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盘被抛弃,匹克球火了?

匹克球有望成为下一个网红运动,得到年轻人的追捧。

2023-07-21 10:00 来源:文化产业评论 文/ 阿福 0 5187

匹克球.jpg


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匹克球似乎火了。据小红书数据显示,“匹克球”相关笔记超过7000条,甚至官方推出话题征集帖,让创作者获得官方流量的扶持。明星王紫璇也曾在小红书上分享玩匹克球的体验。匹克球有望成为下一个网红运动,得到年轻人的追捧。究竟匹克球的吸引力是什么?匹克球能否成为下一个流量的“香饽饽”,取代飞盘的位置?


匹克球来了


在国内流行时间不长的匹克球,在国外却已经风靡了50年,因上手快、成本低、运动强度适中等特点,逐渐发展成为一项大众运动。据资料显示,匹克球起源于1965年,英文名Pickleball,被人们俗称“三不像”运动,即融合了羽毛球、网球和乒乓球的特点。连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奥斯卡影帝莱昂纳多等知名人士都对它青睐有加。


在场地方面,从深圳、广州到成都、重庆,这些城市的购物中心成为了匹克球的重要活动场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匹克球的队伍。


然而,“匹克球圈”不只受到年轻人的欢迎。每到周末傍晚,在南京绣球公园,能看到一群匹克球的老年人爱好者,他们挥舞球拍在球场跑动。


匹克球的爱好者,更是进入了专业运动员的领域。30岁的网球选手索克想同时打职业网球和匹克球,他认为作为一个双重运动的人,能成为一个很酷的故事。


“我以前没有球类基础,打过后发现相比羽毛球和网球,匹克球简单很多,不用担心接不到球。” 95后女孩王晴晴最近迷上了匹克球。在五一假期的第一次接触后,她只用了半小时就能上手,从那以后,她经常在线下约球,享受流汗的快乐。对她来说,与其他运动相比,匹克球不需要专门去健身房,对人数和场地要求也不高。这是匹克球最有魅力的特点。


为什么小众运动突然火了?


去年,小众运动中最火的非飞盘莫属。根据《2022年轻人新潮运动报告》,飞盘已经超越滑板和骑行,成为年轻人最钟爱的时髦运动。它的低门槛、易上手和强烈的社交属性吸引了大批年轻人的参与。年轻人将目光投向飞盘,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在疫情期间,人们出行受限,居家办公导致的。另一方面,2022年众多明星开始玩飞盘,成为各大综艺节目的标配,进一步推动飞盘出圈现象。


飞盘出圈的涟漪效应激发了网友的打卡热情,在某社交平台,有人开始进行“特种兵式打卡”,同时加入了两三个小众运动,比如晒飞盘、露营、骑行和桨板等,玩出了新花样。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当人们的生理和安全需求得到满足后,他们会开始追求更多的社交需求,同时希望在社交过程中实现自我。


城市的庞大和快节奏,个体越发孤独和疏离,而小众运动成为了年轻人寻找志同道合者的共同语言。通过参与这些运动,年轻人可以找到与自己有相似兴趣和价值观的人群,建立起归属感和与同温层的联系。他们追求的不仅仅是社交媒体上的点赞和关注,更是真实而有温度的人际关系。


匹克球和飞盘运动都具备很强的社交属性,即使原本互不相识的玩家,可能因为一场比赛而成为朋友。这为年轻人提供了机会,让他们在活动中相互交流,建立起友谊。这种真实的社交体验在虚拟世界无法替代,满足了年轻人追求社交和自我实现的需求。与其说是小众运动带年轻人进入新的社交圈子,不如说是年轻人通过小众运动,寻找无可替代的情感体验。


提供给玩家爽感也是小众运动风靡的重要因素。匹克球追求快节奏的游戏方式,玩家享受到即时的爽感,通过快速反应和精准击球来取得胜利。飞盘追求接抛动作的精准和流畅,玩家通过准确地接住和传递飞盘,体验到动作的完美协调和掌控。这种快节奏的运动体验让玩家沉浸其中,提供了积极的情绪价值。


小众运动的潮起潮落


当一个小众运动迅速出圈,相对应的是各种争议的涌现。在飞盘流行的时候,出现了一些负面新闻,如“飞盘援”和“跟足球抢场地”。其中,“飞盘媛”指的是一些穿着性感着装的女性玩家,她们玩飞盘是为了拍照打卡、炫耀身材。而“跟足球抢场地”则是指一些飞盘爱好者经常占用足球场地,导致其他踢球爱好者无法享受足球运动。


更具争议性的是,飞盘的网红化趋势,引发了「伪中产」的出现。在美国,飞盘运动被视为中产阶级家庭的活动项目。但是,当飞盘进入中国时,一些人开始追逐引领潮流的感觉,通过参与飞盘来展示自己的身份地位。


媒体的宣传、社交平台所呈现的形象,赋予了飞盘运动休闲时髦、有生活品味的假象,这些人造滤镜满足了「伪中产」展现自我的需求。他们往往在生活中追求最时髦的生活方式,打卡最新的网红餐厅、追求拍照出片率,于是飞盘成为这些人的时尚摆设,拍照打卡才是他们的刚需。借由飞盘自带「中产阶级」的光环,「伪中产」获得了独特的身份认同和中产阶级的入场券。


然而,当小众运动的关注度增加,渐渐失去独特性变得俗套,失去了精英味。一些「伪中产」无法从参与飞盘运动得到优越感,他们最终放弃,并寻找新的刺激。


我们可以发现,「伪中产」对小众运动的热情往往经历了一个循环的过程:先是大面积追捧,然后厌倦,再次追捧新的小众运动。不管是飞盘、露营等其他小众运动,它们就像流行符号,如多巴胺穿搭、Y2K流行趋势一样。实际上,年轻人会不断寻找新的体验和社交圈子,填补对新鲜刺激的需求,匹克球又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飞盘」呢?


匹克球会不会像飞盘一样经历衰败期?


飞盘作为小众运动具有其特殊的诞生背景。它是在特殊时期下兴起的网红运动,迅速在年轻人中间流行起来,成为一种用来发泄苦闷和释放压力的运动方式。正是网红运动的特点,决定了网红运动往往具有较短的生命周期,快速火爆也意味着热度会迅速降温。


飞盘经历了从“破圈”到“热度减退”的过程,那么匹克球会不会也面临类似的衰败期呢?


与飞盘相比,匹克球在国内的知名度和参与度较低。在小红书上,飞盘相关的笔记数量远远超过了匹克球,这表明国内匹克球圈子的规模还相对较小。


“目前匹克球仍处于推广的上升期,大众认知度并不高。“OPeNSTAR网球俱乐部的匹克球教练宁宁表示,目前在一些网球俱乐部打匹克球的人主要是运动爱好者,他们有打羽毛球、壁球或网球的经验。


体验过一次匹克球的小红书运动博主大鹅认为匹克球缺乏让她特别着迷的因素。


在各种户外运动选择增多的情况下,匹克球不会是首选,只是其中的一个选项。


在更多从业者看来,要推广一项运动,需要有全国性的协会指导,包括建立行业规范和标准,提供参与者清晰的指导,解决他们关心的成本问题,并制定合理的场地和教练费用区间等。由于匹克球在很大程度上仍被认为是一项小众运动,所以有些做匹克球生意的人根本不把它当作一项重点运动设施。


值得一提的是,匹克球已成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表演项目,并有望成为2028年奥运会的正式项目,这可能推动匹克球在中国迈向更大的发展。


匹克球在未来能否持续发展,取决于它能否吸引更多的用户群体,建立更完善的运动设施和培养体系,并在商业化方面找到适当的商业模式。目前来看,匹克球要达到这个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其他匹克球爱好者所言,“先让大众对于匹克球的认知、接受度提升上去。”当大众对匹克球的认知度提高了,匹克球才有获得长期发展的可能,而不是成为昙花一现的泡沫。


本文转载自文化产业评论,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飞盘被抛弃,匹克球火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