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看球”,正在中国城乡成为新时尚

周末假期“约看球”,正在取代“约饭局”和“挤人头”,成为中国城乡的休闲新时尚。

2023-10-21 14: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周勉、李丽等 0 8812

村BA.jpg


国庆前,在深圳工作的湖南人石磊和女友为了假期旅行计划原本已争论了好几天,但在网上看到湖南省益阳市南县举办“南BA”乡村篮球赛的消息后,两人迅速达成共识,并最终在那里收获了一个颇为惊喜的假期。

  

在刚刚过去的“十一”长假,多地旅游人数创下自疫情以来新高,“看球经济”贡献不小。而今年以来,从成都大运会、杭州亚运会等国际大赛,到中超、中甲、CBA等职业联赛,再到异军突起的“村超”“村BA”等民间赛事活动,球市火爆,一票难求,拉动体育旅游呈现出强劲势头。周末假期“约看球”,正在取代“约饭局”和“挤人头”,成为中国城乡的休闲新时尚。


新时尚跑出了“新赛道”

  

被“南BA”吸引的不止石磊和女友。他们自驾赶到揭幕战举办地麻河口镇东胜村后发现,不仅有好几台同样来自深圳的私家车,还有很多以鄂、赣、渝等打头的外省车辆。因为年龄相仿、爱好相同,大家很快熟络起来。

  

“我能看几场酣畅淋漓的篮球,女友能吃到全虾宴,还能逛夜市,这趟旅游满足了我俩的全部需求。”聊起来选择南县休假的原因,石磊和大部分“驴友”露出了默契的微笑。

 

消费者的默契,也是各地的默契。在贵州榕江县“村超”、台江县“村BA”等乡村赛事活动爆红“出圈”之后,去村里“约看球”突然成了休闲度假的热门项目。各地如火如荼的民间特色赛事也提供了多种选择,海南文昌有乡镇排球联赛“村排”,江苏沛县有农民足球赛“村界杯”,内蒙古呼伦贝尔锡尼河地区“牧民们的世界杯”,是草原上一年一度的狂欢节……

  

南县是一个位于洞庭湖腹地的传统农业大县。前些年,当地主要通过发展稻虾米、小龙虾等产业,打造涂鸦村、油菜花海等方式拉动当地经济,助力乡村振兴。

  

“但我们也发现这种传统模式同质化严重,竞争也很激烈,而新兴的‘体育+旅游’越来越成为一条‘新赛道’。”南县文旅广体局总工程师梅小花介绍,南县本身就具备深厚的群众运动基础,在借鉴“村超”“村BA”经验的基础上,政府迅速组织了“南BA”“南洲杯”排球赛、湘鄂边羽毛球赛等赛事,与小龙虾、涂鸦村、洞庭湿地风光结合,吸睛又吸金。

  

“一站式满足全家出游需求”是南县办赛的宗旨,球赛安排在旅游设施成熟的村庄,场边还设置了适合亲子的猜灯谜、拔萝卜等游乐项目。国庆期间,超10万人次现场观看了“南BA”,全县酒店、民宿爆满,“夜宵一条街”的每家餐馆都排起长队。

  

有“村BA”“南BA”,还有“乡BA”。今年9月,吉林辽源当地的“乡BA”总决赛吸引近万人观赛,参赛的是各乡镇业余爱好者,相约看球的不乏亲朋好友。“一到比赛日,各乡镇民宿、县城宾馆的入住率提高至少30%。”吉林省农民体育协会负责人马振才说。

  

富于“村味村趣”的比赛和表演,“沉浸式”的观赛体验,观赛后顺便体验当地风土人情的全新出游方式,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前往乡村“约看球”,而这,也让乡村振兴跑出了一条“新赛道”。

  

新时尚背后有新认识

  

今年成都大运会期间,看赛事火过吃火锅,几乎场场爆满。全家上阵、情侣相约成为观众席常态。杭州亚运会恰逢中秋国庆假期,各项赛事更是一票难求,谁能晒个门票和现场照,那妥妥就是朋友圈“最靓的仔”,引来一大波羡慕嫉妒恨。

 

相较于近年来盛行的“特种兵”、City walk等出游方式,“约看球”不仅在形式上可以涵盖前两者,其特有的仪式感、集体感也让后者更有范儿。据陕西省渭南市体育中心统计,本赛季至今,长安联合足球队(彬州辉龙队)主场最高观赛人数达到2.6万人,平均上座率达到了90%,在中冠球队中殊为可观。

  

“有很多都是年轻人,相约看球、踢球是球迷间极具参与感的事儿。”陕西省知名球迷兼解说员柯兴平说,陕西球迷文化底蕴深厚,近几年,比赛日大家自驾或乘坐定制列车、大巴车,集体前往看球已成常态。这样的“约看球”,给了年轻球迷强烈的身份认同感和个性化标签。

 

广西平果市是全国少有的“双甲”城市,一城独拥哈嘹男足和呗侬女足两支足球甲级联赛队伍。当地有三大球迷协会,总人数超万人。每逢主场,座无虚席的球赛现场不光有男同胞,还有抱着孩子的妇女、干完活赶来的“阿叔”“阿姆”。平果市足协主席苏刚说,“哈嘹”和“呗侬”在当地壮语里是“赶歌圩”和“兄弟姐妹”的意思,让球迷的参与感和归属感直接拉满。

  

对“约看球”“去现场”的追捧,既有作为球迷的普通消费者对生活的新需求,也有像杭州亚运会提出的“办好一个会,提升一座城”等地方政府新认识。

  

亚运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目共睹——据初步测算,因亚运增加的投资对杭州市GDP的拉动量约为4141亿元,占同期GDP的7.6%。而国庆长假期间,亚运效应直接拉动杭州和浙江旅游上了一个新台阶,浙江省接待游客总量、旅游收入总量等主要指标创历史同期新高。

  

13至15日,CBA季前赛6场比赛在湖南省岳阳市进行。“6场比赛,现场总人数超3万人,仅球票收入就达300万元,近40%的观众来自外地。”岳阳市城投集团总经理助理刘思琪介绍,粗略统计,比赛三天里,球场周围酒店价格涨幅在30%左右,过夜球迷每日人均消费在700元左右。

  

岳阳市文旅广电局一级调研员姚正国介绍,为确保看球满意度,市里在高铁站和机场开通专线,严厉打击“黄牛”,并将当地景点介绍以二维码的形式印在球票上。

  

作为首次举办全国性职业大赛的“新队员”,岳阳能得到朱芳雨等球员和广大球迷的点赞,正源于当地的重视和“野心”。刘思琪介绍,自去年办完省运会后,他们一直在考虑球馆的持续利用。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岳阳市已通过“洞庭渔火季”等项目集纳了众多旅游资源,球赛经济将成为又一块重要拼图。

   

新时尚折射出新趋势

  

城乡球市的火爆、相约看球的时尚,折射出来的不仅是疫情后消费的复苏,更折射出中国乡村和城市极具活力的发展新趋势。

  

首先是乡村治理和发展的年轻化、多元化。赛场上,奋力拼搏的多是年轻人;赛场外,同样是年轻人在出谋划策。南县麻河口镇党委书记周华安介绍,5年前,麻河口镇干部平均年龄为45岁,而目前仅为34岁,全镇“90后”党政领导有好几个,这次“南BA”麻河口赛区的所有赛事工作,就是由一名36岁的副书记带着一帮“90后”“00后”完成的。

  

在广西天等县把荷乡,近年来返乡创业的“新农人”越来越多。把荷乡旺仁村党支部书记许钟宝说,这些年轻人对外了解游客的需求,对内熟悉村里的资源禀赋,不仅点子多,而且说干就干,今年春节期间,很多“新农人”都策划、组织和直接参与了村里的篮球赛,不仅吸引了近万人观赛,村里的产业还因此得到了不少赞助扶持。

  

其次是体育多元功能日益凸显。强身健体、争金夺银是人们过去对体育的普遍理解,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经济社会的发展,体育的多元功能正被越来越多地发掘。

  

赛事可提振精气神。沈阳球迷曲霄鹏说,尤其经历疫情之后,球场上的激情,总能给生活注入激情。脱贫攻坚胜利后,乡村振兴正当其时,城乡发展齐头并进,办赛、参赛、看赛,能更好地振奋精气神,凝聚向心力。

  

赛事可彰显地方美誉度。今年上半年,有关“村超”的话题全网浏览量超200亿次,国内外媒体在关注赛事时,也将目光聚焦到了那些原本并不起眼的乡镇农村。赛事更可拉动地方经济。今年上半年,仅榕江县“村超”就吸引游客79.66万人次。与上年同期相比,榕江县批发业增长32%,零售业增长42%,住宿业增长352%,餐饮业增长386%。

  

第三是观念的变化和消费的升级。“疫情后,人们对健康生活方式更加重视,客观促进了民间赛事蓬勃发展,同时,包括体育在内的消费也在朝个性化、多元化升级转型。”长沙市体育产业协会会长谢一鸣认为,疫情之后,专业和业余、赛场和景区不再泾渭分明。具体表现在,从过去单独的、点状的场馆消费,变成如今连续的、融合的链条消费;从过去从众化、“打卡式”的旅游,变成如今沉浸式、参与式的度假。

  

“顺应这个趋势,我们打造了‘星球天下足球旅行季’这款体育旅游产品。它面向全国各地业余足球队,想去哪座城市踢比赛,我们不仅负责邀约当地球队,还负责吃喝住行‘一条龙’服务。”谢一鸣说,这样就实现了踢球、旅游、交友的个性化定制。

  

在梅小花看来,脱贫攻坚胜利后乡村群众对精神文化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是村赛火爆的前提。“这既是此前工作成果的必然产物,也将助力未来乡村振兴取得更大成绩。”但她也提醒,各地体育赛事存在重复性,需要结合特色文化、风土人情进行包装改良,并嫁接相关产业,“约看球”这股时尚之风才会吹得更长久。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约看球”,正在中国城乡成为新时尚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