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才是斯诺克新希望?

年初德国大师赛的决赛上德国球迷的热情告诉我们,凭借运动本身的魅力,斯诺克在欧洲,也同样盛行。

2014-07-15 13:26 来源:i台球 0 128925

二月初的藤普杜音乐厅迎来了德国大师赛的决赛。柏林的气温已低于零下10°,音乐厅的尖顶上还落着积雪,决赛现场2000多观众却把比赛气氛烘托到了极致,豪取赛季第四冠的丁俊晖都不禁感叹:“在别处从没见过像德国这么多的观众”,毕竟世锦赛的举办地克鲁斯堡剧院也不过只能容纳1000多观众。德国球迷的热情告诉我们,凭借运动本身的魅力,斯诺克在欧洲,也同样盛行。

在德国,斯诺克是一项观众人数庞大,但参与人数很少的运动,但这里举行的比赛热烈程度却不输英国、中国任何一个斯诺克盛行的国度。德国斯诺克不仅参与人数少,也没有风向标式的领军选手,德国目前只有一名排名在120 位的职业选手。

不仅是德国,整个欧洲的知名斯诺克选手也寥寥无几,但明星球员的缺失却没有影响欧洲人对这项运动的热情。尤其在德国,10 年来,德国承办过大大小不少比赛,再加上电视转播的增多,斯诺克在德国早已深入人心,本次德国大师赛的上座率和场内时不时爆发的掌声就是很好的印证。

世台联一直致力于在世界各地推广斯诺克运动,来为这项传统的英伦运动拓展市场,斯诺克在中国取得的成功有目共睹,那么这项安静而充满智慧的运动在英国家门口的欧洲大陆的受欢迎程度到底如何?斯诺克在欧洲的发展前景是否可观?对于这些问题,作为连接球员、比赛和观众的桥梁,斯诺克电视解说员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挪威
完美的电视体育赛事


Torstein Wik 第一次接触斯诺克是在1981 年,他深深地被长台进攻的神奇吸引住了。那时的他还没预料到十几年后,他会成为挪威最资深的斯诺克解说。

“2004 年我成为了斯诺克解说,那一年奥沙利文拿到了他的第二个世锦赛冠军。那时候挪威已经开始转播所有大型排名赛和大师赛。我从来不厌倦一个接一个的进球、一局又一局的比赛,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享受。”Wik 说道。

在挪威尽管很多人从没摸过球杆,大家都体会得到这项运动的难度并热爱这项运动,不论是8岁还是80岁。在很多挪威人心中,斯诺克这是一项完美的体育赛事,选手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观众的神经。想到选手们比赛中过山车一般的心理状态,他们能保持冷静让人不可思议。

在挪威,斯诺克是很多人看电视的首选。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却是真的,尽管挪威人热衷各种冬季项目和足球,但电视转播却让斯诺克深入人心。对新鲜事物感到好奇是人类的共性,对于挪威来说,安静的斯诺克和刺激的冰雪项目大不同,比赛中充满战术,像国际象棋一样智慧。

经过将近10 年的电视转播,斯诺克逐渐从荧屏走进挪威人的生活中。特隆赫姆和奥斯陆等大城市已经有不少设施精良的斯诺克俱乐部,挪威斯诺克职业选手科特-马福林就在奥斯陆的一家俱乐部训练,他的爸爸老马福林还教授一些小球员。相信不久的将来,挪威就会拥有自己的明星球员。

芬兰
被经济不景气拖累的热情


极夜和将近20 万个小岛的国土让芬兰充满梦幻色彩,这个冰雪国家热情拥抱了斯诺克这项优雅的运动。据统计,欧洲体育网站斯诺克页面的访问量排行中,芬兰人数排第三,紧随英国和德国之后,每月都有4 万左右不同访客。更令人惊奇的是,欧洲体育频道转播的所有运动中,在芬兰收视率最高的就是斯诺克了。

芬兰人Aki Kauppinen 在他的家乡被称为“斯诺克先生”,1988 年,他建立起芬兰斯诺克协会(现在并入芬兰台球协会)和芬兰第一个斯诺克俱乐部。Kauppinen 一度拥有5 家俱乐部、将近100 张球桌。但天有不测风云,1992 年席卷欧洲的经济危机对芬兰的打击很大,他的俱乐部也不能幸免。

受到巨大损失的他转投到电视解说行业,1997 年Kauppinen开始做斯诺克解说工作。他说:“我第一次解说的是1997 年的德国公开赛,我热爱这项运动,我发自内心地希望大家享受比赛的快乐。”

由于店面租金等经济原因,在芬兰开俱乐部并不容易,即使在赫尔辛基这样的大城市,一些老俱乐部里的斯诺克球桌仍然很少,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这项运动,相信参与的人也会多起来。
 
芬兰最好的斯诺克球员是Robin Hull,2002/2003 赛季他曾排在世界第32 位。他战胜过史蒂夫-戴维斯和约翰-希金斯这样的选手,最后因为伤病不得不退役。Robin Hull2013-2014赛季回归赛场参加了在波兰举行的斯诺克欧洲锦标赛和泰国6红球比赛。而Aki Kauppinen 除了解说、还参与了世界斯诺克的教练培训,他非常看好21 岁的Heikki Niva,“Heikki是芬兰21 岁以下冠军,是我们目前拥有的最好的年轻选手。”

丹麦
75张球桌的斯诺克童话

说起丹麦就会想起安徒生,过去的几十年里世台联也不遗余力地在这个不到600万人口的童话王国推广斯诺克。尽管丹麦总人口数只相当于英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但每月仍然有15000 不同丹麦访客访问欧洲体育的斯诺克专版。

Henrik Kaj Hansen是一名斯诺克解说员,从1999 年世锦赛到现在,随着斯诺克在丹麦的广受欢迎,他的工作从兼职变成了全职。

Hansen 说:“斯诺克在丹麦的收视率一直很好,尤其是在奥沙利文或特鲁姆普打比赛时。但目前丹麦参与斯诺克比赛的人还不多,大概有1000 人打斯诺克,其中的150人会参加丹麦巡回赛,全国大概只有75张球桌,哥本哈根、奥胡斯和奥尔堡等城市的台球俱乐部一般都至少有两张斯诺克球桌。”

在Hansen看来,Rune Kampe是最好的丹麦选手,去年Kampe赢得了个人第十个全国冠军。

波兰
热情随职业赛事高涨


和丹麦与芬兰一样,位于波罗的海沿岸的波兰也拥有着对斯诺克的热爱。过去几十年,波兰的斯诺克爱好者人数一直在增长。

爱好者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源于职业赛事的举办。2011 年的华沙经典赛,2012 年开始的格丁尼亚公开赛,吸引了众多著名斯诺克选手的参赛。2 月进行的2013 格丁尼亚公开赛(ET8),虽然罗伯逊没能在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上演夺冠帽子戏法,但肖恩-墨菲不仅夺冠,还给波兰留下一杆单杆147 分。

解说员Przemek Kruk介绍说,波兰人打斯诺克的历史很悠久,上世纪90 年代是黄金时代,那时的巡回赛和选手比现在更多。Kruk 说:“那时我15 岁,在华沙一家俱乐部打球。记得那时打两个小时要花 9兹罗提(约合20 元人民币)。”Kruk曾是波兰21 岁以下斯诺克比赛冠军,还曾入选过波兰国家队,后来为了专注解说而放弃运动员生涯。
 
现在波兰的官方排名榜上有超过350名斯诺克球员,但据说不到50人是常规选手。波兰拥有数量庞大的斯诺克收视群体。2013 年世锦赛的收视人群仅在欧洲体育就达到了164000人。Kruk 说:“人们喜欢奥沙利文、罗伯逊和塞尔比,还有利索夫斯基,不仅因为他快节奏的打法,还因为他让人亲切的姓氏。”

Kruk认为如果有一名出色的波兰选手,斯诺克在波兰的影响力会大幅提高,18 岁的Kacper Filipiak三年前就获得过欧洲21 岁以下斯诺克比赛冠军,他的前景令人憧憬。代表世台联在波兰参与组织世巡赛的Agi Czerwińska 最近完成了一篇论文,她发现职业赛事以及表演赛的举办都有助于增加这项运动在波兰的推广。Agi 还发现2012年比赛四分之一的门票卖给了学生和小孩,波兰赛事facebook 的追随者47% 是24 岁以下的年轻人。

瑞典
表演赛和电视转播的魅力


解说了十几年斯诺克的瑞典人Kim Hartman对家乡斯诺克的现状最有发言权。Hartman回忆说:“1982 年我在一家俱乐部里看了亚历克斯·希金斯的世锦赛夺冠,被深深吸引了,但那家俱乐部都没有斯诺克球桌。几年后,史蒂夫-戴维斯和阿兰-罗比多在斯德哥尔摩举行表演赛,引来了不少新的爱好者。”

2003 年的世锦赛决赛在瑞典引起了巨大轰动,尽管马克-威廉姆斯最终赢了比赛,但达赫迪成为了英雄,他打出了那么多精彩的球,赢得了很多瑞典球迷的心,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双狐”。

现在,斯诺克在瑞典的收视率出奇地好,大家都喜欢看斯诺克比赛。斯诺克在瑞典青少年中十分流行,很多人会从200 公里外赶到斯德哥尔摩参加比赛,有大约100 人参加国内的排名赛事,而经常打斯诺克的瑞典人有数千人。

土耳其
良好的群众基础


撞球、开伦等是土耳其传统流行的台球项目,近几年斯诺克在土耳其也发展起来。750万人口的土耳其连接着欧亚大陆,近几年土耳其经济的繁荣招来不少投资,那么斯诺克能否获得成功呢?

在解说员Ugur Ozan Sulak眼中,这是毋庸置疑的,“撞球、开伦和花式是最流行的台球项目,撞球球桌随处可见,土耳其的注册台球选手有24000 人,是欧洲国家中最多的,但其中大部分是开伦选手,但伊斯坦布尔等大城市的台球俱乐部里都会有一两张斯诺克球桌”。

但斯诺克在土耳其的关注度在不断提高,欧洲体育网站的斯诺克专题,来自土耳其的访问量大概为每月2 万人次,而2012 年世锦赛时,奥沙利文在土耳其twitter 上占据了话题榜第一位。

Sulak 说:“如果土耳其能举行一个斯诺克职业赛事的话,一定会进一步刺激斯诺克的发展。而且会给年轻运动员带来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而球迷则希望会有更多的斯诺克球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