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节,VC投资人不滑雪

2024的春节,投资人不滑雪。

2024-02-17 10:00 来源:融中财经 文/阿布 0 1937

滑雪.gif


往年春节前半个月,投资机构已经开始陆续放假。投资人们提前一个月开始规划假期,合伙人们更是在1月初就飞往日本等地滑雪,投资经理们看看机票价格,也飞往东北滑雪。


今年,无论是日本还是东北滑雪,都不在日程上了。


去年,梅花创投吴世春讲个故事,“今年在可可托海滑雪的时候,在雪道上面碰到一个同行,他以前是一个美元基金的董事总经理,现在转做滑雪教练了。”


他接着说,“我在饭桌上听到的故事,一个创业者,他本来跟某机构的投资总监保持联系,有段时间那个投资总监一直没有给他回消息,过段时间订了一份外卖,一打开门,送外卖的竟然是他打交道的投资总监。现在行业,可能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不过,我觉得这也很正常,就是行业总有起起伏伏,只有修炼成行业头部,你才有生存的机会。”


2024的春节,投资人不滑雪。


滑雪,曾经的VC顶流运动


滑雪这项运动,在投资人圈里一度非常火热。


从运动的性质看,带着点高端。雪板、雪服、以及一家人飞往滑雪胜地的机票和酒店费用,构成了VC投资人们一种度假体验。


在投资行业行情较好的时候,这几乎是一种不亚于德扑的“全民运动”。


早在2018年,甚至还有投资人滑雪论坛。


当时,滑雪场投资人联谊会发起成立了“雪山汇”。联谊会由“雪山汇”创始会员除了北京怀北国际滑雪场、辽宁浑河源聚隆滑雪场、崇礼富龙滑雪场等在内的多家滑雪场,还有30多家滑雪场投资人。


不仅如此,在海外,投资人滑雪更是一种基本社交运动。


比如,一些顶级圈子常年搞滑雪活动,去瑞士小镇参加滑雪,进行闭门会,和全球顶级投资大佬同桌吃饭、交流,门票2万美元,起步!


这还仅仅是张入场券,一些闭门会议还参与不了,还需要自费差旅、酒店等费用。


Eric是一位业内大佬,也是一位滑雪爱好者,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担任金融分析师。假日期间,他去往美国的大熊湖,首次接触到滑雪,并将这一爱好保持至今。


此后,因工作调动被派往日本,谈及日本工作期间的冬天,几乎每个圣诞都在北海道度过。“北海道有很多滑雪场,比如二世谷滑雪场、星野、Kiroro、Sapporo Kokusai札幌国际滑雪场,可以说,北海道的雪场我都去过。每次圣诞节前,就开始做好准备工作,买更好的装备,再后来有了小朋友,带着孩子一起去,是非常好的家庭时间。”


“回到国内之后,也遇到一些有共同爱好的投资同行,不过我个人的滑雪时间大大缩短了。”Eric笑着说,“国内投资人的工作太卷了,确实没有时间。”


Eric回忆,“之前也有投资人同行们组织,大家一起去滑雪,去东北。”


提到东北,最知名的可能就是亚布力滑雪场,它是目前国内唯一具备举办奥运级别雪上比赛资格的国家级比赛场所,也是很多滑雪爱好者的冬季集结地。


“同行之间的旅行,总是带有一点商务的意味在里面,但是在运动后,大家似乎关系更近一些。我们在亚布力滑完雪,大家一起去吃铁锅炖,热热闹闹的一大桌,也别有风味。”


近几年,Eric的滑雪之旅变得更少,“坦白的说,时间都用在募资上了,没有一天能踏踏实实休息。每一天不是在募资,就是在准备募资的路上。”


“今年,不去滑雪了!”


张晴是北京某美元基金的投资人,2012年入行以来,从事投资行业已经有10年之久。“回想双创那个时代,真的是太幸福了。投资机构有钱,项目一大把,也不用去三线城市下沉出差。机构各种福利,真的就是别人眼中的人生赢家。除了假期多,老板尊重市场化机制,发钱也是绝不手软。”


作为一名滑雪场高级道玩家,张晴前几年购置了不少专业装备。“有一段时间,特别上瘾,只要到了雪季,一定会去日本滑雪。”


今年,张晴的滑雪计划暂缓。“走到中青年这个人生阶段,事业遇到瓶颈。机构开始降本增效,去年进行了一定幅度的裁员。最关键的是,赛道的方向有了很大转向,从消费到硬科技,我也在努力学习中。从生活看,有了一个小孩,追不起二胎,养家糊口还房贷,滑雪就搁浅了。”


张晴也不得不算一笔账,一个长达一周的假期,全家3个人,在旺季飞一趟国际航班,连吃带住再滑雪,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


“今年,就不去滑雪了。在家陪陪老人。”张晴笑着眨了眨眼。


张晴,仅仅是投资人的缩影。


一位上海的投资人曾对融中财经表示,“5年前,这个行业有10万从业者,现在可能只剩下一半。”


在波动的市场周期之下,投资行业也在不断调整和变化。


吕毅是华南某人民币基金的投资总监,今年春节,他出发“尔滨”滑雪。“哈尔滨还是太火了。我们一家四口也去凑凑热闹,现在觉得年味不那么重了,过年还是会去旅游。”


此行,吕毅将去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在哈市近郊二龙山风景区的二龙山滑雪场。“大家都说滑完雪可以去吃麻辣烫,打算去打卡。”


“经历一整年的辛苦,希望这趟滑雪之旅,能给新的一年更好的开端。”吕毅直言,“过去一年可以用一直在招商来形容。所有的项目,如果不能落地,几乎没啥戏,我们是国资,非常强调‘人民性’,项目必须落地才能投。这几年虽然说鼓励投资,各种免责机制都在研究,但是真到落地上,还是要追责的。”


“诶?怎么聊到这了?”吕毅笑着说,“还是说点高兴的事吧,为了这次尔滨之行,我们已经提前做好攻略,线上、线下的看装备。月初平台打折‘满200减30’的时候,就入手了全家的装备。”


“该省省该花花。”


提及这次行程的其他项目,吕毅笑着说,“其实还是想考察下滑雪产业,领导有这方面的要求,提前去调研一下。”


超级冰雪赛道,头部VC早就“上单板了”


自从2015年,中国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中国冰雪产业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冬奥会上,谷爱凌成功一跃,彻底点燃了冰雪季,也引发了投资人们的关注。


当年的一项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2年冰雪季,中国冰雪休闲旅游收入有望超过3200亿元。北京冬奥会成为了催化器,激活并推动中国万亿规模冰雪经济时代的加速到来。


这早有先例。


1972年日本札幌冬奥会也极大激发了日本大众的滑雪热情,同时驱动大量资本涌入滑雪产业及其关联产业,从上到下形成了以滑雪产业带动山区经济增长的突破口。即使日本经济泡沫导致经济崩溃,但对滑雪的热潮依旧持续到1998年的第18届日本长野冬奥会。


再看美国,曾在1980年2月13-24日在普莱西德湖举办第十三届奥运会,期间极大促进了美国滑雪运动的发展。1970-1979年间,美国滑雪人次从530万人上升至5030万人,复合增速约28%。此后美国冰雪产业发展较为稳定。


一些具备前瞻眼光的投资人早已经下注。


2018年2月11日,马克斯·帕罗特(MaxParrot)以86.00分获得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比赛银牌。站上领奖台时,马克斯·帕罗特高举雪板,板上“NOBADAY”logo外露,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华北总部总经理周军在电视上观看了这场精彩的比赛。他介绍说,当时中央电视台的解说员随口说了一句:听说是中国人设计的品牌,引起了他对“NOBADAY”这个国产滑雪板品牌的关注。他马上带领团队打听,联系上“NOBADAY”品牌公司奥雪文化创始人刘奉喜,并促成了此后的投资。


周军告诉融中财经,当时冰雪产业标的很少,想投一个新的品牌非常难,“大型装备,VC投不了,滑雪装备又几乎被波顿(Burton)等国外品牌一统天下,冰雪产业不好投”。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高瓴资本就宣布与世界单板滑雪品牌Burton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运营Burton中国业务。Burto成立于1977年,其创始人Jake Burton Carpenter在他位于美国佛蒙特州的一个谷仓里创立了BURTON单板。如今,已经成为世界顶级单板品牌。


在冰雪赛道,投资人们几乎已经寻觅了一个遍。


在冬奥会开办前一年,冰雪经济达到了顶峰。在冬奥会开赛前,雪乐山宣布完成了1亿元战略融资,投资方为正心投资和新龙脉资本。这一时间前后,滑雪培训机构SNOW51也拿下亿级人民币融资。


无论是人民币基金,还是美元机构,都在纷纷下注冰雪经济。


但业内的一个共识是,冰雪经济,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冬奥会来了,机会来了,钱也来了,整个产业确实一直是在进步的,有成长,但没有想象的那么快,很多因素还在限制着整个行业的发展。”


对于冰雪经济而言,一个典型的问题就是季节性太强。“冬天就4、5个月,之后的6、7个月干什么?怎么干?”


曾有投资人算了一笔账,“北京可计算的人口再加上旅游人口,一共可达3000万,如果有10%的人尝试滑雪,那么就是300万,如果成为滑雪爱好者的转化率达到1%了,那么就是30万人在北京成为滑雪爱好者。30万,一年滑8次,军都山和南山滑雪场早就爆满了。所以说现在转化率远远没有达到1%。”


而在美国和日本,这一数据接近10%,瑞士、奥地利则超过30%,滑雪在国内仍属于小众运动,发展空间大。


季节限制,转化率过低,这是滑雪整个行业的困难。无论是滑雪场运营方,还是培训机构,再或是装备品牌,都存在干三个月,吃一年的现象。


今年,“尔滨”的爆火,再一次推动了冰雪经济。以往,寒冷的冬季以往都是北方的旅游淡季。在“尔滨”效应的带动下,冰雪旅游热度不断攀升,消费力释放和冰雪主题尝鲜成为冬季新的风景线。据某在线旅游平台统计,包含“滑雪”“冰雪”等关键词的热门冰雪旅游商品增长超三成,通往哈尔滨、延吉、白山、张家口、阿勒泰、喀纳斯等热门冰雪旅游目的地的机票呈“量价齐升”态势。


但投资人们开始更加冷静,与之相反的是热闹的滑雪现象。


数据显示,2023年11月1日至2024年1月23日,全国滑雪场门票预订量比2019年到2020年同期增长1.5倍。预计2023-2024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数有望首次超过4亿人次,我国冰雪休闲旅游收入有望达到5500亿元。


据《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4)》,我国以冰雪观光休闲为主、冰雪度假崛起趋势显著。截至2023年底,全国与冰雪旅游相关的企业数量已超过1.2万家,其中近三年内成立的企业占比35.6%。


《报告》也提到我国冰雪旅游市场仍存在一些问题,如大众市场基础尚不稳固等。冰雪产业逐步发展的同时,场地设施并未同步跟上。


虽然冰雪相关企业如同雨后春笋般快速起量,但他们能够存活多久?大浪淘沙,仍然需要时间去验证。对于一级市场的投资人而言,虽然冰雪经济看上去很美,但真正能下手投资的项目,还是少数。项目如何活下去,如何让小众项目,变得更为大众,这是投资人在思索的问题。


回到投资人的这个春节假期,滑雪,似乎也是一项“昂贵”的运动。


(Eric、张晴、吕毅为化名)


本文转载融中财经,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今年春节,VC投资人不滑雪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