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退出中国足坛的会是谁?

新赛季的中超联赛,会出现大批球队退出的可能吗?

2023-12-11 10:0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叶珠峰 0 53982

中国足协.jpg


11月7日,中国足协下发“关于开展2024赛季中超、中甲和中乙联赛俱乐部准入工作的通知”,设置12月5日为提交准入材料的截止日期,要求各参赛队在此之前提交准入审核材料和薪酬完付确认表。


但事实上,当前大部分球队过往欠薪问题难以解决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也意味着如果按照相关标准,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球队的材料不达标导致无缘新赛季,甚至不排除解散,以及退出中国足坛的可能。


新赛季的中超联赛,会出现大批球队退出的可能吗?


交白卷也是交卷


关于究竟哪些球队无法通过中国足协准入,是近期中国足坛关注的焦点。一些“困难户”的一举一动,真真假假的消息流出,也牵动着当地球迷的心。


据北京青年报12月7日报道,截止到12月5日,在竞赛成绩层面分别满足新赛季中超、中甲、中乙联赛准入条件的50家俱乐部中,仅有2家未能如期提交相关材料。因此,这2支队伍很大概率将无缘参加新赛季职业联赛。后续,北京青年报记者跟进报道称,这2支没有递交材料的球队都来自中甲。


7日晚间,中甲黑龙江冰城俱乐部投资人李镇伯传递出了新的动态信息。他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据他自己“挨家挨户”地向所有中甲投资人和准入负责人求证,所有中甲球队都递交了准入材料。李镇伯表示:“不确保肯定过(通过足协审核),但都交了。”


有球迷在社交媒体上调侃:“哪怕交白卷也是交卷了,但不一定能及格。”


中国足球俱乐部准入的“老大难”问题,早在11月26日中国足协职业联赛工作会议上就已经集中暴露出来。


该会议借足协杯决赛在苏州举办之际召开,中超某俱乐部的一位与会代表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这次会议上,很多俱乐部的负责人都强调了各自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当时,足协竞赛部的官员表态说,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就给各个俱乐部进行了协调,准入事宜会延期10天。”


该代表介绍称,中国足协今年启用了亚足联准入系统,因此对各俱乐部的材料准备及严谨程度要求会比较高。“近期,各俱乐部所在地的媒体和记者,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解读。目前比较主流的一种认知和理解,就是12月5日之前,在这个准入系统里,必须提交一些具体的文件,至少代表了俱乐部还要继续参赛的一个态度和意愿。如果12月5日什么都不交,那也就基本上意味着这个俱乐部已经放弃参加明年的联赛。”


“近期因为比较敏感,所以其实各俱乐部之间也不太会互相打听准入的事,确实各有各的难处和考虑。”不过,该代表表示,从目前看绝大多数球队都会继续出战下赛季职业联赛,据其判断:“准入的情况,预计会比外界猜测和报道的情况要好一些。有些公认的困难户,如果是没有极端外力的介入和帮忙,确实是危险。”


签字表不能“埋雷”


从目前来看,如果一支职业足球俱乐部能够通过中国足协审核准入,从表面上看,该俱乐部就算是在“纸面上”解决了历史欠薪问题。


但实际上,并不见得解决了。例如昔日中超八冠王,目前栖身中甲的广州足球俱乐部,虽然也递交了相关准入材料,但仍被媒体公开曝光历史欠薪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不但前主帅,世界足球先生卡纳瓦罗的薪资纠纷包袱没有甩掉,前广州队球员郭靖还在这个时间节点公开讨薪。


郭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实在不能理解,欠薪了凭什么还能一次次继续过准入?欠的钱,说分期给,结果也没给。2021年欠,2022年欠,2023年也不给,2024年继续欠薪?25年继续欠?那这样继续下去的意义在哪里?真的不太理解。”


另外,根据国内某拍卖平台发布的拍卖公告信息显示,2024赛季的中甲新军大连智行俱乐部被大连市公安局提起了司法拍卖。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自中国足球自1994年施行职业化改革以来,第一家被司法拍卖的职业足球俱乐部。


据公开的拍卖信息显示,拍卖时间是2023 年 12 月 1 日 8 时到 12 月 2 日 8 时。拍卖标的正是该俱乐部的 100% 股权,起拍价为 146.74 万元,保证金为 300 万元。另外,相关拍卖信息中明确写出:俱乐部人员工资社保及运营欠款约 680 万元,欠款由买受人在交易后于 12 月 5 日中国足协职业联赛准入上报截止日前自行解决。


最终,大连智行俱乐部无人接盘,当下状态是“流拍”,据悉大连智行俱乐部还将于12月12日零时开启第二次拍卖,起拍价仍为146.74万元。


有足球业内人士质疑,即便有新东家接盘,怕是也很难完全符合中国足协相关的转让规定。根据《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显示:获得升级资格的俱乐部在当年低级别赛季结束后的一年内不得进行重要股权转让。买受双方可以进行实际控制的交接,但不能进行法律意义上的转让。


可大连智行俱乐部的操作“特殊之处”在于:并非转让,而是法拍。此举即便成功能否获得中国足协的认可,恐怕还要结合后续实际进展“一事一议”。


一位曾代理过中超球员欠薪案的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于历史欠薪这件事,目前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没有母公司或其他投资人注资,俱乐部自身造血能力也极度欠缺,就只能给球员一个分期付款的计划。只要球员认可这个计划,没有代签字等造假行为,理论上基本就算是被认可了。”


该律师指出,这个事情的关键在于得到现役球员们认可。而一旦有球员跳出来否认签字,其所在的球队就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辽足。


该律师提到的辽足退出事件,发生在2020年中甲联赛赛前准入阶段。当时辽足递交了签字表,但是在相关文件公示期间,被一些球迷指出签字造假,且造假水平颇为“低级”。当时,那份工资确认表上,从上海申花租借到辽足的“徐友刚”的签名竟然写成了“徐有刚”。


最终,有7名辽足球员否认在签字表上签字,并向中国足协举报,最终造成了辽足准入“流产”。该律师表示:“当年球员们集体举报代签字,负面影响大了。如此情形下,足协实在是没法让辽足准入。”


该律师也叹了口气,表示:“站在足协的层面上,如果绝大多数球队能够通过准入,对于维护联赛平稳运行来看,确实更有利于大环境一些,而如果球队大面积退出,推倒重来,或许会更加惨痛。”


新赛季,能挣到钱吗?


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部分中国足球俱乐部此刻终于想起了“衣食父母”,意识到了营造良好形象,做好球迷、赞助商服务,从市场上获得收入的重要性。


一位中超俱乐部的商务负责人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日前《足球报》组织召开了一次中超俱乐部生态发展座谈会。“这个会开得确实很好,会上各俱乐部都在‘头脑风暴’,互相分享,提出了一些好点子,好建议。”


“一些兄弟俱乐部在交流中都提到了,要主动深入社区、学校等,营造良好形象。”该负责人叹息,“目前中国足球最难缠的,是相关的负面新闻,以及一些互联网平台进行的恶意炒作。可换位思考,想投钱的赞助商看到负面新闻,又怎么不会心存忌惮呢?”


“其实这也没啥好说的,会进一步约束我们的球员,俱乐部重视自身的行为修养,同时也要靠所有俱乐部一起努力,大环境好了,所有俱乐部都会受益的。”


至于具体的创造营收的举措,该负责人指出,例如青岛海牛队和青岛西海岸队,是目前其他足球俱乐部比较羡慕的对象。“青岛无论是城市层面,还是俱乐部,对于营商环境都更重视了,开发中小体量的赞助商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其实足球俱乐部本该如此,除了球场的广告牌,球员的衣食住行,吃的肉、蛋、奶,什么都可以来进行商务开发。”


“更重要的是,青岛两支球队的主场,允许啤酒售卖,这令我们很是羡慕。”该负责人感慨,“在一些职业体育发达的国家,人家包装体育赛事已经有了更高级的‘电影思维’,卖啤酒,卖热狗,卖爆米花……咱们现在还要应对比较苛刻的‘自我设限’,很多地方连冰淇淋、汉堡包都不让卖,理由是这些产品会被扔下看台,砸到人。”


该负责人透露,自己曾带着这个议题去找自己球队所在地的安保部门请求协商,结果却是碰了一鼻子灰。“聊都没法聊,就被打回来了。如果按照青岛队的标价计算,一杯啤酒卖15元,一场球赛场内外卖几千,甚至上万杯,也许球队工作人员的收入就挣出来了嘛。”


“还有一些球队确实很有想法,也很有执行力,例如追随潮流开发衍生品盲盒,打造球队、球迷专属商业街区,都是很不错的行动和概念。虽然各家俱乐部底蕴、文化和商业价值有所不同,所处阶段也不同,但现实要求,一味指望投资方输血是无法长久的,总归要朝市场方向使劲。”


该人士指出,“金元时代”退潮的中国足坛,经过大幅度降薪,大幅削减运营成本,已经在尽最大可能“去泡沫化”。现在的中国球员,千万年薪几乎绝迹,整体收入水平愈发等同于其他行业的工薪族,如能持续吸纳赞助,开拓造血能力,对于球队来讲才可能达到“收支平衡”,良性发展。“泡沫破灭期,大家是最难熬的,我相信对于各俱乐部而言,坚持活下去,熬个两三年,挺过去也许就柳暗花明了。”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下一个退出中国足坛的会是谁?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