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资本一定可以撬动体育水平的上升

作为“去运动员化”转型从商的代表人物,姚明的跨界案例值得跟踪与思考。昨日,姚老板接受专访,表示“资本一定能够撬动体育水平的上升”。

2014-08-28 11:10 来源:凤凰财经 0 44234


姚明,世界著名篮球运动员,无论在赛场驰骋还是退役之后,始终被视为中国体育的旗帜人物。而如今,告别了昔日“东方巨人”的别称,“姚老板”的称谓也佐证着,退役后彻底放开手脚的姚明,在自己商业领域阔步前进的方向与野心。依靠独到果断的投资眼光与专业团队,目前,姚明已先后涉足餐饮、上海男篮、股市、音乐、房产、红酒、影视等各种领域,其商业触角几乎囊括了民众生活的每个角落。作为“去运动员化”转型从商的代表人物,姚明的跨界案例值得跟踪与思考。


转型商业更多是性格的转变 我不敢说已经完成


问:其实你算是一个转型很成功的一个案例了,在你心目中觉得从运动员转型到商人或者公益人最成功的案例是谁呢?


姚明:李宁。我想这是最当然的一个,他从一个运动员这样一个冲锋陷阵的干将,因为运动员他是身体力行,这个肯定是冲在第一线的,到最后成为一个管理者,幕后的管理者,怎么说呢?我认为这是个非常大的飞跃,我自己也在体验这种转变,这种转变不仅仅是一个技能上的转变,从一个体力劳动者变成一个脑力劳动者,更重要是一个性格的一种改变,要学会怎样去容忍,学会怎样去耐心,包括学习,种种这些东西,都经历一个非常漫长并且痛苦的过程。我不敢说我自己已经完成了。

   

问:那你如果要给自己的商业生涯和篮球职业生涯打分的话,分别多少分呢?


姚明:我篮球职业生涯已经结束了,作为运动员生涯,所谓商业这个东西刚开始,你小学的时候得100分不证明你一定考上大学,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被经济界誉为“史上中国出口美国最大的单件商品”,在姚明声望与影响力剧增十余年里,对姚明资产与收入的猜测,一直为众人津津乐道。进入NBA后,姚明签过的广告合同多达十余份,包括苹果电脑、VISA信用卡,中国联通、百事可乐、麦当劳、中国人寿等。9年NBA生涯,姚明共赚取20亿人民币,而球员工资仅占29%。


从2005年休斯敦姚餐厅开业,姚明和团队共同编织了一张规模颇大的商业网络。连续8年霸占福布斯中国名人收入排名榜榜首,而根据胡润百富榜数据,2010年姚明的身家就已达10亿。

 

中国现在很多有财富的人未必有能力 你懂的

 

问:其实32岁的时候你已经登上了福布斯的少壮派的排行榜,这九年其实你经历了从职业生涯到商业生涯的一个转变,对名利的判断,对财富的判断有什么不同?


姚明:福布斯这个东西呢我也听说过,它只衡量别人个人的财富多少,并不衡量别人的能力有多少,我们这个国家到现在为止已经看过很多未必是有大能力,但是很有财富的人,你懂的,所以说不用去在乎这些,这种量化排名,而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够做些什么,能够去影响到多少人。

   

问:那九年前的姚明和现在的姚明对于名利和财富的判断有变化吗?


姚明:就像我所说的,更重要是自己想做什么,想干成什么,名利、财富这些东西都是附属品。

 

因为伤病,姚明在运动巅峰年龄宣布退役,由此引发的,是与姚明相关的整个产业的地震,广告商、赞助商、转播商、代言合约等整体的滑落,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而姚明和其团队却利用长期的商业布局与投资策略,较好的缓冲了这次冲击。


商海起伏,姚明也不例外。2006年,姚明以超过300万美元投资“巨鲸音乐网”,在合法化数字音乐市场占得先机。该网站却在2013年底传出关闭消息。


2007年,他拿出67万元入股北京合众思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短短3年,姚明获得37倍的回报,一时间该股票备受追捧。但随着业绩滑落,股价在2013年应声下跌,姚明所持流通股市值,较鼎盛时期缩水76%。


而2009年,姚明更是全资收购了自己的母队:上海大鲨鱼男篮,尽管传闻中,每年有过千万的亏损,但在中国体育产业市场化改革声势渐起之初,就率先安营扎寨,此举颇具意味。

 

有商业奇才马云加入 要探索体育和市场的关系

 

问:上海男篮是你进军国内体育产业的一个王牌军,那目前为止从起步到现在似乎都有一些困难,它更多承载是你篮球梦想的延续还是商业梦想的延续呢?


姚明:它更多是一个篮球梦想的延续,但是也掺杂的商业元素,现在我们都在讨论各种各样的产业,各种产业,因特网产业,金融产业,包括现在也开始关注体育产业,像最近马云也入主了恒大,过去好象这种中超,不管是中超,或者各种各样的产业老大在那儿,现在也有马云这样的商业奇才也加入到了体育产业,包括我们这个体育产业,我们要探索的是体育这个运动本身和市场这个关系是什么样子的。

 

问:它应该是什么样子?

 

 姚明:说得简单点或者应付点就是供需的关系,大家需要体育是什么,愿意支付多少给体育,但是我们要首先分清楚是谁在搞体育,或者谁在需求体育,这些人的关系,我们要一个一个要它用具体的人群去填到那些空格里面去,然后再去把这些空格联系起来,作为一个公式联系起来去判断。


许家印的恒大破局,马云的足球猜想,市场化运动项目的巨大产业潜质,越来越被商界与资本所重视。与此同时,计划经济思维的资源调配和人才培养激励的举国体制,依旧顽疾未除。因此,与商界大佬不同,运动员出身,且深谙体制规则的姚明,在体育产业的试水,则更像是一场艰难的破冰示范。

 

中国体育产业是政府垄断 他们用批文办比赛

 

问:CBA的市场化有些年头了,但是您觉得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向美国体育产业发展靠齐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呢?包括您觉得中国体育产业潜力有多大可以挖呢?

   

姚明:首先来说挖掘的潜力非常大,美国的体育产业,美国的体育产业占到了美国整个GDP的百分之将近6%,这么高,它里面计算入了衍生品销售、电视转播权销售、门票销售,主要这三大块,电视转播权现在又延伸到因特网,互联网视频媒体技术,新媒体技术等等这些东西。

 

所以当这些东西所有加起来以后,确实可以占到美国的6%,这是差不多最新的数据,可能有一个出入,但是中国首先讲衍生品,衍生品我们的量非常少,电视转播权几乎是没有的,我们实际上真正有的只有赞助,对不起,美国还有赞助,我忘了说了,中国实际上只有赞助和门票这两块,我们少了两大块,加上这里面其实很大的体制的问题,我们的很多东西就是,我们并不是行业垄断,其实是政府垄断,比赛其实都是由国家行政部门去批文进行举办的,而批文代表什么?我不用再解释了,在这里面。

 

资本一定可以撬动中国体育水平的上升

 

当我们没有办法去按照一个市场的规律去做这个事情的话,我很难以把这个产业办起来,很难以把资源和资金联系起来,那这个产业就是比较难以做的,从某些方面来说,所以我们要在这上面有所突破,但是我很有信心,因为这一块的发展潜力真的是非常非常巨大。但是如果从,纯粹从体育水平上去发展的话,纯粹从水平上,我认为资本是可以撬动这个体育水平去上升的。

    

问:一定吗?

   

姚明:一定是可以的,但是要有合理的手段,合理的好的管理去做到,否则的话这是泡沫,否则的话一定会是泡沫,但从另外一点上来说我们目前的体育培养机制上来说是有局限性的,他们可能为我们的一些小众项目上像跳水、体操这些小众项目提供很优良的后备机制,但是对这种市场化的项目,足球、篮球来说是有很大的限制的,而我们这种体育管理上的一刀切这种办法,对我们这些项目来说是,职业体育项目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限制,而且当我们的体育不回到学校亲训这个培养体制,不和学校接轨的话,我们的根系没有办法去延伸到更广的土壤,我们没有真正发挥出13亿人口的优势。

 

退役之后,仍然曝光不减的姚明,近期出现在了一档亲子真人秀节目当中,也让人一睹姚老板如今的模样。其实在今年,姚明还忙里偷闲去了一趟非洲草原,不为生意,只因触电大荧幕,呼吁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在片中,姚明目睹了被猎杀野生象的血腥现场,也走访了当地野生动物救助中心,以亲力亲为的方式,诉说着一个反思人性与生命,遏制杀戮与欲望的故事。

 

从动物到树林 它们都会呼吸会说话

 

问:我知道这次您去非洲参加了纪录片的拍摄,在这个拍摄过程当中,您印象最深的片段或者是故事是什么呢?

 

姚明:这次在野外看到这些动物,过去那些印象可能都停留在动物园看到这些动物,可能差不多对我们来说,我们不像动物学家分得那么细,对我们来说差不多同样一种动物,在野外和真正和大自然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你看到的时候,和动物园看到的完全是不一样的,这不是靠眼睛看到的,是靠感觉,自己的感官去感觉的,它们更加有生机,不管是它们躲闪还是奔跑还是仅仅是觅食,对我的感觉就是说,整个的从动物到这片树林到灌木,都会呼吸都会说话。


问:其实今天您有一本新书的发布,但是在大众的眼光看来,姚明可能他的故事被很多人所知晓了,但是这本新书里面有没有什么我们依然不知道的故事。

 

姚明:这本书它主要就是讲述了在非洲的这些经历,可能时间更短吧,只有这两个星期的时间所看到的一些东西,当然结合一些过去国内理解,自己纯粹凭电视上看到、文字里看到非洲的一些感觉,作为一些对比。


谈及慈善,在做公益的名人当中,姚明绝对是深度参与者。不单是为诸多公益项目站台代言,更因为在他的发起与经营下,利用中美两国的慈善资源和管理经验,“姚基金”已成为国内慈善界的重要力量。

 

中国做慈善总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宣传上

 

问:其实姚基金目前为止已经成立五年了,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姚基金的分支,在您看来的话,在美国和中国做慈善各有什么不同呢?

 

姚明:最大不同的是,在美国做慈善很多时候它,我感觉美国的那个做基金很多时候并没有把那种大规模的宣传放在非常重要的地步,它更多是在做事情,做事情,当然也是需要去做一些宣传,但是它的宣传更多是和自己做的事情完全结合在一起。而在中国很多时候必须要把宣传,拿出很大一块精力去做,大家很多时候需要保持这样的影响力去做这样的事情,相对来说我是比较喜欢美国这种做事情做得更多一些。

 

问:那你觉得这个是一个您在中国做慈善的一个困扰吗?

 

姚明:是我的一个困扰,其实我们也是想尽可能平衡这样一个关系,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做事情上去,而且我认为我们现在目前来说是做得不错的,在这一方面。但是大家都在拼命地说,总是在想,现在新媒体,我们要考虑怎么利用这些方面,怎么样可以去传播我们的效果,传播的效果是非常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做了什么,内容上,在内容这一块上,我认为我们,我们自己和自己相比,或者大环境和大环境相比来说,我们和美国的这个不一样的地方。

   

问:最近中国的一个公益慈善的热点就是鲁甸地震,不知道姚基金有没有在后续的救援上提供一些项目上的支持?

 

姚明:像你说的就是后续的救援上,因为我们的比较擅长做的是向小学捐献,包括以后可能会看看,当然不一定是鲁甸的地区,就是说有没有那边的小学生喜欢打篮球,我们可以给他们做篮球支教之类的这些东西,但是现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很难去说他们现在需要什么,究竟他们有多少学生需要这方面的帮助,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特别确切的,当然我可以很轻松地说我们会帮助怎样怎样,但是如果到时候没有做的话,那不是白说吗。


在今天的中国公益界,名人做公益被大量质疑、指责、甚至调查,从李亚鹏的嫣然基金到李连杰的壹基金,不胜枚举。使得许多明星的公益行为更加谨小慎微,或干脆将其暂时搁置。面对这条潜在的高压线,若种种质疑落在姚明身上,他将如何面对道德苛责与尖锐质疑?

 

与美国相比 中国社会很大程度上缺乏信任感

 

问:现在名人做公益的话一直会面临一些质疑,您觉得这个质疑的原因是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名人做公益反而被质疑呢?

   

姚明:这是一个社会现象,其实也挺复杂的,各种各样的,有可以说的,也有不可以说的,原因在那儿,最近不是,最近有些事不是挺火吗,比如鲁甸地震几乎是同时发生的

   

问:并驾齐驱的?

 

姚明:并驾齐驱,这我想其实就是一种缺乏透明性所造成的,我们所以基金会成立到现在,一直非常注重一件事就是公开,和大家可以去说明我们的钱花在哪里,我们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所以这么说吧,因为我们的,回到刚才我所说的,中国为什么要花很多的一块精力做宣传或者做说明的这件事,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从很大程度上缺乏这种信任感,所以你不得不花很多的精力进行解释,哪怕你没有什么事,你也要去做这样的一些预防在那里,而美国因为它很有很长时间的信任积累,所以它在这方面是非常有优势的,他们可以把很多的精力放在真正的做事情上去。

 

由于法规缺位 大家才会用道德标准去衡量人

 

问:那在这方面的话,你有体会过类似的焦虑吗?备受质疑的这种可能性。

   

姚明:目前来说没有,但是我们总有这样的担忧在那儿,某种程度上这也阻碍了或者说,我们不太希望把我们的基金会扩张得太大,我们希望把我们的项目做好,我们希望把我们的项目做大,做大了的话就希望更多的人手去做,更多的人手就需要庞大的机构去管理,一旦机构庞大以后,没有一个非常有法可依,我指的是国家立法层面上的怎样去区分怎样是慈善,怎样是商业,怎样是,比如说基金会多少多少钱是可以作为管理费用等等这些东西,当然这是有明文规定的,但是这些东西是否合理,是否合乎实际情况等等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没有一个,缺乏一个很透明,非常成文的一个标准的话,不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问题,对其他基金会也是这样一个问题,大家总是,大家就会,当缺乏这种基本标准的情况下,大家就会自然而然用道德标准去衡量他,而当道德标准直接套上面对实际的时候,实际上很多东西是难以做到的。

   

问:其实你看来道德标准的要求是不专业的体现。

 

姚明:道德标准它是应该说一个普世价值观,是一个可能大家对这个社会价值观的体现,社会价值观的体现相对来说是比较高标准的,标准化标准的,所以大家简单理解上,有时候法院上判了一个案子,大家可能感觉我认为他是有罪,但是实际上按照法律条文他是做了合理的事情,比如说怎样去判断正当防卫,这种情况下你怎样或者过度防卫,如果我们仅仅用社会道德价值观去评判的话,那这个东西我们怎样去衡量呢?我只是举个例子。

 

姚基金要“去姚明化” 不会成为家族基金会

 

问:您刚才提到了美国慈善,其实在美国有很多的基金会,像洛克菲勒基金会,您会打算把姚基金作为一个家族基金会去继续发展吗?

 

姚明:不会。我认为我们需要有更多的这种有才能的人加入我们,帮助我们去出主意,帮助我们去管理,帮助我们去运营,我认为在中国这个情况下,我们需要更多的不同的头脑,不同的思维加入我们,我不想把这个东西放得那么窄,把自己的未来放得那么窄。

 

问:也就是您不希望姚基金变成一个纯姚明的基金会,它会退去姚明的一些个人光环吗以后?

   

姚明:我不希望这样。

   

问:像目前为止李连杰的壹基金也是在极力地说去李连杰化,你也是希望往这个方向?

   

姚明:我是赞同这个观点,但是不管赞同哪种观点,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把事情做好,首先是事情做好,其次是基金会做好,只要前两者做好了,我们个人都是好的。

 

问:那您对未来十年之后的姚基金有什么样的发展判断和规划吗?

 

姚明:我们现在对我们的希望小学篮球季上面寄有几大的希望,我们希望把这个项目做扎实,慢慢慢慢把它做大,我们在经过了三年的发展到现在,从最初的47个学校已经发展到今年差不多150多160个学校了参加我们这个活动,但是可以说希望工程整个有将近17000所学校,路还是很长的,慢慢走吧。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