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火熄灭,频遭吐槽,亚运会遇冷成新常态?

仁川亚运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吸引外界眼球的不只是赛场上的激烈争夺,还有频频出现的各类事故—主火炬意外熄灭、羽毛球馆突然停电……

2014-09-23 15:45 来源:禹唐体育编辑 0 25798


截至9月22日晚,仁川亚运会已进行了三个比赛日的角逐。但是,吸引外界眼球的不只是赛场上的激烈争夺,还有频频出现的各类事故—主火炬意外熄灭、羽毛球馆突然停电……


亚运圣火:熄灭长达12分钟之久


据了解,在19日晚的开幕式上,由韩国女星李英爱和两名小朋友共同点燃的仁川亚运会主火炬,竟然在20日晚上23时38分熄灭,直至23时50分才复燃,间隔长达12分钟。


对于事故原因,官方认为,这是由于圣火台内部的水槽温度上升,传感器出现故障,电源被切断,从而导致主火炬熄灭。


为了避免圣火再度出现熄灭的尴尬情况,仁川亚组委表示:“我们给主火炬的水柜增加了供水量,使装置温度降了下来。相信加强保护措施之后,亚运圣火不会再发生类似的故障。”


羽毛球馆:突发停电事故


在运动员全力以赴投入比赛的时候,现场竟然突然停电。谁也不曾想到,这样戏剧化的场面竟然会出现在亚运会的赛场上。


9月20日上午,在羽毛球女子团体第一轮较量中,比赛场馆突然停电,导致正在进行的中华台北与蒙古、印度与澳门、东帝汶与印尼的比赛不得不中断。


虽然在场馆的第二层还有灯光,比赛的显示屏也运行正常,但大部分的照明设备都无法工作。比赛因此暂停了5分钟。


对此,组委会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转播设备与空调高负荷的运行,导致用电量激增,出现了停电事故。


乱成一团是表象,预算“缩水”致办赛捉襟见肘


据了解,之所以出现如此多的事故,背后有着多种原因。


其一,圣火熄灭与建造时间仓促不无关系,由于仁川市政府和亚运会组委会之间的经费纠纷,圣火台的施工在大会开幕前一个月时被迫中断,临近开幕日才得以完成。


其二,在硬件设施不足的问题上,是因为仁川亚组委只是利用现有场馆进行了简单的功能划分,有些场馆并不足以承办国际比赛,但他们并没有考虑改造或扩建,而是选择了“将就”。


当然,这些表面原因的背后,都有一个最根源所在,那就是—办赛经费不足。


据悉,2007年仁川获得了亚运会举办权,但随后由于韩国政权的交替以及仁川市长所属政党发生改变,仁川亚运会的预算支援一直断断续续,甚至还在2012年曾提出要放弃承办。最终,韩国政府削减了631亿韩元,约合3.7亿人民币的预算,占总预算的11%左右,因此主办方不得不选择节俭办亚运。


在亚运会开赛之前,仁川亚组委曾对外宣称“要打造一个节俭办赛的范本”。但从目前事故频发的情况来看,想要做到“节俭而不简单”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


频频引网友吐槽


对于19日晚那场韩国群星云集的开幕式,众多韩国网友大赞养眼。“为我们国家的明星们感到自豪”、“在开幕式上看到张东健和金秀贤了,太激动了”。但批判此届亚运会开幕式“明星”味太浓的韩国网友也不在少数。


有网友称,“我以为我看到是韩流明星的演唱会,结果发现是仁川亚运会开幕式”;“不理解为什么体育盛宴上的圣火是由艺人点燃的”;“很失望,此届亚运会开幕式连1988年奥运会开幕式都比不上”等。尤其是出生在菲律宾的韩国国会议员作为护旗手登场引起了不少争议。甚至有网友表示,“我身为韩国人,因她觉得耻辱”;“无论从哪个角度说,她都不应该被安排为护旗手”。


另据日本媒体报道,本届亚运会的确问题不少,如记者见面会场的桌子椅子不够,无线网不公开密码,选手的住处下水道、网络环境很差、客厅拥挤等等。对此,日本网友在网络上也进行了吐槽,并联想到自己国家即将主办的东京奥运会。有日本网友的评论称,“预算太少了,如此看来东京奥运会也很危险呀”;“太糟糕了,请韩国说明一下韩国为何称自己是Wi-Fi大国?”“韩国人不是总说自己是伟大、拥有强大能力的民族吗,连亚运会都举办不好,还有什么可炫耀的”。


盒饭检测出沙门氏菌


据日媒报道,9月22日组委会在仁川亚运会选手所用的盒饭中,检测到有沙门氏菌,事前准备的76个盒饭全部丢弃,预防了大规模的食物中毒事件发生。


报道称,沙门氏菌是在21日已经备好的盒饭中的肉类里面检测到的。这些盒饭是为22日准备参加射击、击剑、举重等项目的选手所准备的午饭。由于盒饭被弃,选手们只好用事先备好的面包和牛奶等轻食代替午饭。不过,据说面包和牛奶分发不及时,也有的选手没吃午饭就去参赛了。


赛事组委会宣传委员称,现在已经和之前的盒饭供应商解除合同,雇佣了新的供应商。


“金牌闹剧”体现微妙心态


9月22日,仁川亚运会女子射击10米气步枪团体决赛,原本由易思玲、武柳希以及张彬彬组成的中国队以绝对优势夺冠,但因为张彬彬的比赛枪支装备超过规定的最大重量,因此未能通过官方检测,中国到手的金牌也被剥夺。但最终,经过申诉后,中国队的金牌失而复得。


当中国队金牌一度被取消时,韩媒门户网站《NAVER》的奥运报道页面曾做了头条处理,“中国选手张彬彬严重违规,中国队的金牌成绩被取消,韩国队因此获得银牌。”


韩网民也对对此一度热议,有的人表示:“中国队的犯规是卑鄙的,这让比赛变得不公平,而取消中国队的成绩则让比赛变的公正。”


也有人对金牌的取消表示不解:“装备超重被取消成绩?谁能出来解释一下,这真的是太搞笑了。”还有部分韩国网民将矛头对准整个亚运会:“取消金牌?干脆取消整个亚运会得了,我们不感兴趣,很多国家也不感兴趣,现在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人还有多少。”


赛事安排被指“动手脚”


有媒体注意到,作为东道主,韩国在赛程安排上非常巧妙,前两天的大部分比赛项目都是他们的优势项目。第一天他们就安排了射击上最有希望夺金的项目女子10米气手枪、男子50米手枪,击剑的女子佩剑和男子重剑也都是他们的优势项目,而在马术赛场,盛装舞步也是他们夺金把握较大的项目,还有自行车场地团体竞速赛,从这些项目的安排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意图非常明确,就是要争取前两天在金牌榜上压制一下中国占据首位。虽然这只是短暂的压制,中国凭借更强大的整体实力肯定会在后来的赛程中实现反超,但作为东道主,能够在金牌榜上领跑两天,这至少也是一种荣耀。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第一天韩国的两位射击世界冠军就没有发挥出水平,他们没能染指金牌,好在武术项目爆冷贡献了意外的金牌,韩国才借此成功压制中国占据了金牌榜的第一位。第二天他们的安排仍是如此,韩国队有多个强项会产生金牌,最终他们按照计划在多个项目上揽金,成功实现了赛事前两天在金牌榜上压制中国队的目标。韩国军团前两天的项目安排收到不错的效果,但在某些项目的精心设置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民众漠不关心,“都教授”救不了亚运会


截至20日全部门票只售出了五分之一,这还是连续促销、各种优惠之后的结果。连号称“韩星总动员”的开幕式门票也在大甩卖后才解除票房危机。舆调显示,韩国超八成民众对亚运会漠不关心。中国的情况要乐观一些,但据某门户网站的调查,仍有三成以上的民众觉得亚运会“没什么好关注的”。一圈内人士表示:“接下来,亚运会都将面临关注度不够,赛事日渐鸡肋的问题,现在的一些世界顶级运动员,都选择放弃亚运,且这是大势所趋。”北京奥林匹克俱乐部总经理王琦也认为,亚运会受冷遇是必然的,随着全球高水平职业体育的发展,亚运会日成“鸡肋”。


而根据韩国著名舆论调查机构Gallup日前就仁川亚运会的受关注程度发布一项调查,结果惊人显示,仁川亚运会成为近年来国际体育大赛中首个关注度低于被调查群体半数的国际体育大赛。


Gallup通过对移动电话号码进行随机抽样,选取了685名成年男女进行调查,结果53%的被调查者表示对亚运会几乎不感兴趣或丝毫不感兴趣,其中完全不关心的达16%之多,而肯定地表示关心的人只有45%。而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开幕前3个月时的调查结果中就有65%人表示对赛会有兴趣。


有关仁川亚运会能否圆满成功的调查中,认为会成功的占63%,认为不会的占20%,而另有16%的人选择了不作回答。此外,另有一项媒体调查显示,有八成韩国民众对亚运会“漠不关心”。


当然,也有不同意见。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则说,韩国大众关注不够主要是由于8月韩国大选以前,韩中央政府对亚运会的宣传推广不力。他强调,各国和地区参与热情很高,报名运动员已近1万人,为历届新高。


“赔钱就放弃”,越南弃亚运竟赢得“掌声”


亚运会“约等于”一笔赔本的买卖已经是铁的事实,如今主办国从最初的“赔钱也愿意”到现在的,4月17日,越南政府宣布,越南放弃主办2019年第十八届亚洲运动会资格,将在另外合适的时间再申请主办。


越南何以放弃亚运会主办权?说到底还是经济原因。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越南宏观经济在外部和自身因素影响下很不稳定,而需要花钱的地方却很多,贫困、医疗、教育等诸多方面的改善都需要资金。正如越南总理阮晋勇在会议上所说,国家财政需要优先集中投资于当前最迫切的任务,而非主办亚运会。此前,越南有关部门提出的1.5亿美元的亚运会预算饱受争议,被指责为依据不足,实际花费可能要高出预算许多倍,而亚运会所能带来的收益有限,很可能入不敷出。预算不足,将使越南无法成功组织一次“出彩”的国际体育盛会。


另一方面,越南有过主办2003年东南亚运动会的教训。当时花费了大量资金新建的体育场馆,事后作为体育设施的利用率并不高,很多不得不出租给咖啡厅、餐馆,或作为商品展示场所,造成了极大浪费。从尽力获得亚运会主办权到不得已主动放弃,看似是兜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但其实经过此事,越南已经站在了更高的起点上。阮晋勇17日宣布放弃亚运会主办权后,越南国内舆论普遍表示欢迎和赞扬。越南此前就主办方案广泛征求社会各界和民众意见,其中约80%的民众表示不支持主办亚运会。经反复权衡,越南最终放弃亚运会主办权,尽管此举看起来有些被动,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这种实事求是和果断的态度、避免“打肿脸充胖子”和“不惜一切代价”的做法,反倒为越南政府赢得了“面子”和国内的叫好声。当然也从另一方面凸显了亚运会鸡肋赛事的尴尬现状。


亚运考虑发"外卡",自我救赎之路难走


不是放弃办亚运会,就是敷衍办亚运,亚运会逐渐边缘化的现状让亚奥理事会是否应该考虑一下亚运会的未来走向了?关注的人越来越少,比赛的组织工作越来越混乱,赞助商自然也就逐渐远去,长此以往亚运会最后就只能走入死胡同。


那么亚运会如何自救呢?


遭遇瓶颈的亚运会正在考虑新的发展可能,其中一个建议是颁给其他大洲的体育大国几张“外卡”,通过他们的加入来打破中日韩三国在多数项目上的垄断地位,进而增加比赛悬念与精彩程度。


由于在大洋洲缺乏挑战,野心勃勃的澳大利亚一直在努力融入亚洲体育圈。2006年,澳洲足协历史性地脱离大洋洲,加入亚足联的版图,效果显而易见——“袋鼠军团”代表亚洲连续入围2010年与2014年世界杯,还成为明年亚洲杯的东道主。


除了按部就班的扩军战略,亚奥理事会还希望缩减举办亚运的开支,避免出现类似于河内这样的“逃兵”。“但亚运会是亚洲范围内的标志性大赛,关乎主办城市的发展,因此我们不会一味妥协。”在法赫德看来,需要平衡的还有各个项目,“比如富有亚洲特色的武术、藤球与卡巴迪,我们会提供对等的经费预算与发展机会。”


资料来源:中国日报网、新华报业网、重庆日报、文汇报,禹唐体育编辑。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