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揽Champion经销权后的百丽该何去何从?

昔日年轻人热捧的运动潮牌,今日竟落到卖身的境地,不禁令人唏嘘。

2023-10-31 14:00 来源:NewSportsGo 文/郭睿琦 0 5038

Champion.jpg


曾经火爆一时的潮牌Champion,由于业绩承压,终究还是陷入被出售的境地。


根据永嘉集团发布的资产出售公告显示,该集团全资附属公司皆柏贸易(杭州)有限公司( Champion 在中国的授权分销商),与百丽时尚集团全资附属公司凡尚服饰(上海)有限公司订立出售协议,出售目标资产,总代价为1.04亿元(约1.11亿港元)。


根据公告信息,永嘉集团此次售出的目标资产为旗下Champion中国市场业务。包括已采购而尚未出售或预留给客户的 Champion时装品牌服饰产品存货;69间 Champion专营店的租赁专营店资产,以及店铺当中的内部装修、装饰、设备及道具(店铺员工及存货除外)。


根据出售协议,永嘉集团将于出售完成后终止经营Champion的专营店,该集团董事会认为,出售事项是集团终止其在中国的Champion业务的亏损及清理旧存货的机会。


昔日年轻人热捧的运动潮牌,今日竟落到卖身的境地,不禁令人唏嘘。


商场竞争,分久必合


公开资料显示,百丽国际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大型时尚及运动产业集团,业务涵盖鞋类、运动和服饰三大业务,旗下拥有BELLE、STACCATO、TATA、73Hours、TEENMIX、BASTO等十多个鞋履品牌,INITIAL、MOUSSY、SLY等服饰品牌,是Nike、Adidas等十余个全球知名运动品牌的在华关键零售伙伴。


最初百丽是通过旗下的滔博运营Champion,滔博在国内经销的品牌还包括Nike、adidas、PUMA、LI-NING、CONVERSE等。滔博在2019年被分拆上市,Champion也由百丽旗下其他子公司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百丽并非Champion在国内的唯一经销商,在此前,永嘉集团作为Champion在国内的第一家经销商,早已手握线下、线上经销权,2019年随着百丽成为Champion在国内的第二家经销商,才获得了Champion的网店经营权。


在百丽和永嘉集团在国内共同经销Champion的大背景下,竞争的存在也为品牌的维权、统一经营带来困难。


永嘉集团在公告中表示,由于Champion在中国的分销权并非独家,且永嘉集团并非该品牌在中国的网店营办商,故永嘉集团与其他分销商直接竞争时极为不利。


此外,Champion在中国的专营店表现未如理想,远低于永嘉集团所经营的其他品牌。


截至2022年12月31日及截至2023年6月30日六个月,永嘉集团在中国的Champion业务产生庞大的经营亏损分别为约5200万港元及3400万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与如今的业绩下滑相比,Champion此前也有过一段增长高峰期。


2018年,Champion中国首家旗舰店在北京三里屯开业,黄牛高价抢购成为现象级。2017年,Champion销售额达到10亿美元,2018年再提升36%至13.6亿美元,2019年同比增长40%至19亿美元。截至2020年年底,Champion在中国的门店数逼近100家。


去年11月,Champion在大陆的首家门店,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南区店关店停业,从刚开业时需要黄牛代排队,到闭店落幕,也只用了四年时间。


不少网友也讨论到,在业绩下滑存在被售出的不确定性后,百丽斥资收购是否值得。


但事实上,相较于收购本身的商业价值高低,收购后,如何捋顺假货横行的现状,才是当务之急。


一个显见的例子便是,近年来,Champion的产品在各大电商平台和线下店铺出现假货泛滥的现象。


甚至就连Champion的母公司HanesBrands也曾在国内起诉假冒企业。


2021年,HanesBrands曾宣布, Champion在中国的商标侵权案获得初步胜利,案件中涉及的6名被告被指存在生产及分销假冒伪劣的Champion产品,以及经营未经授权的Champion零售店等侵权行为,已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责令立即停止对Champion品牌的一切侵权行为,并需支付总计超过60万美元约合388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疯狂联名,Champion翻红的秘密


创立于1919年的Champion属于大众运动休闲品牌,曾是少数从老品牌翻红为潮牌的成功案例。


2015年,Champion以轻奢高端的定位进入中国市场,主要经营模式依靠经销商。


2017年前后,Champion借助复古运动风潮,依靠明星带货和频繁联名一度迎来“第二春”,成为风靡全球的潮牌。


这段时间,Champion也是没闲着,联名款式一件接一件。

前不久,Champion再度携手日本设计师品牌N.HOOLYWOOD推出全新限量联名系列,共囊括5款联名新品,于10月20日正式开售。


除此之外,Champion 也再度携手东京时尚品牌 BLACK EYE PATCH 展开联名合作。


全新系列将 BLACK EYE PATCH 的标志性图案——“取扱注意”与 Champion 的 C Logo 相结合,而双方首次联名合作中广受欢迎的标识创意——将 Champion 的 C Logo 当作‘眼睛’替换 BLACK EYE PATCH 中的「EYE」字样,也再度运用于此次全新联名产品中,呈现兼具二者品牌特色的全新联名单品。


而Champion和潮玩POP MART的合作,以旗下超人气IP“DIMOO WORLD”为载体,推出了13款联名限量服饰及同款虚拟公仔。


或许如此频繁的联名也是想救一下持续亏损的业绩。


断臂能否自救?


事实上,除中国市场外,Champion在国外的表现同样不理想。


根据财报资料,从2022年第二季度至今,Champion全球销售额连续5个季度下跌,按固定汇率计算,跌幅分别为20%、9%、14%、15%和15%。美国市场需求的疲软是主因。以2023年第二季度为例,美国市场销售额单季度下滑25%,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下滑1%。


低迷Champion甚至还连带着母公司Hanesbrands的业绩出现了波动。


公开资料显示,Hanesbrands(Champion母公司)是一家美国服装公司,主要品牌包括Hanes、Champion和Bonds等。Champion是其中的第二大品牌,也是销售网络遍布最广的品牌。


2023年至今,Hanesbrands的股价下跌了约33%。这背后是投资者对其业绩表现和财务状况的担忧。


2023年上半年,Hanesbrands销售额同比减少8.5%至28.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6亿元),净利润亏损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4亿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1亿美元,毛利率同比下滑4.4个百分点,录得33.0%。


截至2023年7月1日,Hanesbrands资产负债率高达94.5%,较2022年底的93.9%进一步恶化。具体来看,其总资产为62.8亿美元,负债为59.3亿美元,其中35.0亿元为长期债务。


虽然,Hanesbrands从没有公布Champion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但就Hanesbrands的财报中可以发现Champion被频繁提及,也侧面反应了其重要性。


Hanesbrands明确表示,推动Champion的全球业务发展,是公司业绩增长的四大支柱之一。


对如此重要的业务做重新评估,甚至考虑将其出售,一方面反映出母公司Hanesbrands的财务现状之危急,另一方面也透露出,Champion近一两年的疲软发展正在消磨Hanesbrands对该品牌的长期信心。


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是激进投资者八月份的一封来信。


8月7日,HanesBrands股东之一、投资公司Barington Capital Group向Hanesbrands致函称,当下HanesBrands需要把重点放在创造现金和偿还债务上,以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Barington 认为,该公司可能需要聘请一位新的首席执行官并增加具有相关技能和行业经验的董事,以实施其创造长期股东价值的计划,”该信写道,提到了 Bratspies 此前曾在 Walmart 担任五年首席商品官。


Barington还认为,HanesBrands管理层对近期市场挑战的反应基本上无效,导致公司业绩迅速恶化,公司需要更多具备相关技能和经验的董事会成员,甚至是一名新的CEO。


反观国内,据了解,此次交易完成后,意味着Champion中国市场分销权一分为二的局面结束,百丽或成为独家经销商,由百丽全权负责中国市场Champion的发展后,能否推动Champion实现之前的高增长,显然是百丽接下来要向外界首先回答的疑问之一。


本文转载自NewSportsGo,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独揽Champion经销权后的百丽该何去何从?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