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中国足球青训(三):社会俱乐部 为热爱续航

以市场化、社会化为导向,多渠道、多形式的青少年足球人才发现和培养机制逐步完善。

2023-06-12 14:00 来源:人民日报 记者/范佳元、陶相安、高佶、厉衍飞 0 5220


12岁的杨沂诺对前段时间的西班牙瓦伦西亚之行回味无穷。作为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足协组织的“希望之星”代表团的一员,杨沂诺经过为期10天的训练交流之后,收获很大,“我希望以后能进入国家队,能参加世界杯,像王霜一样为国争光。”她说。

  

杨沂诺是天津一家社会足球俱乐部的球员,她从天津市青少年赛事中脱颖而出,在同年龄段内表现颇有潜力。自2016年《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发布以来,各地足球场地日渐增多,大众赛事常年不断,社会俱乐部多点开花,像杨沂诺这样参加足球运动的青少年越来越多。以市场化、社会化为导向,多渠道、多形式的青少年足球人才发现和培养机制逐步完善。

  

以赛事为抓手,扩大足球人口

  

天津足协与海外青训机构的合作始于2016年,并已多次派小球员赴西班牙、塞尔维亚、巴西等地进行交流学习、训练、比赛。天津市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崇勇表示,通过举办青少年足球赛事,当地热爱足球、有一定足球基础的青少年越来越多,还涌现出许多具有发展潜质的“好苗子”。青少年足球赛事的开展为当地小球员“走出去”拓宽了渠道。

  

也是自2016年起,天津市接连举办青少年足球五大赛事:室内五人制足球锦标赛、足球联赛、“足协杯”足球冠军赛、足球锦标赛、五人制足球精英赛。据崇勇介绍,2016年以来,天津共举办青少年赛事7692场,参赛队伍4434支,累计近5.5万人次参赛。“现在可以做到周周有比赛,参赛队伍均为学校或社会俱乐部球队,比赛获得了家长的支持和社会各界的好评。”崇勇说。

  

培育足球土壤,播撒人才种子,比赛是重要抓手。近年来,面向青少年足球培训的社会化俱乐部蓬勃发展,组织大众比赛也变得容易起来。“今年‘五一’假期期间,8支队伍4天踢了7场球,爱好者自己就把比赛组织起来了。”北京超音足球训练营负责人孙晖说,“每家俱乐部都有熟悉的兄弟俱乐部,很容易‘攒’出一个比赛。”

  

中国足协男足青训部部长乔岱虎表示:“社会青训机构(俱乐部)是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利用社会力量为青少年提供更多元化的足球培训服务。希望社会青训机构能够完善自身建设,兼顾经济利益与人才培养,着眼长远,特别希望青训能够延续至13岁以上,让喜欢踢球的孩子能有机会继续实现足球梦想。”

  

以教育为目的,打通培养路径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面向全国青少年,提供切磋的舞台。回顾去年举办的首届比赛,青岛追风少年足球俱乐部创始人曲波表示:“在青岛赛区,我们获得U13(13岁以下)组别的亚军和U15(15岁以下)组别的冠军;但是放到全国范围,我们就差得有点多了。”

  

这样的“差距”,大多来自职业梯队球员和社会俱乐部球员在训练时间和要求上的不同。在第二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上,由一群高中生组成的“一生和球猛龙队”是北京市参赛的唯一一支业余足球俱乐部队,他们并不像职业球员那样有充足的时间和资源用于训练。

  

就足球教学本身来说,有过专业足球体校经历的孙晖认为,社会俱乐部并不意味着“业余”,过早专业化训练和简单带孩子做游戏都不可取,要把正确的、标准的足球技术教授给孩子,“足球技术是伴随孩子一辈子的,未来不管他们是否成为职业运动员,都要打下良好的足球基础。”

  

从足球后备人才培养路径来说,面向大众的社会培训机构发挥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既向大众普及足球技战术和文化,也承担着发现足球好苗、输送人才的工作。而要想发挥好这一作用,有赖于“晋升”和“退出”路径的畅通。

  

2021年,天津市体育部门开始协调整合体育资源,让练足球的孩子有了更多保障。于根伟青少年足球俱乐部运营主任王治汉介绍,如果想要成为职业球员,最好从高中到大学都有相应学校对接,“例如一个高中毕业生,如果他与津门虎球队互有意向,可以先考上天津体育职业学院,然后作为该学院的学生进入津门虎俱乐部的梯队。这样,即便这名球员将来踢不上一线队,也可以拿到大专文凭,未来继续学习或参加工作都有更好保障。”王治汉说。

  

体育教育也是孩子成长道路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竞技体育有淘汰机制。我们不仅关注孩子踢好球,更关注孩子读好书、做好人。”曲波说,“哪怕最终没能成为专业运动员,孩子拥有健全的人格和良好的学习习惯,一样可以成才。”

  

以均衡为导向,缩小地区差距

  

天津市东丽区华明小学6年级学生魏东昊踢足球已有5年,每周二、周四在天津市足协集训队训练,周六、周日在于根伟俱乐部训练。一周4次,每次2小时的训练使魏东昊生活忙碌却充实,“家里人非常支持我踢球,也付出了很多。”魏东昊说。

  

像魏东昊这样的学员在于根伟俱乐部有1000名左右,该俱乐部既有面向社会青少年的普及班,也有以提高为目的的竞训体系。据介绍,俱乐部从2015年建立至今,已经为职业足球俱乐部及其梯队输送约50个足球“好苗”。“从俱乐部的角度来看,最重要的是获得家长的信任,让他们能看到孩子踢球的益处和发展方向。”王治汉说。

  

从全国范围来看,通过训练能够达到职业球员水平的孩子仍是少数。由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发布的《2022年大众健身行为与消费研究报告》显示,“强身健体”(占45.3%)和“丰富孩子课余时间”(占42.7%)是家长为孩子报名参加体育培训的主要动因。对此,孙晖认为,家长的态度很大程度影响着孩子对足球的认知。

  

在青少年比赛中,不同球队比分悬殊。乔岱虎表示,这说明我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不均衡,地方差异非常大。“我们希望通过进一步扩大交流,逐渐缩小整体差距,让更多孩子爱上足球、享受足球。”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社会俱乐部 为热爱续航——关注中国足球青训③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