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杯启示录:中国足球当自强

国足出了什么问题?中国足球当如何以此为鉴谋求发展?

2024-01-25 10: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公兵、岳东兴、肖世尧等 0 3333

中国足协.jpg


“中国足球现在全面落后,无论跟什么队踢,我们都没有任何优势,其他球队都在进步,只有我们在原地踏步。”中国男足国家队队员韦世豪说。

  

韦世豪的话句句扎心,却句句属实。首战0:0,次战0:0,三战0:1;一场未胜,一球未进,这是国足队史首次未能在亚洲杯上进球,也是国足13次征战亚洲杯的最差表现。

  

“这不仅是国家队的落后,也反映了整个中国足球在发展理念、技战术水平、管理能力等方面的全面落后。”一位地方足协副主席说。


国足亚洲杯小组出局还不是近期中国足球坏消息的全部。大连人队日前宣布解散,成为继大连实德队之后又一支彻底“消失”的大连中超球队,大连这座享誉国内的“足球城”也暂时与中超无缘。雪上加霜的是,作为中超元年的冠军,深圳队22日因“严重的历史债务难以为继”而宣布解散……

  

国家队是一国足球的旗帜,其表现是一国足球资源综合运用所呈现的成果。职业联赛则是一国足球的基石,没有联赛的高质量发展,就不可能支撑起国家队这一塔尖。

  

国足出了什么问题?中国足球当如何以此为鉴谋求发展?

  

能力,还是能力!

  

——能力不足凸显

  

纵观三场亚洲杯比赛,虽然国足有机会取胜,但总体而言,身处竞争较小的小组还打出如此成绩,凸显了能力不足的问题。比如,即便换上九名替补,卡塔尔队依然能多次在中前场进行小范围多脚传导,而国足队员几乎碰不到球。

  

在广西足协执委贾蕾仕看来,中国队也想逼抢,但一则跑不动,二则能力不及。

  

他说,中国队和亚洲不少队伍差距很大,体现之一就是留洋球员少(只有吴少聪一人效力于土耳其次级联赛,且本次亚洲杯未上场),而日本队26人大名单中有21人留洋,在五大联赛踢球的就有11人。

“(日本)在欧洲踢球的球员那么多,带动了国家队水平提高,个人能力、职业素养,场上执行力、奔跑能力,特别是对高强度比赛的适应能力,都比中国队强太多了,不是一个档次,而是好几个档次。”贾蕾仕说。

  

如何增加中国在欧洲踢球的人数?贾蕾仕认为,应发挥举国体制的优势,联合足球发达国家足协共同培养球员,韩国球星孙兴慜就是这种培养模式的受益者。

  

2008年,16岁的孙兴慜作为韩国、德国足协合作项目的一员前往德国接受足球培训。当时共有六名球员获得该机会,其中孙兴慜于2008年至2010年在汉堡俱乐部青训系统接受培训;此后,他和汉堡俱乐部签约,开启职业生涯。

  

阿斯拜尔青训学院总监、卡塔尔足协技术总监伊万·布拉沃介绍了另一种模式:阿斯拜尔青训学院建立了U13至U18六个年龄段的梯队,全部由高水平外籍教练训练。青训学院在欧洲控股了两家低级别联赛俱乐部,采用和阿斯拜尔同样的训练理念和管理模式。阿斯拜尔年满18岁的优秀学员会被送至控股欧洲俱乐部,进行深造。

  

贾蕾仕认为,在球员合适的年龄段,请欧洲教练来选材,送到欧洲去,哪怕是中国足协和俱乐部一起花钱培养,哪怕只是踢欧洲次级联赛,如果能有十几个人,国家队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基本功不扎实

  

国足能力不足还体现在:基本功不够扎实,缺乏细腻的停球技术和人球结合的球感,传球欠缺精准度,在大赛压力下出现技术动作变形,失误增多;平时缺少高水平比赛历练,球员们到了高强度对抗的赛事中,难以在90分钟里保持相对稳定的发挥;怕逼抢的顽疾无法解决,“无效回传+开大脚”过多。

  

中国女足原主教练贾秀全认为,基本功不好的球员很难成为国家队的尖端人才。只有基本功扎实了,才能在场上随心所欲做出一些在对抗当中比较难的技术动作,如果动作做不好、球传不准,何谈配合和赢球?

  

——技战术思想不够统一

  

贾秀全认为,国足三场比赛的战术不够清晰。战术制定后,还需在球员中统一思想并在训练中演练出来,替补也要清楚上场后怎么踢,统一目标,统一行动,才能在比赛中实现目标。

  

“这三场比赛的目标清晰度和最后的执行,可能大家的想法还不是很统一,也许有人想攻,有人想守。有的球不敢去接应,无球队员的跑动和后卫中场前锋三条线的保持等方面(也存在问题)。”

  

中超某俱乐部负责人说,这支国足似乎没有磨合出一套有效的阵容和阵型,没有磨合出一套有效的打法,没有磨合出一个有凝聚力的团队。

日本在各级国家队中统一技战术思想。日本技术专家、教练讲师小野刚说,日本足协技术部工作人员和各俱乐部技术人员每个月沟通一次,涉及国家队规划、俱乐部规划,然后进行协调和统一。同样,在战术方面也会进行沟通。每次世界大赛如世界杯、亚洲杯后,日本足协都会组织相关技术人员出台一份详尽的技术报告,报告包括世界足球的主流战术分析、分析新出现的战术打法、指出日本国家队的优劣势,同时也会对日本足球发展进行新的规划和调整。然后,日本足协和俱乐部以及足球专家会根据这份报告进行充分沟通,目的是把这份规划引导进俱乐部规划中去。

  

在日本,足协官员和俱乐部官员及教练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要通过所有人的努力,去提高日本足球的水平,提高日本国家队的水平。

  

——主帅能力存疑

  

虽然扬科维奇是在特殊时期上任的,但他此前从未当过成年国家队主教练。

  

中超某俱乐部负责人说,主教练的职责是凝聚一个团队,找出能胜任每个位置的球员,并挖掘出每个球员的潜力。但目前这支国足并不是每个球员都在最合适的位置。“为什么用中后卫打中锋?为什么要带四个守门员?”

他认为,主教练除了要有专业、成熟的带队思路和方法,还要有铁腕手段,要把大家的心拧在一起。但扬科维奇带青年队时的“铁腕治军”方式在国家队似乎有点水土不服。

  

——抗压能力不足

  

贾秀全说,国足在亚洲杯前两个对手的世界排名都比较靠后,并不是日韩等传统强队,球员的心理不应是这种状态。一些西亚球队看起来不是特别强,但心理非常放松,技术动作都能做出来。而我们可能是由于紧张,有些动作就做不出来。当然,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中超某俱乐部负责人说,部分球员显得紧张,害怕出错,害怕带球,不敢突破。技术水平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缺乏血性。对战卡塔尔队踢得不像一场“生死战”;同组黎巴嫩队与塔吉克斯坦队的比赛,则体现了“生死战”该有的血性和拼劲。

  

明确国家队队员选拔标准

  

专家建议,成立以中国足协技术总监为组长的运动员选拔专家小组,明确选拔国家队队员标准和办法,将“为国效力愿望强烈、意志品质一流、能力佳、作风顽强”等纳入标准,配套建立中国足协球探体系。结合大数据,建设国家队人才库。建立动态选拔淘汰机制,根据训练、比赛实际需要,在多个位置备选多名队员,展开良性竞争。

  

坚决摒弃豪赌思想

  

已身陷囹圄的中国足协原主席陈戌源曾说:“在我的任上,国家队能够参加世界杯,那不是证明陈戌源很有本事吗?”

  

这种豪赌思想不仅害了他本人,对国家队建设也是一种戕害,应坚决摒弃。

  

豪赌是急功近利的体现。某市足协秘书长认为,国足出现今天的状况,受急功近利惯性思维影响,只顾眼前利益,不管长远和基础。

以联赛为基石

  

近年来,随着高水平外援和教练的流失,中超联赛的攻防转换速度、对抗强度、净比赛时间等与国外高水平联赛的差距日益明显。

  

贾蕾仕说,中超联赛水平较低,如何能培养出高水平的国家队队员?“亚洲杯上,我们的跑动不如越南队积极,逼抢不如印尼、泰国等队,打不出高强度、快节奏的比赛。”

  

贾秀全也认为,一定要提升联赛的节奏和对抗能力,否则别说在世界赛场,就是亚洲赛事的强度、对抗和节奏,我们将来慢慢就跟不上了。

  

陕西长安联合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建议,要完善联赛体系,潜心联赛发展。

  

专家建议,建立国家队训练监控评估体系,实现对各级国家队队员在俱乐部训练、参赛数据的日常监控和评估。俱乐部升级日常训练模式,提高管理水平和训练水平,让中超的比赛节奏更快、对抗性更强,形成互相促进的局面。

  

还有足球专业人士建议,划清政府、协会、俱乐部、中足联筹备组等主体的责权利界线,划清联赛与国家队的责权利界线、完善议事协调机制等。

  

以青训为“根”

  

自2005年后,我国国字号队伍均无缘男足世青赛、世少赛。国家队年龄结构老化,本届亚洲杯中国队的平均年龄近30岁,在所有队伍中第二“老”。

  

贾蕾仕说,亚洲杯上不少球队年轻队员很多,比如19岁的越南队员阮庭北等,不仅让人眼前一亮,而且多数成了国家队主力,这也反映出青训体系对年轻球员选拔、培养和使用的问题。“我记得2002年世界杯,米卢还带上了曲波(时年20岁)。”

  

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李培认为,此前青训体系建设各自为战,体教双方长期不能形成共识。做好青训才有未来,体教融合是中国竞技体育的未来。

  

他还表示,从亚洲杯比赛来看,国足队员的技战术和跑动落后,队员很累但效果很差,这说明我们从青少年到成年队的训练没有跟上现代足球发展方向。中国足球必须从原有经验主义中走出来,主动接受科学化、系统化的现代足球思维。

  

中超某俱乐部负责人说,我们需要卧薪尝胆,用10年、20年的时间去培养人,扎扎实实做好青训工作。

  

目前中国足球青训面临诸多困难。一是不少俱乐部面临生存困难,缺乏造血能力,搞青训的目的往往是为了通过联赛准入,青训质量一般。二是地方足协和社会机构搞青训,面临投入不足、教练能力欠缺、上升渠道不畅等问题。

  

某地方足协副主席说,小学踢球的人很多,但到了初中,就面临学业压力,出现了学训矛盾和“12岁退役现象”。还有师资问题,尤其是优秀青训教练短缺。不少地方的青训教练都是退役运动员,他们虽然年轻、有职业经验,但是当教练、教小孩是另一回事。应该把他们送到国外足球发达地区深造,再回国执教。走出去的同时要引进国外优秀青训教练,让小孩从小、从接触足球开始,就接受规范、科学的足球启蒙和训练。

  

黄盛华建议,应构建青少年高质量赛事体系。武汉市万松园路小学体育老师邓世俊与他的观点不谋而合。邓世俊说,应探索基于中国社会现实的足球人才培养体系,考虑到孩子们没时间踢球、没场地踢球、没教练教足球等情形,应当提高教练执教水平、提升训练管理和质量、加强区域间资源整合利用、建立区域高质量联赛,既不影响学生学习,又有固定赛事,且有高质量训练。

足球专业人士认为,足球归根结底是“Game”(游戏),对待游戏最正确的态度是“Play”(玩)。认知偏差、发力不对则欲速则不达,竞技成绩其实是足球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结果。有了正确的价值观,才能构建正确的各种足球体系。

  

中超某俱乐部负责人说,中国足球发展到现在,不是解决表面问题,而要考虑深层次问题、根本问题、长远问题。要真正搞清楚,为什么搞足球?谁来搞足球?怎么搞足球?足改方案确定的目标、路线是否真正落实?如果没有,有什么监督机制?

  

他还认为,国足此次亚洲杯小组出局是中国足球这些年来思路和路径偏差的结果,是对中国足球的一次彻底检视和反思。“中国足球已经退无可退。”

  

一名前国脚说,他退役20多年,国足和亚洲一流球队的差距不断拉大。足球是庞大的系统工程,是个综合体,缺哪一块都不行,不是上11个人这么简单,要从小培养,足球土壤很重要。

  

中国足球反腐还在进行中,在正本清源的基础上,中国足球还要固本培元。

  

中国足球当自强!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亚洲杯启示录:中国足球当自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