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运动“上新”,年轻人爱上徒步

当其他人往返于网红城市和网红景点之间打卡,爱上徒步的年轻人又为潮流运动市场带来了哪些新机会?

2023-05-15 10:00 来源:惊蛰研究所 文/木俞 0 13930


不久前,90后小伙“五天登五岳”的新闻引发网络热议。人们为时下年轻人中兴起的“特种兵式旅游”感到震惊,也有人好奇为什么年轻人会被爬山这种老一辈人钟情的爱好所吸引。


实际上,近两年随着越来越多的户外运动受到年轻群体关注,曾经流行于企业高管人群的徒步也开始进入年轻人的视野。北京嗨皮客HiPeak徒步俱乐部合伙人“斑马”告诉惊蛰研究所,“2021年后,不同年龄段徒步爱好者的占比出现了完全颠倒,原本20岁到30岁的年轻人只占10%,如今这一数值变成了90%。”


当其他人往返于网红城市和网红景点之间打卡,爱上徒步的年轻人又为潮流运动市场带来了哪些新机会?


为何年轻人开始爱上徒步?


与当下出圈的“特种兵式旅游”在极短时间内打卡多个地点截然不同,许多热爱徒步的人,更享受不拘泥于时间,注重感受与体验地域的生活方式与风土人情的“慢旅行”出游方式。而他们的旅游目的地也从热门景点变为相对小众的地方。


据“斑马”介绍,“徒步的路线一般在城市的郊区、农村或是山野间,既能欣赏风景、锻炼体能,还具备一定的社交属性,是一项包容性很大的户外运动,基本上能满足年轻人心中对放松、美好生活方式的追求。这也是徒步能火起来的原因之一。”


在接触户外徒步以前,大学生小珂也曾热衷于打卡热门景点。但面对景区人头攒动的场景、拍着千篇一律的照片时,她开始重新思考旅行的意义,“我认为的旅行应该是放松、快乐、有所收获的,但只要人一多起来,这三点注定都无法满足。”


2020年,小珂在川西旅游时偶然结识了一群热爱徒步的朋友,听着“户外大佬”们讲着“圈内黑话”,她开始对徒步产生了兴趣。而从未见过的自然风光和志同道合的团友,更让小珂彻底入坑,截至目前,她已经走过稻城亚丁、雨崩、武功山、四姑娘山二峰等多条线路,登过高原,也爬过雪山。


虽然徒步是一种“慢旅游”,但部分长线徒步的线路因为路途远、难度大,对参与者的体能有一定的要求,因此徒步也常常被看作是一种挑战自我的旅行方式。此前为了准备登顶四姑娘山二峰,一年多没运动的小珂特地练习了一个月长跑,将5公里配速从8分多钟提升到了6分钟以内。


而除了体能上的提升,徒步对心态的改变也显而易见,“户外的风景特别美,以前我很容易焦虑,但自从开始徒步后,我的心境开阔了不少,也更乐观了。而且在徒步过程中,我接触到了社会上各种各样的群体,心态变得更加开放和包容。”


比起考验体能的长线徒步,花费少、轻松休闲的一日短线更受时间和预算有限的徒步爱好者青睐。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倩倩平均每个月都会参加一到两次日线徒步,她选择的路线大都位于郊区或周边其他城市,她表示,“一日来回的行程没有食宿问题的困扰,花费也只在百余元左右,非常适合我这样的打工人。”


在倩倩看来,随着工作压力增大,适当的户外运动是必要的,而日线徒步恰巧满足了她周末出行、缓解压力的需求。“我原本是个旅行爱好者,工作之后就基本上没有时间去旅行了,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对大自然的向往也达到了峰值。尝试徒步后发现,再没有一项运动能像徒步一样同时满足解压、锻炼、看美景以及社交的需求了。”


新手玩徒步,装备投入近“万元”


相对于传统旅游行业由旅行社、OTA平台等机构组成的完整业态,目前徒步运动在国内还未形成规模化的行业结构和产业布局。许多徒步爱好者们,只能通过网络上数量有限的小站点来了解运动知识获取活动信息。


例如小珂经常会访问8264户外论坛,了解获取户外运动攻略、寻找团友和报名参加户外团体。惊蛰研究所观察到,该网站分为攻略、知识库、装备、论坛和活动几大板块,有许多徒步爱好者们在这里分享自己的徒步经验、装备选择以及招募同行者。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商业团体也会在网站上发布从各地出发的徒步活动,其中,日程为一周左右的行程最为常见,价格在2000至6000元不等。


在户外运动相继出圈的背景下,一些徒步爱好者开始转变身份,组建起自己的徒步俱乐部。2016年,“斑马”和朋友在北京合伙创立了嗨皮客HiPeak徒步俱乐部。在此之前,“斑马”已经走过了全国各地的多条线路,并且其他合伙人原本也是长期担任徒步领队,拥有丰富的徒步经验,因此对徒步爱好者的需求和徒步活动的组织流程也更为了解。


“斑马”透露,嗨皮客HiPeak的线路分布范围较广,短线以北京及周边地区为主,长线则主要围绕云南、西藏、新疆等地开展,同时也开发了意大利、巴基斯坦等国外地区的线路。为确保徒步线路的可行性与安全性,领队常常需要在线路发布前探路,提前走完全程路线,并留意和记录路途存在的风险,适当做出线路调整。


在“斑马”看来,近两年徒步的流行是显而易见的。2021年,嗨皮客HiPeak平均每周发布一个活动,每次的报名人数在20人左右。而现在,每周发布活动的数量增加到6个,且每次活动的报名人数将近40人。


徒步的流行也引起了户外品牌的重视。据惊蛰研究所观察,除了迪卡侬、骆驼等部分传统户外品牌,包括Nike、adidas和FILA在内的许多运动休闲品牌在近两年都拓展了户外山系业务。“什么值得买”发布的春季消费趋势显示,今年3月份该平台内徒步和登山的热度呈现爆发式增长的趋势,其中以“徒步”为关键词的商品GMV同比增长86.71%,“登山”相关的商品GMV增长了63.32%。


在装备方面,徒步通常需要登山帽、登山包、户外服装、户外鞋靴等,长线徒步还需要用到登山杖和帐篷等户外装备。而在商品选择方面,户外论坛、种草平台等成为新手快速掌握攻略的主要渠道。


在刚接触徒步时,小珂就常到户外论坛和种草平台上查看其他“驴友”的装备推荐,而质量始终是她挑选装备的首要标准。“在山上常常没有信号,装备是在户外赖以生存的物品,所以质量好是最主要的。比起一些新品牌、新产品,我会优先选择传统户外品牌。”小珂透露,截至目前她已经在购买户外装备上花费了近万元。


徒步是门好生意?


虽然徒步在网络上已经是热门户外运动之一,并且有行业报告预测到2025年,国内的户外运动产业总规模将超过3万亿元。但在从业者的眼里,徒步这门生意并不好做。


由于徒步运动的开展场景依赖于自然资源,因此并非每个城市都具备发展徒步的条件。“比如上海也有很多人喜欢徒步,但上海没有山。组织一次活动需要驱车几小时到浙江或其他省份。而在北京,车程一小时以内就有很多山,而且山貌丰富,无论在风景还是线路多样性方面都更胜一筹。”“斑马”补充道,地形地貌、自然风光所呈现出的徒步氛围感,是吸引年轻人参与其中的重要因素。


在消费端,徒步“小众运动”的定位也决定了当下俱乐部和商业团体的体量仍然较小,且缺乏头部品牌,难以获得更高的品牌溢价和利润空间。成都“步行天下”俱乐部主理人“飞跃”告诉惊蛰研究所:“参与徒步的爱好者中,报名日线徒步的人占了80%,每人的报名费在130元左右,除去租车、人工和购买保险的成本,实际利润并不高。”为了提升营收空间,“飞跃”开始拓展露营、登山等其他户外活动。


某户外品牌门店的店员小霜则向惊蛰研究所透露,刚刚入门或是体验型的玩家并不会花大价钱购买全套徒步装备。“与前两年相比,虽然户外用品销量有所增长,但登山杖、徒步包这类专业徒步装备的销量增长并不明显。”


因为处于行业发展早期,徒步领域的乱象也开始显现。惊蛰研究所了解到,由于缺乏市场监管,一些徒步俱乐部聘请的领队并没有专业资质,在徒步过程中还经常出现对线路不熟悉,遭遇突发情况时没有应对方案的情况。此外,行业内还存在个人以“领队”名义组织散团乱收费的现象。


关于行业和自身发展的问题,“斑马”认为,俱乐部需要在线路和运营上做出更多的创新。“通过在不同城市开发一日、三日的短线项目,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到徒步中来,不断扩大受众规模,同时也把俱乐部的影响力从一个城市扩大到多个城市。”同样看好户外装备这个增量市场的“斑马”,也正在尝试与户外品牌建立合作,“但考虑到要维护我们的社群氛围,所以目前还没有直接进行售卖。我们还在探索,如何在不破坏社区氛围的情况下与品牌进行合作。”


惊蛰研究所在《2023潮流运动消费趋势洞察报告》中曾经做出预测,种草平台是飞盘等小众运动实现“破圈”的重要渠道,而徒步的流行也从侧面验证了这一推断。而在行业发展方面,徒步同样遇到了和飞盘一样的难点:短期内收获的流量无法直接转化为小众行业的发展动力,实现商业团体和行业的规模化增长。


对此,《2023潮流运动消费趋势洞察报告》中同样给出解决方案:依托受众圈层不断积累和沉淀出独有的运动文化,是让潮流运动在今后得到传承和发扬的终极路径。特别是对徒步这类正处于用户规模快速扩容阶段的小众运动而言,入门新手玩家的规模只能反映一部分未来的商业潜力,而让用户快速实现“从入门走向精通”的角色转变,才是让小众运动发展成为一个成熟行业的必经之路。


正如徒步的意义从来不在于走了多远、爬了多高,而是在体验了一路坎坷之后,亲眼目睹山顶的风景、收获心灵上的满足和喜悦。徒步行业的冒险,也才刚刚开始。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以上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惊蛰研究所,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潮流运动“上新”,年轻人爱上徒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