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体育边缘化的建构与解构

社会性别在文化和人的思维意识中已经根深蒂固。体育始终是男性的主战场,女性体育被边缘化甚至被歧视,在体育世界里“见怪不怪”。

2014-08-20 15:38 来源:中国妇女报 0 79007

女性体育被边缘化是由社会文化所建构的。体育运动中对男性气概的推崇与社会中对女性气质的要求,使许多参与体育运动的女性呈现出一种冲突和矛盾。开发符合女性特征的新的体育项目和为女性赋权,使她们能够在当前的体育组织和体育项目中发挥作用,是实现体育领域性别平等的两个策略。

当前女性体育研究虽然涉及性别问题,但更注重对妇女和女性体育参与状况的调查,缺乏把女性体育研究放在更深的社会文化背景下进行思考。社会性别是女性主义的重要研究领域,也是回答许多女性体育参与问题的关键。体育参与的平等是否意味着所有的体育项目都均等地对男性和女性开放?参与体育是否使女性男性化?等等,从社会性别角度探讨女性的体育参与,有助于对上述问题的认知。

女性体育边缘化建构

社会性别在文化和人的思维意识中已经根深蒂固。从历史上看,体育始终是男性的主战场,女性参与体育的历程是女性不断抗争的过程。女性体育被边缘化甚至被歧视,在体育世界里“见怪不怪”。

——女性参与体育运动遭遇性别偏见

当前,许多体育项目反映的都是男性主导的价值观念,例如“勇敢地战胜对手”“强壮的身体”,体育运动中对男性气概的推崇与社会中对女性气质的要求,使许多参与体育运动的女性呈现出一种冲突和矛盾。中国文化中“女人娇弱化”“女性纤弱美”的观念与当代的“骨感美”构成当代女性审美标准的主流,这种标准认可女性身体上的柔弱、纤细,而不是体育造就的身体的强健、有力的肌肉;认可性格上的温、良、谦、恭、让,而不是现代体育所要求的竞争与张扬。

而且,女性参与的体育项目大多是基于男性特征开发出来的。男女之间存在生理结构上的差异,这种生物学上的差异在体育领域表现为男性的爆发力强、女性的耐力强;男性肌肉力量明显比女性大,女性在柔韧性、协调性等方面比男性略胜一筹。但是这些都不能构成两性之间本质的区别。我们很难说男性在体育领域一定比女性强。优秀女子马拉松运动员的成绩与男运动员相差无几,男性和女性在许多项目上成绩差异不大。生理上的差异不能抹杀,但生理本质上的区别并不是本质差异。

另外,女性参与体育运动仍然存在诸多的刻板效应、偏见、歧视成为女性参与体育的主要社会障碍。最重要的是还存在参与竞技体育使女性男性化的刻板效应。人们观念中总认为女性在体育领域的成就是以丧失女性气质为代价取得的。

——女性参与体育遭遇“男性原则”

在体育世界里,女性一直处于边缘地位。在构建体育规则和评分标准时很容易忽视女性的生理构造,更多体现的是速度、爆发力和身体的对抗,少有柔韧的比拼,这也是造成女性体育附属于男性体育,并跟随着男性体育的脚步和趋势一步步向着男性化、职业化体育发展。

为此,我们常常看到一些女性运动员的体格、体型和性格更趋向于男孩子。因为女性参与体育以来,她们所受的训练和接触的环境大都是封闭式的,接触的运动员、教练员也多为男性,奥组委和各个单项协会对运动项目的评分要求也趋向于男性化标准。女性的动作在竞技比赛中趋向于男性化程度越深越是潇洒,女性运动员的装备和打扮也趋向于男性化,女性体育的竞赛性越激烈越能吸引大众的关注。

女性在体育运动中习得的动作习惯会无意识地带入个人生活之中,当女孩与男孩一起参与体育运动而不与女孩玩芭比娃娃时,她们会被称为 “假小子、野丫头(Tomboy)”。男性排斥女性运动员并对优秀女运动员的性别提出质疑,以Tomboy这个贬义词来形容像男孩的女性运动员。这对女性运动员的身心成长和训练、比赛以及退役后的个人生活无疑留下了阴影。

女性体育边缘化的原因分析

其一,女性体育边缘化的文化建构论。在文化的建构上女性体育被边缘化原因有二,一是这种女性自认为的“美化”与传统文化赋予的女子形象反向而驰,不合男性的审美而被排斥和贬低;二是女性体育优胜者对男性的霸权统治地位是一种挑战,男性通过贬低和排斥来边缘化女性体育的参与,来巩固和维持霸权地位。

其二,女性体育边缘化的社会分工。长期以来,“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代代世袭,女性作为被动的身体——处于次要地位的身体,决定了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一些辅助性、缺乏挑战的工作被视为适合女性从事的工作,即便在这些就职领域中女性在待遇和受重视程度上也常常居于男性之下。如果说体育是社会文化生活的延伸,那么竞技体育便是整个社会的缩影。

近20年来,妇女逐渐改变了在社会结构和知识生产中的地位,在一些领域渐渐出现了女性的身影,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某些领域仍然存在着性别歧视现象。在男性占据统治地位的体育文化中,女性的体育运动实践以及她们对体育运动的看法并没有得到充分的认识和表达。因为决策权掌握在男性手中,妇女只是被动执行者。她们缺乏在决策过程中施加影响,仅仅是决策的实施者。在体育正规组织中,官员少有女性的身影。因此,女性在体育世界里被边缘化是意料之中的。

解构女性体育边缘化的策略

开发符合女性特征的新的体育项目和为女性赋权,使她们能够在当前的体育组织和体育项目中发挥作用,是实现体育领域性别平等的两个策略。

——开发适合女性身体优势的体育项目

体育属于文化范畴。奥林匹克运动发源于古希腊,在竞技场上男性通过力量和速度来展示他们的权力,以表明在这一领域他们是强者。女性的身体历来是父权文化控制的焦点。于是,身体在权力机制中成为文化的一种表征。女性若想在体育中展现自己的力量必须明确自己的优点,打破男性一统天下的局面需要开发适合女性身体的、符合女性生理优点的体育运动,开辟新的女性体育运动,与符合男性生理特征的体育运动相对,创造两性平衡的体育世界。

——赋予女性在体育中的话语权

“话语”不仅是施展权力的工具,而且也是掌握权力的关键。在话语实践中的每个人都拥有权力并在被权力控制之中。女性在体育的世界里缺乏地位,重要级别的女性官员难觅身影,女性话语一直处于相对于主流话语的边缘位置或被压制的地位。因此,应在体育领域和其他领域中赋予女性话语权,并激活女性的能动性。只有人们认同话语中女性的主体地位时,这个主体才能对话语所代表的权力关系发挥最有效的作用,才有机会获得平等的文化地位和发展权利。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禹唐体育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