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的影响力下降,谁才是罪魁祸首

2013 赛季收视率比 2012 赛季下降 10 个百分点,全球观众人数减少 5000 万人;2014 年,收视情况并没有因为 F1 迎来技术革命而回升。

2014-07-31 11:05 来源:茅为安 0 41254


今年的 F1 英国大奖赛是银石赛道第 50 次举办大奖赛,刘易斯·汉密尔顿捍卫了自己的主场,第二次赢得金色的冠军奖杯。对英国车迷来说,这是完美的一天。但是,有一个画外音看似不起眼,却让 F1 智囊团感到恼火,因为这正是当前困扰他们的难题。


比赛第一圈还没跑完,法拉利车手基米·莱科宁的撞车让赛道边的一块护栏严重受损,为了进行修补,比赛中断了大约一个小时。虽然全场 12 万车迷兴致不减,但就在赛会宣布“再等 10 分钟比赛就恢复”时,参加欧洲 F3 系列赛的 22 岁瑞典车手菲利克斯·罗森科维斯特在 Twitter 上按捺不住说:“他们在干什么?难怪 F1 电视收视率下降。快一点!”


收视率不增反降


罗森科维斯特发推后,英国专业赛车网站《Autosport》在文字直播中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转发了这句话:“看来比赛延迟的时间对欧洲 F3 选手菲利克斯·罗森科维斯特来说有点长。”


电视机前与罗森科维斯特一样等得不耐烦的人肯定不占少数,观众的不满对近期为如何挽救收视率而犯愁的 F1 大佬们而言是当头棒喝,因为他代表了年轻车迷。


根据制作 F1 电视转播信号的 F1 管理公司(FOM)的统计,2013 赛季收视率比 2012 赛季下降 10 个百分点,全球观众人数减少 5000 万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下半赛季的九连胜让很多观众失去观看比赛的兴趣。


2014 年,收视情况并没有因为 F1 迎来技术革命而回升。相反,启用 1.6 升 V6 涡轮增压引擎之后,低沉的噪音饱受诟病。新规则下,赛车速度下降,有人讽刺说跑在最后的卡特汉姆赛车还没有他们的 GP2 赛车快。大奖赛主办方也联合起来试图向“F1 总裁”伯尼·埃克莱斯顿讨说法,声称这影响了比赛上座率。


F1 车队高层和伯尼都意识到噪音的问题。为此,西班牙大奖赛后,梅赛德斯响应要求对改良引擎噪音的方案进行了试验,但很明显一时之间无法有效解决。

虽然“汉密尔顿 VS 罗斯伯格”的梅赛德斯内战充满各种戏剧元素,多场比赛的悬念被拖到最后一刻,也有像费尔南多·阿隆索和维特尔在银石那般激烈的交锋,但很多观众还是对本赛季的整体观赏性感到失望。


6 月中旬,法拉利主席卢卡·迪·蒙特泽莫罗号召所有 F1 关键人物、利益相关人士举行座谈会,探讨如何挽回局面、吸引年轻观众,他认为甚至不妨邀请 Apple 和 Google 的专家谈谈想法。



虽然“汉密尔顿 VS 罗斯伯格”的梅赛德斯内战充满各种戏剧元素,但很多观众还是对本赛季的整体观赏性感到失望度


车手个性遭埋没


为了开拓市场,F1 车队已经与时俱进,以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为首的社交网站作为最新的宣传渠道。然而,不消说娱乐行业,就算与足球、网球、篮球等运动相比,F1 车手的魅力都十分有限。


根据统计,全球网络用户中有 75% 的人拥有一个或以上社交网站账号,Facebook 占据主导地位并在这个群体里占了七成,但有 45% 的使用者年龄在 65 岁以上。相反,全球 7 亿 Twitter 用户有一半以上是 13-34 岁的年轻人。显然,Twitter 的活跃程度更高。


在 Twitter 的名人关注榜上,美国流行音乐歌手凯蒂·佩里以 5400 万粉丝高居头名,贾斯丁·比伯以 5250 万紧随其后。至于 F1 车手,第一名是汉密尔顿(217 万),阿隆索第二(211万)。如此巨大的差距,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足球运动员里受关注最多的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作为当今足坛最优秀的球员之一,他拥有 2750 万粉丝。尽管只有佩里的一半,但足以成为最受关注的 14 位名人之一。人们说 C 罗受欢迎,是因为足球是世界上最大的体育项目。但这仍然不能解释 F1 车手输给拳击手弗洛伊德·梅威瑟(500万)、板球明星 Sachin Tendulk(420万)、滑板运动员托尼·霍克(360万)以及“闪电”邬桑·博尔特(330万)。


F1 大牌车手中不乏个性鲜明的,但可能有些人非常自律。不能怪罪他们在镜头面前接受采访时回答有些空洞,因为这是他们从小接受的训练。事实上,汉密尔顿、阿隆索以及简森·巴顿都在社交网站上非常活跃,阿隆索还自发“向阿隆索提问”活动,耐心地一一回答各种问题。或许只能说车队媒体新闻官的创造力和思维还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


有些讽刺的是,莱科宁反倒因为他的“无趣”——有时被误以为冷酷——而深受欢迎,还获得了“冰人”的绰号。他没有 Facebook 和 Twitter,也从不透露自己去哪里旅行等私生活,但车迷喜欢他的沉默,因而当他在比赛中脱口而出“别来烦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再给我点动力”,往往会博得满堂彩。


精彩的“秀”是根本


进入 21 世纪以来,F1 改革不断,每一次都以提高赛事观赏性为口号,但反而招来更多骂声,甚至一些为节约成本做出的努力也被部分车迷视为导致 F1 失去吸引力的原因。


掌管 F1 商业权的伯尼对社交平台持保留意见固然有他的道理。除了诸多版权问题之外,他认为社交网站的用户“不支付费用,而 F1 一半的利润来自电视转播”。


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理解伯尼的立场,但也提出不同看法:“我们拥有独家内容,商业权拥有者需要长远的策略。社交媒体的模式确实现在还行不通,因为当前你无法从这个平台获得利润。但我告诉我们的赞助商,即使电视收视率在下降,但他们品牌的曝光率还是往上涨。就算像 Twitter 这样的大平台也没有研究出赚钱的模式,但只是时间问题。”



掌管 F1 商业权的伯尼对社交平台持保留态度


有一场精彩的“秀”才是吸引观众的根本。在拥抱社交媒体无法取得立竿见影效果的情况下,修改规则让比赛更富观赏性是“F1 策略小组”的宗旨。


6 月底,国际汽联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审批通过了 2015 赛季的规则修改,其中一个变化是在安全车离开赛道后(比赛开始不到两圈或距离比赛结束不到 5 圈除外),采取静态发车的形式重新开始比赛,也就是赛车按排名停到发车区后等待五盏红灯的重新点亮/熄灭,因为发车是全场最刺激的时刻。虽然不少车手反对新规则,但所有车队高层一致认可。


与此同时,从几周前的德国大奖赛开始,国际汽联针对技术规则中的“灰色地带”向车队发出警告:任何车队继续使用前后悬挂关联系统(FRIC)来维持车身高度稳定,都有可能被判违规,从而取消比赛成绩。根据技术专家分析,积分遥遥领先的梅赛德斯把这项技术提升到游走在规则边缘的新高度。不过,国际汽联的警告是否会让他们失去优势还需拭目以待。


可以理解的是 F1 正处在时代变更的初期,规则的瑕疵和意见的交锋是不可避免的阵痛。但问题是车迷可以等多久才能找回心目中的 F1?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