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中国体育职业化难题 “七子”走向各有不同

任何改革都不会一帆风顺,但管办分离、发展职业联盟方向没问题,一定要往前推。

2014-09-06 16:05 来源:搜狐体育 0 46797


背景:国务院9月2日举行常务会议,提出加快体育产业发展,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推进职业体育改革,鼓励发展职业联盟。多年以来,官方背影一直在体育联赛身后徘徊,如何建立职业联盟、推进体育职业化改革,成为目前面临的一项难题。

第一子:足球·丹阳子

足协:发展职业联盟有利联赛发展

昨天,记者采访了中国足协相关高层,该高层指出,推进发展“职业联盟”等工作是有利于职业联赛发展的好事,但对于具体措施尚未有深入的研究。据悉,本月10日,中超16家俱乐部老总将在上海开会,会上会对此进行探讨。

在此时推出“鼓励发展职业联盟”概念,足协高层认为,这是政府高层有前瞻性的提法,很有突破性,也说明经过各方面调研后,认为到了推出职业联盟合适的阶段。“管办分离、推出职业联盟,核心还是积极地推进体制改革,从根本上足球项目健康发展、完全市场化是好事,有利于职业联赛更为深入健康的发展。”

中国足协也始终在探讨管办分离,而且目前也成立了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等相关在形式上脱离足管中心管理的机构,同时也有中超公司在运营,“目前职业联赛理事会,可以说‘职业联盟’形式的一部分,从职业联赛理事会过渡到职业联盟是有可能的。未来的形式趋向与足协只负责行业管理、监督,譬如选派裁判、纪律处罚等,而将联赛的运营、更多的话语权交予俱乐部、投资人,建立联盟章程、进行市场化运营”。

一位足协官员认为,任何改革都不会一帆风顺,但管办分离、发展职业联盟方向没问题,一定要往前推。


运营:联赛电视转播费提高存疑

目前,中超公司承担着中超联赛的一系列商务运营工作。对于有关国务院文件提出的“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可能促使中超联赛视频版权提升的问题,中超公司内部持谨慎态度。

昨天,中超公司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超公司的角色并非是决策主体,而是一个联赛商务、品牌的执行主体,未来若推进职业联盟,关键还是看各个主体的定位。譬如国家体育总局、足协是决策主体还是管理者、监督者的角色,参赛主体到底是仅限俱乐部还是包括中超公司,都需要对各个参与主体进行一个准确定位,完善分工、监管合作体系。”

据了解,今年中超公司商务经营状况大幅提升,截至目前有9个冠名商、赞助商等,整体营销额度在3.5亿元至4亿元,是历史最高点。中超公司的经营收入主要用于支付中国足协的授权费用、联赛成本、日常运营、各俱乐部参赛分红等,中超公司本身没有利润。

目前,中超公司的商务经营同样有瓶颈,电视转播方面的经营并不在市场环境下运行,版权收入比较低。对于外界对“明年电视版权费用会有大幅度提升”看法,该公司高层持谨慎态度,“坦率地讲,我没那么乐观。电视版权费提升,核心在于市场,尤其与电视机构的发展以及中国对于娱乐传媒、体育传媒机构未来的导向有关系,涨价后没人购买是没有意义的”。

球队:中超联赛总体架构基本合理

中超作为中国职业足球的顶级联赛,同样面临着如何做到最大限度的职业化、市场化的问题,对于目前中超联赛职业化、市场化的发展现状,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张路认为:“市场发育还不充分是主要的问题。其实,中超联赛在管理上、总体的架构上没有太大的问题。职业联赛要有社会的保障,国外的社会保障包括政府的支持,是通过法律固化了,我们则是通过一种政府参与管理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现在成立职业联盟,就变成了一个公司去运作,那么一些事情还能不能得到保障,其实是我所担忧的。”

提到职业联盟,对于中超联赛其实并不陌生,中超元年,以大连实德、北京国安为首的七家俱乐部投资人,发动的以“政企分开、管办分离”为主要目标的足球改革,而引发这次“革命”的导火索则是北京国安的一场比赛—2004年10月2日沈阳金德对阵北京现代,因为主裁周伟新判罚点球而引发罢赛。回忆起这一段经历,张路说道:“当时G7之所以这么弄是因为足协在中超管理上管得过多,职业俱乐部的意见得不到尊重,利益也得不到保障。但是这件事也促使足协反思,随后足协领导对于中超联赛的放权让利,让俱乐部的意见也得到了尊重。尽管之后也发生了一些变动,足协、总局的干预又有所加深,但基本架构还是合理的。”

对于发展职业联盟,张路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担忧:“现在的架构是由体育总局、足协出面举办这个赛事,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是比较大的。我所有担心的是,如果只是由一个独立的公司来做这件事,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会不会减弱。如果因此提高了联赛的成本,各俱乐部的负担会不会加重?”

声音:英超成功经验无法完全照搬

众所周知,英超联赛是市场运营方面的成功典范,对于英超的运作模式有哪些方面值得中超联赛借鉴与学习的问题,记者特地采访了资深英超专家颜强。颜强认为:“我们和英超最大的差别是它是一个俱乐部的联盟,英格兰足总对于比赛监督和控制的力度非常弱,对于英超的运营、俱乐部股权的归属、媒体版权贩售都没有控制力。英超基于市场,服务市场,目标也是以市场为主导,这些东西在中国不可能完全照搬,只能说在形成职业联盟的过程中,能有一个相对规范的职业管理,可能会比以往中国足协过多的限制效果要好一些,自由度要高一些。”

出售电视转播权在英超的收入中所占份额最大,对此颜强表示:“英超的包装也是我们可以学习的地方,它的成功在于它的竞技水平可能不是最高,但受欢迎程度和媒体商业化程度是最高的。我们可以借鉴它深度的媒体包装,把自己本土化的特点挖掘出来。我们可以学习的,一个是基于市场的所有权、归属权,另一个就是深度地跟媒体运营的结合。”

当记者问到,这两点是否也是我们如果搞职业联盟,或者做职业体育改革时,最可能实现的两点,颜强表示:“我只能说是我希望,这是一个努力的方向,不过这件事情谁来做?谁来推动这件事?谁挑这个头儿?”

第二子:篮球·长春子

运营:取消商业赛审批有利有弊

对于基层赛事组织者、公关公司来说,新政的影响可能是最明显的。王海在北京一家公关公司工作,他曾经是职业球员,现在做了十多年的赛事运营,对于这一新政,他的第一反应是,由此带来的其他问题能否得到解决?王海说:“以前政府审批赛事之后,会给我们一个批文,对于和当地政府部门的对接很有帮助。如果没有了政府的批文,对接上会不会出现困难?这个还需要看看有没有后续的具体政策来解决。”

敏贤曾经多次参与商业赛事运营,主要负责和政府部门对接。在他看来,这一政策会催生更多的中小型比赛,激活市场,“以前办比赛,要么就是很小的,比如1000人以下的,要么就是5000人以上的。中等规模的比赛往往成本过高,要满足各种规定,对于主办方来说不合适。如果政策放开,估计会有更多人去做一些中小型的比赛,市场也会更为多元化”。

敏贤透露,此前办大型商业比赛,因为手续过多,时效性总是不太理想,“要报批很多单位,中国篮协、总局等等,涉及到众多批文。现在如果能简化这些程序,可以减短赛事准备周期,让工作更有效率”。很多商业比赛都伴随着活动和表演,协调这些内容也是以前的一大难事,“对于审批方来说,他希望这些越少越好,最好是没有。此外,如果赛事增加表演,安保和其他方面的压力也会随之而来,不同的明星也有不同的规格,要把这些都做好,成本就会很高”。

对于这一新政,基层篮球人士、赛事组织者、运营者大多认为是利好消息,只是他们依然担心运行中会出现的一些问题。敏贤认为,“毕竟上面不太可能不管不顾了,可能会有一些变相的方式来限制赛事的运营”。

声音:国家队备战影响篮球职业化

CBA联赛虽然交由第三方运营,不过篮协对于赛程的制定等具体事务依然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其官方背景导致CBA的市场化速度进展缓慢。在国务院新政出台后,目前对于CBA这样的大型赛事还没有具体影响,中小型赛事的数量则有可能随时增长,运营比赛的效率和成本也可能有相应改善。

篮协竞赛部部长张雄透露,下赛季的NBL联赛将实行管办分离,WCBA很快也将实行这一政策。最近在天津的一次联赛委员会上,篮协内部拿出了关于CBA管办分离的初步方案,不过篮协对此不愿公布太多消息。目前来看,CBA在短期内不会尝试这一方式。也有篮协人士认为,新政对CBA的影响不会很大,“CBA是职业联赛,不属于商业赛事或群众赛事。而在新政出台之前,NBL的管办分离就已经提上日程了”。

一位俱乐部经理表示,篮协如果能放宽对CBA的管制,对于职业联赛推进肯定有很大好处,“篮协会以国家队和大赛档期为主来考虑赛事安排,球队投资人很多时候要承受由此带来的经济负担。如果不以国家队备战为主,让联赛自由发展,CBA的赛程可以更长,联赛也可以更加职业化,对于CBA这一品牌肯定是有好处的,各队的投资也可以看到更多回报”。

第三子:排球·长真子

北汽男排征集口号学国安

中国排球联赛其实很难挂上职业化的名头。今年,排球中心的一大举措,可能会在职业化方面有所突破。

职业化最重要的标识就是运动员的自由流动,而这在以往的联赛中是很难实现的。不过据了解,今年排球中心有意在这方面进行变革,在联赛开始前,排球中心对各支俱乐部下发征求意见稿,提到了各俱乐部要将报名的14名球员中的8人放上转会名单。

但是,转会只涉及联赛而不包含全运会,这会使各地方队缺乏积极性。业内人士认为,中国排球目前依然是全运体制,大局不变,细节的转变很难对联赛格局有较大的影响。

与此相对应的是,北汽排球俱乐部今年也有新的动作—为俱乐部进行口号征集工作。俱乐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说:“国安有‘永远争第一’的口号,在北京叫得很响,我们要向国安学习,从细节入手,推进职业化的进行。”

第四子:网球/高尔夫·清静散人

全国职业高尔夫球员不足500人

作为世界两大职业赛事,高尔夫和网球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职业赛事。

谈及李娜的成功,前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更把这看做是中国网球职业化的成功。事实上,从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网协就开始尝试职业化,以全国网球俱乐部联赛取代体制下的全国锦标赛、全国冠军赛,随后将郑洁\晏紫、李婷\孙甜甜送入世界职业网坛去磨练。孙晋芳执掌网协之后,更是力排众议,放李娜、彭帅等球员单飞。

“网球是国际化、职业化非常高的项目,必须融入世界的职业范畴里。从不适应到适应,从不了解到了解,中间经历了很多困难。如果继续在以往的体制下运行,中国网球是走不到今天的。”孙晋芳强调,项目发展必须符合网球规律,符合市场运作。网管中心副主任李玲蔚介绍,现在中国网球已经建立起了WTA巡回赛、ITF各级别挑战赛为主的赛事体系,已经和国际网球接轨。而从选手培养模式来看,既有以往专业球员的模式,也有了社会团体、家庭等多种培养方式,形成良性的融合。

相比之下,高尔夫由于一直是非奥项目,在职业化道路上走得更坚定。不过,小球中心副主任王立伟认为,中国高尔夫职业化道路还非常漫长,“我们真正有竞争力的球员就那么几个人,职业球员也非常有限。美国有多达2万名的职业选手,而韩国女子职业球员也多达2000人。相反,中国的职业选手少得可怜,男女职业球员加一起也不足500人。”

第五子:拳击·长生子

杨连慧:拳赛不能马上商业化

上月26日,中国职业拳手杨连慧在上海打了第一场洲际金腰带的争夺战,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国内参加以他为主赛拳手的职业拳赛,不过,这场职业拳赛最终能在中国上海落地也费了主办方不少周折。对于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杨连慧拍手叫好:“当然是大大的好事,如果以后比赛能够更容易在一些有能力的城市落地,对于全国各地喜欢拳击的拳迷和拳手都是一件好事。”

杨连慧一直在美国训练和比赛,对于美国的职业拳击比赛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他认为,即便是对于商业赛事更加开放,也不能盲目去照搬美国的职业拳赛,“美国的职业拳击火爆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他们的体制和我们不同,东西方文化也不一样,我们其实不能整套照搬他们的经验。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在大方向上是非常好的,但商业赛事还是要结合咱们自己国家的国情,办出有咱们中国特色的赛事,整套照搬不行。拳赛也不能说马上就能商业化、职业化,这样会毁了整个项目,同时也扼杀了市场,不能盲目乐观。”

第六子:棋类·广宁子

中国棋院:减少程序众望所归

昨天,记者就国务院出台的政策采访了中国棋院院长刘思明,他表示很拥护国务院的政策,减少程序、提高效率是众望所归。

对于中国棋院而言,涉及最多的就是赛事审批,尤其是各项围棋赛事,几乎每周都会有。刘思明认为,这次出台的政策主要是针对群众性的赛事,“我们需要审批的主要是国际赛事,还有就是一些需要我们联合主办的赛事,如果只是地方的搞个表演赛什么的,是不需要批的。”

刘思明认为,目前具体的赛事界定他还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件事体育总局内部已探讨了快一年,相关的执行措施或许也是总局上报的。刘思明坦言:“如果我们在有些方面更市场化、更能够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可能整个的竞赛市场会更繁荣。”

第七子:乒乓球/羽毛球·玉阳子


要金牌还是要职业化?

作为中国体育军团里的王牌队伍,国乒和国羽都有相当的影响力。尝试接轨市场,乒羽中心早就推出了乒超、羽超联赛。其中,乒超联赛从1999年创办至今已经举行了15届。不过,肩负奥运争金重任,联赛成了“偏房”,两个金牌项目的联赛一直问题不断。

本赛季,北京女乒失去了冠名赞助商,被迫两迁主场。为了养活俱乐部,北京队总教练张雷是煞费苦心。在张雷看来,投资乒乓球给企业的回报非常有限,找冠名完全成了友情赞助,而不是市场行为。“我不清楚乒超到底为了什么。联赛有些不伦不类,越来越难得到重视和扶持。”

国乒总教练刘国梁承认,双轨并行下的联赛,才走到了今年没有总冠名的尴尬地步,“中国乒超联赛是世界上最强的乒乓球联赛,但项目本身的影响力和受众是有限的。国家队一方面的首要职责是为国争光,另外一方面联赛却需要走向市场化,这存在一些冲突。”

张雷认为,乒乓球无法复制足球、篮球的职业道路,“乒乓球的优势是可以吸引全民参与,是参与比观赏更有趣的项目,要做的是更好地结合全民健身,而不是商业开发”。相比之下,羽毛球因为训练、比赛的任务更艰巨,联赛更常常被舍弃。国家队一年需要打有积分的巡回赛、世锦赛、苏迪曼杯、汤姆斯杯,加上奥运会、亚运会和全运会,联赛的赛程被割裂得四分五裂。国羽总教练李永波直言,羽超不是职业联赛。

专家


取消审批还需解决众多问题

国务院提出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赛事审批,在业内引起了广泛关注。不过,众多学者和业内人士纷纷认为,这一提法更重要的意义是指导性意见,关键还是要看政策如何细化,以及从更深远的范围内进行部署。

著名体育社会学学者卢元镇透露,“取消群众性赛事审批,其实早在2009年就已经在文件中明确,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属于重申,是敦促体育部门要有所作为。商业赛事更具有经济属性,应该减少行政属性。”

体育学者易剑东认为,取消商业性比赛的审批,增加备案管理和后续服务,可以引导和吸引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商业比赛当中,“现在的商业赛事,更多都是亏本办赛。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意见,让大家看到了盈利的希望,可以激活和带动商业赛事和民间体育赛事”。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取消赛事审批并没有听上去那么美好。体育经纪公司盛力世家CEO李胜还认为,审批放开并不那么简单,举办赛事有风险、要协调,没有体育行政部门的批文,这些都会成为问题。

卢元镇也认为,这次国务院会议更多是在经济层面的意见,商业赛事取消审批之后,还需要面对很多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不是简单取消审批能够解决的,需要在体育社团建设、专业人才培养等方面做好配备。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禹唐体育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