍该帮助赛事摆脱“救生圈”


但在等待的过程中,地方政府到底该做些什么?“如果只是一味给钱,那赛事就像永远带着游泳圈,不可能学会自己游泳。”姜澜说得很中肯,“如果有一天热爱网球的市长调走了,政策改变不允许再出钱了,国有企业亏损了不能再拿出巨额赞助了……那个时候你这个赛事怎么办?这其中随便一条,都可能让你的赛事办不下去。”


所以除了赛事初期资金上的支持之外,地方政府更应该做的,是让赛事运营本身尽快脱掉游泳圈,尽可能早地尝试市场化的运作,同时在政策上给予帮助。因为目前政府在赛事举办中扮演的另一个更重要的角色是审批、盖章———办赛资格需要审批、安保需要审批、票务需要审批……“在这一点上,我们特别感谢天津市政府、体育局以及其他许多政府部门的支持,这些支持小到赛场的水电、大到比赛的各项审批,市政资源的给予,可以说没有政府在这些方面开绿灯、简化手续、提供帮助,我们不可能用不到一年的时间把这项比赛办起来。”


另外,一个政府、或者说各地体育局更应该也可以更长远帮助到赛事的,是真正对于当地网球运动、尤其是青少年网球运动的推广,让更多的人热爱这项运动,买票走进赛场。良好的网球氛围与球迷市场,是一项网球比赛能够在一地真正落地生根发芽、成为城市名片的重要基础。


经验B


城市名片如何利用?


不该只是让世界看个logo那么简单


几乎中国所有的网球赛事,在谈及自己办赛的目的时,都会使用到一个词“城市名片”,但是这张名片究竟该如何使用?或许却不是每一项赛事现在都说得清楚的。


砸钱邀人是低级别的


通过电视转播,让场地上硕大的“W U H A N”或者“BEIJIN G”字样出现在全世界网球爱好者的眼前,这是许多赛事总监们能想到的第一个答案。除此之外,通过小威、通过莎拉波娃,城市可以被不断地在欧美媒体被提及,这就是城市名片的另一种使用方法。但这种方法仍然是比较低级的和容易的,只要你砸钱办高级别比赛,通过巨额奖金甚至出场费把球星吸引来就可以办到。但如何让这张名片自身可以产生更高的效益,为城市直接带来经济收益才是更困难的事。


让影响力辐射到外地


在这一点上,上海大师赛无疑走在了所有中国赛事的最前面。每年十月的第二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会有球迷把上海定为他们旅行中的一站,来到这里观看比赛。“上海没有西湖,没有九寨沟,所以我们靠举办各种展览、各种大型赛事,把全国、全世界的人吸引来上海。”姜澜说,目前上海大师赛的观众,有40%来自上海之外,但姜澜认为还远远不够,“我希望60%以上都是外地人、外国人,就像杭州人把西湖让给外地人,上海人也要把上海大师赛让给外地人,那这张名片就是真正打出去了。”


配套规划、文化沉淀都不能少


另一个让姜澜觉得上海大师赛做得还远远不够的,是比赛本身还没有能力让这些外地观众“沉淀”下来。任何大型的、尤其是每年固定的大型体育比赛,都应该有配套的交通、周边的生活娱乐设施等来帮助这一赛事留住观众。而目前的上海大师赛,每天的观众如潮汐般从市区涌来,比赛一结束又如潮汐般散去。放眼中国赛季另外几站赛事,除了广网拥有赛场就在市中心的便利,其他比赛场馆都相当偏远,甚至“荒凉”,这些比赛或许将来也都要面对现在上海大师赛的困境。


这就又是一个政府与赛事本身要合作及各自努力的事。旅游部门需要在对外宣传中更多地提及自己城市的赛事、交通部门发展更便利地到达赛场的公共交通、酒店商场需要在赛场边尽快建起……而对于赛事本身来说,你更想成为城市国际化的对外窗口、你更想吸引优质的外资品牌、你更想吸引国外的观众,那你就必须让自己的赛事更国际化、让球场的观赛氛围、服务更国际化,那种在赛场内一遍一遍用中英文提示观众“不要直呼运动员名字”、在赛场外叫卖烤串、盒饭、体育彩票……投资千万甚至数十亿传播庙会文化或者广场舞文化,就显然不合适了。


“中国赛季”第一年,纷繁的网球赛事本身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但它对于职业网球本身,也产生了许多微妙的影响。


总之第一个中国赛季已经结束,它带来了许多美好回忆,带来了许多经验,而它留下的需要赛事运营者们、管理者们去思考与解决的问题,则更多。


中国赛季·赛事


更多机会砸到小花小草


A


中国球员 受益最多


中国赛季给了“小花小草”不用花费昂贵的旅行费用就能参加高级别赛事的机会;众多小花们,都在经过中国赛季后实现了排名的大幅提升。


20岁的中国小花郑赛赛,美网结束后世界排名148位,但在先后参加完苏州125K、香港、天津等中国赛季的比赛后,本周郑赛赛的世界排名闯进了T O P 100(92位),成为目前中国第四位T O P 10 0女子球员。


郑赛赛之外,中国赛季开始前世界排名18 5位的朱琳,目前上升到了14 6位;王雅繁从251位跃升到184位,徐一幡、张恺琳分别从2 4 8位和2 5 9位进入到T O P 2 0 0……此外王蔷、段莹莹、刘方舟、徐诗霖等等众多网球小花们,都在经过中国赛季后实现了排名的大幅提升。WT A赛事的扎堆,让这些以往更多只能参加IT F挑战赛的中国球员们,通过资格赛、通过外卡更多获得了WT A高级别赛事的参赛机会。而在上海大师赛上,世界排名仅553位的中国球员王楚涵持外卡参赛,首轮爆冷击败世界排名第17位的弗格尼尼,成为2009年曾少眩和2010年柏衍后,中国男网在大师赛级别里的正赛第三位获胜者。


中国赛季给了“小花小草”不用花费昂贵的旅行费用就能参加高级别赛事的机会,几乎所有年轻选手都称这样的机会对于他们的经验、自信心都是极大的提升。而像郑赛赛、王蔷两位年轻选手如果能够保持中国赛季结束后的世界排名,甚至可以直接晋级明年年初的澳网正赛,这应该是中国赛季给予中国网球选手最直接的帮助。


B


国外球员 享受其中


不需要更多签证,不需要倒时差,还能游览下名胜古迹……“我想我没有明年不继续来的理由。”美国姑娘里斯克说。


以往美网结束后,穆雷的行程是先去东京赛事,然后再往上海,有时为了更多的积分,他会在东京之前加一站曼谷。但今年,他连续在中国待了3周,从深圳、北京到上海,“这的确让我的行程变得容易了。”穆雷在深圳接受采访时说,“我不需要办很多的签证、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不停地倒时差……”而那些同样在过去先飞往日本参加泛太平洋公开赛再到北京完成中网的女子网球明星们,同样不再需要两个签证,而只需要制定一个武汉-北京的行程。


至于语言、食物方面的担心也是多余的,所有的赛事主办方都将国外的参赛球员、尤其是大牌球员们像王子公主一样的被接待着。住宿都是国际五星级酒店,提供地道的西式餐饮,出行多半有专车接送,甚至连过去常困扰球员们的无法上国外社交网站的问题,现在也被球员们自己解决了。


“我们都学会了用V PN。”美国姑娘里斯克笑着说,她参加了广州、武汉、北京和天津四站中国赛季的比赛,并最终在天津夺冠。“这一个多月非常美妙,赛事都把我们照顾得很好,我还抽空去逛了秀水街、长城……我想我没有明年不继续来的理由。”


C


赛季遗憾“动力”成最大障碍


放在美网之后的中国赛季,对许多球员来说已经没有了继续提升自己状态的兴奋点,有些甚至已经开始憧憬假期。


中国赛季虽然大牌云集,但也偶尔有尴尬的场面,广网邀请的赛会头号种子斯托瑟首轮出局,天网邀请的头号种子扬科维奇止步第二轮。而在武汉,高排名种子出局的速度更加惊人:头号种子小威、2号种子哈勒普、4号种子莎拉波娃、5号种子A·拉德万斯卡等,三轮结束之后已经全部在签表上消失。


“这不是长途飞行、食物的问题,也不是球员自己的比赛态度不好,而是中国赛季对她们来说,缺乏动力(m otivation)。”美国《体育画报》著名网球记者Courtney在此问题上谈了自己的看法。众所周知网球选手、尤其是顶尖球员每年的赛季安排都围绕四大满贯展开,一月澳洲赛季是为了迎战澳网,然后是红土和草地赛季为了法网与温网提升状态,紧接着就是北美赛季为美网做最后的冲刺。而放在美网之后的中国赛季,对许多球员来说已经没有了继续提升自己状态的兴奋点,有些甚至已经开始憧憬假期。这也是中国赛季尽管来了那么多大牌球员,但却缺少足够多强强碰撞经典比赛的原因,也是首个中国赛季的遗憾之一。


D


策略建议 中国赛季应该“联动”


中国网协应该考虑并且去做的是,将目前各自为战的中国赛季各站比赛整合起来,或者向美网系列赛借鉴一些成功的经验。


A T P深网的赛事负责人张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烈表达了深网不满足于250分赛事的雄心,“举办中国第二个1000分的大师赛才是我们的目标。”而天网同样不甘于一站国际级的巡回赛,“我们会慢慢来,如果有可能,我们当然希望将来能升级成超五赛、皇冠赛。”赛事招商部部长姜昱宏说。


都想办更高级别的比赛,是中国目前绝大多数网球赛事的理想,更高级别的比赛意味着能吸引更多的球星、更高大上的城市形象。但就可能性而言,深圳或许就在做徒劳的努力,因为上海与A T P签下的是一份在整个亚洲具有排他性的合约,规定了上海必须是亚洲最高级别的男子网球赛事,这或许也是为什么中网的男子赛事迟迟不能升级的原因。


大赛事有大赛事的投入,小比赛有小比赛的特点与盈利方式,在寻求差异化的同时,如何更好地结合其他赛事,大家一起来做市场,也许才是各个赛事、尤其是小赛事该多考虑的事。今年深网与中网“打包”邀请穆雷,以较低的价格就请来了这位BIG 4成员出现在250分级别的比赛现场,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但是想将目前各自为战的中国赛季各站比赛整合起来,也许就该是中国网协考虑和去做的事。


比如美网系列赛提供了一些成功的经验,中国赛季是否也可以考虑实行奖金翻倍的激励?在中国赛季获得最多积分并且在最高级别一站赛事中夺冠的球员,可以获得双倍的奖金?这不仅可以让外国球员在参加中国赛季比赛时有更多的“动力”,也更有助于吸引排位较高的球员出现在广网、天网、深网这样低级别的比赛中,而不是各个赛事独自去谈判和邀请球员,花了更多的钱却未必能达到最好的比赛效果。


中国赛季除了票房和赞助商已奠定基础的北京和上海,其他所有赛事都仍将依赖当地政府,这就像WTA将市场依赖重心由美国转移至中国一样。只要有新的地方政府愿意将网球赛事当做提升城市形象的利器,就会有新的赛事在虚位以待,比如不限数量的ITF女子赛和ATP挑战赛。这对中国年轻球员和当地市民永远都是好消息。大饼已经摊开,为球员、为观众和球迷提供什么样的口味,是每个赛事运营方考虑的事,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和上海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教训,可供其他城市参考。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体坛周报、中国体育报,禹唐体育编辑整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