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低迷跨界体育:王石执掌亚洲赛艇,能拉赞助欲改革

著名企业家王石今天当选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王石在竞选中承诺,当选后任期5年间,将为亚赛联寻找国际赞助商,解决亚洲赛艇运动推广的资金问题……

2014-09-25 11:10 来源:禹唐体育整理 0 91139


上图为新当选主席和副主席的合影。从左到右依次为:台北赛艇协会主席洪瑞昌;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王石;新加坡赛艇协会主席Nicholas EE;伊朗赛艇、皮划艇、帆船协会秘书长Vahid Moradi 



9月24日下午,在韩国忠州举行的亚洲赛艇联合会大会上,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石当选为亚赛联新一届主席。王石在竞选中承诺,当选后任期5年间,将为亚赛联寻找国际赞助商,解决亚洲赛艇运动推广的资金问题;将推动海岸赛艇和企业大师赛等新型比赛;同时还会改革亚赛联组织机制。


2010年,王石曾在楼市低谷时现身杭州某售楼处,称“观望期已过,我是来推广赛艇的”。如今,中国楼市再陷低迷,回暖前景不明,王石的赛艇却玩到成了专业级。


在剑桥访学之外,王石也尝试参加过清一色本科生的赛艇俱乐部训练,他曾称,训练强度之大如同参加大赛,却有一种血脉畅通后的轻飘感。“如果说在哈佛有一种熬的感觉,那么在剑桥的感觉很滋润,像梦幻一般。”


参选只因一通电话 不意外最终当选


王石是以中国赛艇协会副主席的身份,被协会推举参选。而按照往常惯例,能够获得推荐参加洲际协会主席选举的,一般都是体育总局内部的官员,例如从2004至2009年担任过同一职务的韦迪,当时的身份就是国家体育总局水上中心主任。王石能够参选,本身就让人意外。“当时水上中心主任李全海给我一通电话,问我有没有参选。”王石回忆道,“我当时也没多问,二话不说就回答,当然有兴趣。”


对于这次竞选如此感兴趣,王石表示,一方面是因为热爱赛艇这项运动,另一方面也认为能够选中而身为体制外人员的他,本来就是体育总局的一种认可,也是赛艇协会表达想要改革的意愿。“第一感觉就是要改革,能够邀请社会人士,我心里感觉很舒服。”王石说道。


在答应参选之后,王石则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竞选之中,毕竟距离亚洲赛艇联合会投票选出新主席只剩下两个月,而他的竞争对手、日本赛艇协会主席大久保尚武则从2年前就开始准备了。


竞选时间短是最大的劣势,但王石也表示有自己的优势,不仅有自己两次登顶珠峰所带来的知名度,还有手握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企业万科和自身强大的资源,他还特意提到自己所代表着正在崛起中的中国背景。


在南京青奥会、台湾亚洲青年赛艇锦标赛和亚运会这三次机会争取亚赛联各会员国支持后,王石最终以18比7的巨大优势在投票中胜出,成功当选亚赛联新任主席,任期5年。对于这个结果,王石也表示:“事先肯定是自信满满,想过能当选,但原本预计只是险胜,没想到能够这么完美。”


如何推广赛艇运动?我能带来钱


成为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后,王石心中已经准备好一套蓝图,希望在中国和全亚洲大力推广这些他钟情的运动,“过去的是鼓励竞赛,现在要推广到社会。”


首先,王石要做的是一个“事必躬亲”的主席。“之前主席都是高高在上,很少出现,一般具体的事情都会交给秘书长去做,可能只有一些重要的比赛才会前去颁奖。”王石说道,“但我要改变,要去知道具体问题是什么,我承诺会访问每个会员国,任何会议都要参加。”


万科之前一直在国内推广民间赛艇,王石非常了解这个过程非常艰苦。“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钱。中国不像北美或欧洲那样有着比较好的基础,而且这项运动也不容易吸引到赞助商。”王石还曾遇到过有些地方建好了艇库,但等着捐赠赛艇这样让人啼笑皆非的例子,“我作为企业家有自身的优势,而且我也有一些代言,帮助拉到赞助。不仅要提供艇,还有更多的,例如聘请好的教练、到国外集训等,这对赛艇水平的提高有非常大的帮助。”


之前王石曾经组织17名企业家到剑桥参加一个训练班,其中上课之余,也会安排他们接触赛艇这项运动,并吸引他们,相当于一个播种的过程,然后让这些老总们带着种子回到国内,在各自的企业推广赛艇运动,最终开枝散叶。


而亚洲赛艇联合会这些年一直将注意力放在环保事业上,包括对水资源的保护等等。而身兼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美国区董事的王石则拍胸口保证,引入帮助和资金,促进赛艇运动中对水资源的保护,这根本不是问题。


运动人生:最爱赛艇 暂时对足球没兴趣


王石自称小时候曾经很爱踢足球。而同为房地产业的巨头,恒大、绿城、建业等在中超玩得风生水起,CBA里也有金隅、新世纪、宏远等房地产企业或是冠名球、或是直接经营一支球队。此前又有消息称万科有意收购经营困难的中超球队大连阿尔滨。但身价以亿计算的王石买入阿尔滨英国并不困难,但他只是简单地表示:“目前没有这个计划。”


但谈起自己钟爱的赛艇项目,王石则是侃侃而谈,心情显得非常好。据王石自己介绍,他从2005年开始玩赛艇,至今已经有9年。但真正领略到这项运动的魅力,还是他在去年在英国剑桥大学留学期间参与剑桥赛艇队的训练。


最开始的时候,王石问教练一周练几次,对方回答“五次”,也就是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训练,有时候周末也举办训练和比赛。他并因为没有每日规律的训练而感到枯燥,也没有因为5点多就得起床而抱怨。相反在训练之后,他会感觉到“全身舒爽的痛快感。整个人都high了。”


王石表示,其实对赛艇之美,也有一个认识的过程。他自己最喜欢的就是8人赛艇,因为这不是一项个人运动,而且需要所有人的智慧和默契。“赛艇是工业文明的产物,是身体与心灵、肉体和智慧的完美结合。”王石如此说道。


万科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司内部的体育运动上,这甚至成为企业文化的DNA。像是万科一直在推行的长跑、自行车,以及不久继续迎进行的篮球、足球。王石甚至开玩笑说,现在万科招人的首先要问应聘者会不会长跑,如果得到肯定的回答,那么恭喜你,你已经被万科录取了。但玩笑归玩笑,万科在强制员工进行体育锻炼的同时,也成功收获队员们的积极性和信心。


房学峰:王石当选赛艇主席让我知错


在所有的奥运会项目中,如果要说哪个项目是奥林匹克皇冠上的明珠的话,唯有赛艇——她是现代奥运会的文化源头,为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提供了基本的组织模式和基础的文化内涵,简单地说,没有赛艇、没有顾拜旦在泰晤士河上的感悟,就不会有现代奥运会。


赛艇还是最早进入中国的现代体育项目:在黄浦江与苏州河的交汇处,被称为“外滩源”,它是上海现代城市的源头。它不但是上海的源头,也是中国现代体育的源头——1859年10月,在那里举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但全是外国侨民参加的现代体育比赛。那次赛艇比赛之后,成立了上海赛艇俱乐部,他是“外滩源”的地标建筑之一,是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发展的最初的历史见证。


就在去年,国际赛艇联合会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找到了未来发展的灵感,因此FISA的新标识,是一个“中国圆”。


国际赛联在解释这种选择时说:这是一种中国古老的水墨画艺术,用简单的表现形式诠释最丰富的内涵,它讲究奉献、承诺、身心合一、关注、不屈不挠地追求完美;在水墨画艺术中,有一种笔触叫环流,它象征着:精神的力量、全球性、包容性、和谐、完整、高雅、简单,表达着一个最基本的人生哲理,而这个哲理恰巧与赛艇完美的划桨不谋而合,与赛艇运动的追求相同,那就是——天人合一、和谐完美地表现自我。


然而,没有多少国人了解这些,也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样的事实:


这个国际体育组织,始终是奥林匹克文化的引领者;


只有这样一个国际体育组织,主动地选择中国元素来诠释自己的文化和这种文化的未来。


当我最初看到“中国圆”成为国际赛联的标识时,我曾一瞬间有种被刺痛的感觉,因为这个选择固然意味着中国体育文化和体育产业的机会,但在中国,我一向感觉做体育产业或则谋求做体育产业的企业家、肯定不是有文化的企业家。


但在王石当选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的今天,我知道我错了……


未来4年,王石在全新的位置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让我们拭目以待。


链接:


以下为在选举前夜,万科周刊请王石分享的对话实录,关于对赛艇运动的感悟,以及参选亚赛联主席的来龙去脉:


问:什么样的机缘让您喜欢上赛艇运动?


王石答:以前看电视转播、各种运动会时,其中很喜欢的就是赛艇。它是现代工业文明的产物,中国有传统体育运动划龙舟,现在也有了龙舟世界大赛。赛艇和龙舟很大的区别在于:赛艇是演化的。你看龙舟几千年下来,演化不明显,原来是什么样的宽度、长度、桨,几千年下来变化不大,可以说它是农业文明之花,相对而言,赛艇也就是三百多年的历史,是工业文明之花,最早是泰晤士河上船工的竞赛,后来被牛津引进,开始形成跟剑桥的竞赛,你会发现,我们今年到英国参加有180多年历史的亨利大师赛,在亨利有个赛艇博物馆,进去你会发现,第一代的艇,还是比较原始的,但演化到现在,从宽到窄,只能容下一个人座位的宽度,窄了显得非常流线型,有利于提高速度,再一个是用的现代合成材料,再一个非常明显的是两个改进:首先是桨架,它给桨一个合理的支点,发出力量的效率最合理;第二个是滑座,划的过程中先是向前,处于缩的状态,之后双脚一蹬,全身往后,这样能用上腿、腰腹、上肢全身均衡的力量。桨架和滑座是赛艇完全不同于龙舟的特点,也就是工业文明讲究的精准、效率。这项运动在河上、湖上,与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讲究人与人之间的配合,你看八人单桨项目,看上去就像一个运动的五线谱。


开始划赛艇是在2006年,到南昌公务,结束之后在河上看到有划赛艇的,就问能不能安排一下。第一次过去还闹了个笑话,当时他们给准备了个摩托艇,我说要赛艇,他们却说这个就是赛艇,我说是不带动力的,细长的,他们一听,说那个你划不了,从来没划过的人第一次划要翻船的。我坚持说要划一下,当时就从艇库里抬出一个双人艇,划了两个小时没翻。教练非常惊讶,说看你的平衡能力,一定划过。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我练过登山,基本功就是攀岩,其他的我不会,攀岩练出了平衡能力。后来到了武汉东湖、南京玄武湖、日本、哈佛、剑桥……只要所在城市有水面有装备,就去划艇。


问:你刚才说赛艇起源于泰晤士河上的船工,可以说是一种无产阶级运动,但国人对赛艇的惯常印象却是精英、小众,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答:赛艇运动有个演变的过程,一开始的确是泰晤士河船工的运动,自从被牛津引进之后,老师和学生就在一起改进,把船工那种宽体的船,变得越来越窄,设计了桨架,又改造了船桨,尤其是加上了滑座,一步步改造之后就成了精英小众运动,设立了亨利大师赛等赛事。但是慢慢地,随着中产阶层崛起和城市化进程,说赛艇是贵族运动就不成立了。比如在德国,5%的家庭有赛艇,20%的人口参加这项运动,他们当然不可能都是贵族啊。在英国,赛艇俱乐部的年费才150英镑(1500元人民币),一年不论你来多少次,艇随便划,淋浴设施随便用,只有150英镑,你说这是贵族运动吗?


问:剑桥有深厚的赛艇运动基础,你在剑桥参加赛艇训练时,有什么好玩的事儿?


答:我划赛艇这么多年了,真正感觉到赛艇运动的精髓,是在到剑桥之后。之前训练,每周一般2次,最多不超过3次。2011年到哈佛,那里也有赛艇俱乐部,但我发现很难找到伙伴,华人也很少参与这项运动。去年到剑桥,机缘巧合,我所在的彭布罗克学院的院长是赛艇校队俱乐部的主席,他看到我的简历,特意安排我参加赛艇训练。参加他们活动后,发现他们的训练方法是从来没遇到过的:第一,运动量还是不小的,但时间并不很长;第二,运动之后感觉浑身很滋润。让我很惊讶的是,剑桥赛艇队的学生都不是特招的体育生,而是学业非常棒的学生,业余时间练出国际一流的水平,个别学生还进入了奥运代表队。我问他们一个礼拜训练几次,教练说5次,我一听愣了:一个月5次?他说没错,每周5次下水的,还有两次不下水的。我问每天几点练?他说每天6点开始到7点半,这个让我感觉到很严格,于是开始按照时间表练起来。


我来之前心里有个疑惑:剑桥牛津的学习压力是很大的,他们为什么还能拿出这么多时间训练?来到剑桥后感觉到人必须对自己有约束,有要求,其中有两个方面:体能的和智力的。为什么实际上最有名的是剑桥牛津对抗赛?首先这是两所很好的学校,出智慧、出诺奖得主的地方,再通过赛艇这种形式,实现了身心完美的结合。剑桥的校队就有三个俱乐部,三十多个学院,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俱乐部、艇库。身心的结合就是目的,而不光是为了得奖,这是我的体会。我也想把自己的体会与中国企业家们共享,因此最近组织了一个叫Deep Dive(深潜)的企业家训练营,当然不只是划赛艇,还有英语、工商管理课程。每天5点半起床,6点开练,七八点钟吃饭,然后上课。现在大家都主动要求加大训练量,让我很意外。


问:你为何竞选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当选后,对于亚洲赛艇运动,你有什么计划?


答:一开始赛艇是我个人的兴趣,2007年开始,万科在华东的公司成立了两个俱乐部,从2008年开始我随队训练,先是到了日本的户田参加国际邀请赛;然后到了香港的沙田锦标赛;又到了哈佛的查尔斯河比赛;今年又参加了英国的亨利大师赛,这支队伍越来越成熟。万科也由2支赛艇队增加到7支队伍。我有意在中国、在亚洲推广这项运动,尤其是中学、大学、商学院这些地方。去年我被选为中国赛艇协会副主席,今年夏天又接到了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赛艇协会的邀请,推荐我参选亚洲赛艇协会主席。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改革呀!之前各个运动协会基本都是国家来管理的,现在让民间人士来参与,当然要去。这个确实很巧,当时我正在想如何推广赛艇运动。


亚洲赛艇运动在世界上处于二流水平,中国在亚洲名列第一,但与欧美有很大差距。我们男队在前不久的阿姆斯特丹锦标赛得了四人双桨的第四名,已经是男队历史上最好水平了。


当选后,我会在中学、大学、企业家等群体中重点推广赛艇运动,在亚洲,日本的民间基础最好,亚洲各国可以学习日本,当然还要把英国的经验,推广到亚洲其他国家。我相信,中国一定可以为推动亚洲赛艇运动做出更大贡献。


资料来源:腾新体育、新浪体育、搜狐焦点网,禹唐体育编辑。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