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竞技体育?探索有中国特色的职业体育发展道路

一边是金牌榜继续傲视群雄,一边是老百姓最看重的足篮球金牌变得遥不可及,毫无疑问,中国体育正遭遇“亚运之惑”。

2014-09-30 14:20 来源:禹唐体育编辑 0 110964



“我们不仅要确保金牌数第一,三大球更要努力实现突破和超越。”出征仁川亚运会前,国家体育总局领导提出的亚运参赛目标言犹在耳。眼下,本届亚运会赛程过半,中国代表团在金牌榜上遥遥领先,但广受群众关注的足、篮、排三大球却战绩惨淡。


一边是金牌榜继续傲视群雄,一边是老百姓最看重的足篮球金牌变得遥不可及,毫无疑问,中国体育正遭遇“亚运之惑”。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体育该何去何从?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竞技体育?


从上世纪70年代的德黑兰起,亚运会一直是中国体育人展示实力和形象的最好舞台。但随着中国竞技体育在更高层次的奥运舞台上愈发辉煌,亚运会的重要性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中国代表团连续7届亚运会金牌数过百,中国运动员再登金牌榜首似乎不再是大新闻,比起亚运会百金,很多老百姓似乎更多地关注自家门口的体育场馆何时开放……


客观地说中国代表团不乏亮点:天天都有10枚以上金牌入账,射击、跳水、武术、击剑、自行车等项目所向披靡,孙杨、焦刘洋等名将加上宁泽涛、沈铎等小将一举贡献22枚金牌,成为亚洲泳坛新霸主……但最让国人挂念也最耿耿于怀的还是中国足篮球连创新低。中国代表团曾经寄希望于三大球“实现更大的突破与超越”。显然,这个希望已经破灭:国奥队三战一胜两负,再次上演“泰囧”,被挡在8强之外;每况愈下的中国女足被朝鲜挡在四强之外虽在情理之中,但还是创了历史新低;中国男篮连输日本伊朗,继续快速滑向“亚洲二流”,昔日“亚洲霸主”迅速向中国足球看齐……


足篮球是中国职业联赛启动最早、也是球迷最关注的体育项目。在国奥、女足、男篮接连折戟之后,球迷痛心疾首,甚至有偏激的球迷提出“足篮球不夺冠、金牌榜首有何意义?”相反,有一些人却把矛头指向联赛,搭起舞台锻炼别人的队伍,甚至把中国足篮球的沦落归祸于联赛。孰是孰非,两种说法也许都过于偏激,却给中国体育提出新课题:屡创新高的金牌如何托起足篮球的崛起?更深层的问题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竞技体育?


中国亚运代表团的强大源于面广点多的雄厚基础,而这雄厚的基础得益于能够集中体育界人力物力的举国体制,但以高财政投入维系综合性运动会的高金牌数,其意义势必会遭遇越来越多的质疑。


当然,客观上这种体制也曾让中国足篮球立足亚洲。在足篮球陷入低迷时,管理部门首先想到的是举国体制的法宝,在全运会增设项目、增设金牌,为某一比赛不惜牺牲联赛、长时间圈养集训。中国足篮球仁川亚运会上的战绩再次给这种锦标主义做法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显然,关起门来办足球、篮球,如今已经行不通了。


足篮球的发展与世界职业体育发展潮流息息相关,正是居于这样的认识,20年前,中国足篮球联赛应运而生。然而,职业联赛似乎并没有让中国足篮球搭上快车,相反还连创新低,原因何在?中国足篮球发展难道真陷于两难?


其实,回顾中国足篮球联赛近些年的种种争议、丑闻,不难得出答案。职业联赛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不尊重规律必然遭受惩罚。中国足篮球联赛创立20年仍产权不清、管办不分,导致弊病重生,这是联赛不能为中国足篮球发展插上翅膀的根本原因所在。而在联赛举步维艰的背后,其实是两种体育发展思路的角力。


现在回过头来看仁川亚运会,尽管人们看比赛、了解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方便,但从德黑兰的广播时代到北京亚运会的电视时代再到仁川亚运会的网络时代、自媒体时代,亚运会的关注度毫无疑问达到了历史最低点,百枚金牌已难以提起人们的兴趣,相反,足篮球的失利引来球迷阵阵板砖。而三个月前的足球世界杯,尽管没有中国队,但国人却熬夜看得如痴如醉;李娜没有拿过奥运冠军,但她上周退役却牵动着无数国人的心。


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国人关注体育的兴奋点已经悄然转变,这就要求我们调整竞技体育的工作思维、重心,同时也采取有别于只以金牌为核心的工作方法。但显而易见的是,体育部门尽管意识到了国人体育兴奋点的转移,但工作思维、工作方法仍没有相应的调整,或者调整仍远不到位,这也是中国体育“亚运之惑”的根源。


探索有中国特色的职业体育发展道路


对于三大球的改革,肖天也坦陈,不可能完全照搬欧美,但怎么改,无论足协、篮协还有排协目前都没有让人看得清脉络的长远规划、可持续规划。男篮、男排甚至搞不清楚,到底该在亚洲还是世界范围找寻自己的坐标。刻骨铭心的失败可以换来三大球将帅知耻后勇的决心,但空洞的豪言并不能得到各队悲催现实的支撑。仁川亚运会至少让我国“三大球”有了一次自我实力评判,他们都需要想清楚,是接着一边折腾一边做梦,还是脚踏实地、一点点接近目标。


在29日的媒体通气会上,肖天在谈中国三大球改革的问题时坦言,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唯有一件事在倒退,“你们懂的”。


“我们那么多奥运项目能取得辉煌,但是在三大球上不进反退,到底是什么原因?”肖天说,“一定是在顶层设计上,在探索改革的路上没有找准方向。”


肖天认为,对三大球的问题应该从社会发展的宏观视野解读。“1992年足球红山口会议以来,三大球的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成绩如今却一直在下滑。”肖天说,“很多问题已经融入中国经济、社会改革之中,非体育系统内部就能解决,必须全社会给予关心。”


肖天表示,现在的三大球涉及体制、法律、资产、传媒、博彩和价值观。可以说,三大球的改革、职业体育的改革实际是整个中国社会改革的缩影。和经济社会的发展一样,中国的足球和篮球也要探索一条有中国特色的职业化发展道路。


肖天强调,当前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国字号队伍和联赛的矛盾。近年来,从“诈伤”到“拒召”再到亚运会前的鲁能从国奥队“抢人”事件,俱乐部和国字号球队似乎已经变得水火不容。但两者之间不能走极端,用一个去否定另一个。


三大球明年还面临着争夺奥运资格的更重要考验,强敌环伺,前路凶险。“比如篮球,如果奥运和世界杯都不令人满意,球迷能甘心吗?三大球处在为国争光和职业联赛的矛盾中,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低迷的状况还会延续,甚至更糟糕。”


肖天坦言,如今的三大球徘徊在这一矛盾中间,尚未找到很好的结合点。“能不能在为国争光、给民众提供优质精神产品的同时,又能促进联赛的繁荣,使其形成合力?”他自问自答道,“要探索一条有中国特色的职业体育发展道路,核心就是这条路。”


“篮球联赛总出现核心外援一对一,中国球员站边上的情况。年轻球员坐板凳,到国家队谁挑大梁?国奥这批球员都打联赛,临时抽调集中,他们的归属不是一元的,到底该向谁负责?”肖天忧虑地连续问道。


放眼世界,成功的国家都是从国情出发。肖天就此强调,中国体育的改革,尤其三大球的改革,既不能走老路,也不能照搬其他国家,“南美足球,更多的是贫民窟足球,涌现了大批球星。欧洲有完整的市场经济体系,有健全的法制法律和契约精神,更有足球传统,所以联赛搞得很好。非洲有人才,有人种优势。朝鲜没有什么市场化、职业化,但他们严格训练,为了某种价值观。我觉得每个国家的足球——三大球都有自己的成功之道,但成功背后都是源自各自的国情。有中国特色的职业体育道路,要解决的就是把市场资源和体制内的国家队资源紧密捆绑起来。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还是‘两张皮’,那两种制度的优越性就都没有了。要改变这个现状,是很困难的。”


“三大球改革不能浮躁,也不能文过饰非,要以实事求是、理性的态度来对待。”肖天理性地说。


中国体育应该有“危机感”


除了足篮之外,归化球员也是中国体育关注的一个热点。


面对汹涌而来的归化选手,中国军团已经感受到了压力。别的不说,就在田径赛场,因为归化选手的问题,中国军团这次至少少拿了2块金牌。


在篮球赛场,中国军团也受到了影响。中国男篮与日本男篮一战,对手阵中就有一名出自中国的“归化选手”——张本天杰,他本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辽宁小伙。2009年加入日本队后,身高1米97的他让日本队在排兵布阵上有了更多的选择。最近几年,日本篮球频繁归化中国球员,除了张本天杰外,原中国国青女篮主力中锋李明阳也加入了日本队,并改名为杉山由美希,在此之前,李莎莎和赵希也都加入了日本国籍。


早些年,中国体育是归化选手最大的输出国,尤其是乒乓球、羽毛球这两个项目的运动员最受其他国家欢迎。最近这两年,像赵常玲这样的女子举重选手也成了其他国家的归化对象。最近这两年,关于中国足球是否应该使用归化球员的讨论一直在进行,原广州恒大球员穆里奇一度被看成是最佳人选。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个话题仅限于讨论。


很多管理者都认为,现在的中国体育不需要使用归化选手。中国男篮主帅宫鲁鸣在谈到其他国家在篮球场上使用归化球员就调侃说:“现在亚洲队越来越不像亚洲队了,以后把美国人全请来就好了。”


资料来源:新华日报、北京青年报、解放军报、大连晚报等,禹唐体育编辑整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