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宁,你还好吗?

从最新趋势来看,李宁的股价虽有反弹,但却也无“回天之力”。

2024-01-28 10:00 来源:GPLP 文/Molly 0 3054

李宁.jpg


“国潮一哥”李宁2023年股价可以说是跌宕起伏。


进入2024年,李宁也没能迎来新局面,依旧延续着上一年的跌跌不休。


截至2024年1月23日收盘,李宁股价报14.22港元/股,总市值为413.52亿港元。


作为国内体育用品巨头的李宁,其股价2023年经历了远超投资者想象的大幅调整,从最高点81港元/股断崖式下跌至20.90港元/股,累计下跌达75%。


从最新趋势来看,李宁的股价虽有反弹,但却也无“回天之力”。


李宁没能解决内忧


2023年之前,李宁的股价虽不平稳,却也涨跌有度,尤其是2022年10月到2023年1月,更是呈现出一片向好的涨势,并在2023年1月27日涨至81.79港元/股的高点。


然而,自此之后,李宁的股价便犹如坐上了滑梯,一路俯冲直下。


当然,这与李宁整个2023年都不尽如人意的销售表现密切相关。


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李宁的网店销售均呈下降态势。其中,第一季度为高单位数下降,第二季度有所好转,系低单位数下降。然而,到了第三季度,下降幅度增大至中单位。


在更能体现业绩的零售流水中,2023年前三季度李宁均在增长,但增长幅度却明显减少,第二季度还有10%-20%的中段增长,但到了第三季度,则变成了中单位数增长。


中金公司预测,李宁2023年收入将按年增长5%至271亿元,净利润则预期按年下跌23%至31亿元。


惨淡的财务数据,也直接让李宁股价在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发布的次日(10月26日),迎来了超20%的大跳水,总市值约为620亿港元。


按照巅峰时期约2830亿港元的总市值来算,彼时大幅“瘦身”的李宁,总市值蒸发超2200亿港元。


面对如此颓势,李宁也并非没有动作,甚至说,每一个动作都足以称之为大动作,如斥巨资22亿元在中国香港买楼,拟动用不超过30亿港元的股票回购,以及收购国际户外品牌。


只是相较于股票回购机会对股价的短暂拉升,以及随李宁家族基金跟投收购国际户外品牌亚瑟士手中的北欧品牌Haglöfs AB(火柴棍)的中规中矩,在中国香港“逆势买楼”就多少让人有点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2023年12月,中国香港楼市不断下行之时,李宁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拟以22.08亿港元收购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旗下一家主要从事物业投资的公司。


对此,李宁称,“未来会将物业的一部分用作集团香港总部”。但在资本眼中,这只是李宁并没有更好的用途去支配手上的资金,尤其是新业务能力拓展不利的表现。


当然,李宁也为此付出了股价跌14.29%的代价。


此外,李宁之势大不如前,除了采取的一系列迷之策略之外,还有另一关键点,即没能在“国潮”之风降温之前,做好准备,最终不仅失去了消费者,也令资本市场失去信心。


2018年,“国潮”走红,洞察到这一趋势的李宁,打造出了“中国李宁”这一概念,并在纽约时装周上大秀风采。


一时间,年轻消费者在感叹李宁“够潮够时尚”的同时,也直接凭借其强劲的购买力,在大秀结束1分钟内,买断货了“中国李宁”的5个走秀鞋款。


在随后的几年内,“中国李宁”乘着国潮之风持续出圈,李宁的营收也在2021年达到225.72亿元,同比增长56.13%;净利润达到40.11亿元,同比增长136.14%。


然而,仅仅凭借某一概念火爆,是不可能实现持续高增长的。尤其是李宁在冲向高端化的过程中,不断提高的价格,更是背刺了消费者。


仅仅1年之后,“国潮”降温,李宁的业绩虽有增长,也只是微增,净利润增速更是从前一年的同比大涨136.14%,骤降至1.3%。


事实上,2021年就有媒体直言,“李宁的单品牌战略建立在其推出国潮品牌‘中国李宁’的基础上,这种打法将李宁拖入了与快时尚品牌、设计师品牌和潮牌竞争的残酷环境中。如果买入李宁的逻辑是加入国潮赛道,那么李宁估值的突破则取决于国潮的风口期能有多久,以及资本能够支撑到什么程度”。


一语成谶,但“国潮一哥”李宁的困扰,除了上述尚未摆脱的内忧,还有挑战难度更大的外患。


体育产业竞争激烈,李宁还能有机会吗?


2024年开年,李宁尚未找到提振股价的方法之时,其在国内的最大友商——安踏集团旗下的Amer Sports(亚玛芬体育)却已经向美国SEC递交了招股书,申请在纽交所上市。


这意味着,这家估值100亿美元(约700亿元)的超级独角兽,正式奔赴IPO。


亚玛芬申请上市的勇气,离不开其在大中华区亮眼的销售数据。


截至2023年9月30日,大中华区收入已占亚玛芬全球收入近五分之一,至19.4%。其中始祖鸟大中华区实现营收达4.53亿美元,占大中华区总营收近80%,占始祖鸟全球总营收超40%。


除了始祖鸟,安踏旗下的其它品牌也不逊色。


根据安踏集团披露的财务数据,2023年,安踏品牌的零售呈高单位的正增长,FILA品牌实现了10%-20%高段的正增长,其它品牌零售的表现更是达到了60%-65%的正增长。


这无疑给同为自主运动品牌的李宁巨大的压力。


事实上,随着疫情影响的褪去,2023年,各大消费赛道均复苏之势明显,体育产业也不例外。


总体来看,不只是安踏,361度和特步2023年的业绩也可以用“稳”字来形容。


如特步2023年的零销同比增长超20%,361度虽未给出全年销售增长数据,但包括主品牌、童装品牌以及电商平台在内,均实现了不同幅度的增长,尤其是童装品牌,2023年第四季度的增长幅度达到了40%。


比较而言,李宁就显得尴尬了。


让李宁更为尴尬的是,机构对其未来的预估更是不容乐观。花旗发布研究报告称,考虑到李宁单一品牌的商业模式,预计其2024年收入增长将慢于滔搏及安踏。


或想要快速消除库存,用新品来“挽回”消费者和销量,李宁陷入了“涨价搞品”和“打折清库存”的自我矛盾中。


具体来看,在整个2023年,李宁在每个重要节日基本上都推出了“折上4折”“不止3折”的降价力度,只是折后的价格,依旧让不少消费者吐槽“高不可攀”。


之所以降价后也消费不起,正是因为李宁在“高端化”的路上,持续涨价的结果。


据国盛研究所统计,李宁2018年的超轻15系列上新价为499元,2019年的超轻16系列上新价为539元,2023年的超轻20系列更是达到了599元;烈骏4系列更是从2020年的699元,迭代到烈骏7pro ,2023年价格上涨到1099元。


一边是国际品牌叠加国内品牌带来的市场压力,另一边是自乱阵脚的李宁采取的迷之策略,乘着“国潮”之风起飞的李宁,能否在内忧外患之下再度回到舞台中央,还需时间来验证。


本文转载自GPLP,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李宁,你还好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