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杯看公司变革的力量与滞阻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过:品格意味着我们关心的是“什么是正确的”,而不是“谁是正确的”。

2014-06-26 14:45 来源:钛媒体 0 33511

上届冠军西班牙已经结束了他们的世界杯之旅,他们似乎一下从顶峰摔倒了地狱。这支从2008年就开始统治足坛的球队,前后6年时间一共打了92场比赛(包括热身赛、友谊赛等),战绩为75胜9平8负,胜率81.5%,在这92场比赛中,西班牙队打进了218球,丢掉59球。他们连续获得了2008年欧洲杯、2010年世界杯和2012年欧洲杯三项顶级大赛的冠军,创下了欧洲足坛的记录。在这三届大赛中,他们的成绩是17胜1平1负(胜率89.4%),打进34个进球,只丢6球。这样一支无敌舰队,竟然在本届世界杯上两场被灌7球,直接被淘汰出局。从夺冠热门到直接出局,快的连一个切换过程都没有。



但回顾最近几届的世界杯,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规律——除了2002年的冠军巴西小组出线以外,1998年的冠军法国,以及2006年的冠军意大利都在下一届的小组赛中惨遭淘汰。事后诸葛亮的分析都是:队伍老化。


的确,这支西班牙队首发阵容的7、8个位置,都是6年前王朝开始时的班底,他们的体力、速度都不再巅峰,心态也从对荣誉充满渴望的年轻人,变成挂满勋章的殿堂人物。


足球领域一个永恒的难题就是,为什么要去动一支冠军球队?和当年法国和意大利人员换代、青黄不接不同的是,西班牙依然是人员鼎盛,他们的青年队依然霸占了欧洲各级赛事的冠军,本届世界杯甚至可以派出两支具有纸面夺冠实力的球队来。谁都知道这支无敌舰队一天一天老了,而场外一批青年才俊也在跃跃欲试,但只要西班牙仍在赢球,在外人看来,就没有理由让这个运转良好的体系发生改变……


如何做出改变?什么时候做出改变?有没有勇气承担改变带来的后果?这些都是领导力的直接体现。可以说,西班牙的出局,不是球队的失败,而是领导力的失败。


对西班牙队来说,稳定才是最大的敌人,主教练博斯克面对的局面复杂性甚至超过他的前任、已经去世的阿拉贡内斯。


在2008年阿拉贡内斯缔造这个王朝的时候,最重要也是最具争议的举措,就是把当时西班牙足球的偶像劳尔从国家队里拿掉。这一举动的后果之严重,以至于阿拉贡内斯在夺冠之后,都不能在西班牙容身,只能以70岁的高龄远遁土耳其执教。


但那个时候的背景是,西班牙国家队上一次进入世界杯前四名是在58年前,上一次欧洲杯夺冠是在44年前,甚至上一次进入欧洲杯决赛也要追溯到24年前。那个时候以一己之力击败他们帮助法国夺得冠军的普拉蒂尼,现在已经成为欧足联的主席坐在了贵宾看台上。在没有劳尔的国家队里,哈维、阿隆索、伊涅斯塔、比利亚和托雷斯这些年青一代充满了对荣誉的渴望。


但现在呢?博斯克面对的是一支冠军球队,但队中一干夺冠功臣都已经成为当年的劳尔,要推动球队继续保持巅峰状态,必须完成新的一轮新老更替。


可是,换人可能会带来失败,不换人继续赢球的可能性还很大。这其实是一个典型的“不换人等死和换人找死”的模型,换做我们,会做出什么抉择?


回想起当年瓜迪奥拉离开6冠王巴塞罗那,是不是也处于同样的处境?


后来在《体坛周报》上读到了一段对伊涅斯塔的采访,更感觉博斯克所处情境的复杂。伊涅斯塔说,博斯克对曾经和他一起为世界杯奋战的球员有一个承诺,那就是大家同生死共命运。这一点从征调这几年已经走下坡路的托雷斯就能看出,用博斯克的话说,他们过去所做的一切,配得上参加巴西世界杯。很可能博斯克已经预见到这个结局,但他无法割舍,愿意再赌一把。他做出了选择,他也知道,这就是他的宿命。


他做了一件对普通人来说极其值得尊敬的事情,但在某种情况下,对于普通人和领导者来说,什么是正确的事情,标准可能是不一样的。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过:品格意味着我们关心的是“什么是正确的”,而不是“谁是正确的”。而领导力大师沃伦·本尼斯对品格也做出了解释:“有品格的人更关心自尊而不是公众对他的尊敬。”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