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中考培训生意,不香了?

体育培训机构的体育中考相关“生意”,要转入“地下”了吗?

2024-04-14 10:0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叶珠峰 0 2061

培训.jpg


日前,北京市体育局 、北京市教委联合印发《北京市体育类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试行)》(简称《标准》)引发关注。


据了解,该《标准》是教育部《校外培训管理条例》向社会征求意见之后,国内首份正式施行的体育培训地方标准。《标准》中共列出二十条具体规定,明确了校外体育培训机构的设置条件,并对准入门槛、收费方式、培训时间等都分别进行了详尽规定。


该《标准》中最引人关注的表述是:“体育类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与体育中考等挂钩,以防制造社会焦虑。”


如此一来,体育培训机构的体育中考相关“生意”,要转入“地下”了吗?


明面上不再“宣传”


《标准》印发后的一个夜晚,中国新闻周刊来到北京市东北部区域的某全民健身体育场寻访,仍见到不少青少年在进行夜间体育训练,在跑道边上,不乏手持秒表计时的私教。


上前与其交流得知,正在夜跑的正是附近某中学准备参加体育中考的初三学生。据了解,该学生所在片区将在4月底至5月初进行正式的体育中考考试,目前正是最后的“临阵磨枪”。


“1000米是中考体育必考项目,也是我的弱项,我初二时参加体育中考过程性考核跑了超过4分20秒,距离满分有点差距。”一位体态偏胖的初三男生小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这次实在是不容有失了,家里也不希望体育成绩‘拖后腿’,春节后决定让我除了日常体育课抓紧训练外,还请个私教带着我强化练一练,顺便减减脂塑形,希望‘稳拿’个满分成绩。”


小阳透露,自家聘请的私教叫张帆,目前就供职于体育场附近的一所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费用是300元/小时。“除了我之外,教练还同时带着大约10多名初三、初二的学生,既有周末集体班,也有平时放学后,晚间单独一对一的私教。”


中国新闻周刊走访发现,中考体育的相关培训“生意”在一些体育场、培训机构、社区小区中依然是现实存在的,而核心还是“中考体育分数”催生的“商机”。


“家长圈子里有句玩笑话,过去是一分一操场,现在是一分一‘鸟巢’啊(国家体育场)。”小阳的父亲坦言,“现在体育占据中考分值不断提升,广大学生和家长谁也不想在这种‘练就有效’的事情上丢分。”


张帆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自己看到了北京市体育局和北京市教委联合下发的通知。他表示目前不好估量其产生的影响。


“起码我目前所在的机构,在线下门店的周边,已经立刻停止宣传中考体育的相关训练项目了。过去,我们还去过一些附近的中小学发过传单,我估计暂时也不发了。”


事实上,张帆没有提及的是,通过一些生活服务类应用软件,甚至一些主流短视频平台,输入“中考体育”进行搜索,还是可以搜到不少个体私教,以及体育培训机构售卖中考体育服务项目,张帆供职的机构也在其中。


张帆坦言,在《通知》下发后,仍有部分初中学生家长通过个人渠道、熟人推荐等方式来进行体育培训的咨询。


“初三的学生此刻都快考试了,已经没有新学生再来找我了。但初二、初一的学生,还是有想提早准备来找我练练的,因为初二现在也是有‘过程性测验’的。 ”


张帆还介绍称,2022年后,持续有零星的小学三年级、四年级的家长找自己咨询,“按北京市的政策,现在四、六年级的小学生体育成绩也要计入中考。不过,四年级小学生只考50米跑、坐立体前屈、跳绳、仰卧起坐4项。只要平时正常参与锻炼,不是严重肥胖,四年级小学生没有请私教的必要。”


日常训练比突击更重要


据了解,北京是在2023年4月宣布中考体育改革方案,整体项目由“8选3”,改革为“22选4”,后于11月公布了相关的评分成绩标准。


具体而言,除了男生1000米、女生800米为必考,素质项目Ⅱ在原有的男生引体向上、女生仰卧起坐、男女生实心球3项基础上,新增了男生双杠臂屈伸,女生斜身引体,男女生1分钟跳绳、原地纵跳摸高、立定跳远5项。运动能力Ⅰ除原有的足球、篮球、排球“三大球”外,新增了乒乓球、羽毛球“两小球”。运动能力Ⅱ则包括体操(男女均为双杠组合、技巧组合),武术(健身长拳套路、健身南拳套路),100米游泳,该7项全部为新增项目。


这意味着,初三学生在中考体育中,可结合自身特点和兴趣选考的项目变多了。


张帆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称,这个改革措施发布后,市面上的一些连锁健身机构,合伙型的健身工作室,青少年足、篮球俱乐部,以及个体私教等,都分别在“试水”这其中的市场,兜售相关服务,抢夺这块“蛋糕”。


“但是具体有多少初中学生,多大比例的初中学生购买了校外服务,分别为了备考哪几项去购买,则很难一概而论地测算。”张帆说。


张帆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粗略估算,近年来北京平均每年初三毕业生都是超过10万人的规模,初一到初三全算上就是30万人左右。如果假定10%的学生有需求,就是3万人的市场规模。


“假设北京市场上有1000个教练去争夺这块市场,平均每人每年能获取30个学生客户。假如每个学生每年贡献3000元学费,一年是9万元。”


张帆强调,这例子是粗略估计的理想情况。“体育中考的项目中,有些项目学生几乎没啥培训需求,但也有些相对好‘突击’,易于售卖的项目。”


“就我们自家机构而言,购买服务为了应对中考的学生和家长,大约还是占到了所有青少年兴趣培训项目的约1/4到1/3左右,购买最多的服务还是跑步、顺带减肥减脂,因为男子1000米和女子800米跑是必考项目。球类项目据我所知请私教的不算多,因为只要小学时期稍微有些基础,中考的球类项目普遍都不难。另外像跳绳,只要肯坚持就可以涨成绩,自己在家练就可以,不必非要请私教。”


“引体向上我们也能教,但这个项目愿意花钱请私教来练的也非常小众。”张帆表示,“我首先要看学生的条件,如果身高超过1米70,体重在120斤左右,平时只能做5个左右的水平,我们带其系统训练2个月左右,就能达到15个左右,若是体重太大的话,短期突击也很难。”


与张帆供职机构同处一个大型社区的某游泳健身会所负责人刘杰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建议家长和学生不要抱着“突击”的心态。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北京中考新政公布后,由于游泳是新增项目,我们这片区来进行中考体育咨询,并最终决定在我们这里学游泳的初中生也有超过50人,其中不少学生此前是零基础。”


刘杰表示,“以我们专业的游泳教练分析和案例来看,如果小学时就有游泳基础并选择中考考游泳,考前三个月,差不多一周练1-2次,保持好水感和节奏,拿满分都是不难的。可一个学生如果是零基础要练到中考满分的成绩,最少也要拿出半年的准备期。从基础动作开始学,达到具备考试要求的肺活量和体能水准,不能坚持一周至少两练,很可能达不到效果。此外,部分学校初二、初三课业压力也开始变大了,为了‘突击’去强行增加运动训练密度和强度,其实对于身体各方面也不是很好。”


需要更规范更完善的市场


所有受访对象均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本质上以应考为目的的中考体育培训,虽然供需关系、市场规模不详,但貌似很难完全禁止。


在刘杰看来,《通知》的确是明令禁止,不允许培训机构再使用中考体育的名义去吸引家长购买服务,这的确可以遏制一下少数培训机构和个体围绕中考体育进行的营销炒作。


“但体育中考的政策是摆在明面的。”刘杰认为,围绕着政策,部分家长和考生的实际需求依然是存在的。“本质上,不论机构还是个体,都还是可以以青少年体适能,或者兴趣班的名义,进行相关的教学和培训。”


“假如,一个初中生表示愿意到我们的机构来学习游泳,短期目标就是为了中考考试,我们在讲清利害关系达成认可后,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刘杰说。


刘杰认为,从过往到现在,体育中考的政策出台都是没有问题的,初衷都是好的。现实当中,已经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家长在重视,可以说尤其是过程性评价,提升中考分值权重等政策,都对学生锻炼起到了很大的促进效果。


张帆则认为,既然还是有部分的需求依然存在,那么规范性则是未来需要思考的方向。市场应该愈发透明,减少“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产生。


“市场能够持续规范化,有更合理的定价标准,家长和学生能买到公平合理的服务,与此同时孩子也保持了正常强度和符合身体发育的体育锻炼,这才是未来应该呈现的样貌。”张帆说。


(文中小阳、张帆、刘杰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体育中考培训生意,不香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