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给体育专业00后上的一堂“体育课”

当乡村成为课堂,再熟悉的课程也会面临“重修”。

2023-09-06 14: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梁璇 0 14006

乡村.jpg


一场理想中“有一定规模”的乡村运动会,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8月中旬,夏意正隆,处于四川盆地中部的遂宁市大英县隆盛镇土门垭村、百盛村白天气温能接近40摄氏度。由北京体育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牵头、7名跨专业学生组成的“狻猊体育”社会实践团队,将在这里进行为期7天的暑期社会实践,他们做好“烈日下劳动”的准备,却忘了这样的天气“并不适宜举办运动会”。

  

原本,组织一场乡村运动会是实践活动的“重头戏”,但和当地干部沟通后,“高温”现实就像一瓢冷水泼了过来。指导老师郑珊珊继续争取:“室外不行,要不改室内?”话音刚落,对方沉默了数秒,“我们没有室内场馆”,线上会议室的空气凝固了。她猛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方案忽略了当地实际情况,有些异想天开。”郑珊珊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坦言,尽管之前已经有学生实地走访了两三次,但从书本到泥土的距离,还是出现在了这堂实践课的扉页。

  

在书本和泥土间“碰壁”

  

“不能让志愿服务变成‘添乱’。”郑珊珊透露,临行在即,实践方案推倒重来,除保留儿童体育支教、体育科普和文化传播外,核心任务“组织乡村运动会”变成了“公益直播助农”,学生们收起写满乒乓球代表人物、运动历程的科普海报,转而开始研究具有当地特色的中医药材和农副产品,“虽然没有进行实际销售,但学生们也是第一次尝试‘直播带货’。”

  

土门垭村是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药源地和重要成书地,以中药材为主导产业,是市级乡村振兴建设重点示范村,一蓬蓬刺梨染黄了山坡和田埂。直播从刺梨采摘入手,“我们打算早上8点开始,可当地农民5点就去采摘了,等太阳出来就没人等你了。”队长张敬旺记得,作为中药材,刺梨药用价值丰富,但因本身长满了小刺,一碰就会扎破手、勾住衣服,采摘起来并不容易,他们得在扎人的刺梨和使人发痒的毛草间腾挪,一边采摘,一边盯着脚下,生怕踩坏了农田。

  

采收后,团队成员要借助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公益直播,帮助乡村企业、创业青年宣传乡村的刺梨、白柠檬、青花椒、花粉等特色农产品。作为2021级播音主持专业学生,张敬旺不乏赛事直播和解说经验,可如今摇身一变成为“带货主播”,他首先要面对形象管理问题,“之前解说大部分只需要出声音”,在镜头前,他偶尔瞥一眼滚动的评论,总能看见郑珊珊的远程指导:“站直了,别晃。”

  

如何打光、摆放产品、主持人站位、收声,重新摸索直播带货的基本操作之外,团队还得思考“怎么让这场直播和体育相结合?”除了诵读《体育之研究》、展示当地百姓热衷的太极拳,张敬旺和搭档尝试从运动员健康饮食入手,引出当地生态农产品,“主打健康概念”。为了引流,团队还连线了学校在成都大运会现场的人气主播,最终,直播两小时收获了超4万人次的点赞。郑珊珊透露,这场直播将作为案例出现在课堂上,“以后课程里会适当增加直播带货的内容,让学生更能适应社会需求。”

  

可当乡村成为课堂,再熟悉的课程也会面临“重修”。

  

国际体育组织学院2021级英语专业的浮凌睿负责为童心港湾的孩子上体育文化课。据当地老师介绍,这里的孩子大部分是留守儿童,家长基本都外出务工,因此,建议浮凌睿多展示一些天安门、长城等城市地标,“让他们拓宽视野,看看外面的世界”。可PPT一放,浮凌睿发现,孩子们对北体大的校园更感兴趣,“他们一直在问我们学校的事,也许因为那是能和我们产生联系的地方。”

  

浮凌睿注意到,这里的孩子年龄跨度很大,低龄孩子较多,初中以上的孩子很少,“但很难玩儿到一块儿去”,通过对孩子日常喜好的调查,她发现,此前精心准备的内容,例如关于冬奥会、甚至距此仅两个小时车程的成都正在举办的大运会,他们并未表现得非常兴奋,反而电竞被高频提及。她决定重新确定课程主题,“连夜修改PPT”,针对低龄孩子分享《奥运会与吉祥物》、和年龄大一些的孩子讨论《电竞与体育》。

  

“电竞应不应该纳入奥运会?”问题一出,孩子们回答的效果超出浮凌睿想象。支持者说“电竞和其他体育项目一样,需要拼搏、不放弃的精神”,反对者表示,“有的游戏里有血腥暴力场景,不适合奥运会。”张敬旺也坐在台下听课,小同桌告诉他:“我去网吧打游戏,如果旁边坐着一个体重两三百斤的人,他说自己是国家队运动员,我很难接受。”

  

两堂临时起意的课,为浮凌睿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思考空间,已经习惯和高大上理论打交道的她,现在总忍不住思考“落地”的问题,“很多事情上,我们投入不少,为什么没有取得相应的效果?”这次和乡村的对话让她明白,在给予之前,最好先确定对方真正需要什么。

  

乡村需要怎样的体育人才

  

据北京体育大学团委书记陈中介绍,为引领青年学子担起重任,学校团委部署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2023年共成立70支团队,646人参与其中,足迹遍布全国70多个城市、乡村。

  

作为七十分之一,“狻猊体育”团队7名同学6人来自山东和辽宁,前往四川得斜跨大半个中国,为节约开支,大部分学生选择火车硬卧前往。去上海解说赛事的张敬旺辗转重庆、遂宁,再乘车进村,单程耗时24个小时,且为了更好地胜任队长一职,他不仅从去年就参与百胜村实践,还在今年7月先后前往河北邯郸涉县、山东莱芜马杓湾村“当队员学经验”,他的社交媒体几乎被刷成了学习平台,被乡村振兴实践的信息填满,“我想走遍中国所有的省份,顺便把论文完成。”张敬旺很关心,在短视频时代,体育究竟能给乡村带来怎样的影响?

  

“小成本做大事。”在大英县隆盛镇团委书记徐洋看来,体育在乡村振兴中大有可为,“贵州村BA出圈后,各地都在效仿,因此,有体育专长的学生很受欢迎。”他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乡村并不缺体育活力,缺的是有专业能力的体育人才,“群众不需要带动,他们会自发组织体育活动,反而是现有的体育工作者没有融入群众,让群众走在了我们前面。”他坦言,从指导使用健身器材到引领、规范组织赛事,基层迫切需要又很难吸引相关专业的人才,“其实在农村,老年人慢性病问题显著,运动康复也是很大的人才缺口。”

  

徐洋提及的痛点均是体育专业背景学生能在乡村发挥价值的关键点,但前提是,“更充分的沟通、更具可行性的方案、更专业的人才。”他提到那场未能成行的运动会,“不是不能办,而是在天气炎热的客观条件下,沟通和推进时间仓促,且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完备的执行方案。”他透露,每年都有大批走进乡村的年轻人,无论是扎根土地的大学生村官还是流水抵达的志愿者,“得想清楚要留下什么?带走什么?怎么才能凸显出自己的价值?”

  

“在北体大团队之前,已经有五六个高校的团队来参与实践,但这群孩子是最靠谱的一批,他们不是来拍照打卡的,而是真正想做事儿。”徐洋提及张敬旺、徐铭辰利用专业所长为土门垭村史馆录制解说词并制作音频二维码,“能利用专业背景,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发挥所长,这就是我们非常需要的成果。”

  

但徐洋有一个遗憾没有透露。村民们热衷太极拳,每天早上6点就会自发抵达综合服务中心打拳,活动第一站,学生们就和隆盛镇太极拳队互动交流,团队成员徐铭辰还为太极拳队制作了第一条宣传片。“大家高兴之余,也因现场没有学生擅长太极拳有些失望。”徐洋认为,作为国内最顶尖的体育院校,不会缺少太极拳高手,但应思考,今后组建这样的队伍时,该如何根据当地群众体育需求,加入专业人才配置,从而起到示范带动作用。

  

“这次是先组队才跟当地联系,没有对接当地需求,有点本末倒置。”张敬旺迅速意识到这次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尽管,这支队伍已经跨了新闻、艺术、体育教育等多个专业,但他希望下次组队时,再加入运动人体科学和运动康复专业的同学,以更好地适应当地需求。

  

从象牙塔走进田野的过程,就是和现实磨合、相处的过程。体会过当地的昼夜温差,大部分团队成员主动去买了被子;在田野里走一遭,才发现箱子里的论文少了“泥土味儿”;于金正后悔没带几件旧衣服,因为那件采摘刺梨而布满小刺的文化衫,“回家后,我妈熊了我一顿。”这个第一次参与暑期实践的男孩,短暂地成为体育老师后,重新理解了体育教育的意义。

  

在童心港湾,团队成员于金正、阎昌煜、顾凌静利用PFES体质健康测评系统为当地孩子进行了体质健康评估,并立足儿童心理学以游戏训练方式开展趣味体育课。“以前在城里的学校代课,小朋友反应很冷淡,但在这儿,场面一度控制不住。”于金正发现,乡村体育课,不能基于体育器材来开展,而是根据现有体育资源尽可能调动孩子的兴趣,“除了体育技能,更得关注心理健康。”

  

一开始,几乎没有孩子愿意走上前去自我介绍,“拽都拽不动”,但几场游戏下来,大家争着抢着去展现自我。让于金正印象深刻的一个孩子叫李牧(化名),父母离异后,他跟随继父的妈妈留守在村里,经常感到孤独,“他笑着说自己的身世,用最快乐的表情说着最悲伤的话。”于金正意识到,自己能为他做的,就是一堂充满欢笑的体育课,“原来觉得体育老师就是按部就班上课,但现在发现,可以通过体育和孩子进行心灵的沟通。”

  

“不变的留守儿童,流水的支教老师。”在张敬旺看来,暑期实践更像一扇扇通往不同乡村的门,是建立联系的开始而并非结束,“不能和孩子们玩儿闹一下,留下小礼物就走人,我们希望不断改进,能把体质检测和适宜开展的体育课程留下来,甚至保持远程对接,持续关注。”对这群00后而言,踩过泥土,就要努力扎根。


本文转载自中国青年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乡村给体育专业00后上的一堂“体育课”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