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俊后无“金哨” 足协裁判改革从来未成功!

如今的联赛中,球员对于裁判的质疑已经由突发情况下的抗议变为了“常态化”的施压。中国足球裁判究竟怎么了?为何陆俊之后再无“金哨”?

2014-09-02 16:56 来源:禹唐体育整理 0 107321


9月2日,昔日中国足坛的“金哨”,曾经参与2002韩日世界杯执法的陆俊将开启人生新的篇章。从这一天起,55岁的陆俊将正式走出囹圄,结束为期四年半的监禁生活。


自2010年3月3日至2014年9月2日,在陆俊失去自由的1644天中,中国足球依旧生存在一片喧嚣和混乱之中。或许是诸多老裁判隐退之后裁判界的青黄不接,亦或许是过去受“黑哨”影响太深,在过去的四年半中,关于中国裁判的质疑声从未停止。


如今的联赛中,球员对于裁判的质疑已经由突发情况下的抗议变为了“常态化”的施压。在上周末刚刚结束的联赛中,先后有中乙和中甲的两支队伍因为不满裁判判罚短暂退赛,而中超比赛中围攻裁判,甚至和裁判发生身体接触的现象每场都在发生。


看着年轻裁判在赛场上的一次次不知所措,甚至是失去对比赛场面的控制,甚至有人还是怀念起过去那个金哨、黑哨一起横行的年代来。在过去的四年半时间里,中超赛场上的执法水平没有因为“金哨”的入狱而变得更好,尽管这个圈子发生了不少故事和变化……


当年搭档已成裁委会骨干

短短四年半时间,中国足球的裁判圈早已物是人非,除了众所周知的陆俊、黄俊杰、周伟新等知名裁判锒铛入狱,一大批同时期的裁判,或因为年龄原因,或因为对足球环境的失望,或纯粹是希望“避嫌”,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退居二线,有的裁判员甚至离开了足球圈。


在陆俊担任主裁判期间,经常和陆俊一起执法的助理裁判是刘铁军、苏继革两位同来自北京的裁判,许多重大商业比赛和国际比赛,都是由这三人组成裁判组进行执法。如今,刘铁军已经是亚足联高级裁判讲师,同时也是中国足协裁委会的核心业务骨干,负责裁判员的评议工作。与此同时,另外一名助理裁判苏继革则成为了裁判监督,很多中超中甲比赛,他都会低调出现在比赛现场,纪录和考察裁判员临场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裁判监督队伍中,不乏过去曾经叱咤风云的甲A和中超裁判员,和陆俊同一时期的孙葆洁、张宝华、吴东明、胡泉昌、于铎等人都已经成为裁判监督,即便是年龄稍小的陶然成、张雷、龚建亭也已经退居二线,成为联赛中活跃的裁判监督。只是在裁判圈内,私下里早已经没有人再谈论过去的风波,所有人都选择删除过去那一段在江湖中身不由己的记忆。


而在北京足球圈内,陆俊当年的搭档白桦已经成为市足协负责竞赛的工作人员;他在裁判界的好友,曾经在99年足协杯惹得王健林退出足坛的于元聪也早已经挂哨,目前只是偶尔在市里的比赛中出来做做裁判长;而当年在北京市内负责裁判员选派的市足协秘书长张希岗则早已退休。只有陆俊曾经的师傅,早期的国际级裁判崔宝印老先生每周在北京台的节目中点评一下联赛中裁判员执法的表现,但这位老前辈的观点在网络上却又经常引发争议……


在过去的四年半中,活跃在联赛中的裁判早已换了一茬,陆俊出狱后如果有机会观看联赛,想必他能够认识的人已经不多。参加了当年那场上海德比的球员中,如今仅有孙祥、王赟和于涛三人仍然活跃在联赛赛场上。在那场比赛中被陆俊红牌罚下的上海国际球员沈晗,现在已经成为了上海幸运星U17队的教练。迄今为止,沈晗仍然对他职业生涯中那唯一一张红牌耿耿于怀,在陆俊入狱之前,他甚至一直不相信“金哨”会有这样的作为。


试行选派和评议制度失败

或许连陆俊自己都没想到,他作为金哨的落马,直接改变了中国足球数十年来的裁判员选派制度。2010年3月20日,陆俊入狱的第17天,在诸多媒体摄像机的监督下,中国足协别出心裁的公开对当年执法中超联赛的33名主裁判和35名助理裁判进行了“抽签选派”。


与之前裁判委员会指派裁判具体执法某场比赛不同,抽签选派则是将裁判员的执法命运完全交给了抓阄的纸条。在各俱乐部代表的一片喧哗声中,“金哨”孙葆洁前三轮都无缘执法,而很多人们从未听说过的年轻裁判则成为了联赛焦点战的“主角”。为了确保抽签的公开,中国足协甚至提前三轮就公布裁判员的执法名单,这也给裁判员的工作带来了困难。


但在那个裁判圈人人自危的特殊时期,几乎没有人对于足协的选派公开提出不同意见。同时,裁判们除了执法比赛之外,还要不断参加裁判内部的整顿会议、反腐倡廉教育整顿工作等,并且进行职业道德考试。


中国足协的种种努力并没有换来期待中的效果,在抽签选派制度之下,不断有初出茅庐的年轻裁判执法重大比赛犯错,而业务功底、经验俱佳的国际裁判却只能“坐板凳”;此外仅有的几条回避原则,更是无法避免出现裁判员所属地与其执法参赛队间接存在利益关系的情况,引起了俱乐部的强烈不满。


在试行了两年抽签选派裁判后,从2012年联赛下半段开始,中国足协就悄然将裁判员的选派恢复了“抽签与指派”相结合的办法。然而这样的方案,又使得通过抽签确定执法中超的裁判员因被临时替换心存不满。同时足协选派的外籍裁判在上赛季又犯下大错,例如上赛季在上海申花和武汉卓尔的比赛中,来自泰国的裁判查亚最后时刻莫名其妙的判罚点球,不仅令武汉卓尔意见很大,就连裁判圈内部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相信不少球迷还记得当时武汉卓尔队员朱挺愤怒地冲向裁判,最终被队友扑倒的一幕。外籍裁判执法出现问题更加无法约束,而本土裁判却因为没有执法机会闹意见,中国足协相关部门承受了不少批评和指责。


经过一圈不成功的实验,中国足协在本赛季开始前恢复了原有的裁判员选派制度,废除了实行四年的抽签制度,而裁判员也全部由国内裁判产生。


在裁判员的评议方面,2011赛季开始,中国足协对于裁判采取了“末位淘汰”的方式,由裁判监督对于裁判员当场比赛的执法表现打分,排名倒数的裁判将失去执法资格。然而裁判监督之间不够统一的标准,加上裁判监督和裁判员之间复杂混乱的人际关系,让这一裁判员评分制度变了味。业内公认的金哨孙葆洁在2011赛季一度在裁判监督的评分中得分很低,在那个赛季结束后,这位公认不收受贿赂的“正义裁判”由于年龄的原因宣布挂哨。


从2013年开始,中国足协改组了裁委会和评议组,评议组在考核裁判员执法表现时采用“错判率、漏判率、响哨及时率”等数据的标准进行衡量。这也是为何平时执法并不出众的李俊,在最终评议中获得金哨的原因。但是裁判员的执法毕竟不同于简单的数学计算,掌控双方情绪的能力,确保比赛观赏性和流畅性方面,都很难用数据测量出来,这也是为何如今裁判的评议和选派仍然饱受质疑的原因。


为何十年工资涨至十倍,执法国际大赛却归零

一位老裁判谈到目前的裁判现状,他很是无奈地说:“现在足协给裁判开出的费用够高的了,可是有些人的业务能力的确不能让人恭维。也正因如此,到了场上心理素质再不过硬,执法就漏洞百出,双方球队都不买账。”


韩日世界杯,陆俊曾担任主裁,但随后世界杯赛场中,中国裁判基本以“打酱油”的身份出现,而2014年世界杯,亚足联根本就没有向国际足联推荐中国裁判。中国裁判甚至在亚洲赛场执法也变得越来越难了。2011年的亚洲杯赛,中国没有一名裁判获得执法资格。


尽管裁判劳务费提高,但裁判们能力却没有多大提高,一名裁判前辈说:“陆俊当年并非足球专业,但是兴趣所致考了裁判证。由于好学,在裁判界很快就冒出来了。”这位老足球裁判在比较陆俊与现在裁判时说道,“现在的裁判们业务能力本来就不行,可又不虚心学习,到头来就是这种现状,质疑声不断。”


足协裁判管理涨钱不“长心”

中国裁判逐渐“淡出”国际赛场,而在裁判危机方面,中国足协的认识和应对还远远不够。足协主管裁判的前官员李冬生因为涉黑被判入狱后,足协管理裁判的人员起用了一批新人。新管理人员也费了心思,为防止黑哨的发生,提高了裁判的执法费用。尽管如此,在裁判管理工作上依然出现了很大问题。这不仅让外界质疑不断,也让裁判们怨声载道。


前几个赛季,为了体现公平,足协对每轮执法的裁判实行抽签。但是本赛季,抽签变为了委派,这让裁判们也有好多怨言。昨晚一位现役裁判对记者倒出苦水:“每轮比赛,总有裁判愿意执法的场次,比如水平较高的两支队伍交锋的场次。相反,也总有裁判不愿意执法的场次,这时候实行委派制,就显得不够公平。”


上周六晚阿尔滨与富力的比赛,起先指定的主裁判是范奇。但阿尔滨以此前范奇执法他们的比赛都对他们“不利”提出换裁判,而富力


也对范奇“不感冒”,于是在双方的抗议下,足协用赵治治替代了范奇。对此,昨天一位老裁判认为足协的做法很不严肃,“作为裁判的主管部门,足协在每轮比赛前委派裁判时就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而一旦敲定下来后,绝不能再更改,否则太随意了,也失去了它的严肃性。”


前不久,足球圈内传出一张照片,一群U14的孩子在烈日下踢比赛,而胖乎乎的裁判长代金明则在遮阳布下的连椅上呼呼睡大觉。我们不禁要问:是谁赋予了他这样休息的权利?


放眼周边,以我们的近邻韩国日本为例,他们的裁判不仅仅出现在自己的联赛中,更是频频出现在亚洲,乃至世界杯的赛场。据悉,为了让他们的裁判更快地成长,韩国足协每年冬季都会组织年富力强的裁判去西班牙进行系统学习,这其中既有理论学习,也有场上亲自执法实践。而我们的足协,对裁判们又实行了哪些栽培呢?


裁判生存环境仍需改善

在陆俊入狱之后不久,万达集团开始了对于中国足球的赞助和支持。在万达赞助中超的三年中,裁判员的收入一度有了增长,主裁判执法单场比赛的补贴达到了一万元人民币。然而这样的情况虽然没有延续到本赛季,但据记者了解,如今裁判员执法单场比赛的津贴也有五千元,这样的收入待遇和其他国家的裁判员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是和陆俊做裁判员时津贴几百元的日子相比,也算有了不小的提高。


虽然收入待遇有所提高,但是裁判员的执法环境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从足坛反赌扫黑至今,中国裁判似乎从没有在业务上受到过来自球迷和媒体的肯定,甚至球场上的球员也开始习惯了对着裁判大吼大叫。以至于在如今的中超赛场上,只要裁判哨声一响,十有八九会有队员上前来说上几句,即便没有对判罚的不满,队员们也会利用这种方式向裁判施压。而面对这些混乱,如今的裁判极少能表现出当年陆俊在球场上的那股霸气。


从某种程度上讲,历史遗留下来的对中国裁判员的不信任,让人们往往带着“有色眼镜”去审视国产裁判。在上赛季足协大批量启用外籍裁判时,不少国内裁判在私下里埋怨很多:“我们中国的裁判真的就比他们差吗?有的队员见着老外裁判就不吱声,见到中国裁判就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


在刚刚过去的巴西世界杯上,裁判员的争议同样存在着不少,但倘若这样的判罚放到国内联赛之中,那么关于裁判是否“黑哨”“官哨”的讨论又会见诸报端。客观地说,如今中超裁判的水平虽算不上一流,但和中国足球的水平相比也算得上匹配。当队员们习惯性的像裁判抱怨甚至围攻裁判时,他们是否想过这种行为会成为电视机前孩子们的“坏榜样”?


在呼吁为裁判员执法创造良好环境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在如今联赛的个别场次中,依然存在着俱乐部试图给裁判员“做工作”的行为。经过反赌扫黑的净化之后,如今中国足球的环境来之不易,一切都需要珍惜。


不知道出狱后的陆俊是否依然会关注中超联赛,但只有中国足球裁判水平真正提高,联赛的执法和判罚环境真正得到改善,陆俊四年半的狱中生活才会显得更加有价值和意义。否则,一切都只是一场闹剧而已。



当一名国际级裁判到底有多难?

中国足坛缺乏裁判人才尤其是高水平裁判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到底是哪些原因阻碍了裁判员队伍的成长与发展?


从三级、二级、一级再到国家级、国际级,一名足球裁判员一路成长的道路是平坦无阻还是荆棘遍布?想要成为一名获得国际足联认可的国际级裁判到底有多难?


体能关:先能跑下来,再说别的

足球是一项对体能要求很高的运动,这不仅是针对运动员,对于裁判员来说也是一样。无论哪一级裁判的考核,体能测试都是必不可少的。想想看,足球场那么大,主裁判是需要全场来回奔跑的,没有基本的体能支撑肯定不行。“自从杨志强退了之后,四川现在都还没有一个11人制的足球国际裁判。很多想要做裁判的人,主要是在体能和外语上过不了关。”辜建明在谈到四川足球裁判培养的问题时,重点就提到了体能问题,“裁判其实就是一种特殊人才,有时候培养出一个高水平的裁判难度不亚于培养出一个球星来。”


心理关:质疑和谩骂,必须承受

突破体能关之后,等待着裁判的还有更多难关需要克服,其中最为重要的自然是心理关。裁判显然不是一个能够讨好所有人的职业,尤其是在发生了误判、错判或是漏判之后,很容易被情绪激动的球迷划到“黑哨”范畴。这种压力来自方方面面,队员的、俱乐部的、球迷的、媒体的,现在感觉是只要一出错就会被认为是‘黑哨’。


时间关:升级靠积累,熬出来的

培养出一名高水平的裁判并非易事,因为好的裁判都是需要用一场场比赛来积累经验,从而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圈里有人说,如果不是真的热爱这项事业,那就不要选择当裁判,因为花的时间太长,长到没有信念可能就难以支撑。可能从三级到二级或者二级到一级还能一年一级跳,但要再往上走,那就不是一两年能够搞定的。


“培养裁判都是有周期的,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四川高水平裁判出现了断档,裁判人才严重不足。”辜建明说,“当然,我们足协也在加大培养力度,尤其是对一些重点人才的培养,希望能够尽快改善这种局面。”


金钱关:裁判非职业,全凭热情

成为一名高水平裁判不易,而更困难的在于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历经千辛万苦修成正果,却发现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因为全世界的足球裁判员都是业余的,都有自己另外的工作,吹比赛往往会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有时候还会影响到正常工作。拿业余比赛来说,裁判吹一场球的收入可能也就50元、100元,说不定还不够交通费。


小知识:足球裁判入门 要从三级考起

足球裁判的技术等级,按照由低到高的级别分为五级,分别是三级、二级、一级、国家级和国际级。三级裁判是足球裁判的入门级别,要想成为一名国际级裁判,也得从最低级别考起。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体育竞赛裁判员管理办法(试行)》,掌握和正确运用本项目竞赛规则和裁判法,能够胜任裁判工作,经县级体育行政部门培训并考核合格者,可以申报三级裁判员,由县级体育行政部门审批。


当裁判易 当好裁判难

足球裁判,其实有点像武侠小说中的练武功的江湖侠客,入门都是些基础的心经,人人可练,只要勤加练习便可强身健体。但是想要将武功练到出神入化,那远不是三年五载能够有所成效,天赋高者尚需穷尽一生来钻研,天赋不够的大概就只能停留在五层、六层的地方,当一个二流高手。


把中国足球裁判人才匮乏的原因归结为很多人想当裁判却苦于无门,其实并不准确。至少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申报三级裁判的程序并不复杂,有些大学甚至会组织在校学生进行报考,而当地足协也非常配合。当然,人的心态很奇怪,容易得到的一般都不会珍惜,所以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说法:这种三级裁判证考来有啥用?


球迷们对裁判从不客气,“黑哨黑哨”地叫得欢,归根到底也不过是种情绪的宣泄。不过光顾自己痛快的球迷有没有想过,你口中所谓的“黑哨”,是要经过多少锤炼才能站在你面前,手握两支球队的命运?对裁判多一份理解,其实对球迷也是好事,因为裁判的心理压力小了,才会减少犯错的几率,对于比赛的掌控能力才会更出色。


资料来源:京华时报、新浪体育、华西都市报,禹唐体育整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