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耗自损致举重开门黑 政绩何时远离中国体育

从伦敦的疑似人为替换但却夺取金牌,到仁川的公平公正身份却痛失冠军,到底哪一个选拔机制是真正的公平、公正?我们不知道答案,但我们却真切地在仁川举重赛场上感受到了“田源现象”的危害。

2014-09-22 13:00 来源:人民日报、网易体育等 0 66879


“田源现象”直指中国体育的“公平”


举重历来是中国竞技体育的几个硬拳手之一,奥运会如此,亚运会更没得说。但昨天举重开门黑,男女两大优势项目金牌落空。我们有点意外,但并不惊讶。


我们从这两块金牌的丢失,瞧出了值得深思的疑问——什么才是中国体育领域内的公平公正。此话怎讲?女子举重48公斤级田源失败后,她的指导教练王国新说了一句话:看来我们要检讨我们的人员选拔机制。


要读懂这句话,必须简单交待一下背景。两年前的伦敦奥运会,当时成绩最好的田源被莫名其妙地拿下,取而代之的是来自湖南的王明娟。虽然这一人选的变换,没影响这块金牌最终归属中国名下,但对于出自不同省份的田源和王明娟来说,影响是巨大的。


在中国体育奖励制度中,一块奥运会金牌等于两块全运会金牌。是田源拿金牌,还是王明娟拿金牌,对她俩背后不同省份的体育局领导,属于体育领域内的GDP,谁能让得起。而对于田王两人的物质与精神奖励,其区别如同云泥。所以,事前事后,舆论哗然,几无止歇。


吸取教训的中国举重队,在决定此次参加亚运会的人选上立下硬标准:以今年全国锦标赛为准,冠军参加4年一届的仁川亚运会,亚军参加年年均有的世锦赛。憋闷了两年的田源,虽然拿到了全锦赛冠军,可却因硬拼出现了严重伤病,导致赛前训练一直不系统,基础力量训练量明显不够。说穿了,这次来仁川的她根本就不具有争冠能力,因此,她6次试举,居然5次失败,其中挺举没有成绩,可谓一败涂地。


这构成了一个奇特的“田源现象”。论资格,田源是名副其实,她的参赛是公平、公正选拔制度的产物。看结果,田源不仅自己丢人现眼,而且造成了对中国举重和田源所在级别的伤害。问题出在哪儿了?


从伦敦的疑似人为替换但却夺取金牌,到仁川的公平公正身份却痛失冠军,到底哪一个选拔机制是真正的公平、公正?我们不知道答案,但我们却真切地在仁川举重赛场上感受到了“田源现象”的危害。整体实力强大的中国体育,可以在亚运会、甚至奥运会上丢掉几块预料中的金牌,但我们不能无视这种形而上公平公正,实质上却在内耗自损的不良现象。


中国体育金牌崇拜 已异化为政绩工程


我们究竟能拿多少金牌——这是中国体育每次出征世界大赛始终无法回避的问题。在许多人的惯性思维里,似乎只有量化的数字才能衡量事业发展的成败,只有上扬的指标才能彰显中国体育的价值。对于金牌的盲目崇拜与刻板追求,在蒙蔽体育本真的同时,也成为悬在中国体育可持续发展路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体育界对自身发展模式急功近利并非没有觉察。曾有业内人士直言,今日衡量中国竞技体育的水平应是多元化国际化的,切不可以金牌数量“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而在全社会范围内,对体育作用与功效的认识也在逐渐形成共识:对当代中国而言,依靠金牌提振民族自信的时代早已远去,体育理应担纲与国力相匹配的角色和使命。站在从“体育大国迈向体育强国”的十字路口,如何破除数字崇拜,亟待中国体育破题。


数字背后失去了什么?

传统优势项目持续坚挺,与基础大项不见起色、三大球日渐低迷、弱势项目积重难返形成鲜明反差


毋庸置疑,这些年高举举国体制的大旗,中国体育确实交出了一张数字可观的成绩单。从1984年的洛杉矶到2008年的北京,中国体育健儿总共拿到163枚奥运金牌,在冬季奥运会上也有9枚金牌入账,至于其他国际大赛的金牌,更是数不胜数。


然而,金牌数量的快速增长,却无法掩盖项目结构失衡、生产方式单一、金牌成色不足的现实。在我国自1984年出征奥运会所收获的奖牌中,跳水、举重、体操、乒乓球、射击和羽毛球这6个传统优势项目摘取的金牌数,竟然占到金牌总数的七成以上。几大传统优势项目的持续坚挺,不但令对手惊叹不已,而且也与基础大项的不见起色、三大球的日渐低迷和弱势项目的积重难返形成鲜明反差。


令人担忧的是,在实际运行中,奖牌榜的数字已与名誉、地位、利益直接挂钩,金牌在很多时候被异化为相关部门的政绩工程。更有甚者,一些地区和部门为片面追求奖牌数的增加,甚至不惜以牺牲全民健身、荒废民生体育为代价。“唯金牌论”和功利体育的大行其道,致使篡改年龄、服用禁药、黑哨假球等体坛乱象屡禁不止,致使国民体质连年滑坡的趋势始终得不到有效遏制。可以说,这样的体育发展模式,已经与推进公共体育、强健群众体魄渐行渐远。


我们能挣脱金牌捆绑吗?

中国体育发展方向已经具备由“以量取胜”向“以质取胜”转变的现实可能,政府和公众对如何发展体育运动的思路也已日渐趋同


曾经,某网站推出一项调查:如果中国代表团在伦敦奥运会的金牌数大幅缩水,你会如何看待?


这样的假设如果放至不同的时间维度,答案将截然不同。26年前,当中国军团从汉城(首尔)奥运会铩羽而归,国人爆发的强烈失意令人刻骨铭心。作家张石山当时如此描述,“炎黄子孙,谁不渴盼民族的振兴,哪怕仅仅是在全民输血重点保障的体育战线上大获全胜?我们渴望胜利,渴望成功,我们再也输不起”。而如今,人们看待金牌的视角早已发生改变,时间锻造出更为包容、理性的国民心态。随着时代发展、社会进步,国人对于体育的认同感和价值判断,不再仅仅寄托于比赛输赢或金牌多寡,而更多取决于攸关民生的大众体育、取决于国民体质的切实提升。


与此同时,更多人开始反思不计成本的金牌生产方式,以及以成绩论英雄的体育价值观。花大代价捞取含金量低的金牌到底有何意义?脱离大众的精英培养机制是否扭曲了体育的本质?倾斜过度的奥运金牌战略何时才能得以扭转?中国职业体育的发展为何始终难与世界接轨?在不断追问中,改革现有发展模式、让体育回归大众的呼声日渐高涨,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中国体育摆脱数字崇拜的民意基础已然形成。


政府和体育主管部门也意识到这种民意表达,固守多年的体育发展方针开始发生松动。北京奥运会后,“努力推动我国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发展目标的确立,更使中国体育迎来战略转型的最佳契机。国家体育总局负责人近几年在不同场合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奥运金牌数量已经达到预期,在衡量体育综合实力方面,金牌数量不应是唯一指标。官方声音传递的信号表明,中国体育发展方向已经具备由“以量取胜”向“以质取胜”转变的现实可能,政府和公众对如何发展体育运动的思路也已日渐趋同。


进一步而言,中国体育之前奉行的追求奖牌数量重于全民体育普及的发展思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确实发挥过改变弱势地位、重塑国家形象、提振民族精神的重要作用。但如果从体育发展的本质规律看,依靠行政手段选择性发展某些项目,以谋取金牌数量最大化,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一位体育官员曾经直言,为了追逐金牌数量竭泽而渔、功利主义、违反事物发展规律的做法,将给中国竞技体育可持续发展带来严重后果。从这个意义上,挣脱金牌枷锁和寻求战略转型已是中国体育顺应时势、合乎民意的必然选择。


拿什么破除数字崇拜?

当政绩考核方案不再以金牌数量为单一衡量标准,官员才有动力把精力和财力真正投向群众体育


体育系统对于金牌数量的痴迷,与某些地方政府挥之不去的GDP情结如出一辙。片面追求数字的背后,归根结底是利益在作祟。


有一个说法,运动员脖子上的牌子,等于自己的房子、教练的票子、领导的位子和地方的面子。一块金牌背后,往往可以牵出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一位业内人士坦言,国家层面是奥运会,省一级是全运会,这两场赛事决定了体育官员的经费、奖金、职称和待遇。


若要斩断金牌与政绩之间的利益纠葛,改革现有体育工作评价体系就成为一种必然。国家体育总局一位负责人透露,对各级体育部门官员考核的评价体系将向群众体育倾斜。在广东等一些发达地区,已开始淡化“金牌考核”,市县以下的体育部门已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群众体育上。应该说,这是一个积极的政策信号,当政绩考核方案不再以金牌数量为单一衡量标准,官员才有动力把精力和财力真正投向群众体育。


不过,有地方体育官员表示,在体育考核项目中,除了竞技体育可以量化外,其余的项目都不是很好评定。鉴于此,国家体育总局出台并正在试行针对群众体育的“刚性”评价体系。也许就像一位网友所畅想的,今后考核体育官员就看他修了多少块免费球场、建了多少乒乓球台、组织了多少拔河比赛……对百姓来说,锻炼条件得到改善、健身需求得到满足,远比金牌榜上的数字游戏来得更实在、更有意义。


当然,这种新评价体系能否落实到位,将有赖于合理的制度设计和完备的执行机制。令人欣慰的是,金牌至上的评价体系在一些大型运动会上已经得到纠正:城运会、全国体育大会等赛会不再设置金牌榜、参加世界大运会由“挂牌”大学生改为真正大学生……这些让体育回归本源的尝试,也让人更加确信:尽管纠偏的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但只要按规律办事、沿着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前行,中国体育依然前景向好。


拿什么破除数字崇拜?这不只是体育职能部门一家的事,更需要全社会做出改变、形成合力。当媒体不再死盯着金牌榜上的数字变化,当运动员不再遭遇“胜者王侯败者贼”的尴尬,当更多人自觉落实大体育和大健康的理念,中国才会由体育大国真正迈向体育强国。



资料来源:网易体育、人民日报等,禹唐体育整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