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中体会跑步哲学

天公不作美,跑者除了要和雾霾做抗争,也会不时网上吐槽:国内马拉松配套设施不人性化,沿途没有气氛,能量补给站不给力。

2014-10-19 11:30 来源:网络 0 35439

今年北马,组委会出新规禁尿红墙,否则将取消参赛资格。有人笑说,曾几何时这个北马最具标志性的影像将成为历史。天公不作美,跑者除了要和雾霾做抗争,也会不时网上吐槽:国内马拉松配套设施不人性化,沿途没有气氛,能量补给站不给力。

吐槽者不乏土豪、明星跑者,这些人热衷于全世界跑马拉松,不仅攒了跑品和奖牌,也是见了点世面和美景的。他们最享受的是来自夹道群众的欢呼和乐队演奏。他们的梦想是跑够世界6大顶级赛事,伦敦最有爱,柏林最厉害,波士顿最悠久,芝加哥和纽约最欢乐,东京最高雅。如果可以,他们也想去马拉松发祥地跑一次,去罗马古城跑一次,去朝鲜跑一次……但无论是谁跑、去哪里跑,这些人都具备同一种品质,那就是坚毅和持之以恒。

跑步没有了阶层差别,自然就形成了跑马溜溜的新圈子。圈子成员有跑步爱好者,品牌商和各种中介服务。因为马拉松是一项意志力和技术兼具的运动,又是一项职业和非职业跑者可以同场竞技的项目,当时机合适时,这项运动就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商业生物链。

减肥减压、健身交友、挑战自我,当现代都市人在寻求更合理的生活结构时,马拉松诱人的低门槛就会不自觉让人上瘾。打卡、配速、核心肌肉群、GPS、内翻外翻、跑姿、PB(个人最好成绩),当你看到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自言自语地晒着有各种术语的跑步日记,你是无法体会他们所说:“来,让我体会一把‘撞墙’的感觉吧(通常在32公里处出现的身体极限反应)。”光猪跑、彩色跑、僵尸跑、相亲跑,这些奇葩而神经质的运动概念,更是在内啡肽的制造下激发的自我意识的苏醒。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马拉松仍然存在年龄结构上的局限性,中老年跑者仍居少数。过于传统的思维以及对科学的一知半解也许是这一现状的诱因。比如旧知认为,马拉松是不可逆损伤性运动,不适合老年人。以刚结束的柏林马拉松为例,最快的10名女性选手中,半数超过30岁。群众跑者中,50岁以上的中老年跑者大有人在。可喜的是,国内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加入了这个队伍,赛事人数急剧增长,赛事规格也正向国际水平靠拢,老跑者更是开辟了越野跑和铁人三项等新领域。全民健身不再是空想。

爱上村上春树的人也许读过他那本《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他是跑者中的精神领袖,“孤独的运动,要靠天性的契合,内心的热爱,严格的纪律性才可以坚持始终。”长距离的机械苦行,只有自己可以说服自己。为什么要跑马拉松?我跑步时想些什么?跑马拉松改变了我什么?


以下是村上春树12条跑步哲学 灵肉和谐享受自由:
 
1、坚持的哲学
 
萨默赛特 毛姆写道:“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大约是说,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从中总会产生出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我也衷心地想对毛姆的观点表示赞同。所以作为一个写作人,抑或作为一个长跑者,就跑步来写些个人的、点点滴滴的文字,还公开出版的形式发表出来,也算不得太过离经叛道。
 
2、输赢的哲学
 
一开始我就打过招呼,说我不是好胜厌输的性格。输本是难以避免的。谁都不可能常胜不败。在人生这条高速公路上,不能一直在超车道上驱车前行。然而不愿重复相同的失败,又是另一回事。从一次失败中汲取教训,在下一次机会中应用。尚有能力坚持这种生活方式时,我会这样做。
 
3、独处的哲学
 
希望一人独处的念头,始终不变地存于心中。所以一天跑一个小时,来确保只属于自己的沉默的时间,对我的精神健康来说,成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功课。至少在跑步时不需要和任何人交谈,不必听任何人说话,只需眺望周围的风光,凝视自己便可。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宝贵时刻。
 
4、自由的哲学
 
请允许我说一点私事。觉得“今天不想跑步”的时候,我经常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你大体作为一个小说家在生活,可以在喜欢的时间一个人待在家里工作,既不需早起晚归挤在满员电车里受罪,也不需出席无聊的会议。这不是很幸运的事儿么?与之相比,不就是在附近跑上一个小时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脑海里浮现出满员电车和会议的光景,再度鼓舞起士气,我就能重新系好慢跑鞋的鞋带,较为顺利地跑将出去。“是啊,连这么一丁点事儿也不肯做,可要遭天罚呀。”话虽然这么说,其实心中有数:甚多的人,认为与其每天跑一个小时,还不如乘着拥挤不堪的电车去开会。
 
5、初心的哲学
 
下次参加全程马拉松,我要回归初心,从零出发,发奋努力;周密地训练,重新发掘自己的体力。将每一颗螺丝都仔细拧紧,看看究竟能跑出什么样的结果来。这就是拖曳着痉挛的脚步蹒跚在寒风中、被许多人超过时,我心中想的事情。
 
6、磨炼的哲学
 
当受到某人无缘无故(至少我看来是如此)的非难时,抑或觉得能得到某人的接受却未必如此时,我总是比平日跑得更远一些。跑长于平日的距离,让肉体更多地消耗一些,好重新认识自己乃是能力有限的软弱人类——从最深处,物理性地认识。并且,跑的距离长于平日,便是强化了自己的肉体,哪怕是一点点。发怒的话,就将那份怒气冲着自己发好了。感到懊恼的话,就用那份懊恼来磨炼自己好了。我便是如此思考的。能够默默吞咽下去的东西,就一星不剩地吞咽进体内,在小说这一容器中,尽力改变其姿态形状,将它作为故事的一部分释放出去。
 
7、享受的哲学
 
想就河流作一番思考,还想就云朵作一番思考,然而心中却是空空。我在自制的小巧玲珑的空白之中、在令人怀念的沉默之中,一味地跑个不休。这是相当快意的事情,哪还能管别人如何言说?
 
说起坚持跑步,总有人向我表示钦佩:“你真是意志超人啊!”说老实话,我觉得跑步这东西和意志没多大关联。能坚持跑步,恐怕还是因为这项运动合乎我的要求:不需要伙伴或对手,也不需要特别的器械和场所。人生本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8、打磨的哲学
 
每日跑步对我来说好比生命线,不能说忙就抛开不管,或者停下不跑了。忙就中断跑步的话,我一辈子都无法跑步。坚持跑步的理由不过一丝半点,中断跑步的理由却足够装满一辆大型载重卡车。我们只能将那“一丝半点的理由”一个个慎之又慎地不断打磨。见缝插针,得空儿就孜孜不倦地打磨它们。
 
9、超越的哲学
 
跑步对我来说,不独是有益的体育锻炼,还是有效的隐喻。我每日一面跑步,或者说一面积累参赛经验,一面将目标的横杆一点点地提高,通过超越这高度来提高自己。至少是立志提高自己,并为之日日付出努力。我固然不是了不起的跑步者,而是处于极为平凡的——毋宁说是凡庸的——水准。然而这个问题根本不重要。我超越了昨天的自己,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儿,才更为重要。在长跑中,如果说有什么必须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自己。
 
10、完美的哲学
 
世上时时有人嘲笑每日坚持跑步的人:“难道就那么盼望长命百岁?”我却以为,因为希冀长命百岁而跑步的人,大概不太多。怀着“不能长命百岁不打紧,至少想在有生之年过得完美”这种心情跑步的人,只怕多得多。同样是十年,与其稀里糊涂地活过,目的明确、生气勃勃地活当然令人远为满意。跑步无疑大有魅力:在个人的局限性中,可以让自己有效地燃烧——哪怕是一丁点儿,这便是跑步一事的本质,也是活着(在我来说还有写作)一事的隐喻。这样的意见,恐怕会有很多跑者予以赞同。
 
11、灵肉和谐的哲学
 
所谓艺术行为,从其最初的缘起,就内含不健康的、反社会的要素。我主动承认这一点。唯其如此,作家(艺术家)之中才会有不少人,从实际生活的层面开始颓废,抑或缠裹着反社会的外衣。这完全可以理解。这样一种姿态,我决不会予以否定。
 
然而我以为,如若希望将写小说作为一种职业持之以恒,我们必须打造出一个能与这种危险(某些时候还是致命)的毒索对抗的免疫体系。如此才能正确而高效地对抗毒性较强的毒索,换言之,才能建构较为宏伟的故事。打造这种自我免疫体系,并将其长期维持下去,必须拥有超乎寻常的能量,还须想方设法谋取这种能量。但除却我们的基础体力以外,何处能获取这种能量?
 
12、小确幸哲学
 
也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事。在东京每天早晨健身跑时,常常与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交臂而过。一连几年如此,自然而然地就熟识了,相遇时便互相微笑致意,然而因为腼腆,始终不曾交谈过,连对方的名字也一无所知。不过每天早上和她相遇,却是当时的我小小的喜悦之一。连这么一点小小的喜悦都没有,要每天坚持跑下来,可不容易。

人说,鸡汤不能喝太多,跑步鸡汤却不是,它是以实践来说服理论,是人类生存的本能。对了,说到本能,那么问题又来了,今年新增的160个厕位,能让尿红墙现象一去不复返吗?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禹唐体育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