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战绩与桑巴经济

如果梳理一下巴西在世界杯上的成绩,就会发现,巴西的足球战绩与经济增长呈现出一种正相关。

2014-07-10 19:30 来源:腾讯财经 0 40544

在以巴西1:7这样一个惨败出局世界杯比赛后,人们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下一话题:连最让人引以为豪的足球都如此不堪,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巴西经济未来又何去何从?



在世界杯盛宴面前,经济问题被巴西这个为足球而生的国家暂时放到了一边。然而,当狂欢泡沫被1:7的惨败一捅而破时,巴西人安慰自己的“足球鸦片”失效了。醒来的巴西人,面对的只能是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扯下来的现实。


巴西押宝世界杯失利?


作为世界第7大经济实体及金砖国家,巴西是新兴经济体的典型代表,经济一度在本世纪前10年迎来高速增长期,2010年的GDP增长率甚至高达7.5%。可惜好景不长,翩翩起舞的桑巴这几年舞不动了,最近三年来,巴西经济增幅一直在低位徘徊,而实际通胀率则处在政府调控目标上限。


在这样的背景下,巴西政府将本届世界杯当成“救市”的最后稻草。


为了建设包括世界杯场馆在内的各项基础建设,巴西已投入150亿美元,这是原先预算的3倍还多。而人民迫切需要改善的医疗、教育等方面的建设却因为缺少资金而停滞不前。


去年联合会杯前后,巴西曾因抗议耗费巨资承办世界杯,引发了遍及全国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当时,巴西民众在里约、圣保罗等多座即将举办世界杯的城市发起街头抗议,并最终升级为暴力示威。他们的不满在于,政府可以投入几百亿雷亚尔筹备世界杯,却为了一张小小的公交车票与民争利。


在本届世界杯开赛前,政府希望巴西队能够获取佳绩,从而让国内紧张情绪得以缓和,同时减轻政府因举办世界杯而承受的巨大压力。但各地仍暗流涌动,加剧了人们的担忧,6月上旬圣保罗发生地铁大罢工,此后里约机场罢工,同期各球场附近的抗议及因擦枪走火引发的肢体冲突,都让桑巴军团在本届世界杯上已然输不起。


但这支巴西队又恰恰被外界戏称为“史上最弱”,除了内马尔之外,巴西进球基本靠后卫,从前靠才华和天赋踢球的桑巴军团,如今完全变样,成了一支靠拼劲和蛮力的队伍。没有前世界足球先生或前金球奖得主压阵,此前比赛中靠内马尔一次次拯救巴西于水火,他的受伤离场让巴西的前景本就不明朗,再加上半决赛当日主教练斯科拉里的错误战略,巴西出局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是一次比1950年马拉卡纳惨案更糟糕的失利:那次是乌拉圭偷袭成功,巴西本是有希望拿到冠军的;而这一次是彻头彻尾的完败,1:7惨败给德国,巴西人难以接受。


彭博社援引瑞银环球资产管理全球新兴市场投资主管兼亚太区股票主管Geoffrey Wong的话称,“这场失利意义深远,或将大大打击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10月竞选连任的希望,同时也将对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造成致命一击。”


巴西评论人士称,一场叫人难堪的败北很难不对巴西人民的心态造成负面影响,这将会使人们确信,巴西经济正在“生死边缘”挣扎,因为连最让人引以为豪的足球都如此不堪,经济更是无力增长了。


经济放缓、民怨不断,巴西本想借助世界杯的良好表现提振经济与民气,结果是,七记飞刀、刀刀中靶,遮羞布体无完肤。


足球战绩与桑巴经济


如果梳理一下巴西在世界杯上的成绩,就会发现,巴西的足球战绩与经济增长呈现出一种正相关。


1958年、1962年和1970年,巴西三次捧得世界杯,成为“三冠王”。而也就是这一时期,经济方面,为了加快改变以咖啡、甘蔗为主的单一农业经济结构,巴西推行出口替代模式,依靠大量举借外债提速工业化进程。特别是在1967年到1974年间,巴西年经济增长率达到了10.1%,初步建立起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创下了巴西现代经济的第一个“黄金时代”,巴西在世界杯的巅峰时刻正是巴西经历经济腾飞之时。


不过,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巴西的恶性通胀像雪球一样急速膨胀。1993年,巴西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2489%的历史峰值。当年年底,面对通胀一筹莫展的佛朗哥总统选择才出任外交部长不久的社会学家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担任财政部长。卡多佐大刀阔斧实行“雷亚尔计划”,通过发行新货币、削减政府预算等措施,到1994年4月,巴西通胀率下降到45%,到了雷亚尔货币发行的7月,通胀率更是降至2%。“雷亚尔计划”把巴西从恶性通货膨胀泥潭中拉了出来,为日后的经济再度繁荣奠定基础。


同样在1994年,在巴西恶性通胀终止的同时,沉默了20多年的巴西足球迎来巅峰时刻,也是在7月,巴西队在世界杯决赛的点球大战中战胜意大利,第四次捧得大力神杯。


外界普遍认为,“雷亚尔计划”能够成功实施与1994年巴西队赢得世界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当时巴西国内媒体评论说,“人们预言,这种胜利可以一直贯穿到巴西生活的各个角落,包括经济。”


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提出过“需要论”的概念,即对于利益需要最迫切者,往往能谋取到实惠。这招被用在世界杯上,总是屡试不爽。1998年急欲缓解经济危机的法国,如愿捧得大力神杯;2002年的韩国渴望炮制一个神话,“太极虎”依靠裁判一路庇护混进四强。可惜,2014年的巴西没能延续这一神奇。


近期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巴西民众唱衰世界杯后数月的经济走势,近七成人担心未来的日子会比当下更加艰难,这几乎可以说是过去7年来民众对巴西本国经济最感悲观的一刻。


经济放缓通胀高企 输球或影响大选 


巴西队在世界杯“献礼”不成,回落的不仅仅是民众的信心,还将有政府的支持率。


7月2日,圣保罗页报(Datafolha)的一项调查显示,38%的巴西人民投票支持巴西现任总统罗塞夫连任,较2月的44%明显下滑。


和罗塞夫隔空对战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去年第二次连任成功,而巴西铁娘子要想在10月大选中取得这样的成就必须解决经济放缓的问题。


据统计,2000年~2011年,巴西经济年均增速超过3.6%,但当罗塞夫2011年从其政治导师卢拉接过总统之位后,巴西年均经济增速便下滑至2%,这是1992年巴西前总统费尔南多(Fernando Collor)被指腐败而遭弹劾以来的最低增速。罗塞夫的政策旨在复兴经济,然而年均通胀却一路飙升至6.5%,触及政府目标上限。


为了抓住通胀的缰绳,巴西近一年来货币政策的调整频繁。截至今年4月份的近一年,巴西央行连续9次加息,目前基准利率水平为11%。而这也是巴西经济两难的缩影——物价高企掣肘刺激政策。


6月以来,经济学家连续下调了对巴西经济增长的预期,整个2015年巴西通胀率似乎都将维持在令人痛苦的高位。


据巴西央行6月发布的调查显示,100名经济学家普遍预计今年巴西经济的增长率仅为1.16%。而经济学家对今年年底的通胀率预期却高达6.46%。


瑞银在本届世界杯开赛前发布的一份研报称,如果巴西队在本届世界杯未获佳绩,失利将败坏民族情绪,而这或使将巴西经济拽入滞涨深渊的罗塞夫下台。


对于将足球视为生命组成部分的巴西人来说,在家门口举办的世界杯,无疑是一场盛宴,更是一次难得的契机,而眼下,桑巴经济能否再现辉煌,伴随着半决赛这个惨烈的结果,也许要画上一个问号了。失去足球刺激的巴西依然虚弱,经济状况及社会问题仍然突兀。当振奋精神的足球梦想成为镜花水月,对巴西人来说,关注原本就应该被置于足球之上的更需解决的民生问题,也许才是更理智的选择。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观点与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